第210章 专员办公会上闹别扭

上一章:第209章 说离就离 下一章:第211章 N省腾飞实业发展总公司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薛平山召开的第一次专员办公会,就和严玉成闹了不痛快。

严玉成抛出那份“专家发展方案”薛平山基本还是认同的,笑着肯定严玉成果然不愧是“发展经济建设”的行家。

要说这是好话,不过严玉成心里可不舒服。不为别的,就为薛平山语气里那种以领导自居,居高临下的意味太明显了。你薛平山是一把手没错,可是初来乍到,也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吧?

不舒服归不舒服,该做的工作还得做。不管怎么样,只要薛平山肯定这个发展思路就行。专家就是专家,因地制宜做出的发展策略,都是根据实际出发,有理有据,对今后的预期也十分清晰明确。照这份思路做下去,宝州地区经济的快速发展完全可以预见得到。

薛平山不是傻蛋,一上任严玉成就送上这么一份“大礼”焉有往外推的道理?

专员办公会起初开得还算是一团和气,严玉成随之抛出了一个大修水利的计划。这也是有依据的,宝州地区地处内陆,境内丘陵密布,山地纵横,偏是有些地方洪涝,有些地方干旱,虽然甚少全局性的大灾害发生,局部的旱涝灾害,危及一两个县的农业生产甚至县城安全的情况还是经常发生。去年还发生了半数以上的县城饮水困难的情形。究其原因,天灾是一个方面,主要还是因为宝州地区的许多水库。尤其是枢纽水库,大多是二十来年前“大跃进”时期修建地,年久失修,淤积严重,调节的功能大大降低,部分小型水库,水面缩减到只有一口稍大的池塘大小。基本上名存实亡了。而引水沟渠,包括干渠在内。已经有百分之七十以上丧失了作用,完全淤积堵死了。

“情况很严重啊,同志们,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年,不要说农作物的灌溉,就是几个主要城市城镇的生活用水和工业用水都会发生很大的困难。需要马上进行大规模的整修……”严玉成语气很严峻。

其他几位副专员都是“老宝州”对严玉成所说地这个问题深有体会,闻言频频点头。负责农林水利的副专员江凯歌更是出声支持。

“严书记说得太对了,我们地区地水利设施,已经到了非修不可的地步。”严玉成党内职务调整为副书记,江凯歌便照惯例称呼他为严书记而非严专员。毕竟“书记”这个称呼,涵盖面更广泛,在党领导一切的前提下,也更显得位高权重。

薛平山略略蹙了一下眉头。平淡地问道:“玉成同志,有具体的整修计划吗?”

“有……”严玉成报出一大堆数据。

他原本是“高屋建瓴”型的领导者,一旦担任负责具体工作的行政领导职务,也不得不以柳晋才同志为“榜样”大玩“数字游戏”这事做具体工作的人,必须具备地基本素质。

听说时间跨度长达三年。平均每年地区财政要投入资金四百万以上,薛平山的眉头蹙得更紧了,抬眼望了一眼列席会议的地区财政局长姚语梅,问道:“姚局长,地区财政由这个担负能力吗?”姚语梅四十岁出头,体态略显丰腴,长相周正,颇有一番半老徐娘的风韵。一个女同志,能够坐到地区财政局局长这个位置上,本身就很不简单。最起码昭示着两个内涵——第一。有硬扎的背景;第二。能力过人。这二者,缺一不可。

听薛专员垂询。姚语梅未语先笑,笑容倒也妩媚动人。每次的专员办公会议,姚语梅都是众多男同志瞩目的焦点。虽说大家自重身份,不至于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尤其是周培明在专员任上时,大多数时候阴沉着脸,同志们就更要“非礼勿视”了,不过眼睛的余光瞟一瞟还是可以地。至于轮到姚语梅发言时,自然是大伙都名正言顺地看过去,周专员也莫可奈何。

“薛专员,诸位领导,大伙都知道地区财政,历来就是紧巴巴的,穷家难当啊……要说这兴修水利,真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领导们如果做了决定,地区财政再难,也一定要坚决执行专员会议的指示精神……不过……”这女人说话拐弯抹角,听起来挺费劲的。

好在薛平山曾经担任过皮治平的秘书多年,又在省委办公厅历练许多时候,说话拐弯抹角,云山雾罩正是他地专长,当下也不生气,微笑着问道:“不过什么?姚语梅同志,有话直说嘛,都是自己同志,没必要吞吞吐吐的。”貌似挨了批评,姚语梅也不生气,依旧笑眯眯的道:“如果投资兴修水利,严书记刚才说的专家发展计划,有些项目上,资金就很紧张了,地区财政也难为无米之炊啊!”这话倒也是事实,政府财政,什么时候没吃紧过?就算资金十分充裕,做财政局长的,照例要叫苦哭穷。不然的话,处处伸手,人人要钱,不怕你姚语梅长袖善舞,也只好去上吊了!

薛平山微微一笑,眼望严玉成,温和地说道:“玉成同志,我看姚局长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啊,根据中央文件的精神,我们还是应该集中精力猛抓经济建设,将有限的资金用在最需要的地方——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嘛……兴修水利当然是利国利民地大好事,眼下却也还不是十分紧迫,我看可以等到经济基础再坚实一些,地区财政再宽裕一些,再搞也不迟啊,你说呢?”要说薛平山这个态度。还是很谦和有礼地,用商量地语气,对严玉成十分尊重,给足了面子。

奈何严玉成何许人也?岂是那么好忽悠地?对薛平山心里的小九九,可是明镜似的,一清二楚。说得难听点,薛平山就是下来镀金来了。一届任满,不说提升。略进一步成为地委书记或者调回省直单位重量级部门出任一把手,乃是顺理成章的时候。

前景一片美好啊!

这两三年时间,他自然要卯足劲搞那些见效快,来钱快的项目,才能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给自己地政绩簿子上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至于兴修水利这样“劳民伤财”见效缓慢地项目。能推则推,能缓则缓吧。那么多年都过来了,也不是好好的?怎见得在我的任内就一定会出问题?等下一任再修也不迟。

各级领导急功近利,忙着在自己任内出政绩,只顾上“短平快”的项目,在这就已经初现端倪了。随着时间推移,这个趋势越演越烈。造成了许多隐形的恶果,埋下了不少隐患。

薛平山料想严玉成也是必定会附和自己意见的。

难道尽快出政绩。只是我薛平山一人得利?在座诸公,谁不分润些好处?我到时顺利进步,诸位之间,总有人顺序而上,皆大欢喜的事情,傻子才会拒绝。

班长明确表了态。大家便翻看手里地资料,准备进入下一项议题。

然则无论是新任的薛专员还是旧日同僚,都对严玉成执拗的性格估计不足。这个人吧,要说他没官场智慧,是定然说不通的,七年时间由区区一个公社主任升到地委副书记,岂是等闲之辈?归根结底,他们只算到了官场上“大家有好处”的那个层面,却忽视了严玉成那种真正想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决心。

“薛专员,我不同意缓修水利。”严玉成板着脸。冷冷说道。

这句话一出口。专员办公会的所有人都禁不住暗暗一激灵——怎么?这么快就干上了?这个严玉成,还真是不服输呢。

连一直笑嘻嘻的姚语梅也愣住了。随即露出一丝不易察觉地苦笑。自己刚才说的话,貌似是投新专员之所好啊!对严玉成的性子,她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尚在宝州市委书记任上的时候,就以强硬著称。几次为了财政拨款的事情,打上门来,让自己好不被动。

这如今,正经是自己的上级,更加不好应付了。

行政公署一二把手角力,最为难地就是夹在中间的这些职能部门负责人了。当真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还受的是窝囊气,憋死做不得声。

好在严书记这“飙”不是冲自己发的,且看薛专员如何应对。

薛平山也板下了脸,略有些冷淡地望着严玉成。

严玉成不去看他,面向与会人员,缓缓说道:“同志们,我也知道,兴修水利是个苦差事,投入大,见效慢,费时费力。可是形势不等人,我们没办法再缓下去了。设或我们这届班子不管,下一任班子也还是不管,那么迟早要出大问题。到那时悔之晚矣……身为党员,身为领导干部,为人民服务的基本宗旨还是要的吧?”这话就说得重了,薛平山的脸黑成了锅底。一干副专员个个骇然失色,至于列席会议的地直单位头头脑脑,倒还好,只是低头瞧手里的笔记本,仿佛那上头有无数机密,值得下大力气研究似地。

专员们角力,反正自己也够不上,闷声大发财就是了。只要不乱咳嗽乱放屁就行。

“玉成同志,为人民服务正是我党一贯坚持地最基本的宗旨,我想在座每一个同志都是清楚明白地。不过我认为,难道缓修水利就是不为人民服务?难道建设其他项目,大力发展我区经济建设就不是为人民服务?我们今天探讨的,就是一个轻重缓急的问题,没必要上纲上线吧?”薛平山也是缓缓说道,声音还是不徐不疾,不带一丝火气。果然不愧是省委大机关历练出来的“老鸟”气度涵养是极好的。

严玉成吸了口气,平定了一下情绪,说道:“薛专员,我不是上纲上线,只是心里着急。态度不好,请你和同志们原谅……这事情,确实缓不得啊……”眼见得顶了牛,江凯歌及时出面调解。在所有副专员之中,江凯歌资历算是最老的,兴修水利又是他该管,这时候出面做和事佬,倒也合适。

“薛专员,严书记,这个事情,我说两句吧……我觉得,两位领导的出发点都是极好的,都是为了我区的经济发展早日再上一个台阶……省里专家们提出的发展思路很好,地区理应全力支持……兴修水利也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我有个建议,这个事情,可不可以先由水利局出面,对全区的水库和引水渠做一次全面的摸底排查,掌握第一手资料。然后搞一个具体的方案出来,分个三六九等,对那些必须要立即整修清理的水库,特别是枢纽水库,还是应该马上进行整修工作,以免发生意外,措手不及……”江凯歌这个话,从实际出发,有理有节,大家听得频频点头。

薛平山脸上再次浮现出笑容,夸奖道:“凯歌同志说得好啊,我看就是这么办吧。”

……

我朝严玉成竖起了大拇指。

这次却不是在严家的小书房,乃是在我家的大客厅。满满一桌子人,大家围坐说话——外公外婆如约搬到宝州市来暂住些时日,小舅和大表哥阮伟德护送两位老人家前来。

听说外公外婆来了,严玉成立即领了解英和严菲,登门前来拜访,向二老问好。

“臭小子,又出什么幺蛾子了?”扯了一阵闲话,严玉成见我竖起的大拇指,笑骂道。

“正大光明,一心为公,了不起!”我由衷赞道。

严玉成在专员办公会上与薛平山顶牛,当天便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宝州官场。新专员上任,本就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如此“新闻”焉能传得不快?

严玉成笑道:“料不到我倒成了‘正面典型’了……其实薛专员所说好钢用在刀刃上,也是很有道理的。工作上意见有分歧,十分正常。”

“光明磊落,胸襟博大,更加了不起!”本衙内逮住机会,自是谀辞潮涌,猛拍马屁。严玉成定力略差一些,非给我拍晕了不可。

“臭小子,就会胡说八道。”严玉成终于忍耐不住,敲了我一个爆栗。

严菲抿着嘴笑,这回却不为我出头了。

“小俊啊,这种不利于团结的话,以后不要说了,要注意维护薛平山同志的威信。”笑过一阵,严玉成肃容说道。

我细细打量他一阵,觉得他神情不似作伪,心道此人果然器量过人,有大家风范!

“领导的威信要维护,该做的工作也不能搁下。”老爸抽着烟,插了一句。

严玉成瞧他一眼,微微点头。老爸也不再多言。这两位共事多年,颇有默契,许多事情只在只言片语之间,甚或一个眼神就够了。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09章 说离就离 下一章:第211章 N省腾飞实业发展总公司

热门: 第十二张牌 一不小心和醋坛子恋爱了 恶人大明星 国家之子 穿成反派的我靠沙雕苟活 山河不夜天[穿越] 三国谍影:暗战定军山 神秘大佬在线养猫 春日宴 官道无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