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殊死之战

上一章:第190章 流氓当道 下一章:第192章 生死未卜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小妹妹,去哪里啊?”树林里窜出来三个流里流气的小年轻,在我们身后怪腔怪调地叫道。

我心里“咯噔”一下,坏了,碰到小流氓了。都说黎明之前最黑暗,这“严打”之前的小流氓也最凶残,动不动就操刀子捅人的。

“你们要干什么?”小青姐自然而然拦在了我的身前,想要保护我。

“哟,小妹妹长得还蛮俊的,陪哥几个玩玩吧!”为头一个穿着花衬衫,留着长发的小流氓大约二十来岁,见了小青姐的姿色,顿时露出贪婪的神情,另外两人一个穿背心,另一个居然穿着大裤衩子,听了花衬衫的话,便开始向两边包抄。他祖母的,这般装扮躲在林子里也不怕蚊子咬死他。

我立马镇定下来,这几个小子无疑是“劫色”来了,哼哼,须放着柳俊不死!

我拉住小青姐的手,轻轻往身后一带。习武五年,已然颇有小成,手上力道不小,轻轻一带,小青姐就到了身后,我随即上前一步,掩在前边,扭头低声对她说道:“快跑!”小青姐摇摇头,神情坚决!

“三位大哥,给个面子,我爸是宝州市委书记柳晋才!”我笑眯眯的道。

虽说我平日最反感胡乱充字号,这当儿情势危急,说不得。只有打打老爸的招牌了。不过老爸刚刚调任,也不知这几个混蛋听没听说过。

果然为头地混蛋哈哈大笑,说道:“小兄弟,在这里乱充字号呢,宝州市的书记姓严,哪来什么姓柳的?”另两个流氓一齐嘲笑不已。

“三位大哥不信,我也没办法。这样吧。我这里有点钱,你们拿去喝个酒买个烟抽。大家交个朋友如何?”说着,我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钱来,约莫有一两百之数,都是新崭崭的“十元大钞”在手里拍打了一下,缓步走上前去。

如果我要跑,这三个混蛋谅必也追我不上。奈何小青姐穿着高跟鞋,却是不善奔跑。现在只有尽量拖延时间,看有没有人路过以解此厄了。再说,也希望他们瞧在这许多钞票的份上,就此偃旗息鼓。

以一对三,还要卫护小青姐周全,实在把握不大。

见我一家伙掏出这么多钱来,三个混蛋眼睛都直了。猛咽口水。

“嘿嘿,好啊,交个朋友交个朋友……”花衬衫边伸手过来接钱边向两个同伙使眼色。那两个混蛋就往腰间去摸索。

糟糕,这是要掏家伙,看来这些混账不上道,既要劫财又要劫色。

就在花衬衫接过钞票的瞬间。我飞起一脚,直接踢在他的裤裆里。这一脚又准又狠,正中要害。花衬衫一声惨叫,当即捂住下身,栽倒在地。

既然软地不行,只有硬碰硬了。局势大为不利,兵法云:擒贼先擒王!咱给他来个先下手为强!估计挨了这一下,花衬衫三五分钟内是无论如何站不起来的了。

“他奶奶的,小咋种……”背心流氓大骂,寒光一闪。一柄水果刀已然拔了出来。这时情急拼命。哪里还有半分迟疑?我立即抡圆胳膊,气贯指尖。朝他脖子上狠狠劈去。

这一下若劈实了,以我单手开砖的功底,这小子的颈椎骨能不能保住,还得两说呢。

然则这伙小流氓打架打惯了的,“战斗经验”倒是极其丰富。背心见来势凶猛,急忙偏头,“喀嚓”一声,掌缘仍然狠狠劈在他脖子上,不过他闪躲及时,消除了不少劲道,这一掌未能给他造成致命的伤害。

一击未能凑功,本衙内的麻烦就来了,眼角白光闪烁,急往右闪,仍然慢了一点,左臂一痛,被划了一道口子。

当此危急之时,我也无暇去理会这伤口深浅,迎着大裤衩子的水果刀就冲了上去。

一代“军神”刘伯承元帅打仗有句名言——狭路相逢勇者胜!以一敌二,我又空着双手,唯有拼死向前,才有生路,若转身逃跑,气势上先就怯了,只有死得更快!

大裤衩子没想到我有这般不要命地狠劲,水果刀再刺过来时就慢了半拍。所谓擒拿格斗,练的就是一个眼明手快,并非靠蛮力取胜。若眼不明手不快,还擒拿个屁!

我翻手上扬,叼住了他的腕子,顺势一拧,大裤衩子吃痛,水果刀当啷落地,我左腿前伸,插进他的裆下,身子一侧,肩膀上顶,腰背同时发力,大裤衩子“呼”的一声就从我头顶飞了过去,摔得七荤八素。

我急向后退,趁势狠狠一脚踩在他脑袋上,大裤衩子闷哼一声,也乖乖躺下了。

不过这时候,背心嘴里骂骂咧咧,又操着刀子冲上来了。

背心来势迅猛,我刚将脚收了回来,身形未稳,眼见得这一刀无论如何是避不过去了……说时迟那时快,小青姐忽然从旁边扑上,拦在我身前,背心那一刀直从小青姐左胸扎了进去。

小青姐一声娇呼,身子就软绵绵往地上倒。

照电影里拍的或小说里写的,当此情形主角应当赶紧抱起小青姐大声呼喊一阵,我也很想这么干,奈何我更害怕大裤衩子趁这个机会将本衙内扎成马蜂窝。就在大裤衩子略微愣怔的瞬间,我从小青姐旁边冲出,力贯右臂,狠狠一掌劈出。这混蛋慌忙抬手格挡,一掌正切在他小臂之上。刀子顿时拿捏不住,掉在地上。我随即左拳直出,猛捣在他胸腹之间地软肋。大裤衩子一声闷哼,往前便扑。这时师父平日严酷训练地功底便全部显露出来,我想都没想,抬起右膝朝上一顶,正顶在大裤衩子的脸上。“喀嚓”一声,估计是鼻骨碎了。然后这混蛋仰面朝天,直通通摔倒在地。

三个流氓全部倒地不起,我兀自不解气,旋风般冲过去,在每个人的头部胸部都补了几脚。第一个倒地的花衬衫本来正捂着肚子挣扎着往起站,一脚正中面门,顿时满嘴飞花。再次扑倒,我又在他胸腹间猛踢两脚,让这混蛋一时三刻绝对再站不起来。

“小青姐,你……怎么样?”我匆匆忙忙跑到小青姐面前蹲下来,急急问道。

“没事……”小青姐双手捂住左胸伤口,气息微弱。

我往她胸间一瞥,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借着天边最后一抹余晖。分明看见鲜血已经染红了她洁白的衬衣。当下顾不得许多,掀开小青姐地上衣一看,伤口正在左乳之下,洁白的双峰和腹部已全部被染红了。我立即将自己地衬衣脱下来,使劲按在伤口上,泪水瞬间盈满了眼眶。

“小青姐。使劲按住,我……我这就送你去医院……你……你千万不要死啊……”我惶急地叫嚷着,伸手将她抱了起来,直奔财会学校。

由这里回到市区医院去,路途遥远,我一个人抱着她绝对支撑不到,当务之急,是要到学校里去打电话。或许学校有车,可以送小青姐去急救。

这当儿要争分抢秒。

事发地点离财会学校不过数百米距离,我抱着小青姐一路小跑。小青姐一手捂住伤口一手钩着我的脖子。

“哎。你……你干什么……”门卫老头猛一见两个血人冲将进来,吓得大叫。

“我是市委书记地小孩。我姐受伤了,哪里有电话?快带我去……”虽说事态紧急,我仍然尽量保持镇定。

“你……你说什么……”宝州市与向阳县口音本异,那老头又被两个血人吓坏了,居然没听明白。

“老人家,我是宝州市委书记柳晋才的小孩,我们碰到流氓了,我姐受伤很重,哪里有电话?我要叫医院来急救!”这时越是慌张越是坏事,我耐下性子,用宝州口音和他再说了一遍。在学习方言方面,我颇有天赋,宝州地区七县一市的通行口音,都能学得惟妙惟肖。

这回老头子听明白了,尤其是“市委书记”这个招牌起了作用。

“有有,我这里就有电话……”

“小青姐,你躺好,按住伤口!”我将小青姐放在传达室的小床上,门卫老头见状不由皱起眉头,许是忌讳“血光”吧,不过也不敢说什么。

“喂,请给我接市委书记柳晋才家……我是谁?我是他儿子,叫柳俊,我受伤了,麻烦你快点……喂,爸,是我啊,我现在在财会学校,是这样,我和小青姐碰到几个流氓,小青姐现在受伤很重,你马上叫个车来,小青姐快不行了……”我丢下电话,长长舒了口气,顾不得左臂火辣辣作痛,赶紧跑过去看小青姐。小青姐这时脸色苍白,见我满脸惶急的样子,尽力展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噏动着嘴唇说道:“小俊……别急……我……没事……”我心里一酸,眼泪又上来了。那一刀正中左胸,深浅不知,我真是十分害怕。

是地,不是担忧,是害怕!

害怕小青姐就此不起,我会负疚一辈子!

“小俊……别哭……姐没事……男子汉不流眼泪地……”小青姐伸出一只染满鲜血的手,努力想要来抚摸我地脸庞,一眼瞥见自己手上的鲜血,猛然觉得不妥,又抖抖的往回收。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伸出另一只手,紧紧按住伤口。

不一刻,门外响起汽车紧急刹车的声音,我再次长舒了口气,一屁股坐倒在地,左臂忽然钻心地疼痛起来。

“小俊,你在哪?”是老爸的声音,他亲自赶来了。

“我在这……”我挣扎着站起来,大声叫道。

“快,送医院……”老爸直闯进来,见了满地鲜血,急得大喊。

我强打精神,去抱小青姐。

“我来吧……”老爸身边一个年轻男子急忙站出来。我见过他几次,知道他是老爸地新司机,叫小伍。

“不,我来。”我坚定地摇头,奋力抱起了小青姐。在这种关键时刻,我不能让小青姐离开我的怀抱。

车子风驰电掣,十来分钟就闯进了宝州地区人民医院。一贯沉着冷静的老爸急了眼,从车上下来,看到穿白大褂的就亮明自己的身份。

“我是宝州市委书记柳晋才,快,我小孩受了重伤,立即安排抢救!”虽说宝州市管不到地区人民医院,但宝州市委书记兼任着地委委员,亦是非同小可。况且见了血糊糊的两个人,医生护士也知道情况很不妙,都忙乱起来,立即推来两个小推车,将我和小青姐往车上放。

“我没事,皮外伤,快救我姐……”我叫道。

“小俊,到了医院,听医生地!”老爸喝道。

“爸,你跟医生说,一定要救活小青姐,一定……”我急得大叫大喊。在车上,小青的意识就已经模糊了,但是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很安详。

“放心吧,医生一定会尽力的。”老爸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

我点点头,眼瞅着小青姐被推进了手术室,心里顿时空荡荡的十分难受。

随后我自己也被推进了另一间手术室。医生给我做过检查,左臂上有一道长达五公分的口子,最深处已经见到骨头。医生立即给我清创缝合,一共缝了八针。医生本来要给我打麻药的,我摇头拒绝了。

我如今心急如焚,唯有剧烈的疼痛才能让我保持头脑清醒。

从手术室出来,我默默坐到了另一个手术室门口,双手抱头。

“小俊,什么情况?”老爸走过来将衬衣披在我身上,自己只穿一件背心。这当口,自也顾不得市委书记的形象了。医生向他汇报了我地伤情,听说只是皮外伤,当即放心。

我以双掌使劲搓了搓脸,简单将情况向他说了一下,问道:“爸,你们来地时候,有没有见到那三个混蛋?”

“没有,怕是跑了。”我点点头。跑了就跑了吧,只要小青姐没事就好。可是小青姐真的能够没事么?我抬头望着“手术中”那块牌子,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老爸已经跑到医生办公室去打电话。

“喂,市公安局值班室吗?我是市委书记柳晋才,是这样地,有个案子和你们通报一下……”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90章 流氓当道 下一章:第192章 生死未卜

热门: 守望黎明号 梅次故事 来自末世的顶流[娱乐圈] 据说我攻略了大魔王[全息] 天机2:罗刹之国 遮天 一个吊丝的成长史 穿成反派后我渣了龙傲天[穿书] 温柔惹火 莫吉托与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