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说离就离

上一章:第208章 梁少兰闹离婚 下一章:第210章 专员办公会上闹别扭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梁巧正要跟上来,我对她说道:“巧儿,你带毛毛去买糖吃。另外叫苏建中在下边店里呆着。”毛毛是梁少兰女儿的小名,今年四岁多了。小女孩一只手被曹生勇握在手里,背靠墙壁而立,见爸爸妈妈吵大架,吓得瑟瑟发抖,眼泪泱泱,小嘴一扁一扁的,想哭又不敢哭。

我叫巧儿带走她,一则不想让她小小心灵再受什么伤害,二则也免得曹生勇时不时拿女儿说事。这人小聪明尽自有的。先前曹家倒势,他为了追回梁少兰,总是拿女儿和自己老妈说事。这回明知道梁少兰情绪极坏,不免吵架,偏偏还要带了小女儿来,可见此人内心之自私阴暗,一点都不曾顾忌到小孩的感受,女儿不过是他利用的工具罢了。

“不了,毛毛还是跟着我吧!”果然,曹生勇不肯让梁巧将女儿带走。

我冷冷瞪他一眼,曹生勇胆颤心惊,顿时就放脱了手。

毛毛早已怕得厉害,一到阿姨怀里,立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惹得梁巧心疼之极,陪着流眼泪,一路哄着出去了。

“曹生勇,是爷们就坐下来好好扯一扯,别老拿孩子做文章。”我一边上楼一边冷冷说道。

曹生勇跟在我后头不吭声,估计这小子瞧我的眼神能杀人!不过本衙内才不在意,今天专程而来。就是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此事。

既然做了衙内,许多事情便顾忌不得了。

“小俊,你坐,我……我去给你倒茶……”难为梁少兰,这般时候了,还记得我这个喝茶的习惯。当下也并不阻止,走动一下有利于她平复激动地情绪。

“说说吧。昨晚上和哪个女人鬼混去了!”不一刻,热腾腾的浓茶上来。我端起茶杯吹吹,慢慢啜了一口,漫不经心地问道。那神情气度,沉稳十足,丝毫没有十五六岁少年的青涩,显得老练异常。

在梁少兰面前,装嫩可没啥好处。省得她一想起妹妹和我腻在一起就闹心。梁巧对我的情意。瞎子也看得出来,梁少兰焉能不知?也不知她怎么看待这个事情。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她没有告诉父母。

这个事情,确实也不大好开口。

“我没有……就是打牌……”曹生勇急忙分辩,脖子上青筋都涨了起来,装得跟真的一样。这人演戏的天赋竟然犹在本衙内之上,也算好本事了。

“还说没有?你……你今早回来的时候,衣服上地口红印哪来的?”梁少兰立时尖叫起来。

我微微一笑。女人在这方面地感觉是绝不会错的,何况还有这么“确凿的证据”饶你曹生勇“红口白牙”混赖,也是全然无用。

“我都说了,就是打牌的时候,人家不小心蹭上去的,你老不信!”曹生勇倒也镇定。料必来撒谎惯了的,早有应对之策。

“鬼才信你!曹生勇,我告诉你,我是看在毛毛的份上,才跟你过到今天,你……你竟然还敢去招野女人……你太不要脸了……”梁少兰情绪又激动起来,开始尖叫。应该说,梁少兰地容貌纵算不如梁巧,也是一等一的美女了,不过声音却不如巧儿甜美。

呵呵。或许这是我深爱巧儿的心理在作怪。

“我都说了没有!”曹生勇也叫嚷起来。满脸麻子纠结在一起,煞是怕人。

“别争了!”我冷喝一声。

“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很容易。苏建中……”

“老板。什么事?”苏建中在楼下闷声闷气地应了一句。

“打电话给公安局程局长,叫他到巧巧面包屋来一下!”

“知道了。”

“小……小俊,叫程局长来,做……做什么……”曹生勇顿时慌了手脚,脸色大变。

“你不是说昨晚上在打牌吗?那你和程局长说说,都同那些人在一起打牌,让他把那些家伙都抓来问一下不就清清楚楚了?省得在这里争来争去,没完没了的!”我逼视着他,冷淡地道。

曹生勇额头上的汗水就淌下来了。

且不说他昨晚压根就没去打牌,便是真在打牌,搞得公安局副局长亲自出马调查这么大的动静,往后他那帮牌友还不得将他吃了?

“怎么样?是你现在说清楚呢,还是等会到了局子里去和警察同志说?我可告诉你啊,你这回要是进去了,绝对没人给你送饭!”我又慢悠悠喝了一口茶,嘴角露出一丝嘲笑。

你小子,也就跟梁少兰玩玩花样。在本衙内面前搞风搞雨,还差点火色。梁少兰眼瞅着我,大为钦佩。心道还是小俊行,一句话就把这厮镇住了。

“别……别,小俊,我坦白,我坦白……”曹生勇扛不住了,抖抖地道。

“那好,说说吧,那个野女人是谁?”

“是……是老街的莉莉……”老街的莉莉?这名字听起来挺熟悉地,好像是牛皮糖她们那伙不正经的女人,在方奎嘴里听说过。也不记得严明他们那次“淫秽聚会”有没这女人的份。

“好啊,曹生勇,你总算承认了!没什么好说的,离婚!”梁少兰得理不饶人,当即将“离婚”二字叫出了口。

“少兰。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好不?我……我也是一时糊涂……求求你了,瞧在毛毛的份上,原谅我一次,我……我再也不敢了……”曹生勇这人,演戏地天赋真不是盖地,刚才还“咬碎牙齿死不认账”这会子居然抹开了眼泪,瞧那架势。就差给梁少兰跪下了。若是生在乱世,这人倒是一把好角,铁定能出人头地。

可惜呀,生不逢时!

“呸!”梁少兰狠狠啐了一口。

我不由大乐。来之前,最担心的就是梁少兰“立场不坚定”又是牵挂女儿,又是瞧在夫妻情分。下不了决心。这一声“呸”却是彻底表明了她的态度。

只要她立场坚定了,这事就好办。好歹要搞定曹生勇。

说起来也是,以他俩现在的情形,梁少兰当真没有非要跟他过下去的理由。

曹生勇一见梁少兰这般态度,也知情形大为不妙,当即变脸:“好啊,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你……你一定是勾搭上什么野男人了,急着跟我离婚……”呵呵,这人当真了得,变脸比老京剧演员还快,并且立马将屎盆子反过来往梁少兰头上扣!

我摩挲着茶杯,手心直痒痒。不过倒没想到真个出手教训他。好勇斗狠,是小流氓干地,不是衙内当为!欺负曹生勇这种人,根本也不算啥本事。只要顺顺当当把婚离了,多给他点钱都没事,省得日后麻烦。

“你……胡说八道……血口喷人……”梁少兰气坏了,浑身一阵乱抖,花枝乱颤的。

她若不是梁巧地姐姐,又或是不当此情形,瞧一个如此丰满艳丽的妙龄少妇浑身波浪般抖动。也是一种难得地“眼福”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曹生勇眼睛乱转,显然是在想要给梁少兰找一个“野男人”只是他虽有急智,一时三刻,要编排一个有名有姓,有鼻子有眼地“野男人”出来,亦非易事。

“曹生勇,别胡思乱想了,好好考虑一下离婚的事情是正经。我听说那个莉莉,可不是什么省油地灯,你惹上了她,想要轻易脱身,怕是难了。等一会程局长到了,让他告诉你莉莉是个什么背景!”我微笑着说道。

“小俊,你……”曹生勇恨恨盯着我,终究还是不敢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估计多半还是“程局长”地招牌管用。

曹生勇又是打牌又是泡妞,貌似对方还不是什么“好妞”怕的就是治安大队的人,随便给他派个罪名,抓进去拘留个十天半月,绝非难事。若我再狠点,叫人在拘留所里好好招呼他两回,估计他出来走路都不利索。

“我怎么啦?跟你明说吧,少兰姐要跟你离婚,我是举双手赞成的。不为别的,就为你不争气!今天我就是给她撑腰来了。有什么条件,你开出来给我听听!只要合理,我都可以满足你。”我依旧微笑着说道,又是威胁又是利诱,却也是好手段。对付曹生勇这种无赖,不把出点手段不行。

“你……你是她什么人啊?”曹生勇忍耐不住,终于嚷了起来。

我顿时沉下脸,将装出来的笑容全都收回去了。我最恨的就是这句话。这是摆明在讥讽我和巧儿的关系上不得台盘!要不是考虑到胜之不武,早已经出手教训他了。

若论身手,眼下两个曹生勇都不够我打地!

“小俊?你在楼上吗?哈哈,可想死我了!”正说着,程新建粗豪的声音在楼下响起,随即大踏步上楼来了,听声音,来的还不止一个人。

上楼一看,果然不出所料,非但程新建,魁梧壮实的肖剑也来了,最后一位从楼梯拐角处探出头来,嘻皮笑脸,贼腻兮兮,可不是方奎分队长么?

一个电话过去,他们三位就联袂而至。这份情意,也自令我感动。

程新建三人一到,曹生勇顿时焉巴了,垂下头,身子微微有些抖。

“怎么,公安局不用上班的吗?你们三位一齐旷工?”我笑着起身,和三人一一握手。轮到方奎,在他肩膀上打了一拳。手底下没把握好力度,方队顿时痛得呲牙咧嘴。

“好小子,都当了队长,也不请我喝几杯?”

“请请请,马上就走,秋水饭店好好搞一个,不醉不休!”方奎笑得嘴都裂了。虽说只是管几个联防队员地“分队长”一声方队听在耳朵里可着实舒坦。

“呵呵,现在不行,得先处理个事!”我朝曹生勇嗱嗱嘴。

程新建脸色就板下来,粗门大嗓叫道:“什么事?这混账得罪俊少了?咦,这不是……”说着就拿眼睛直瞟梁少兰。程新建以前经常来巧巧面包屋,倒见过曹生勇两回,知道他是梁少兰地男人。

曹生勇那张脸,实在太招牌了些。见过一次就再难忘记!

“是这样的,这位曹大哥,昨晚上在莉莉那里过夜来着,呵呵……”我笑着说道。

“莉莉?老街那个骚货?”程新建这管治安的副局长果然不白给,老街的“骚货”都在脑子里装着呢,一张嘴就叫了出来。

我点点头。给他使个眼色。

我们彼此之间,实在太熟悉了,只是一个眼神,程新建对我的意思便即了然于胸。

“砰!”程新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吼道:“这还了得?莉莉可是暗娼!你小子这是嫖娼啊,没说的,抓起来拘留半个月!”方奎就捋起袖子准备上前铐人。

“这个事情,要好好查一下,看看他还有什么劣迹,够不够严打地份!”一贯沉默寡言的肖剑也凑趣。加上一句狠地。这个时候。严打的风潮可还未曾完全过去。

“听说他还经常和一帮子赌棍在一起打牌赌博!算是聚赌吧?”我笑着又扔了块石头。

方奎将铐子亮了出来,上前拧住了曹生勇地胳膊。

“冤……冤枉啊。程局长……”曹生勇吓得尖叫起来,若不是背靠墙壁,说不定已经出溜下去了。这可不是玩地,夫妻吵架竟然搞出个“嫖娼聚赌”的罪名来,适逢严打,判个三五年都有可能。

“我……我和莉莉是自愿地,她……她都怀了我的孩子……”

“啊?”梁少兰尖叫一声,往后便倒。

还好本衙内手快,靠得又近,一把搂住了,不然摔得不轻。只见梁少兰脸色惨白,估计气得厉害,一时间急火攻心,有了晕厥地征兆。

当下手忙脚乱将她扶到凳子上坐下,让她趴在桌子上。

事情到了这一步,尽可以摊开来谈了。

“方奎……”我叫了一声,方奎扭头看我,我摇摇头,方奎便收起手铐,放开了曹生勇。

“曹生勇,我看也没啥好说的了,既然莉莉都怀了你的小孩,你和少兰姐,只有离婚了。不然,还要再加一条重婚的罪名,估计够判你小子好几年了。你自己掂量一下吧!”三名警察虎视眈眈,自己又亲口承认了和“莉莉”的私情,饶是曹生勇精奸似鬼,这时也是慌了手脚,怔怔半晌,可怜巴巴地望着梁少兰。

“少兰,你……你再原谅我一次……”梁少兰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厌恶地扭过头,正眼都不想再瞧他一下。

曹生勇又怔愣一阵,走过来端起本衙内的茶杯一饮而尽,长长吸了口气,倒是不再发抖。

“好吧,离就离,不过,这面包屋我要分一半。”梁巧说的竟是真的!就没见过一个人这么无耻地。

我冷冷望着他,冷冷笑了笑,都懒得说话。料必他也知道,这面包屋压根就不是梁少兰的,经营者的名字写着“梁巧”呢。他这不过是狮子大开口罢了,先漫天要价,看你们怎么坐地还钱!但我这种冷冷的态度让他受不了。

“好,好吧,面包屋我不要了,但是家里的存款,我要分一半,毛毛也要归我……”这个要求倒不算太过分,看来这小子早有准备,还研究过《婚姻法》来着!

我瞧了梁少兰一眼,意思是要她自己拿主意。具体到分家的细节,倒不好插手。

“毛毛是我生地,凭什么归你?”梁少兰叫嚷道。

这个意思就是说,存款分他一半,梁少兰同意了。

这就好办了,我压根不想在小钱上斤斤计较,当即代梁少兰作主,说道:“夫妻共同财产,一人一半,也算合理。不过事情是你闹出来的,你要分一半没道理,四成!”

“我……小俊,没了面包屋这份工作,我以后没地方吃饭啊……”曹生勇又使出一贯伎俩——装可怜。

唉,还是严玉成那句话,这人聪明尽自聪明,奈何“格局不够”

“好吧,一半就一半,我还可以再给你加两千块,毕竟莉莉就要生孩子,也要花钱……毛毛就归少兰姐抚养了,也不用你再出抚养费。”我快刀斩乱麻,不想和曹生勇过多纠缠,钱财上面让点步没啥,省得不明内情的人指责本衙内仗势欺人。曹生勇虽然手脚健全,不是残疾人士。可是一张麻脸,有时也能博得别人同情呢。

听我一开口就是两千块,曹生勇喜出望外,当即连连点头,好似松了口气。瞧这情形,他和梁少兰在一起生活,压力也是不小。反倒和莉莉那种女人一起过了,能找回一点男人的尊严。

这事情解决得如此顺利,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原以为要费番手脚呢,曹生勇这人,着实难缠得紧。

我怕曹生勇反悔,又出幺蛾子,当下趁热打铁,由我代笔,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叫他夫妻俩签了字,然后和程新建等人一道陪同,去了民政局,谁知又生出一番意外。却原来他俩根本就没领结婚证,属于事实婚姻。不过当时事实婚姻也受法律保护,不像后世不认账。

说不得,只好先办了结婚证,再办离婚证。

待得梁巧抱了毛毛回到店里,这婚居然已经离了,宛如做梦似的,愣怔了老半天。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08章 梁少兰闹离婚 下一章:第210章 专员办公会上闹别扭

热门: 天崩 永生者游戏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另类间谍 白修道院谋杀案 天道无所畏惧 被我渣过的前任他暴富了 恶性依赖 地球赎回中 宜昌鬼事2:八寒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