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梁少兰闹离婚

上一章:第207章 尘埃落定 下一章:第209章 说离就离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太好了……”我禁不住欢呼起来。

梁巧诧异地望着我,眼神有些怪怪的。

本衙内不觉一阵汗颜。也是哈,听说人家要离婚,先就大叫一声“太好了”实在于情理不合,做人忒不厚道了。

眼见得巧儿秋水般的眸子里满是不解,我爱意陡生,再次搂住她,“哒”地一声,又是重重一吻。巧儿霞飞双颊,轻轻搡了我一把,咬着嘴唇,埋怨道:“我都愁死了,你还乐……”我在床沿上坐下来,揽住她柔软的纤腰,伸出手刮了刮她的鼻子,笑道:“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详细点,我好帮你想想办法。”嘿嘿,只要是巧儿和我说的,再琐碎我都爱听。

“嗯……曹生勇他……他昨晚上一夜……一夜没归屋……”我微笑道:“这小子牌瘾挺大的,打一个通宵……”

“不是的……”巧儿急了。

“是……是……”我顿时警觉起来:“是什么?难道他在外面沾花惹草?”眼见得巧儿如此难以措辞,估计八成是这个调调了。

果然巧儿点点头,很是难为情。

我不由又是惊诧又是郁闷。

这都什么事?曹生勇娶了梁少兰这般如花似玉的老婆,不好好看着。居然还去外边沾花惹草?难不成向阳县美女如此之多,竟然还有比梁少兰更漂亮地?就算有吧,别人又焉能看得上曹生勇?

也就是梁少兰已经嫁了他,无可奈何。换了别的女人,不被他那张大麻脸吓得性冷淡才怪。

这事当真古怪得紧!

“这个曹生勇,越来越不成话了。你说说,他在外边沾惹的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我……我也不清楚啊。我姐没说……”估计巧儿这般未曾“人事”的姑娘,这方面倒不便问得太过细。

“好吧。我自己打电话去问少兰姐。”这个话题,我雅不愿与巧儿多讨论。我的巧儿如此纯洁,别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沾染了。不过我还是安慰了她一句。

“巧儿,没什么好担心地。曹生勇根本就配不上少兰姐,离了最好。”

“曹生勇说,面包屋他要分一半……”巧儿怯怯的道。

“嗯?”我顿时就晕了!

这位曹大哥,口气不是一般地大啊。脑袋也不是一般的不清醒。不过听这个说法,分家都提了出来,离婚怕就不是两口子吵架说的气话了。

说实在的,我一直不赞同梁少兰和曹生勇过下去,哪怕生了孩子,还是不赞同。倒不完全是因为两人外貌方面的极大反差。本衙内也还没肤浅到那一步。最关键的是他们结合之初,就带着许多屈辱。因为梁家爷爷瘫痪,没有医药费。梁少兰被迫嫁给曹生勇的,基本上就是一桩“买卖婚姻”这种事情,在整个宝州地区乃至全国各个贫困地区,都是屡见不鲜,不然“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句话也不会如此流行了。不熟悉地人家发生这种事,我管不了那么宽。但是发生在梁少兰身上,自然不一样。

当初连根拔起曹家,将曹斌投入监狱科以重刑,我与曹家就等于结下了“死仇”日后和梁巧生活在一起,只要一想起曹生勇这个“连襟”心里就怪怪的。一旦曹生勇知道他老爸入狱,曹家“败家”是我的“幕后黑手”倒不怕他来报复我,只恐连带梁少兰在曹家无法做人。

还是离了好。

只不过在情理上。我不好主动去鼓动梁少兰离婚罢了。如今机会就在眼前。可要抓住。甚至真将面包屋分一半给曹生勇都在所不惜。以我如今的身家,区区半个面包屋还当真不放在眼里。

实在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味道太差。

“算了,不打电话了,我们去向阳县一趟吧。”巧儿有些犹疑,怯怯地道:“你……你不会打他吧?”以我现在的身手,曹家兄弟还当真不够我打的。

“咱们是去劝架,做和事佬,打什么架啊?”我哈哈笑着,拉起巧儿就走。

“等等,我,我擦一下眼泪。”听说要出门,巧儿马上便在意自己的形象了。也是哈,如此漂亮地女孩子,要是披头散发跑出去,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我欺负她呢。

一念及此,我心里头的“禽兽之念”又蠢蠢欲动,连忙快步走了出去,说道:“我在下边等你。”要留在这里给巧儿画画眉,涂涂胭脂,诚所愿也。甚至瞧她换换衣服,也不是不行。就怕心中“魔鬼”克制不住,坏了“大事”

……

车子往向阳县走,我没怎么把这事放在心上,两口子吵架要离婚,搁在后世,再寻常不过。以至于有一段时间,好朋友之间见面的问候语一度由“吃了没”变成“离了没”虽然有一定的戏谑成分在内,亦可见离婚率之高。但在当时,离婚自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我在划算着,到了向阳县,得利用这个时间串串门子,看看朋友。

自打去了宝州市,旧日朋友虽不说生分了,走动也少了些,通过电话联系,毕竟不如见面来得亲近。要说向阳县地亲戚朋友,尤其是官场上的。变化也自不少。

先是江友信,由台山区常务区长调任新成立地县乡镇企业管理办公室主任(后改为乡镇企业局)行政级别提为正科,成为向阳县最年轻的正科级干部之一。

三月一日,党中央、国务院转发农牧渔业部和部党组《关于开创社队企业新局面的报告》并发出通知,同意《报告》提出的将社队企业名称改为乡镇企业的建议,强调指出:发展多种经营。是我国实现农业现代化必须始终坚持的战略方针;乡镇企业是多种经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财政收入地新地重要来源;乡镇企业已成为国民经济地一支重要力量。是国营企业的重要补充。

这个《通知》让五伯和柳家山许多人欢欣鼓舞,听听,“乡镇企业已成为国民经济地一支重要力量,是国营企业的重要补充”这是多高的评价!原先一直有些担惊受怕,担心国家政策又起变化,再来一个“斗资批修”数年辛劳不免付诸流水,还要戴上一顶大帽子。这下子不用怕了,可是甩开膀子大干快上了。

向阳县乡镇企业数目众多,呈遍地开花之势,率先在全区成立了乡镇企业管理办公室。江友信在红旗公社书记和台山区副区长任上,大力倡导队办企业建设,是推进乡镇企业建设的急先锋,而且成效斐然。又曾经是柳书记的秘书,谁都知道,柳书记是宝州地区公认地抓经济建设的一把好手,料必耳濡目染,学到不少学问。由他来担任这个首任乡镇企业管理办公室的主任,乃是水到渠成。没人有任何异议。

江友信上任之后,第一件事却是跑到柳家山挖墙脚,硬生生将七舅阮成胜挖走,所花代价是一顶“经营管理股股长”的官帽子。

要说这件事,七舅犹豫了很久。当国家干部,而且一上去就是实权股长,是多少大队干部梦寐以求的事情?但对于七舅来说,却是鸡肋。原因无他,这个所谓的“经营管理股股长”的工资,还不到他在柳家山工资的十几分之一。作为柳家山企业管理委员会地副主任。腾飞机械厂的销售经理。固定工资不算,单单提成一项。该是多少钱?

一开始五伯也有些犹豫,不肯放人。论到经营管理,七舅确实是一把好手,兼且年轻,五伯还指望过几年自己退休,颐养天年,将柳家山领头羊的位置交卸给七舅呢。不成想小江区长就跑来撬人了,忒不地道!

好在五伯胸襟气度非同别个,乃是有大气魄大智慧之人。转念一想,柳家山多走出去几个“公家人”是好事,如今十二弟成了副师级干部,日后还要往上走,手底下,也该有几个“子弟兵”撑场子!

五伯决心一下,当即决定将七舅母调进企管会任职,按月发一份不菲的工资,以安七舅之心。后顾之忧解除,七舅既有面子又有里子,也便高高兴兴去县城当起了国家干部。

至于七舅遗留下来的销售经理位置,却不必操心。经过数年发展,柳家山年轻一辈中涌现出许多优秀人才,经过“职业技术培训中心”加强文化和专业培训,都可以独当一面,委以重任了。

这个时候,五伯自是暗暗佩服我当初坚决要花大价钱建“培训中心”的先见之明。

另一个可喜地变化在于小舅阮成林,年初调进县委办公室任职,担任了唐海天的秘书。这个也无人有甚闲话。要知道小舅头上,可是顶着《宝州日报》特约记者的头衔,文笔功夫自不消说得,一等一的了。又在基层历练多年,进入县委办公室也算顺理成章,依照惯例,料必不久之后就可以上一个台阶,成为副科级干部。

再有就是程新建,前面已经交代过,这位堪称本衙内铁杆死忠的治安大队大队长,也进了一步,成为向阳县公安局副局长,仍兼治安大队长,很是风光气派。肖剑水涨船高,升任了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程新建霸着大队长位置不放,意图很明显,待得肖剑再熬点资历,这个大队长的兼职,就要交卸给肖剑的了。

便是方奎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也跟着沾光,捞了个分队长当当。所谓分队长,手底下正经只有几个联防队员,名声好听一点而已,好歹带了个“长”字,究其实质,仍是个普通民警。

不过这就足以令得检察长方金德同志老怀弥慰了。

这可是当初差点被劳教的儿子啊!

还有陈立有副县长和孙有道主任,也是多时未见,还真有点想念了。待得处理完曹生勇和少兰姐的事情,倒要和大家聚一聚。

只可惜没有移动电话,不能预先通知,或许有人出差去了也不一定。

……

一个小时,车行至向阳县,远远地,就看见巧巧面包屋之前聚集了一堆人,伸长脖子往里瞧,似乎是在看热闹。

我心里“咯噔”一下:莫非出了什么事?

梁巧更是紧紧抓住我地胳膊,脸色变得苍白。

车子在十来米外停稳,我跳下车来,便听到梁少兰在声嘶力竭地哭喊:“你滚……你给我滚……”我顿时放下心来,拍拍梁巧的手。梁巧点点头,轻轻舒了口气。

只要还在吼,那就没事。

“哎,麻烦让一让……”我朝围观地人群说道。

见来的这两位,男的气度不凡,女的漂亮得出奇,似乎比店里哭闹的那位还要漂亮两分,看热闹的也颇为识趣,当即让开一条通道。

“少兰姐,怎么回事?这么多人围在店门口,还做不做生意了?”进得门去,我先就沉下脸,吼了一嗓子。

倒不是我故意要在梁少兰面前显摆,而是缘于上辈子数十年“劝架经验”大凡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时候,你若上前劝解,她只有越闹越厉害。上佳之策,莫若先拿正经事镇住她,让她先就理亏三分,声音小了下来,主动找你解释讲理,然后才能徐图解决。

店里的情形,也是乱作一团。曹生勇站在墙角,一手拉着小女儿的手,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梁少兰泪流满脸,披头散发,手指颤抖着指向曹生勇那张麻脸,仿佛要扑上去撕咬他。

梁秀丽和另外那个帮工,站在旁边,一筹莫展。

“小俊,你来得正好,这……这个死不要脸的,在这里耍赖皮……”梁少兰一见到我,立即如同见到亲人一般,叫嚷起来。

我皱眉道:“自己家里的事,关起门来商量,不要影响生意……”梁秀菊见我到来,顿时有了主心骨,慌忙劝导店外围观的人群离去,另一个帮工也上前帮忙疏导。围观的人群眼见来了主事的人,知道热闹没得瞧了,三三两两散去,兀自议论纷纷。大多是在感叹梁少兰和曹生勇外貌上的差距,甚至有人不大相信他们会是两口子。

“好了,秀菊姐照顾店里的生意。少兰姐,还有你……”我指了一下曹生勇:“……上楼去谈!”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07章 尘埃落定 下一章:第209章 说离就离

热门: 嫁给渣攻的白月光 至高使命 鬼喘气第六部巨耳王墓 武林高手在校园 龙王传说 来不及学坏 宇宙涟漪中的孩子 太平长安 随身带个侏罗纪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