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妖孽女人

上一章:第195章 章杰必须拿下 下一章:第197章 该行动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关键时刻,严玉成对老爸的情感便全显现出来了。为了对付章杰,严副专员赤膊上阵,亲自打电话叫了宝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汪文凯过来。

老爸刚上任没多久,论威望,自然无法跟严玉成这个前任市委书记相提并论。老爸叫汪文凯来一趟,说不定他还要犹豫一阵,严玉成一个电话过去,哪怕他正趴在老婆身上,也得立即跑过来。这一点,由汪文凯进门时满头满脸的汗水便能瞧出端倪。

“汪文凯同志,你好!”严玉成主动伸出了手去。

汪文凯受宠若惊,赶紧趋前几步,双手握住了严玉成的手,微微弯着腰,连连摇晃。

“严专员,您好您好……”

“汪文凯同志,这位你认识吧?”严玉成指着老爸说道。

“这位是……”汪文凯有点迟疑。老爸刚来,宝州市大部分中层干部尚未能得识“尊范”

“我是柳晋才。”老爸也伸出了手,脸上带着和气的笑容。

“啊?柳书记?您好您好!”汪文凯慌忙握住老爸的手,也是弯着腰,使劲晃个不停。

我冷眼旁观,这人近四十岁年纪,个子中等,倒是满脸精悍之色,不过眉宇间颇多皱纹,也不知是经常熬夜思考问题过多还是郁郁不得志。

不过我估计是后一种可能性居多。四十岁还在县级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上蹉跎,瞧来仕途很不顺畅。料必被章杰压得够呛。

这大约也是严玉成宣召他前来地主要原因。

“文凯同志。坐吧。”严玉成指了一下对面的沙发,不经意间,已经换了称呼。

这就是上位者笼络人的小手段了。别看这一字之差,听在别人耳朵里,那可是天壤之别。毫无疑问,汪文凯是个精明角色,脸上立即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感激之情。

看来这人精通官场规则。心里如何想的不得而知。面上该露出什么信息可不能含糊。领导都这么亲热了,你小子还能装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不成?也太不识抬举了吧?

“文凯同志。这么晚了请你过来,有个事想要向你了解一下。”严玉成语气越来越客气。

汪文凯却隐隐透出一点不安来。

严书记在宝州市委书记任上两年多时间,可从未如此和蔼过,便是道听途说,似乎也不曾有这种传闻。这领导要是忽然对你客气起来,不是绝大的机会便是绝大地麻烦。

不过机会往往是和麻烦伴随在一起的。官场上从来都没有好摘地果子。

“严书记……啊不,严专员。您有什么指示只管吩咐……”

“前几天发生在财会学校附近的杀人案,你应该知道吧?”严玉成不动声色,语气依旧平和得紧。

汪文凯头上的汗水刚刚平息一点,听了这话,立即又冒了出来。

“是的,我听说了。”呵呵,这个汪文凯果然狡猾狡猾的!

严玉成微微皱起眉头:“听说了?”汪文凯更加小心起来,字斟句酌地答道:“严专员。柳书记,我在公安局,不分管刑侦工作……”这个意思就是说,我不是主管领导,人家没必要向我汇报。

“嗯……听说你们公安局抓到凶手之后,没几天就放了。对受害人也没任何交代,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这个……我也听说过了。听刑警大队的同志说,这个案子并不是伤害案,只是一起普通的斗殴案件……所以……”

“所以你们公安局就随随便便把几个杀人凶手给放了?是不是啊?”严玉成不徐不疾地说道。然则语气里透出地愤怒之意,连我这个旁听者都感觉出来了。这是他要雷霆大怒的前兆。

严玉成若发起火来,据说能将胆小一点的干部吓得尿裤子。这一点,他倒是深得龙铁军真传。

“严专员,这个案子真相如何,我确实不大清楚,都是章书记亲手抓的……”汪文凯双腿已经禁不住微微打颤了。

我暗暗摇了摇头。这个汪文凯。胆子不够啊。也不知用他能不能成。不过严玉成既然叫了他来,总是有几分道理的。

“那好。小俊,你将案情给汪副局长说说。”嘿嘿,文凯同志又变成汪副局长了。

汪文凯向我望过来。

我朝他点了点头,说道:“汪副局长,你好。我叫柳俊,是财会学校那个案子的当事人之一……”

“啊,你是柳书记的小孩……”

“没错。”

“听说你一个人独力打倒了三个小流氓,啊呀,真了不起……”汪文凯紧着先就给本衙内戴上一顶高帽子。不过措辞倒也很到位,说的是“三个小流氓”自自然然就向严玉成和老爸亮明了自己地基本态度。

我摆摆手,止住他的马屁,详细地介绍了一下案发经过。

“原来是这样啊,那也太不像话了!”汪文凯义愤填膺的样子。

我只是介绍案情,案情一说完,便即闭上嘴巴。有严玉成和老爸在,官面上的事情,无须我饶舌。如今我已经长成了半大小子,说话做事反倒不如以前那么毫无顾忌。以前年纪小。人家根本不会在意我这个小屁孩。现在已然是一举打倒三个持刀流氓的“少年英雄”说起来颇为光彩夺目了。

既然上了台盘,成了人人都瞩目地一盘“大菜”说话行事便要加倍小心,否则很容易被人家盯上。一旦被人盯上,再想要玩点小动作,就不是很方便了。

以往整倒王友福、曹斌、徐国昌、孟宇翰。哪一次都是严玉成和老爸在台前,我在幕后。既有堂堂之阵。正正之师,又有奇兵突出,收意外之效,往往事半功倍。

这个黄金组合,可不能轻易毁弃。

“文凯同志,作为一个老公安干警,你不觉得这个案子。处理得太草率了吗?公安局某些同志这么办案,往轻了说是玩忽职守,往重了说就是草菅人命。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宝州地委和宝州市委,都不会坐视不管地!”严玉成提高了一点音调。

“是的,严专员,柳书记,我也觉得局里的同志这么办案。是很不妥当的。”汪文凯终于明确表态了。

毫无疑问,严玉成已经将一个巨大的机会摆到了他眼前,这时候如果再迟疑不决,后果将会极其严重。他在公安局,是受章杰排挤的,否则严玉成也不会单单叫他过来。眼下要是再不抓住这个机会。便是将严玉成和老爸一并往死里得罪了。

貌似宝州市,还没有一个副科级干部敢于冒这样地险——章杰的心腹死党例外!

“文凯同志,希望你们公安局内部,可以自纠自检,好好彻查一下原因。否则地话,我将建议市纪委和市检察院介入调查!”这时候老爸发话了。

“柳书记,您放心,我们公安局内部,一定好好彻查原因。”

“那好,文凯同志。你可以回去了。有什么新的情况,随时向我和严专员汇报。”

“是。柳书记!”汪文凯站起来,朝两位领导敬了个礼,挺起胸膛去了。

“这个人靠得住吗?”老爸递了一支烟给严玉成,我赶紧给点上火。老爸这话,其实问得很冒昧,不过以他和严玉成地关系,倒也不算什么。

“办事还行吧,能力是有地。就是魄力还嫌不够。”

“魄力不够没关系,只要他把里面的弯弯绕给弄清楚了,别地事,我可以叫人去办。”我插了一句。

严玉成和老爸都望向我,稍顷,又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老爸加了一句:“要注意方式方法。”

……

“小青姐,喝汤……”我端着一碗汤坐到小青姐的床前。

“呀,又是猪肝汤……”小青姐扁扁嘴,笑着摇了摇头。

这几天,她喝猪肝汤都喝腻了,闻到猪肝地气味就犯晕。

“这孩子,猪肝补血……”七娘唠唠叨叨。

小青姐能够活过来,老人家甭提多开心了。闹着给小青“十全大补”尤其是听说猪肝补血,更是上顿猪肝下顿猪肝。反正现在七伯是“阔佬”不差钱。

小青姐吐吐舌头,接过汤碗,一小匙一小匙地喝着,每喝一口就皱一次眉头,甚是“痛苦”我凑过头在她耳边说道:“晚上给你炖个鸡汤过来。”

“不要……我就想吃点青菜……”我笑了:“那好,咱们就吃青菜。”小青姐抿嘴一笑,喜乐无限。

“请问,哪位是柳青同志?”我循声望去,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子在打问。若说这女子,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五官周正,不在小青姐之下,尤其难得的是身材凸凹有致,饱满的双峰将短袖衬衣高高顶起,颇为“魔鬼”

“你找柳青有什么事?”我问道。

见我开了口,小青姐就不吭声了。

“请问你是……”

“我叫柳俊,这是我姐柳青。你是哪位?”

“啊。原来你就是柳书记的小孩……”那女子露出灿烂地笑容,带着股无可言状的妖媚之气。若论长相,仔细打量起来,尚不如小青姐水灵,较之巧儿更是相差甚远,但这股子妖媚之气,却是巧儿和小青都万难比拟的。这么说吧。这女人从头到脚,似乎每一个毛孔都散发出成熟女性地气息。足以让大多数男人瞬息之间便精虫上脑。

自然,这些男人中不包括本衙内。貌似在下的定力还是蛮高的。

见她笑着往前凑,我退后一步,带着点戒备的神色,问道:“你是哪位?”那女子忽然意识到我地年龄,好像不在她的“杀伤”范围之内,忙即止住脚步。笑嘻嘻地道:“我叫宁爱云,是宁爱兵地姐姐……”我和小青姐顿时都将脸拉了下来。

料不到流里流气的“花衬衫”竟然有这么一个妖孽的姐姐。

“对不起啊,柳青同志,柳俊……同学……”宁爱云笑着,将手里提的水果往床头柜上搁。

“慢着,宁爱云同志,好像我们跟你不熟啊?”我伸手止住她。冷冷地道。

用大拇指想也知道宁爱云是来做“和事佬”的。笑话,一刀子差点要了小青姐的命,这种事情也能和解?

“嘻嘻,一回生二回熟嘛,我在地区财税局上班,有空到我那里去做客啊!”原来是地区“大衙门”的。难怪弟弟捅了市委书记地侄女一刀,也敢来“私了”我原本满腔愤懑,直要冲宁爱云发作,忽然心头一动,立时强压怒火,换上笑颜:“哦,地区财税局,好单位啊。宁同志,请坐吧。”小青姐大是讶异地望着我。

我伸出手,握住她的手略略使劲捏了捏。小青姐便知我必有所谋。当即微微点头。

“对不起啊。两位,我是来道歉的……我那个弟弟。唉……”宁爱云一坐下,便连连道歉,这一声长长叹息,当真娇媚万端,直蚀到人骨子里头去。若非亲眼所见,我绝对不相信一个人地声音能妖媚到如此地步。借用武侠小说里地一句形容词,那叫作“腐骨蚀心”让人不自觉的对她生出同情之心。

“宁同志,你觉得拦路行凶,持刀杀人这种事情,道歉能解决问题吗?”本衙内虽然亦为这女人地妖媚搞得心上心下,好在尚未完全丧失理智。不然估计小青姐得跟我急。

“拦路行凶?持刀伤人?柳俊同学,我想你误会了……其实,这本就是个误会……我弟弟是有些调皮捣蛋,不过本质是不坏的,行凶伤人这种事情哪里做得出来呢?他现在伤得很重,也还在住院呢……”这个我倒是相信,我那一脚实在够阴,也不知宁爱兵今后还能不能“人事”

“再说,公安局调查地结果,也是言语冲突引发斗殴,我想我们大家都应该相信公安局的同志,是公正无私的,不是吗?”我淡淡一笑:“那你想怎么处理这个事情呢?”见我神色和蔼,小小年纪就“色色”的在女人身上瞄来瞄去,宁爱云心中窃喜,不自禁地又挺了挺十分饱满的胸部,达到一个夸张的程度。

“是这样啊,不管怎么样吧,这个事情给柳青妹妹造成了一定地伤害,必要的医疗费和营养费,我们都愿意承担……柳俊小弟弟,冤家宜解不宜结嘛……”宁爱云说着,就从包里掏出厚厚一摞人民的币来,怕不有四五百块之多。这在当时,也算是一笔“巨款”看来“私了”的诚意还是很足的。

我笑了:“这样说也很有道理。宁姐姐,这样吧,现在我小青姐还没出院,等到了出院的时候,我通知你们,一总把帐算一下,好不?”宁爱云喜上眉梢,连连点头:“那好那好……”待宁爱云走后,小青姐很是不解:“小俊,你怎么答应她了?”我微微一笑:“先稳住她再说,省得他们又出什么幺蛾子。”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95章 章杰必须拿下 下一章:第197章 该行动了

热门: 鼠男 都市绝品仙医 港娱1975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 复读生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 山野情债 提灯看刺刀 惟我独仙 [综英美]妖精探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