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小青姐的愿望

上一章:第179章 善后处理 下一章:第181章 官场潜规则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小青姐,什么事啊?”我镇定了一下心神,有些不安地道。声音干涩,连我自己都觉得难听。

“小俊,我,我不想在物流公司做事了……”小青姐没察觉我的不安,绞着手头的钢笔,似乎比我还要紧张。

我先是轻轻舒了口气,随即一惊:“为什么?不是做得好好的?是嫌工资低吗?”汗!

不愧是上辈子在资本家手头打了十几年工的,一听说“辞工”马上就想到待遇问题。

“不是不是,工资够高了……我……我……”小青姐额头冒出了细细的汗珠,想要走近一些,似乎又很犹豫。小青姐比我大了五岁有余,今年该是十八岁了,已然长成标准的大姑娘,唇红齿白,身材窈窕,薄薄的毛衫下,双峰高耸,实在也是个很耐看的漂亮女孩子。

奈何她是姓柳!

见此情形,我不觉大为心疼。

我这人吧,上辈子草根,没啥女人缘,对漂亮女孩子的“免疫能力”超低,基本上等于零。小青姐楚楚可怜的神态,对我的心理防线造成了巨大的“威胁”

“小青姐,别急,慢慢说……”我额头上也冒汗了,喉咙越发干得厉害。

“小俊,我,我想离开柳家山……”

“什么?”我大吃一惊。

“这是怎么说的?”

“我想要去读书,学会计。你……你帮我想想办法……”原来如此。

我顿时长长舒了口气,笑了起来。

“想去读书学会计是好事啊,我坚决支持,举双手赞成!”

“真地?你答应了?”

“那当然,我绝对想一切办法,帮你把这事办成了。”我几乎想都没想,就拍起了胸脯。“砰砰”作响。

唉,跟孙有道在一起时间长了。也染上了这个喜欢乱拍胸脯的毛病。好在本衙内远比孙猴子结实,倒还经得起拍打!

“真的?”小青姐立即开心起来。

我笑道:“放心好了,我骗你干嘛?”小青姐抿嘴一笑,也堪称风情款款!

没来由的我心里又是一阵猛跳。

奶奶的,这可有点不大争气啊!

“哎,你怎么忽然想起要去读书学会计呢?”我笑着问。

小青姐的脸色又阴沉起来,伸手捋了一下额前的刘海。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还不是我妈,老给我介绍对象……我烦都烦死了……”

“介绍对象好啊,你这么漂亮,求亲说媒地一定每天都是川流不息吧?”我笑着调侃。

“你……不跟你说了……”小青姐赏给我老大两个卫生丸子,有点气恼地扭过头去。

我不觉大为尴尬。事情明摆着,人人都可以跟她开这个玩笑,唯独我不能这么说。

“小青。你在不?”楼下响起七娘的叫唤声。

小青姐脸上浮起极为厌恶地神情,轻轻一跺脚,气道:“又来了!”我大奇:“什么又来了?好像是七娘的声音啊……”心说这丫头怎么连老妈也恨上了。

“就是她嘛,肯定又带了什么媒人过来了!”我拍了拍额头。奶奶的,怎么变得这般迟钝了?七娘这时候跑来,八成又是为了给小青姐介绍对象。想想也难怪。十八岁的大姑娘,在农村再不处对象,要招人笑话了。

“小青,在不?”楼梯声响过,七娘喜气洋洋的声音已到了门外。

“小青……哎呀,小俊也在呢……”七娘没想到在办公室看见我,吃惊之余有些尴尬,以为打扰了我们谈“公事”

“七娘好。”我笑着点头,斜眼一乜她身后,跟着两个人。一个四五十岁的女子。颧骨高耸,嘴唇薄薄。面善得紧。仔细一想,这人不正是几年前在医院里要将梁巧卖给老光棍的媒婆桂花嫂吗?嘿嘿,她倒也与时俱进,“红娘生意”越做越大,居然跑到柳家山来了。

自然,时隔多年,我早已不复当年九岁小屁孩地模样,桂花嫂却未曾认出我来。只是盯着小青姐看个不停,嘴里“啧啧”有声。

桂花嫂身后,跟着一个二十二三岁的青年男子,却也高大帅气,衣着打扮很考究,褐色夹克衫,黑色长裤,黑皮鞋,衬得整个人蛮精神的。瞧那镇定的架势,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

莫非这就是桂花嫂要介绍给小青姐的对象,嗯,很是可以呢,看来桂花嫂做媒的水平也长进不少啊。得便给敲敲边鼓。

“小青啊,桂花嫂给你带来个朋友……”呵呵,七娘的水平也大有提高啊,不说“对象”说“朋友”

“什么朋友啊?不见不见,我忙着呢……妈,你也是地,老是在上班的时候来谈这些事……”小青姐可一点都不假辞色,当即在办公桌后坐下来,搬出一堆账本子,开始记账,正眼都不瞧一下那个男的,至于桂花嫂,那更是直接无视了。

许是这种情况见得多了,七娘也不恼,笑眯眯地道:“小青呀,小严可是在渡头镇革委会上班的呢,国家工作人员啊……”

革命委员会刚更名为人民政府不久。七娘这种老派人还是习惯叫革委会。

小严?嗯,还是严玉成地老乡呢。和红旗公社姓柳的特多一样,“严”乃是渡头镇第一大姓。镇政府上班,那算得很不错地了。

“妈,是不是我在家里白吃白喝了,你要赶紧把我推出去?”小青姐“啪”地合上账本,将七娘吓了一跳。脸上有点挂不住,碍着众人脸面不好发作。只得讪笑道:“死丫头,胡说什么……”

“哎哟,小青啊,我跟你说……”桂花嫂哈哈笑着,准备鼓动如簧之舌了。

“你不用说了。”小青伸手止住她,一副横眉冷对的样子。

“妈,我正要告诉你。我要出去读书了。”

“啥?”七娘一时回不过神来。

“我说,我要离开柳家山到外边去读书,去学会计!”小青姐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拿眼睛瞟了那位严姓干部一眼,那意思明摆着,您就死了这心吧!严姓后生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

“哈呀,你个死丫头。你都离开课堂多少年了,还去读什么书?你这不是……”

“我跟你说不着,我跟爸爸说去!”小青姐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哈呀,这……这都什么事啊?”七娘一拍巴掌,急毛急火跟着追了出去。到了门口才想起要和我打个招呼,朝我挤出一丝笑意……

桂花嫂和严姓后生面面相觑,也跟了出去。

我摇了摇头。这毕竟是七伯的家事,咱就不掺和了,还是去和五伯说几句话,扯一下企业发展的事情罢。小青姐想要去读书的念头,倒让我有了些新想法。

来到柳家山大队部,五伯正坐在宽敞亮堂地办公室里看账本。听从了我的建议,五伯在这个大队部花了大本钱,全新地三层钢筋水泥房子。里里外外石灰刷得雪白。五伯这个大队支书。柳家山企业管理委员会主任,着实抖了起来。占了大大一间办公室,不但办公桌椅、报纸架一应俱全,还配上了木沙发和茶几,比之老爸那县委书记的办公室,也不遑多让。

“呵呵,五伯,如今真是阔气起来了。”我一走进五伯办公室,便调侃道。

“小俊啊,你来了?”五伯摘下老花镜,笑嘻嘻地道。

如今五伯日子确实过得惬意,累是累点,可是威风啊。不要说柳家山临近几个大队,就是在整个红旗公社,那也是跺一脚地动山摇的狠角!公社书记周冠雄都要让他三分。前些日子,《宝州日报》专程下来两名记者,给五伯和柳家山地企业做了一个专访呢。

短短几年时间,偌大变化,五伯夜间做梦也会笑醒!柳家宗族多少代人振兴族房地梦想,在五伯手头终于成了事实。他柳晋文的名字,将来注定要在柳家族谱上大书特书上浓墨重彩地一笔啊!

但是我却心头有些沉重。

不为别地,就为那副老花镜——五伯老了!

当年那个“霹雳火”似的五伯,现今也要戴上老花镜才能看清楚账本子了。

“五伯,我们自己建个学校吧。”我在五伯对面坐下来。

“建个学校?咱大队不是有个小学吗?”五伯边起身给我倒茶水边问道。这可是很了不得的荣耀了,五伯很少亲自给客人倒茶的,更何况还是他一个未成年的本家侄儿。

我慌忙站起身来,自己去拿开水瓶。

“五伯,这可使不得,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嘿嘿,没事,你五伯还没老……”呵呵,这可真叫老当益壮。

“五伯,我说的不是小学。我说的是技工学校……嗯,中学也可以自己建……高中不行,初中应该可以。”

“技工学校?”五伯眼睛眯缝起来。

“嗯,这个主意不错呢。小俊。我们现在场面搞得这么大,光靠附近几个大队,工人不够用。”光是凑人数不难,但懂技术的熟练工人就不好找了。

“是啊,仅仅靠师傅带徒弟这种模式培养熟练地技术工人,太落后了。而且我们这里的师父,又都有坏毛病。喜欢留一手。留来留去,教的徒弟那是一代不如一代。”其实这不是向阳县都有的坏习气。全国似乎都有这个毛病。上辈子我在台资厂打工的时候,自己可不也有这“恶习”生怕“教会徒弟打师父”涉及到师傅们的饭碗和待遇问题,光靠做思想工作收效甚微。关键还是要靠制度和好地模式。后世各种职业技术学校,那是犹如雨后春笋一般,遍地开花。那也是因为有市场需求。

“行,我看这个办法行得通。反正现在大队有钱。我们说干就干!”五伯一拍桌子,说道。

我笑起来。五伯这般财大气粗,还真有点暴发户地样子。

“五伯,要建学校就要搞得像模像样。”

“那还要你说。全新的,新房子新教室新机器……什么都是新地,就是师父要老的,呵呵……”

“五伯啊,这个学校。要对外招生,不要局限在柳家山和红旗公社,近亲繁殖啊,品种不好!”五伯不理我这个“近亲繁殖”的古怪名词,问道:“为什么?这是我们自己办的学校,为什么要对外招生。让人家把技术都学跑了!”

“五伯,你这个也是师父一样的毛病,不想把绝招掏出来教给别人。这个学校必须要独立核算,自负盈亏。不能办成子弟学校。不然的话,迟早办不下去。”五伯瞪起眼睛,很是不服。

我笑着继续做说服工作:“五伯,工厂要发展壮大,靠的是技术革新,保守是行不通地。不过我们可以给个优惠政策,凡是技术学校成绩优异地学生。可以优先安排在我们的工厂上班。对技术学校地老师。也要搞奖励制度,谁教的学生技术最好。数量最多,谁拿的工资奖金就高。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藏私了。”五伯仔细想了想,说道:“听起来是这个理。”我微微一笑,喝了口茶,不再说话。

五伯这人我可是太知道了,只要他认了这个道理,铁定会照此办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小俊啊,你在这里呢……哦,五哥……”正说着,七伯自外头急匆匆跑进来,满头汗水。

我“呼”地站了起来,紧张地问道:“七伯,出了什么事?”刚才小青姐怒气冲冲跑了出去,我还真是很担心呢。

我的紧张倒将七伯吓了一跳,定定神,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就是小青说要去读书学会计,还说是你安排的……”原来是这个。我暗暗松了口气。料必小青姐招架不住七伯和七娘地轮番“轰炸”没奈何,只得将本衙内推了出来抵挡一番。

“老七,小青想去读书是好事啊,我这正和小俊商量办技术学校的事情呢。”没等我说话,五伯已经先开了口。

“好事是好事,就是……”面对五伯这个一贯强势的支书兼族长和我这个“大老板”本家侄子,七伯不自禁的有些畏手畏脚,说话也不利索了。

“就是什么?老七,你也不要一天到晚张罗着给小青介绍对象。小青今年是十八岁吧?也不大嘛,过两年再找婆家也不迟。以你柳晋平如今的家庭环境,难道还怕女儿嫁不出去?”五伯虎着脸就是一顿训斥。

我不禁偷着直乐,难为五伯竟然有如此开明的思想,看来一个人地位不同了,看问题地眼光也会大不一样呢。

改革开放,最主要的还是改变了人们的思想和观念啊!

七伯顿时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我瞥见门外红影一闪,鼻端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敢情是小青姐在门外偷听来着。听了五伯这段话,估计她悬着的心也就落下去了。

只是本衙内的心,却又没来由的悬了起来。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79章 善后处理 下一章:第181章 官场潜规则

热门: 我不是你的冤家 凶鸟·忌讳之物 人生若只初相见 神纹道 开个诊所来修仙 前夫售价三百块 天谴之心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怎么追男孩子 邪妃来袭,帝君的蛮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