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要变天了

上一章:第169章 两个笨衙内 下一章:第171章 五伯要告状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动议没有经过书记办公会讨论,孟宇翰直接在常委会上提出来的,有突然袭击的意思。

“同志们,这次红旗公社磨石大队与牛山大队因为争抢水源,发生大规模的械斗事件,造成十几名社员群众不同程度受伤,其中三人伤势严重……这个事情影响很不好啊……首先,我这个县委书记要检讨啊……”孟宇翰语气很沉重。

柳系几名铁杆常委便是一惊。唐海天握茶杯的手指僵硬了一下。一直低头在看笔记本的吴秋阳抬头望了孟宇翰一眼,目光有点冷。

孟宇翰视而不见,继续发表沉重的感慨。

“身为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要时时刻刻将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放在第一位……主席曾经教导我们,领导干部就是人民群众的勤务员嘛……这次械斗事件,红旗公社的领导班子是有责任的……事先没有将工作做到位嘛……我看,对红旗公社的主要负责人,应该追究领导责任……”说到这里,孟宇翰听了下来,端起茶杯喝水,目光在常委们的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停留在马智宽的脸上。

马智宽板着脸,冷冷道:“我支持孟书记的意见,对于忽视人民群众利益的党员干部,应该追究责任。”唐海天握茶杯的手紧了一紧,冷冷地望向马智宽。

马智宽微微扭头。不和唐海天目光相接。

“呵呵,马主任很坚持原则啊,身为党地领导干部,就是应该不讲情面,坚持原则……同志们都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吧!”孟宇翰微笑着,露出了“菩萨”嘴脸。

“我不同意。”吴秋阳平静地道。

“虽然磨石大队和牛山大队的事情,是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和影响。但是这个事情也是情有可原。我们县里,以往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嘛。情况比这个更严重的也不是没有。江友信同志刚刚担任红旗公社党委书记不过半年时间,还在熟悉情况。据我了解,这个同志工作作风还是很踏实的,不浮夸不急躁,红旗公社地各项工作也开展得有声有色……”吴秋阳在县委常委中排名第六,位列魏玉华之后,仅仅比新进的李承彦和吕振排名高一点。至于余霄汉,基本就是个“举手”常委。照说代理县革委主任地马智宽发言之后,不是唐海天就该是魏玉华表态,然后才轮到他。没想到他主动发言,而且一改往日沉默寡言的习惯,长篇大论起来。

“吴秋阳同志,谁也没有否定江友信同志的工作态度嘛。现在我们就事论事,讨论的是关于红旗公社的群众械斗事件的处理。别的情况,就暂时不在这里介绍了。”孟宇翰很不礼貌地打断了吴秋阳地发言。

“看问题不能孤立地看,对一个干部,也不能单单凭一件事来判断优劣吧?”吴秋阳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

孟宇翰脸色就是一沉,不吭声。

“功是功过是过,有功该赏。有过便罚。功不抵过,这是我们党的一贯方针。”马智宽又跳出来给孟宇翰助拳。

看来这个家伙,已经铁了心要跟孟宇翰混了。他大约指望着柳晋才参加党校培训之后,真的挪个位置吧,那他就顺理成章,进这一步了。

不过仔细分析一下,这也十分正常。设或马智宽仍然靠拢柳系,那么纵算挤走孟宇翰,柳晋才接任县委书记,以资历而论。极有可能是唐海天接任县革委主任。他最多能接替唐海天的党群副书记位置,在县委常委排名里进一小步罢了。级别还是副县处级。前景自然不如接任县革委主任那把美好。

况且现在看起来,地委力挺孟宇翰的意思非常明显,否则也不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来个“釜底抽薪”官场上,从来只要站队正确,便能捞到大大的好处。

他老马才不会和唐海天、吴秋阳这两个家伙一样认死理呢。他也不是老魏,年龄到站了,没了上升的空间。官场上,哪有那么多仁义道德好讲?

奶奶地,有奶便是娘!

“马智宽同志,党的一贯方针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如果一个同志稍有无心之失,就要马上予以处分,是不是太过分了?”唐海天淡淡地问道。

“就事论事,何来过分之说?给犯了错误的同志一个纪律处分,也是符合我们党治病救人的方针嘛。我建议给予红旗公社党委书记江友信同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马智宽赤膊上阵,当起了孟宇翰的“马前卒”孟宇翰端起茶杯喝一口水,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看来地委还是很看重自己地,为了支持自己,不惜采取断然措施弄走柳晋才。眼见得自己终于逐渐掌握常委会的主动权了,就算老魏不弃权,支持唐海天,出现4:4的表决结果,自己也可以利用党委书记的最终决定权,通过这个决议。

“我反对!”李承彦也明白表示自己的意见了。

“哼,那就表决吧!”马智宽气哼哼地道。

对如今常委会的格局,他自然也是十分清楚的。

“我也反对!就算常委会表决通过这个决议,我也要保留自己的意见,并且我会书面向宝州地委陈述我地反对理由。”吴秋阳异常强硬地表了态。

马智宽顿时气得额头青筋暴涨。没料到这个吴秋阳对柳晋才如此死忠。貌似他以前,不是柳晋才的老部下啊,好像还是柳晋才地上司呢。

孟宇翰心里一惊,他可是知道吴秋阳地性格,说得出做得到。如果真的向宝州地委书面陈述反对理由,怕又要在地区领导心目中形成不好地印象了——你这个孟宇翰,怎么搞的?每次都把事情搞得这么僵?到底有没有能耐管好一个县地工作啊?

“我看。党内处分就不必要了,江友信同志毕竟还年轻嘛。本质是很不错的。”孟宇翰拉着长腔说道。

“不过,通过这件事,也看出一个问题,江友信同志太年轻了,基层工作经验不足啊。红旗公社这么大一个摊子,没有一个经验丰富地老同志掌舵,不大合适呢……我看。江友信同志的工作岗位还是应该调整一下,暂时不适宜担任公社的正职领导……嗯,我看江友信同志调任林业局担任副局长吧,先锻炼两年再看!至于红旗公社党委书记的职务,我建议由公社主任周冠雄同志担任,同志们议一议吧。”孟宇翰这席话一说出来,不但唐海天几人气得险些拍桌子,就是马智宽也有点讶异。

哈呀。这个“孟菩萨”也太狠了点吧?

要说,林业局副局长和红旗公社党委书记,级别上是一样的,副科级,而且林业局是在县城办公,比较起来。比红旗公社的生活条件好得多了。如果是偏远地区的公社书记,干了多年基层工作地老干部,能够调到县城来上班,干个三五年之后在县城退休养老,那是求之不得,天大的人情啊。

但是用在江友信身上便不合适了。江友信年轻得很,正是要努力出成绩的时候。这一调到林业局担任个无关紧要的副职,舒服是舒服了,只怕仕途上也就到此为止啦。

孟宇翰这是从根子上下狠手啊!

而干部调动又不同于处分,吴秋阳就算有意见。也只能投反对票。上书地委的理由便不充分了。组织人事权力,历来是由一把手掌控的。正常的干部调动,你吴秋阳告什么告?

“孟书记,这样不大好吧,江友信同志去年年底才下到红旗公社去做党委书记的,这才半年多点,这么频繁地更换一把手,对红旗公社地工作开展也没有什么好处啊。干部调动还是要慎重。”这回说话的却是魏玉华。

这个老魏,大约也觉得孟宇翰做得太过火了,忍不住出来“路见不平”一把。

“那不要紧,周冠雄同志在红旗公社工作多年,年富力强,经验丰富,由他来接替党委书记的职务,不会对红旗公社的工作造成什么不良影响的。”孟宇翰平和的语调中带着几分掩饰不住地快意。

奶奶的,老子才上任那会,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现在轮到我“发飙”了。嘿嘿,一把手的权威是那么好挑战的么?我就是要让全向阳县的干部都知道,现今的向阳县,到底是谁家的天下!

“孟书记,我看不必讨论了,表决吧!”马智宽很不耐烦地道。

“好!”孟宇翰点点头。

表决结果毫无悬念,4票赞成,3票反对,1票弃权。

老魏在最后关头,还是选择了中立,两边不得罪。

……

晨练的时候,我把沙袋打破了。

如今师父已经教我运行大周天气功有段时间了,丹田中也经常有了股热烘烘的内息,如同师父形容的一般,确实是个“小老鼠”不是尿急!不过今天气息运行至带脉时屡屡不顺,心浮气躁地,没办法坚持下去。这可是师父说地大忌,万不能勉强行事的。不得已,只好收了功法,去和师兄们对练。

虽然师父就在一旁盯着,诸位师兄对我还是挺照顾地,出手也很有分寸。毕竟我还只有十二岁,底子不能与他们相比。正经过招,不是对手。

不提防这天早晨,我竟然无端端身手敏捷许多,兼且带着一股凌厉之气,两名师兄先后吃瘪,连素称高手的肖武,一不小心也被我撂倒在地。

撂倒了肖武,我也不去理他,径直过去打沙袋。

“小俊!”梁国强见我情形不对,出声喝止。

“哧啦”一声,布制的沙袋破了一个大洞,沙子“哗哗”淌了一地。

“小俊,行了,今天到此为止!”梁国强再次喝道。

他知道我为何如此气恼呢。

江友信调离红旗公社出任县林业局敬陪末席的副局长,昨日上午在县委常委会上通过,下午就传遍了向阳县官场。这个事情的意义,远不止江友信本人的工作调动那么简单。毫无疑问,这个调动会在严柳系干部心中形成十分巨大的冲击。连柳主任的秘书都动了,看来如今向阳县真是孟书记作主了。

我重重“哼”了一声,撇下那个破沙袋,气鼓鼓的走了。

回到家里吃罢早餐,换好衣服,书也看不进去,索性将老毛子的小说抛到一旁,背着双手,慢慢踱向巧巧面包屋。

“怎么啦?小俊,你气色不好呢,生病了吗?”巧儿一见,慌了手脚,丢下手里的活计就跑过来,一迭声动问。梁少兰也关注地望着这边。小青姐离开之后,加了梁少兰,基本上人手还是够用。不过梁经纬前不久在南方市又给买到两台最新出品的多功能烤面包机托运过来,产量虽然增加不多,花样却是多了不少,三个女孩子就显得有些忙不过来。看来还得多加一个人。不过我现在没心思管这些。

巧儿做了这许多时日的老板,一个小小面包屋里的事情,着实用不着我多操心了。

“我躺一会,你给我倒杯茶来吧。”我闷闷不乐地倒在竹躺椅上。

“哎。”巧儿还是很不放心,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

我拍拍她的手,在她手心里抠了一下,示意自己没病。

梁巧这才略微松了口气,去给我泡茶,一步三回头的,看来仍然放心不下,我勉力向她展露出一个笑容。

“巧儿,去楼上给我拿包烟来,还有火柴。”热气腾腾的茶水刚刚送到手边,我又说道。

梁巧露出诧异的神情,轻声问道:“小俊,拿烟干什么?”我拍了她的手臂一下,柔声道:“去拿吧。”

“哦……”梁巧虽然心里疑惑,还是很听话地上楼去拿了一包大前门和一盒火柴下来,轻轻交到我手头。

我现在头脑里乱纷纷的,一见到大前门便习惯性地撕开锡纸,弹出一支来叼到了嘴上,动作纯熟无比。这活上辈子干了二十来年,想不纯熟都难。

“呀,小俊,你怎么抽烟啦?不行啊……”温柔似水的巧儿也出声抗议了,自然而然伸手将叼在嘴边的大前门取了过去。

我微微一怔,苦笑一下,嘀咕道:“习惯了……”

“习惯?我以前没见你抽烟啊?”梁巧愕然不解。

嘿嘿,这个事情跟你解释不清楚,料必你暂时没有《终结者1》里面女主角沙拉康纳的理解能力,不但接受一个从未来穿越回来的男子,还和他发生关系。

我放下大前门,愣愣出了一回神,站起身来,说道:“巧儿,我去柳家山一趟。”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69章 两个笨衙内 下一章:第171章 五伯要告状

热门: 白鲸岛屿 病美人师尊洗白了吗[穿书] 官运 我在虫族吃软饭 近身保镖 恋战新梦 宴无好宴 新疆探秘录之生命禁区 她的山,她的海 九帝斩天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