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流氓当道

上一章:第189章 严打前夕 下一章:第191章 殊死之战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老爸调任宝州市后,我办理了转学手续,转到宝州一中初中部三年级一班,和严菲同班。其实下半年就要升高一了,这个学转不转无所谓。但老妈坚持要转过来,我也就随了她的意思。离放暑假还有半个月时间,面包屋的新设备尚未运到,我无处可去,偶尔也会陪严菲去班上坐个一天半天。反正老规矩,课本下面放一本自己喜欢看的书就是了。

那位“口水型”班主任李老师知道我是新任市委书记柳晋才的儿子,对我自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有十几天就要期末考试,我也懒得再去“拉关系走后门”宝州一中初中部的学生本就是全市挑选的尖子生和关系户子女,只要在毕业考试里成绩及格,便能直接升入一中高中部。至于像严菲和本衙内这样的,及格不及格都是铁定要上宝州一中的。因而后世有所谓“教育腐败”之说,这时便已露出苗头了。

这一日放学后和严菲一道,说说笑笑回到常委院。严菲不回自家,先到我家去。自打我们搬到宝州市,这都成了她的习惯了。

刚进门,就看见屋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苗条秀气。

“小青姐?你怎么来了?”我很是讶异。

“我在财会中专读书呀,听说十二叔调到宝州市来了,就过来玩的……”小青姐边说边打量严菲。

原来是这样。倒瞧不出,小青姐越来越出众了。居然敢主动找到地委常委院来会亲戚,这要搁在以前,确乎有点不可想象呢。

虽说是本家亲戚,毕竟老爸现在是“大官”了,又不是在向阳县,本乡本土地,熟悉。

“小俊。这是谁啊?好漂亮!”小青姐嘴角含着笑,眼里却有像针扎一样的神情。

我就是一怔。略微有些尴尬。一个巧儿已经让小青姐很“受伤”了,这又冒出一个同样“祸水”的严菲!

“哦,这是严伯伯家的菲菲,我的同班同学。”

“严伯伯?是严书记吗?”

“嗯。”

“你好,我叫严菲。姐姐你叫什么?是小俊家的亲戚吗?”严菲落落大方。这小丫头,貌似没有一点机心,可是已经问过我两次。是她漂亮还是梁巧漂亮。看来只要涉及到这个方面的事情,再娇憨地性子也会变得敏感无比。

“我叫柳青,是小俊的姐姐。”小青姐也是落落大方,一年地财会中专,确实可以很好地锻炼一个人呢。

“小青姐是我七伯的女儿。”我解释道。

“小青姐你好。”严菲就上前拉住了小青的手,两个女孩子很亲热的样子。

但凡这种时候,本衙内都会觉得脑袋比较大。上辈子没啥女人缘,老天便全给补在这辈子不成?嗯。若果如此,在下挺感激的。不过你老人家也不要老让她们碰面啊!这不故意找茬么?

这时老妈从厨房出来,笑着给严菲打招呼。

瞧得出来,如今老妈已经越来越将严菲当成自家人看待了。设或哪一天我说不娶严菲做老婆,估计第一个跟我翻脸的便是老妈。

可是巧儿……

我使劲甩了甩头。每回一想到这个问题,我便只好用甩头的办法来应付。

“菲菲来了。今晚上阿姨做剁辣椒炒风鸡,你留在这里吃了饭再回去吧。”

“嗯……谢谢阿姨。”严菲一点不讲客气。其实论到做饭地手艺,老妈不如解英。不过剁辣椒炒风鸡,正是严菲的最爱。

小青姐又眯缝了一下眼睛,由这点也能猜出来两家的关系不是一般的亲近。

“婶,我来炒菜吧,你歇会。”老妈笑道:“你是客人,怎能叫你炒菜?你坐你坐……”

“哎呀,婶,都是一家人。我是晚辈。该当的嘛。”小青姐说着,也不待老妈允可。直接跑厨房里去了。地委大院的别墅,较之向阳县常委院的二号楼可要宽敞多了,两层小洋楼式建筑,一层占地面积一百多平方,加上院子里的小花园,超过了两百个平方。厨房卫生间自然也是宽敞得紧。老妈见小青姐已经麻利地抄起了家伙,便笑了笑,不再阻拦。

小青姐说地没错,一家人嘛,也不必太讲客气。

“小俊,给我讲故事吧。嗯,我要听《聊斋》……”严菲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乌溜溜的大眼睛直盯着我。这小丫头近来迷上《聊斋》里的鬼故事狐狸精了。幸好找了个博览群书的“男朋友”不然到哪里听故事去?

搬到地委大院后,老妈也顾不得避嫌,将里里外外的家具都换了一套。老爸都已经是副厅级干部了,住上了小别墅,家里的摆设也不能太寒酸不是?

说起来,宝州地区在全省地经济落后,但这个地委常委大院的别墅群,在十五个地州市中却算得比较“奢侈”的了。据说只有大宁市、洪阳市等几个老牌地级市的市委常委,有这样的居住条件。

这个别墅群,是龙铁军的前任地革委主任搞的,为此事还受了处分,影响了前程。可是别墅既然建了起来,总不能空着,那也太浪费了。于是处分归处分,该住的还得住。也算是为后来者谋了个福利。

国内的事情,大都是这样子地。

严菲要听故事。奈何我却心不在焉,又不能拒绝,只得耐下性子讲给她听,不免时有疏忽,前言不搭后语。严菲听了出来,很是不满,撅起了嘴巴。不时拿眼睛去瞟厨房。

厨房里传来锅镬交击地声响和诱人地香味。

和巧儿姐妹一样,小青姐炒菜做饭也是一把好手。

糟糕。小丫头果然敏感了。

我慌忙镇慑心神,认认真真讲起了故事。严菲这才满意地一笑,双手支着下巴,听得甚是专注。

不一刻,二姐和三姐都回来了。三姐如今在读高一,下半年就读高二了。二姐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复读一年,仍然不成。老妈心灰意冷,也给她搞到财会中专去了。那年月,只要有个中专毕业,就能分配工作。当然,小青姐那种“委培旁听”性质的不算。照老妈地意思,女孩子嘛,既然读书不成。那么找个工作,日后寻个合适的婆家嫁了,也算是不错的归宿。

“菜好了!”小青姐从厨房端了菜肴出来。

“呀,小青姐,是你。”三姐高兴地叫道。

她和小青姐关系一贯不错。在柳家山地时候,经常一块玩耍。乍见故人。颇有惊喜之感。

小青姐见了三姐,自也欢喜。

“来,大家吃饭吧。”老妈招呼道。

小青姐奇道:“婶,不等十二叔回来吗?”

“他呀,每天都忙得四脚朝天,哪天按时回来吃过饭?”老妈有些不满。自打老爸当上了县里的领导,她就没少为老爸地身体操过心。正念叨着,门外传来小车的喇叭声。

“爸回来了。”三姐一跃而起,飞跑去开门。

老妈脸上顿时露出笑容。

“哎呀,这不是小青吗?好久没见。长这么高了。”老爸惊叹道。

其实小青姐属于那种小巧玲珑的体格。个子不算太高,也就一米六十出头。看上去还不如我高。不过长辈夸奖晚辈,通常都是这么说话的。但小青姐身材极佳,长相也不错,倒也当得起老爸的夸奖。

在做了“大官”的十二叔面前,小青姐多少还有点腼腆,红着脸叫了声“十二叔”

“呵呵,都饿了吧,来来来,一起吃饭了。”于是大家上桌,安安静静地吃饭。老爸定的规矩,吃饭时少说话。说是有利于身体健康。

“小青啊,现在在哪里做事啊?”吃完饭,老爸和小青姐闲扯。

“我现在在财会中专学会计。读了快一年了。”小青姐恭谨地答道。

老爸略微有些吃惊,随之就很欢喜:“学会计?这是好事啊,很好很好……”小青姐抿嘴一笑,说道:“这还是小俊帮我联系地呢。他说人就是要多读书。”嗯?貌似后面那句话我好像没说过。

严菲就瞥了我一眼,神色有点怪怪的。

我慌忙扭过头。

别看本衙内颇有急智,碰到这种事情的时候,脑水总是不大够用。

“嗯,当然要多读书。学好了会计,柳家山那么多工厂,一定有用武之地的。”老爸到底是教书先生出身,一听说人家爱读书,立马大加鼓励。

“哎,我会好好学的。”小青姐连连点头。

扯了一阵闲篇,严菲看看墙上的挂钟,说道:“柳叔叔,阮阿姨,我要回去了。”老爸和老妈便笑眯眯地点头。

“我送你。”我慌忙起身。

出得门来,一只纤巧的小手便伸过来拉住了我的手。天色已经比较暗了,也不怕别人看见,毕竟来地委常委院瞎逛地人不多。

快走到严家小别墅的时候,严菲忽然站住了,一双乌亮的眼睛盯着我,不说话。

我搔了搔头,说道:“菲菲。我……”见我受窘的样子,严菲咯咯笑了,低声道:“要不要去我家里玩一会?”我伸长脖子往里瞧了瞧,扁扁嘴,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叫你爸看见,又要骂我‘臭小子’了……”严菲笑得更开心了。说道:“我爸那是喜欢你。你不在地时候,都不知道他在家里怎么夸你呢。”这个话我信。我跟严玉成现在有点“欢喜冤家”的意思。见面地时候吧,嘴巴子都不服输。我隐隐感觉严玉成将“驳倒小俊”当成了一大乐事。细细一想,他也没啥真正的朋友。老爸算得知交了,在他面前也很是谦虚谨慎,恪守规矩,说话并不随意。至于别人,那就更是可想而知。

在上级面前他不能放肆。而下级在他面前又不敢放肆。数来数去,倒只有我这个“臭小子”身份超然,有时会无所顾忌地和他胡说八道。

官场上有时就是这般无奈的,在普通老百姓那里再也寻常不过的朋友交心,到了严玉成这一级别的官员倒成了可遇不可求地一种“奢望”见我并没有进去坐一坐的意思,严菲也不勉强。今天我在学校里陪了她一天,她已经很满足了。于是抓住我地手用力捏了一下,如同一只快乐的小鹿般跳跃着进了家门。回头朝我扬扬手:“明天见!”

“嗯……”我点点头,微笑着回家去。

“小青啊,今天晚了,就住在这吧。”老妈热情地挽留小青姐。

“不了,婶,我还是回学校去吧。反正也不算太远……”小青边说边拿眼睛瞟我。

我微微一笑:“我送你回去吧。”小青姐便露出欢喜无限的笑意,也不客气推辞。

老妈想了想,点头道:“那也好。一路小心啊,早去早回。”

“知道了。”此去财会学校,说远不远,说近却也不近,步行地话,三十来分钟还是要地。小青姐那意思,就是想和我好好呆一会呢。

那也没什么,呆一会就呆一会吧。总不能连这点胆量都没有。

“小俊。菲菲好漂亮……”出了地委常委大院,小青姐很随意地说道。

我就东张西望的。

这个话不好回答啊!

“干嘛呢?”小青姐又是好笑又有点生气地样子。

“嘿。我地车不在。习惯了坐车……”这倒是实话,打从配了专车,我就很少走那么远的路了。不过苏建中现在就暂时住在正装修着的面包屋,等面包屋快开业了,再给他另外找个地方。初来乍到的,离开了熟悉的环境和熟悉的朋友,一时间还真有点不习惯了。

小青姐笑道:“走一走路也好,现在又不热。”

“嗯……小青姐,学校生活习惯不?学习跟得上吧?”我采取了主动,省得她老是围绕着严菲问来问去。

“还好,一开始的时候,学习有点吃力,现在还跟得上。”

“那就好。哎,毕业之后,你打算做什么?”

“做会计啊!”小青姐很是惊奇,觉得我这话问得特笨。

“小俊,你打算怎么安排我呢?”啊?绕来绕去,又落到我头上了?

不过貌似人家这么问也有道理呢。当初可是我同意她去学会计的,还大力支持来着。怎么,这一去学会计了,就不管啦?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你不是明年才毕业吗?到时再安排吧。”这倒也不是敷衍,柳家山企业发展如此迅速,都超出了我这个“始作俑者”地预期,谁知道一年之后会是什么情形?

“嗯,反正我就等着你安排哦……”小青姐有点撒娇的意味了。

唉,又是一个头痛的问题。

不知不觉间,前面就是财会学校了,天色也基本暗了下来,路边的树林里,似乎有些动静,小青姐不自觉地靠紧了我,高耸的双峰若即若离地挨擦着我的手臂。

我正要挪开一点,忽然之间,树林里窜出三个黑影来……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89章 严打前夕 下一章:第191章 殊死之战

热门: 朝阳警事 回到过去当女神 平淡如水 空速星痕 我是大玩家 逼真 金乌每天都在忙 我变成了大佬的小龙蛋 裙带关系 巨星从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