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孟菩萨

上一章:第166章 釜底抽薪 下一章:第168章 械斗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严玉成与老爸对面而坐。

我和严菲坐在旁边的沙发里。我倒是正襟危坐,严菲却偷偷自身后伸手过来,大拇指插在我的皮带里头,隔一阵就给我背上挠一下痒痒。

解英来哄了严菲两次,叫她回自己房间里去睡觉。谁知乖乖女也有不听话的时候,嘴里答应,就是不肯挪窝。解英没法,又不能当着老爸的面呵斥,只得由她。

自打严玉成称呼我为“年轻人”本衙内在严书记面前可就规矩多了,那叫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轻易不腻歪他的宝贝女儿(至少不是当面腻歪)论起来,我对严玉成其实满尊重的。他随口一句话,对我影响便这么大。

严菲可不管这些,眼见得十三岁的半大姑娘了,娇憨的性子一点没变,我不去腻歪她,她便来腻歪我,甚至都到了无所顾忌,明目张胆的地步。

这孩子,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么?

也亏得是严玉成和解英这两位性子大咧咧的,若换了本衙内,今后生一个女儿如此这般,怕是要操无数的心。

沉默良久,严玉成轻轻叹了口气。

“晋才,就是三个月而已,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这已经是接到入学通知的第二日晚间,老爸终于控制不住,带上我跑到严玉成这里来了。叫苏建中开的车,没叫县革委地司机。

这个事情。严玉成身为地委委员,自然一早就知道了的。

老爸不吭声。

我说道:“伯伯,地委到底什么意思啊?为孟宇翰撑腰也太过火了吧?”严玉成笑了笑,也不吭声了。

我就有点脸红,暗叫惭愧。严玉成何等睿智,我心中那点小算盘焉能瞒得过他?倘若地委只是要为孟宇翰撑腰,暂时支开老爸。给孟宇翰三个月时间掌控局面,还则罢了。怕的是地委真有了什么别的打算。党校培训之后,给老爸挪挪位置,那可就糟糕之极了。

地直单位的一把手,论级别与县革委主任是一样的,但实权就有很大差别。若老爸能挪到公安处、财税局这些重要的地直单位去做一把手,倒也不坏,怕地是给挪到啥林业局。卫生局这些地方去坐冷板凳。毫无疑问,这些单位要权没权要钱没钱,想要出成绩,难了。

虽然料来龙铁军不至于如此混账,不过官场上的事情,有时确实难说得很。多方博弈地结果,往往就是牺牲那些没有后台没有靠山的小人物。

“好吧,伯伯。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这次培训之后,是不是要给我爸挪个位置?”

“暂时没听到这方面的消息。”严玉成摆摆手。

我轻轻舒了口气,只要三个月之后还回到向阳县,情形便不至于太坏。毕竟严玉成和老爸苦心经营三年的基业,不是短短三个月时间能完全破坏的。再说唐海天还在么。

昨天地委组织部长李博文代表地委来向阳县宣布这个决定的时候,指明暂时由革委会常务副主任马智宽主持革委会工作。这也很合情合理,叫人无话可说。

料必这三个月,马智宽将是孟宇翰全力争取的对象。

“晋才,好久没同你下过棋了。怎么样,杀一盘?”当下也不待老爸有何言语,严玉成便摆开了棋局。

我当即跳下沙发,对严菲说道:“菲菲,我们去你房间里玩吧。”严玉成顿时便板下脸来。

诸位不要误会,严玉成绝不是担心我对他女儿图谋不轨。实在是我这个做派太伤他地自尊了。可是我不这么做。又实在太折磨我自己了。

由此可见,他俩的棋艺是何等糟糕。

这么说吧。在棋盘上,我闭上一只眼睛,只用右手的两个手指头就能将两位官爷轻松杀败!

当下也不理会严玉成恼怒的目光,领着严菲,躲进小楼成一统去了。

严菲的小房间干净雅致,收拾得很清爽。我给她买的那个毛绒绒的小狗熊静静躺在小枕头旁边,憨态可掬。

“我每天抱着小狗熊睡觉。”严菲笑嘻嘻地说道。

我轻轻摸摸她娇嫩的脸颊,笑着点点头。

当着大家地面,严菲好似一点不知道男女有别,这一单独相处,反倒有点害羞的意思,白玉般的俏脸上飞起两团嫣红,别过了头去,神态诱人之极。

情形不大妙,得赶紧找些话来说。

“菲菲,新学校习惯不?同学们对你都好吧?”

“嗯,习惯呢,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没一个特别说得来的朋友,他们都说我很傲气,其实我真的没有……”说着,严菲就有点委屈的样子。

我不禁大是怜惜。

说严菲傲气,我是不相信地,她从未有过“仗势欺人”的先例。不过到了初中,很多孩子都开始有了世俗之见和等级观念。严菲是市委书记的女儿,大家不免自然而然与她保持了距离。只是严菲性子娇憨,毫无机心,也不会刻意去和同学们亲近,加之漂亮得有些出奇,令得大多数同学望而却步,被人家冠以“傲气”的评价也就不足为奇了。

“傲气就傲气,别理他们。”严菲扑闪着乌黑的大眼睛,问道:“小俊,我真的很傲气吗?”我笑道:“你不是很傲气。你是很漂亮,人家跟你相比,自惭形秽,所以就说你傲气。”严菲便笑了,灿烂无比。

“小俊,你真好!你每次都能让我很开心……”呵呵,这个夸奖本衙内倒是轻轻受落。没有丝毫“马屁不适症状”

“小俊,菲菲。出来吃梨……”解英在外头吆喝。

“哎,就来。”严菲答应一声,很自然地拉住我地手往外走。

汗!

千万不要让严书记吹胡子瞪眼睛才好。

好在棋盘上战局正酣,严书记倒没注意我和他女儿又腻歪到一块去了。

我吃着香甜多汁的沙梨,慢慢踱过去瞄了一眼,发觉老爸的局势已经不大妙了,尽管他比严玉成还要多出一个马。布局却很糟糕,子力猥集一团,施展不开,已经被严玉成兵临城下了。

“观棋不语真君子啊!”见我走近,严玉成嘀咕了一句。

我以前也看他俩下过棋,基本上,只要指点谁几句,另一方必输无疑。严玉成是领教过的。这才如此紧张。

别看老爸棋力甚弱,下得可是挺快,都不怎么考虑地。这也难怪,越是棋力差地,下起来越快,自然。输得就更快了。

虽说有一句“真君子”堵在前头,严玉成仍然不放心,怕我偏袒自家老子,当下展开攻势,连下杀手,舍却一车,破掉老爸的双相,车马炮并进,很快就构成了绝杀。

“我输了。”老爸倒也光棍,并不纠缠。当即认输。

“呵呵。”严玉成就笑起来。很开心地样子。

“小俊,你知道你爸为什么会输棋吗?”你棋力比他高。所以他就输了嘛。

我扁扁嘴,正要脱口而出,忽然察觉严玉成眼里流露出一丝企盼的神色,莫非这里头还有什么玄机?当下蹙眉沉思起来。

“嗯,我爸下棋有个最大地毛病,那就是大局观不够,舍不得弃子,每一颗棋子都想保住……其实,下棋呢,最终目的就是要赢,哪怕所有的子都拼光了,只要将对方的老帅拿下,那就大功告成了。”

“说得好!”严玉成竟然鼓起掌来。

我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严玉成以前也不止一次夸过我,不过像今天这么一本正经鼓掌赞扬的,倒是头一回。

“晋才,有些事,你还不如你儿子看得明白啊!”

……

五月初,老爸如期赴省委党校参加三个月的县处级干部培训。马智宽全面主持县革委的工作。因为只剩下唐海天一名副书记,孟宇翰提议,暂时由马智宽代表县革委参加书记办公会。

马智宽是排名第四地常委,这个提议名正言顺,谁也不能说什么。唐海天无奈之下,也只有捏着鼻子同意。

老爸离开向阳县的第三天,孟宇翰就迫不及待在书记办公会上旧事重提。这一回,马智宽明确表态支持,唐海天独木难支,只得同意将芙蓉区和台山区的人事异动交到常委会上讨论。

上常委会之前,唐海天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虽然柳主任暂时不在,毕竟常委会上还是“自家人”居多。只不过,唐海天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马智宽的态度变了。

关于赵晓华调任县农业局,肖明天调任台山区区委副书记兼台山镇党委书记,陈颂华调任芙蓉区区委副书记兼芙蓉镇党委书记的议案,以四票赞成,三票反对,一票弃权获得通过。

投赞成票的是孟宇翰、马智宽、余霄汉和吕振。投反对票的是唐海天、李承彦、吴秋阳。唯一地一票弃权,出自魏玉华之手。

第一次在常委会上取得体面的胜利,孟宇翰兴奋不已,意气风发,做了长达四十分钟的总结报告,自始至终,唐海天一直握着水杯,正眼也没向马智宽和魏玉华瞧一下。

马智宽临阵倒戈情有可原,毕竟陈颂华是他的人,理所当然要关照。但老魏这家伙忽然搞了个弃权出来,就让唐海天有些措手不及。

其实细想一想,最精通明哲保身之道的,就是这个看上去胖乎乎的纪委魏书记。

也不知道地委忽然安排柳主任去党校学习用意何在。如果读地是进修班,很好理解啊,要提拔的先兆嘛。可是偏偏读的是培训班,这就很费思量了。

柳晋才到底还会不会回到向阳县来做革委会主任,很难说啊。假使地委对他的工作另有安排,今后向阳县就要进入“孟宇翰时代”了,老魏怕是要在向阳县终老的,往死里得罪孟宇翰不合适呀。

倘若柳晋才仍然回到向阳县,以他的威望以及唐海天从旁襄助,魏玉华基本上还是倾向于看好柳派,因而现在旗帜鲜明地支持孟宇翰,也同样不合适。

弃权!

左右不得罪,是眼下最好的选择。

估计从今往后,在重大问题上,魏玉华这一票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了。

事实上,唐海天预计完全正确,孟宇翰充分利用老爸去党校培训的这段“宝贵时间”频频出招,大肆提拔向自己靠拢的干部,其中最主要的乃是原先郑兴云线上地干将,现在要算是马智宽地人了,也有少部分王本清线上的。这些人在“严玉成时代”被闲置不用,心中愤懑可想而知,如今孟宇翰“甘霖普降,泽被众生”自然被当成了“救苦救难”地观世音菩萨,一干蝇营狗苟之徒,纷纷聚集到孟书记门下,颇有扬眉吐气之感。

不久之后,孟宇翰当真得了个“孟菩萨”的美名。

甚至有一位新任公社书记,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挂起了一副对联,乃是取自伟大领袖的两句诗词——红旗漫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

虽然有些不伦不类,倒也将这般家伙“翻身农奴做主人”的心态披露无疑。

对于孟宇翰如此不讲原则,党同伐异,唐海天痛恨至极,偏又无可奈何。见孟宇翰闹得太不成话,唐海天一怒之下,不顾官场大忌,亲赴地区面谒龙铁军,直言不讳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唐海天工作踏实勤勉,廉洁清明,立身甚正,龙铁军还是很欣赏的,当即和颜悦色安慰了他一番。唐海天离去之后,龙铁军亲自打电话给孟宇翰,至于说了什么,外人便不得而知了。不过孟宇翰多少有了些收敛。向阳县的局势又暂时达到了一个脆弱的平衡状态。

这些事情,我自然是了解得很清楚的。但也只是了解而已,除了每天与老爸打个电话,通报一下情况,也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看着孟宇翰一点点蚕食老爸辛辛苦苦创下来的基业,空自恨得牙痒痒的。

老爸倒是恢复了一贯的镇定从容,在电话里只是仔细聆听,关心一下家里的情况和我们的身体,别的话不多说。

饶是本衙内身家百万,又拥有先知先觉的优势,面对着官场这个庞大无比的“怪兽”一时之间也无所施展,看来只有蛰伏待机了。

然而一味的退让,换来的并非“井水不犯河水”孟宇翰不久又逮住一个机会,再次发飙。而且这次发飙的对象,直指柳系核心成员——江友信!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66章 釜底抽薪 下一章:第168章 械斗

热门: 主角他爹[快穿] 小温柔 白月光作死后又穿回来了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孤独心理师 重生之完美未来 我就是传奇 贵族们的游戏 白濑生存手记 最佳婚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