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釜底抽薪

上一章:第165章 全程采访 下一章:第167章 孟菩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曾克己如愿以偿当上了芙蓉区的区委书记,叫人跌落一地眼镜——这也太扯了吧?曾克己这种人都能做一把手?

不明内情的人愤愤不已,明白内情的更是愤愤不已!

听说都是新来的孟书记力挺曾克己,柳主任唐书记坚决不同意,孟书记便告到了地区他姐夫那里,将地委书记龙铁军都搬了出来,硬压着柳主任点头的!

这个孟书记,怎么能这样搞呢?瞧他前段时间天天下基层,还以为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干部,原来也只知道听奉承话,喜欢溜须拍马之徒。

唉,地委为什么要把严书记调走呢?为什么不让柳主任这样正直有能耐的干部担任一把手呢?

全县干部,特别是芙蓉区的干部群情激愤,对新任孟书记大为不满。

其实最憋气的自然还是老爸和唐海天。

龙铁军召见老爸的次日,孟宇翰就兴冲冲的再次召开了书记办公会,老爸和唐海天两人捏着鼻子同意了曾克己的提拔。

曾克己这厮也不长眼,常委会尚未通过,当晚便急不可耐地跑到孟宇翰家里大献殷勤。县委常委院有多大?曾克己的小动作谁都看在了眼里。

结果常委会上表决的时候,就出现了极其尴尬的一幕——三票赞成,六票弃权。

赞成者:孟宇翰,武装部长余霄汉和秘书长吕振。

这大约是向阳县党委常委会上有史以来通过的最勉强地一项提案。赞成票未过半数。孟宇翰以无人反对为由,行使书记权力,拍板通过。

四月底,向阳县县委全会和人代会胜利闭幕。

不过这一届县委全会,开得孟宇翰心里隐隐作痛。

他身为县委书记,讲话的时候只有两次礼节性的掌声,讲话前一次。啰啰嗦嗦讲完了一次,光听那稀稀落落的声音也知道大家伙是在敷衍。

而老爸和唐海天讲话时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县委全会上。老爸一般是不怎么讲话的,以前都是严玉成和唐海天唱主角,他象征性地讲几句,主要是汇报一下县革委的工作,展望一下未来。

这一回还是如此。谁知短短二十来分钟的讲话,中间还夹杂着一大堆经济数据,竟然被掌声打断了四次。每次持续时间都超过了一分钟,若不是老爸抬手示意,还不知这个掌声要延续多久。

人心向背啊!

有时静下心来想一想,连孟宇翰自己都觉得刘文举举荐自己来做这个县委书记是个失策。只不过既然已经来了,断无退缩之理,硬着头皮干下去吧。

虽说龙铁军亲自出面做了老爸地工作,唐海天与吴秋阳也表示会遵守党内组织纪律,维护班子团结。但面临着大是大非问题的时候。该争地还是要争。

维护班子团结不能丧失原则立场。

时间进入五月份,也就是省报的长篇报道刊发之后不久,孟宇翰又在书记办公会上与老爸和唐海天顶了牛。起因还在于曾克己。

曾克己出任芙蓉区区委书记,几乎就是孟宇翰出任向阳县委书记的翻版,硬生生扶上去的,唯一的区别在于孟宇翰是外来户。而曾克己是本地干部。但是曾克己这个本地干部在芙蓉区的群众基础极差,甚至还不如孟宇翰呢。人家孟宇翰不管怎么说,之前起码没有得罪什么人。曾克己就不一样了,在芙蓉区工作多年,除了极少数几个臭味相投的亲信,没一个干部说他一声“好”地。

结果曾克己在芙蓉区也碰到了和孟宇翰一模一样的尴尬和难题。芙蓉区三名副书记,肖明天、肖志雄和曹安顺,谁都不和他一条心。

肖志雄是区委副书记兼区革委会主任,级别与曾克己一样。肖明天是区委副书记兼芙蓉镇镇委书记,年纪不大。三十岁出头。资格不浅,四年前就担任了芙蓉镇革委会主任。是个踏实肯干的年轻干部,在芙蓉镇乃至芙蓉区的威望都很高。虽然只是副科级,很多时候肖志雄这个新任区革委主任还要听他的。曹安顺是土生土长的芙蓉区干部,一步一个脚印干起来的,党群副书记,排名在肖志雄之后。年纪大些,能力并不出众,胜在为官清廉,平日里很看不惯曾克己吃吃喝喝不干正事的做派,尿不到一个壶里。

曾克己德不足以服众,基本上没办法掌控区委常委会。偏他自以为有孟宇翰撑腰,抖了起来,经常在常委会上摆一把手架子,以权压人,结果可想而知,不是别人混不下去,是他自己混不下去了。眼见得这个现状再不改变,曾克己便将要成为芙蓉区甚至是向阳县官场地笑柄。

曾书记无奈之下,不得已祭起终极法宝——找孟书记哭诉!

这对难兄难弟,碰到问题时解决的手段都是一般无二啊!

孟宇翰觉得曾克己太也无能,本不待给他撑腰,转念一想,这人是第一个投靠自己的,若由得他被几个副手欺负,从今往后,自己在向阳县就做定了“汉献帝”再没人往这边靠了。

因而明知道会出现争执,孟宇翰还是硬着头皮在书记办公会上提出了人事异动的提议。

“我看台山镇的领导班子有些软弱无力,是不是把肖明天同志调到台山镇去工作?”研究了几项议题之后,眼见得气氛尚还融洽,孟宇翰便脸带微笑,试探着提出了这个敏感问题。

唐海天的眉头立即蹙了起来,与老爸对视一眼。说道:“各区镇地领导班子刚调整过,眼下又正是农忙季节,不宜再调动吧?”老爸喝了口茶水,不吭声。

“我看还是调动一下好,台山镇的赵晓华同志,年纪大了,工作干劲有点问题。肖明天同志过去之后。应该可以迅即打开台山镇目前停滞不前的工作局面……”孟宇翰坚持道,不住拿眼睛瞥老爸。

老爸其实心里也堵得慌。知道孟宇翰这是没事找事,要为曾克己开路呢。台山镇镇委书记赵晓华年纪是大了些,五十岁了吧,精力和干劲自然不如年轻干部,不过工作还是做得比较好的,人也踏实勤勉。要待不答应吧,龙铁军言犹在耳。若是答应下来吧,实在不合自己心愿。

“如果肖明天同志调任台山镇,赵晓华同志又怎么安排呢?还有谁也接替芙蓉镇的书记?”老爸沉吟着,问道。

孟宇翰心中便是一喜。这么说就是有戏,直接进入技术层面了。

“赵晓华同志我看可以调到农业局去,毕竟在基层工作时间长,对农村工作还是很有心得的,应该可以当好陈立有同志的副手。”陈立有这两年风头甚健。在县直局委办地头头中稳居第一位,不出意外的话,明年换届,应该可以更进一步,接替蒋立群地位置,出任主管农业地革委会副主任。

至于蒋立群。原本就是从地区农业局副局长地位置上下到向阳县来镀金的,有了在向阳县地赫赫政绩,明年进一步回地区局委办做个正职或者升任其他县的革委会主任都是可能的。

像赵晓华这样老资历地镇党委书记,恐怕也只有陈立有才能镇得住他。

老爸在心里琢磨一下,觉得这个安排也还过得去。

“至于芙蓉镇的书记,我建议由陈颂华同志担任。”孟宇翰不徐不疾说道。

陈颂华乃是县革委办公室资历最老的副主任,郑兴云在位的时候,就打算要晋升一级,安排去交通局任局长的。不成想郑兴云受王本清牵累,突然调离向阳县。陈颂华就这么耽搁下来了。也不知是他时运不佳还是工作能力确有问题。严玉成在位时,一直没给他提拔。只是解决了个正科级待遇,职务死死定在县革委办公室副主任上头,不曾挪过窝。

听了孟宇翰这个安排,老爸暗暗冷笑一声,喝了口茶,淡淡道:“我赞同海天书记的意见,各区镇领导班子刚刚调整过,现阶段不宜再动。”孟宇翰一张脸就黑成了锅底。

怎么龙书记都亲自出过面了,这两个家伙还是这个调调?

其实要怪只能怪孟宇翰自己,步子迈得太大了些。为曾克己开路,调走肖明天,或许老爸和唐海天瞧在龙铁军亲自出面的份上,会做些让步。但安排陈颂华接任芙蓉镇的书记,便超出了老爸地底线。

陈颂华是马智宽线上的。孟宇翰到来之后,虽然马智宽暂时尚未有甚亲近的表示,他儿子马文才和孟跃进走得可是很近。孟宇翰重用陈颂华,就是明摆着向马智宽示好,想要将老马拉过去。老爸身为革委会主任,若是常务副主任跟自己对着干,事情就难办了。

这颗钉子,焉能让他插进来?

不过孟宇翰这招也确实阴毒,将陈颂华抛出来,你柳晋才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反正都没得好。同意了,人情是我老孟卖给他马智宽的,不同意吧,嘿嘿,老马心里怎么想,就只有他知道了。

进退两难之际,老爸也只得抛开这些利弊得失,将方便工作摆在第一位了。

这次书记办公会,结果算是两败俱伤。比较起来,孟宇翰伤得重一点。毕竟老爸小小得罪一下马智宽,尚不至于因此将老马完全推过去,老马真要靠拢孟宇翰的话,那也是自己想过去了。而孟宇翰作为一把手,人事异动的提议屡屡在书记办公会上受挫,连常委会都上不了,其弱势地位彰显无遗。

且看他又如何对曾克己交代。

……

老爸和孟宇翰在书记办公会上“斗智斗勇”本衙内也没闲着。书记办公会上清茶一杯而已,本衙内地“办公会”却是奢华得紧——满满一座酒菜啊!

人还是那几个,程新建、黑子、方奎。

“方奎,这段时间你小子花钱有点凶哦……”我端着酒杯,慢悠悠地道,眼睛里神情有几分严厉。

其实既然认了方奎做兄弟,他多花几个钱也没什么。两世为人,我都没沾上小气的毛病。我在意的是花钱要有个名目——你方奎不够钱花,找我吱声,我会看着给。但这回不一样,我是叫你去接近孟跃进,算是“公费开支”吧,你小子可不能假公济私,打着“卧底”的名义将本衙内当冤大头宰,那可就不够意思了。

“俊哥,这可没办法……”方奎双手一摊,很是无辜。

“孟跃进这小子吧,这段时间恋上玩牌了,手气又背,我陪他输了不少……不信你问黑子……”黑子就笑,貌似神情有些得意。

我也笑了。

“你安排的?”黑子微微点头,晒道:“孟跃进就是个羊牯,马文才也是大羊牯,赢他们的钱,都不用动脑子。”程新建哈哈大笑,拍了拍黑子的肩膀:“瞧不出你小子蛮阴的,我老程以前看走眼了。”方奎趁机伸手:“黑子,你这叫左手出右手进,钱在你兜里越来越多,再支两百块来。”好小子,真有不把村长当干部的意思了,一开口就是两百块,当他半年工资。瞧来这混蛋天生就是个纨绔的料。

黑子哼道:“你以为钱都归我了?我只负责安排,输赢不管。赢多赢少都归了人家地。”这话在理。道上也有道上地规矩。你黑子再是大哥吧,也不能硬从兄弟手头抢钱。人家设局宰县委书记和县革委常务副主任儿子的羊牯,可也是冒了很大风险地。

“行了,别那么小家子气,两百块是吧,黑子给他。”

“好。”方奎笑得嘴都裂了。

我瞥了一眼程新建,对方奎道:“去,叫肖庆安拿几条大前门过来。”方奎屁颠屁颠去了,不一刻抱了六条大前门进来。我丢给方奎一条,给黑子一条,剩下的一股脑给了程新建。程新建当即收了,也不废话。

他正儿八经是公安局治安大队长,我不方便直接给他钱。不过烟酒之类的,倒还可以。

“就这么整,让这两个混蛋把窟窿再捅大一点。”我拍着方奎的肩膀,冷笑着说道。

……

当晚回到家里,很意外地发觉老爸居然按时在家吃晚饭,不由笑着调侃:“爸,不要忙工作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哼哼,清闲了,没工作忙了。”我大吃一惊,这才发觉老爸脸色阴沉,很不好看。

“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地委来通知了,你爸要去省委党校县处级干部培训班学习三个月!”老妈倒是喜孜孜的。大约她觉得老爸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休养一下。

我顿时呆在那里,作声不得!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65章 全程采访 下一章:第167章 孟菩萨

热门: 逆十字的杀意 强撩校草[重生] 校草说我渣了他 盗墓之惊心诡事 超级掠食者系统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良夫难驯 首富杨飞 大佬他冷艳无双 曾许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