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严家有女初长成

上一章:第181章 官场潜规则 下一章:第183章 巧儿的生日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严菲穿着白衬衣,蓝色背带裙,还是梳着两条小辫子,辫梢上系着两个粉红的蝴蝶结,额前飘着一绺刘海,脸色酡红,已经开始发育的胸部因为意外之喜而不住起伏,小模样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本衙内需要竭尽全力才能忍住不去亲亲她的小脸。

我若是真有四十岁的外貌,这么做倒也无可厚非,长辈疼爱晚辈也在情理之中。问题是我不过十三岁的生理年龄,大庭广众之下敢干出这种“勾当”来,问题不是一般的严重。

便是什么也不做,已经有人出来干涉了。

严菲的那个班主任老师,约莫三十五六岁的瘦高男子,架一副金丝眼镜,从教室里出来,满腹疑窦地瞧瞧严菲,再瞧瞧我,一张脸拉得老长。

“你是谁?哪个班级的?高一还是高二的?”这位班主任老师果然够“口水”连珠般问了好几个问题。

高一还是高二?呵呵,莫非本衙内真的已如此“成熟”这可是个好事情。虽说年纪小些,有时能占些便宜,大多数时候还是很讨厌的。

严菲见了老师,还是有些害怕,连忙从我双手间挣脱出来,脸更红了。

“李老师,他,他不是我们学校的……是,是柳叔叔的小孩……”

“柳叔叔?哪个柳叔叔?你家亲戚?”李老师的神色一点不见好转,听说我不是本校地。反倒更多了几分狐疑之色。这也难怪,刚才我和严菲的神态也太过亲密了些,不能不引发别人许多遐想。须知严菲乃是市委书记的女儿,宝州一中绝对的“重点保护对象”若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搞出什么“早恋”的“绯闻”来,宝州一中从校长到老师,一个个吃不了兜着走!况且严菲如此漂亮可爱。是个男人都喜欢得不得了。李老师虽是老师,见严菲和我如此亲密。心里头不可避免要涌现出一股莫名其妙的“醋意”这就怪不得他瞧我地眼神简直就和瞧着一个“采花大盗”差不多了!

我笑了笑,微微弯了弯腰,带着几分恭敬说道:“李老师好,我叫柳俊,我爸爸是向阳县县委书记柳晋才,和严伯伯是老同事!”严玉成和柳晋才关系那叫一个铁,随着严玉成调任宝州市。这层关系不要说尽人皆知,作为严菲的班主任,李老师却是听说过地,顿时脸上就堆起了笑容。

“哦,原来是柳书记的小孩……你随你爸爸来宝州市的吗?”见识了他“口水”的程度,我料知此人必定八卦。不过那也没关系,本衙内正要借他的嘴巴宣示“主权”呢。叫大家都知道严书记的女儿和柳书记的小子关系亲密,也不是什么坏事。现在大家都还小。但过得两年就半大不小了。上了高中,男女学生之间就有不少“情窦初开”地实例了。预先打个“防疫针”也好。

刹那间想明白这其中关窍,我脸上笑意更加灿烂。

“是啊,李老师,我爸爸找严伯伯说话,我闲着无聊。就跑来找菲菲玩了。我们在向阳一中是同班同学。”交代完这句场面话,便不用再搭理他了,我转向严菲道:“菲菲,我们去找解阿姨吧,也快下班了。”严菲连连点头,朝李老师挥挥手:“李老师再见。”

“哦哦,再见……”刚一下了楼梯口拐过弯,严菲白玉般的小手便伸了过来,紧紧扣住了我的手。

汗!

这小丫头还真是一点不注意场合。

我偷眼一瞥楼梯上的李老师,果然见他神色古怪。

“小俊。你的手怎么那么粗啊?”严菲没心没肺地问道。直往我“伤口上撒盐”试想有哪个“衙内”如同我这般有一双“老农民手”的?

“练硬气功练的。每天劈红砖!”说着,我抬起左手看了看,这只手略微好一点,不过好得也很有限。练硬气功是不能单练一只手的。

严菲眼里就露出同情地神色,不过讲的话倒是很“马屁”

“你呀,已经这么厉害了,还要练那么多……硬气功做什么?”

“强身健体啊。再说,以后碰到小混混欺负你,我一掌就劈断他的骨头。”我举起手来做了个虚劈的手势,却也虎虎生风,呵呵!

严菲咯咯地笑,很受用的样子。

“菲菲,还没有交到说得来的好朋友啊?”

“嗯……还没有……”严菲地情绪有些低落,撅着嘴巴说道。

“没有就没有,往后我经常来看你就是了。”听说人家没朋友,我心里不但不同情,反倒生出些许得意。足见鄙人内心阴暗,格调不高!

严菲立马高兴起来,紧了紧拉着我的手,甜甜一笑,说道:“说话算数,不许赖皮哦?”

“不赖不赖。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绝不赖账!”

“至少每个星期来看我一次!拉钩!”严菲得寸进尺,伸出青葱般的小手指,在我面前一阵猛钩,晃得人眼睛都花了。纵算本衙内尚有点犹豫,见了这般神情,推脱的话哪里说得出来?当下也微笑着伸出手指,和她拉钩。

出了楼梯口,严菲放开了我的手。

我微微笑了。看来榆木脑袋也开了窍,小姑娘总算知道了点男女之防。若是多让几个人瞧见我们如此亲热,只怕不用一天。严书记女儿的“绯闻”便会传遍宝州一中。

无论哪个单位地工会主席,基本上都不大有正经事情干。解英这位“宝州市第一夫人”尤其如此。试想她不主动要求干点活,又有谁会安排任务给她?我们过去的时候,却是悠闲地端着茶杯,和办公室的两位同事聊得热火朝天。那两位同事,年岁与解英差不多,衣着打扮挺时髦。估计亦是出身官宦人家,在解英面前也不是特别怯场。想想也是。能在这么清闲单位呆着,基本上光拿钱不干活的,岂能是“革命群众”嗯,其实这才是我想象中地“官太太”生活,老妈身为县公安局副教导员,手里头指挥数十人枪,威风倒是威风。就是太累了些。好在大姐去了大宁市上大学,二姐三姐也能照顾自己,至于本衙内,更是不劳她老人家费心,这才勉强撑持得下。看来老爸这官要是再升上去地话,若不给老妈换个单位,就得请保姆了。

以我现在的身家,请百八十个保姆不在话下。怕地是众口铄金。人言可畏。

有钱不能由着花,这事真他妈的讨厌!

“解阿姨!”我站在工会办公室门口笑眯眯地叫了一声。严菲顽皮,躲在门旁边不肯露面。

“啊呀,小俊啊……”瞧这架势,解英见到我的开心程度一点不亚于严菲,赶忙着站起来向我招手。

“菲菲呢?怎么还不放学?”她自然不知道我已经去教室“腻歪”她女儿好一阵了。

“我在这呢!”严菲忍不住。马上跳了出来。

“这孩子,也学会顽皮了,吓我一跳。”瞧着漂亮可爱得一塌糊涂地女儿,解英眉角眼梢全是笑意。

“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哈,这是向阳县委书记柳晋才同志的小孩,叫柳俊,是菲菲的同学。”解英乐呵呵的,献宝似的将我介绍给她的两位同事。

本衙内乃是“讲文明守礼貌”的新时代好青年,自然鞠躬如也。一迭声请安问好。乐得那两位“官太太”笑眯眯地,赞不绝口。扎扎实实为解英挣了回面子。其中一位。更是八卦,左右打量一下,笑着打趣:“解主席,这个小俊是你家未来的姑爷吧?”另一个立即接着八卦:“就是啊,这么高大帅气,和菲菲正般配……”好在本衙内脸皮甚是厚实,这类玩笑听惯了的,也不以为意。严菲在外人面前尚有些面嫩,羞红了脸往解英身后躲。

下了班,我和严菲跟在解英身后下楼。

“小俊啊,你爸爸妈妈来了没?”

“没有,就是我来看严伯伯和你……”解英笑道:“这话有点口不对心啊,你怕是专程来看菲菲的吧?到了学校,先不来找我,直接找到教室去了。”唉,这个解阿姨,貌似你家宝贝闺女还小着,不是真的这么急就要拴在我身上吧?

我搔搔头,笑道:“我也来看菲菲啊,我们是好朋友么。”严菲就抿着嘴笑个不停。

“小俊啊,今晚在阿姨这里吃晚饭吧,阿姨先去肉食品公司门市部买点菜。”

“不用了,解阿姨,这都什么时候了,肉食品公司门市部哪还有新鲜菜买?放心,我都带过来了。”

“你带过来了?”解英有些好奇。

“是啊,喏,就在前面吉普车上。”我边说边朝车里的苏建中招招手,苏建中就发动车子缓缓靠了过来。

“呀,小俊啊,你私自动用公家的车子,你爸爸不说你?”解英可是了解老爸的性子,和严玉成一样,最反对占公家地便宜。

我笑道:“解阿姨,这可不是公家的车子,是柳家山物流公司的,我借来用一下。纯粹朋友关系,不占公家半分便宜。”解英性子大大咧咧的,又不是正经管事地领导干部。也就这么一问,我随口敷衍了过去。

“天气热起来了,带的都是干货……菲菲,咱今晚上吃风鸡好不?”

“好啊好啊,风鸡我最喜欢了。”严菲拍着小手笑道。

她喜欢吃什么地习惯,隔壁邻居多年,我焉能不一清二楚。这么说正是投其所好。上辈子看过一本网络小说。里面有一句话,叫作“女人就是要哄的”瞧来一点没错。

一只风鸡。一句话便能逗得小菲菲如此开心,何乐不为?

其实此番我带来的东西,又岂是一只风鸡了得?如同过年时节去看望周先生一般,举凡干鱼干牛肉干菌子之类,载来满满两大筐子。严玉成三口之家,足够吃一两个月的。觑准严玉成未曾下班之前,将家伙通通卸到储物室里。谅严大书记再明察秋毫,也不会无缘无故跑到储物室去查探虚实。果然东西卸完没多久,司机就送严玉成回来了。

“无案牍之劳形”按时上下班,看来严玉成这个良好习惯从未改变过。

我正坐在别墅外的石凳上给菲菲讲《聊斋》里头地故事,听到喇叭响连忙站起身来,迎接“岳父大人”严玉成见到我,先是露出一丝笑意。随即板起脸,“哼”了一声。这前面的笑意,乃是不经意间流露出内心地真实想法,后头这一声“哼”嘛,则是摆书记架子了。总不能前不久还在电话里教训过我一通,现下一见。马上眉花眼笑,那也太没有“官威”了。

我暗暗好笑,脸上却装出诚惶诚恐的样子,很是小心翼翼。

谁知严菲不干了,马上跳了出来打抱不平。

“爸,你怎么啦?小俊招你惹你了?”如果说这个世上尚有一人是严玉成奈何不得的,那么非严菲莫属。小女儿这一生气,严玉成立马转了笑脸,乐呵呵地道:“菲菲,今天很漂亮呢。”严菲不卖帐。赏了老子两个白眼球。扭过头去。

严玉成只有苦笑。

我正在得意,不妨严书记喝道:“臭小子。你笑什么?还不进来跟老子说话!”郁闷!

在心里偷笑他也能看得出来?莫非如后世YY小说里头所写地,严书记身怀异术超能力?当下不敢异议,拉了拉严菲地小手,跟了进去。

“臭小子,把你的善后处理说来我听听。”严玉成大模大样往沙发里一坐,喝问道。

我在他对面沙发上坐下,也摆出一副大马金刀地样子,清了清嗓子做了汇报。解英在厨房里忙活,严菲乖巧,倒了茶水上来。

难得女儿伺候,严玉成摸了摸严菲地脑袋,那脸无论如何也是板不下去的了。严菲嘻嘻一笑,挨着我坐了下来。

“嗯,这事就算过去了,往后不可如此鲁莽。”我自然点头不迭。

又扯了些闲话,解英端上饭菜来,一道风鸡,一道剁辣椒炒干牛肉,吃得严玉成父女眉花眼笑。严菲历来只吃一碗饭的,这回也破例多添了半碗。

“小俊啊,你来有什么事吗?”吃过饭,解英收拾完桌子,摆上茶水点心,这才问起正事。

“解阿姨,确实有个事要你帮忙呢。”

“要我帮忙?”解英有些奇怪。我们爷俩登门的话,从来都是找严玉成“嘀咕”大事,曾几何时要她帮忙过?

“是啊,我七伯,嗯,柳家山的族房,他有个女儿叫小青,十八岁了,初中毕业之后做了几年事,现在想重新去读书,学会计。咱们宝州市不是有个财会中专吗,你看能不能帮忙让她去读个会计专业……当然,全自费都行,钱不是问题。”解英虽然是在一中上班,毕竟都是教育系统的,而且她头顶“第一夫人”的大帽子,财会中专那里,焉能不卖她个面子?

“这是好事啊!”解英尚未回答,严玉成便接过了话头。这一点他倒和老爸一样,喜欢读书人。

“这个事情,不用麻烦你解阿姨了,我给你去打个招呼。过两天,你打个电话来问讯就是了。”呵呵,有严玉成亲自出马,小青姐的事情算是板上钉钉了。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81章 官场潜规则 下一章:第183章 巧儿的生日

热门: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 鬓边不是海棠红 我的迷弟遍布宇宙 死亡万花筒 人外魔境 御天神帝 开个诊所来修仙 你懂我的意思吧 鬼喘气大结局 博物馆行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