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夏晓晴消失了

上一章:第183章 巧儿的生日 下一章:第185章 借花献佛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当下我来不及细想,三步并作两步跨出门来,一瞅之下,才恍然大悟,随即自失地一笑。都怪我太在意了,忘了一件事——夏晓晴和她姐姐夏晓琳的声音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不过两姐妹之间,年纪整整相差了七岁。

在售票处外犹豫的,正是夏晓琳和她的对象,也就是我前世的连襟武军辉。也不知道结了婚没有,他们结婚的时间我倒没有仔细考证过。虽说学工科的人心思细密,但我的骨子里其实是挺懒散的一个人。或者说,工作上过于小心谨慎,家庭生活中就难免粗疏了。也算是一种补偿吧,毕竟人不能总是绷紧着弓弦。这一点,由我一忙“培训中心”的事,居然将梁巧的生日也忘记了就能看出些端倪。

“二姐……”我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夏晓晴和我一样,是家里最小的,也是四姐弟。略微有点不同的是,两个姐姐,一个哥哥。

夏晓琳扭头看了我一眼,又继续和武军辉说话。

汗!

这会子她却哪里认识我?

好在叫的是“二姐”没叫名字,不然真的不知该如何收场。当下我未曾有进一步的动作,默默转身进了售票处。武军辉和夏晓琳最终也没进来买票。

这次意外的邂逅,在我心里激起了巨大的波澜。哎呀,穿越回来六年了。如今身家几百万,成了向阳县“第一衙内”竟然愣是没想到去夏晓晴家里看一看,真是不应该啊!

夏晓晴家里是农村地,条件不是太好。上辈子十几年夫妻感情,虽然不免碰碰磕磕,结发情在。我早该去帮一把的了。至于名义,总是能想出来的。

脑袋里乱殃殃的。

“哎。你到底买不买票?”售票窗口里的工作人员挺不耐烦的问话将我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啊……哦哦,买两张……不三张六点十分的票,两张要靠在一起地,另外一张隔远一点……”这是为苏建中留了个位置。

梁巧实在过于漂亮,围绕着她发生了许多事情,我可不想看个电影又再和人干架。虽说现在硬气功也练到了单手开砖的地步,算是略有所成。毕竟气力未固。真个干起架来,有苏建中这个壮实地退伍军人在,总是多了几分保障。

“怎么那么麻烦?票都是连在一起的,不能分开卖。”售票员更加不悦了。

眼下电影院还是很牛的单位,旱涝保收,这个售票员和所有吃皇粮的国家工作人员一样,“见人大三极”哪会将我这个半大小子放在眼里。

那就包场好了。所有票我都买了。

我心情不是很好,这句话差点脱口而出。所幸还是忍住了——做人要低调!打江山的时候高调一点没啥,那是树立威信必要的手段,如今都已经“衙内第一”了,就没必要过分显摆。

“珊珊姐姐,是我啊。你不认识了?”我甜甜冲她一笑,叫出了她的名字。

上辈子一个筒子楼里呆了十来年,焉能不知道她姓甚名谁?

“你是?”圆圆脸地珊珊有些讶异地问。

“好啦,我不同你说了,赶时间呢,麻烦你,三张票,两张在一起,另外一张隔几排好不?”我才不想为了买个电影票暴露本衙内的身份,那还不惹得电影院的工作人员到时全来围观啊?以老爸现在的身份地位。想拍马屁的人多了去了。够不着柳书记。够上柳衙内也聊胜于无。

那这个电影也就不用看了,天知道他们会把什么话传到老爸耳朵里去?

这声甜腻腻的“姗姗姐姐”果然魅力非凡。圆脸胖姑娘虽然一时半会记不起我是“谁家亲戚”本着“姑妄信之”的态度,按照我的要求撕了三张票。

“谢谢姗姗姐姐。”临了,我还是不忘礼貌。

三伏天,晚上六点钟地时候,其实天还是大亮的。我索性摆一回阔气,叫苏建中开着车子去了电影院。下了车,掏钱买了三个牛奶雪糕,一人一个。

苏建中这人是信得过的,从不胡乱打听,也不胡乱说话,倒不用担心他乱嚼舌头。再说他一个外地人,想嚼舌头也找不到听众。正因为他有这些优良的品质,我才给他的工资一加再加,宾主甚为相得。

我和梁巧手拉着手,走进电影院。

巧儿的艳丽自然是引来许多惊诧和“色色”地目光,好在电影不久就开映了,电影院里骤然黯淡下来,那些“色色”的眼神也便消失不见。

如同我那点极其模糊的印象一致,《喜盈门》讲述的就是一个山村变化的故事,不可避免的带着时代鲜明的“教育”特色,对我自然没有任何吸引力。梁巧倒是看得津津有味,雪糕吃完了,就吃零食,什么酱牛肉、炒花生之类,不一而足,带了一大堆。

见巧儿专注地盯着银幕,时常举着一片酱牛肉放在嘴边忘了吃,我便怜爱陡生,拿过装零食的油纸袋,捏着酱牛肉一片一片递到她嘴里,巧儿扭头嫣然一笑,满是被宠爱的欢喜之色。

“当心,别吃成大胖妞,就不好看了!”我轻轻笑着调侃道。

巧儿老实得紧,果然立即住嘴不吃。

我忍不住有些好笑,又递了一片牛肉过去。

“哄你玩的呢。放心吃吧,你怎么吃都不会胖地。”这话倒不是故意肉麻,貌似巧儿这种天生尤物,尘世间许多规则好像都不大适用。若是如同本衙内一般地俗物,日日暴饮暴食,如不坚持锻炼,铁定胖得一塌糊涂。不堪入目。

巧儿展颜一笑,轻启皓齿。将牛肉吃了,然后轻轻在我手背上吻了一下。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却又引得我心里一阵颤栗,灵魂神识飞越了时空,回到了不知是过去还是未来地前世。

记得我和夏晓晴情浓之时,她也时常做这种爱意盈盈的小动作啊!

一场电影看完,苏建中送我们回到面包屋。我拉起梁巧的手用力捏了一捏,笑着道别。梁巧心满意足,笑颜如花。

我谢绝了苏建中送我回县委大院的好意,慢慢走回青山岭。

一路上,脑袋里总是乱糟糟地,心神不宁。

怎么找理由去前世岳父家看看,成了我的一块心病。直截了当找上门去叫“岳父岳母”无疑相当疯狂!想来想去,还是叫程新建帮忙查一下夏晓晴家现时地情况再说。

对前世岳家的情形。我自然是非常了解的,不过一九八二年是个什么样子,却不大清楚。

“程哥,你给我查一个人……嗯,是台山镇林下大队的社员,叫夏志高。你查查他家的情况。”

“这人怎么啦?犯了什么事?得罪你了?”程新建一连三个问号。

“我呸!”我顿时板下脸来。

前世的岳父岳母对我着实不错。怎么程新建这小子一听我要调查谁的情况。就以为我又要出“幺蛾子”了呢?本衙内真是这么“阴险歹毒”

“你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去查吧。嗯……越详细越好,但是千万别惊动许多人啊,更加不要惊吓人家……偷偷地进村,打枪的不要,呵呵!”程新建搔了搔头,觉得俊少也忒古怪了,这叫什么事啊?没头没脑的。不过好在这任务并不困难。

“行,你大少怎么吩咐,我就怎么办好了。你过两天来听信吧。”我笑了:“这还差不多。走。中午喝两杯去。叫上孙猴子。去胖大海那里。”程新建立即眉花眼笑。

胖大海接手“为民饭店”后,将名字改了。改成“秋水饭店”这么个让黑子和胖大海挠破了脑袋,百思不得其解的名字,自然是本衙内起的,典出《滕王阁序》——“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对于为饭店取这么文绉绉的一个名字,只有江友信点头赞赏,黑子这般粗坯一个个“敢怒不敢言”照黑子意思,就叫“兴旺饭店”岂不是好?即响亮又口彩极佳。

这人只顾着口彩,浑没想到这名字与柳家山生产的饲料重名了。

既然涉足了饭店业,就要做长远打算,今后这饭店说不定能成长为“五星级”的顶级大酒店呢,无论如何,我总觉得秋水大酒店比兴旺大酒店好听。

纯属个人爱好,有意见也没用。

要说这个“秋水饭店”重装开业之后,气派非凡,一举盖过了人民饭店,生意也是红火异常。这倒不仅仅是因为装修豪华(八二年标准)也不仅仅由于本衙内交游广阔,事实上,除了我地几个心腹死党,没几个人知道这饭店的幕后老板就是柳书记的公子。

前不久孟马两位衙内倒在了这个饭店上,引起轩然大波,我焉能再如此招摇?

关键是服务方式和服务态度的转变。

比如服务方式,取消了流行多年的“先付钱后上菜”的规则,改为“先吃饭后付账”这个转变看似寻常,实则充分体现了“顾客就是上帝”地精髓。先付钱后上菜,无论如何都有“店大欺客”的嫌疑。客人往店里一坐,操起菜单点菜,酒足饭饱之余一声“结账”何等的威风显摆?

随着改革开放,向阳县的经济突飞猛进,有钱人渐渐多了起来,暴发户的心态也渐渐凸显。这个转变,正是迎合了市场的需要,自然受到热捧。

至于服务员的态度,点菜上菜的技巧,比之后世的星级酒店,自然还大有不如,但在时下的向阳县乃至宝州地区,都是独一无二地。许多回头客就是冲着服务员地笑脸来的。

别看这小小地改变,着实凝聚了本衙内不少的心血——改变观念有时是真难!

因为不方便亲自出面,我专门写了一个厨师服务员训练大纲,叫胖大海在服务员里挑出一个上过高中,脑瓜子灵泛的女孩,先理解领悟透彻了,再让她担任老师,统一进行培训。为了检测培训效果,本衙内几乎隔一天就去吃个饭,将不足之处一一记录在案,再写成书面材料交给胖大海。又立起“奖罚制度”花了无数的“冤枉钱”死了无数的脑细胞,才总算是取得了一点点成绩。

这不,我们一行数人刚上到二楼,立即便有身着红色制服的服务员为我们拉开玻璃门,彬彬有礼地说了声“欢迎光临”然后再指引我们上到三楼的包厢。

胖大海听说俊少到了,立即屁颠屁颠跑到包厢里,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来,随口吩咐服务员上酒上菜,都不用看我们一眼的。

这小子,仗着对我们几个的习惯知之甚稔,竟然“喧宾夺主”了,至于酒菜上来之后,他自然也是大模大样占了个位置,公然打本衙内的“土豪”眼皮子都不晃动一星半点,好似一切都理所当然。

“俊少,我跟你说,前两天唐县长亲自来我们店里吃饭呢……”胖大海笑眯眯地报喜。

“哦?这倒是新鲜事。他请的什么人?”对唐海天的事情,我还是挺关注的。

“请的什么人就不清楚了,好像是私人朋友,不大像场面上的人。”我点点头。

若果是场面上的人,唐海天首选还得是一招待所。不过他能想起来“秋水饭店”品尝一下手艺,除了身为县长关注县里的新鲜事物之外,也从一个侧面证明,如今“秋水饭店”已是名声在外。

“干得不错。”我拍拍胖大海的肩膀,这小子便笑得嘴都咧了。

……

不久之后,程新建回报了调查结果。

“你说什么?他只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这不可能!”我几乎是叫喊起来。随着年岁渐长,本衙内是越来越沉稳老练了,鲜少有如此失态的时候。

见我吃惊,程新建更加吃惊。

“什么不可能,他明明就是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嘛,大女儿叫夏晓芳,二女儿叫夏晓琳,儿子最小,叫夏明礼。”

“不对,他应该还有一个小女儿叫夏晓晴!比夏明礼小,排行第四!”这个变故实在太惊人,我也顾不得许多了。

程新建皱起眉头,觉得俊少越来越胡搅蛮缠了。当下也懒得和我多说,将派出所的户籍登记本扔了过来,那上面写得明明白白,夏志高只有三个子女,夏晓晴,也就是我前世的妻子,消失不见了!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83章 巧儿的生日 下一章:第185章 借花献佛

热门: 暗杀大师:寻找伦勃朗 藏地密码1战獒传说 夜天子 你有罪:诡案现场鉴证1 知更鸟女孩 月亮星星 官道无疆 七宗罪5:恶魔仆人 向死而生 哑舍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