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干部年轻化

上一章:第161章 龙铁军召见 下一章:第163章 宁清大学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去大宁市要经过宝州市,我赶在星期天一早上路,原本想拉上江友信一道去看看大姐的,谁知这呆子做了个公社书记,忙得四脚朝天,镇日价在红旗公社二十一个大队大队转来转去,催着人家养猪养鸡,种植金银花,又要求至少一半以上的早稻田要放养鱼苗。

说起来这要怪孙有道,仗着自己是供销社主任,在全省好几个地市都铺开了蔬菜销售网络,拍胸脯口出大言,说是红旗公社产多少鱼他就能给销出去多少。将江友信鼓动得劲头十足,整天蹲在田间地头,竟然连看女朋友的时间都挤不出来。

得,他没时间看女朋友,我可有时间。

途经宝州市,又是星期天,焉能不顺道去看看严菲?以往住在在一个院子里,日日见面,还不觉得,这一分开,算是知道了啥叫“青梅竹马”当真思念得紧。

严玉成有个习惯,星期天一般都会休息,至少休息半天,理由是让脑筋放松一下。不像老爸,没日没夜的扑在工作上,连江友信都受了“毒害”这跟个人脾性有关,严玉成是那种拿得起放得下的人,颇有大家风范。我也觉得做一把手的人,应该经常将脑袋里的东西“清零”务务虚,从圈子里跳出来,在外边评估一下自己的得失。这个事情,我其实不止一次与老爸沟通过,无奈他积习难改。还振振有词,说是“邯郸学步”到时“画虎不成反类犬”唉,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工作方式,这么说也有道理。

对严玉成这个习惯,我知之甚稔,九点出头赶到宝州地委常委院时。他正好背着双手在自家小花园里散步,严菲坐在石凳上认认真真看小人书。我地小媳妇儿扎着两个蝴蝶结。专注的神情说不出的可爱。

“小俊……”汽车到得门前,严玉成视而不见,严菲却眼尖,一下瞥见我,立即丢下小人书,飞也似跑来开门,然后拉着我的手。开心得不得了。

一段日子不见,小丫头似乎又长高了一点,脸也稍微尖了些,多了一分清丽,略减了一分娇憨。

“小子,是来看我还是看菲菲啊?你老子呢?”严玉成可真大气,女儿都十三岁了,还是这般口无遮拦。不过看得出来。他很是高兴。初到宝州市,饶是他严书记威风显赫,有雷霆手段,毕竟有点孤单的意思。

“伯伯,我爸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整个一工作狂。休要提起!”我笑道,随口冒出一个后世流行的词语。

“工作狂?呵呵,用在你老子身上倒确是贴切!”严玉成笑了起来。

我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我爸要是有伯伯这心态胸襟,也不用我妈天天操心他的身体了。”

“行了,别搞得像个老头子似地,年轻人要有年轻人的朝气。”年轻人?

如果我没记错地话,这是严玉成第一次对我使用这个“定语”我不禁往自己身上瞧了瞧,明黄色夹克,嫩白色衬衫。黑色长裤。黑色皮鞋,接近一米五十的个头。勉强也当得这个称呼了。

迎着严玉成炯炯的目光,我轻轻将手自严菲手里挣脱出来。既然是年轻人,再跟人家小姑娘手拉手便有些不大合适了。

这个细节被严玉成捕捉到了,微微一笑,略略露出些赞许之色。

“好小子,抖起来了,都有专车了?叫你的司机进来坐吧。”

“伯伯,别误会啊,这是柳家山通达物流公司的车,我临时借用的。”事关重大,我不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抵赖一番。

“得了,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假撇清,你那点花花肠子,只好去瞒别人。”严玉成大手一挥,满脸不屑之色。

严书记既如此说,本衙内也便不再抵赖,反正没外人,不必忙着撇清。哈哈一笑,招呼苏建中进来坐。第一次进到地委领导气派的小别墅,苏建中不是一般地拘谨,坐下来腰身挺得笔直,双手抚膝,目不斜视。我也懒得理会,这人总要多见过几回世面,气度才能慢慢历练出来。

“伯伯,我打算去省城看看周伯伯和师母。”一落座,我便对严玉成说道。

“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不是专程来看我的。我说你就不能撒个谎,让我高兴一会?”严玉成笑骂道。

我嘿嘿一笑,搔搔头。

“啊呀,小俊来了……菲菲这些日子每天要念叨好几百次呢……”解英从厨房出来,笑逐颜开。瞧她神采飞扬,体态更显丰盈,足见书记夫人的小日子过得蛮爽的。

“妈……”严菲便有些不好意思,白了解英一眼。

呵呵,小姑娘也知道害羞了,长大了哈!

害羞归害羞,却是紧紧挨在我旁边坐着,绝不肯远离半分。

“小俊啊,吃过早餐没有?”解英热情地问道。

“吃过了,我可不经饿。”我笑着答道。

“解阿姨,严明哥哥来信没?听说他成了团里的训练标兵,很威武呢。”严明以前不争气,是严玉成和解英的心病,害得我也不敢在他俩面前提起。如今“浪子回头”倒可以拿来取悦一下“岳父岳母”了。

果然解英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连连点头:“是呢是呢。他打了电话来,你严伯伯高兴得不得了……”严玉成顿时有些尴尬。

虽然鲁迅先生说“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威严的严书记听老婆提起自己地“儿女情长”仍不免露出些许常人地小小虚荣心理。

我笑道:“严伯伯高兴,难道你就不高兴了?”

“高兴高兴,哪能不高兴啊……那个梁巧的哥哥,果真是个人才……”严菲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便直视过来。

糟糕糟糕。小丫头如今年岁越来越大了,一听到“梁巧”二字便敏感异常。得赶紧转移话题。省得自找麻烦。好在严玉成给我解开了这个难题。

“你爸昨天回去之后,情绪如何?”严玉成眼里露出关切的神色。

“还好,也没见他垂头丧气,还说要好好配合孟书记工作来着。”我特意将“孟书记”三个字咬得很重,多少带了些讥讽之意。一个老是要靠上级领导撑腰的县委书记,着实也不值得怎么尊重。

“这就好。”严玉成放心地点了点头:“我还担心他犟脾气发作呢。”

“嘿嘿,说到犟脾气。第一是周伯伯,第二嘛,就是你严伯伯,第三才轮到我爸……”想想这三位一个赛过一个的固执,我便有些好笑。

“臭小子,原来你一天到晚就在背后这么编排我?”严玉成瞪起了眼睛。

“不敢,事实如此。”严玉成想了想,自失地一笑。转移话题:“去省城要和周老师说些什么事?”

“嘿嘿,就是去看看……”一见严玉成眼睛又瞪了起来,知道瞒不过,忙即改口:“想跟他探讨一下干部年轻化地问题……”

“干部年轻化?”严玉成讶异不已。瞧那神情,直想要切开我的脑袋来看一看,里面究竟还装了些什么稀奇古怪地东西。

……

辞别严玉成。大约十点来钟。因为是专车,远比一步三摇的长途班车快速,大约下午一点多,就赶到了省委党校。周先生和师母自然开心不已。师母张罗着给我们搞吃的,我和周先生师徒俩便对面而坐,谈论了一下眼下向阳县的局势。

周先生的意思倒是和龙铁军严玉成一致,认为老爸与唐海天应当遵守组织纪律,维护班子团结,才有利于向阳县的经济建设和干部队伍的稳定。

“你回去转告你爸,是金子总会发光地。要耐得住寂寞。”周先生如是说。

我就是一阵郁闷。这些老同志,人人都这个态度——要忍耐。要配合,要遵守组织纪律!可是我知道,时间不等人,中央很快便会提出干部年轻化地问题,在我上辈子地记忆中,好像大力提拔使用年轻干部,就是今年的事情。

老爸今年四十一岁,县处级,不算老,但也不能算年轻。若是在县处级这个台阶上再蹉跎得几年,估计与干部年轻化就不大沾边了。在可以预见地将来,这个年龄是官场上一道极重要的“坎”后世不是流传一句顺口溜叫作——年龄是个宝,文凭少不了么?

事关老爸的官场前途,事关本人的“衙内生涯”容不得我陪他们玩这套“温良谦恭让”地把戏!

不过这个事情,却无须与先生提起。许多事情,只管埋头苦干就是了,饶舌无益。

我今天来,第一还是为了先生本人的前途,其次才是为老爸运作一下,留条路子。

先生五十二岁,与干部年轻化不大搭界。但那也是相对而言的,处于县处级,五十二岁偏大,厅局级只能说基本合适,放到省部级这个圈子里,眼下还是算得年富力强的。

先生一介书生,上头亦没有硬扎的靠山,素少地方执政的经验,再怎么运作,主政一方地可能性不大。但是发挥他理论功底深厚的长处,给高层出谋划策,进入智囊团却是很有希望的,级别待遇也能水涨船高。相比前世,让他在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的位置上终老,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智能团的一些大牌专家,经常与国家领导人在一起探讨国际国内的大局势,往往一句话便能左右整个国策,决定无数人的命运,其隐形的影响力和操控力,远非省委党校副校长可比。

不一刻,师母煮了两碗面条出来,卧着两个荷包蛋,热气腾腾的,香味四溢。尽管我和苏建中中午在路上吃过饭,但正当食欲旺盛之时,当下也不客气,端起面条便吃。

“伯伯,我想和你谈谈干部年轻化的问题。”我吃着面条,故意轻描淡写地说道。

“什么?”先生顿时张大了嘴。

先生地讶异早在意料之中,当下也不废话,从口袋里掏出皱巴巴地几页信纸,摆到了先生面前。这个可是费了我无数神思,杀死无数脑细胞才搞出来的“成果”老实说,对纯理论性地文章,我一点不在行。这几页纸上,写的也是乱七八糟,东扯葫芦西扯叶,说是文章,实在过于牵强,勉强算得是一些想法罢了。

不过这就够啦,论到写理论文章,先生不是一般的强悍,关键是要他认同我的观点。

虽说东一榔头西一锤子不成模样,毕竟我是誊清了一遍的,字迹倒还工整,先生瞧起来不费力气。

先生还是老规矩,看得十分仔细,脸上波澜不惊。没有看完之前,他是不会轻易表态的。让我惊异的是,先生居然看了三遍之多,每看完一遍,都要闭目沉思一会。

“小俊,这是你写的?”稍顷,先生问道。

“嗯。”我点点头。

“没有一点起承转合,也毫无行文间架,我看你是越来越退步了,学习都耽搁了吧?”先生板着脸道。

我嘻嘻一笑,毫不害怕:“伯伯,这本就不是文章,只是一些建议,文章要由你来做。”

“就算是建议,也要搞得有条理一些,这也太乱了!”先生继续板着脸。

我不禁搔了搔头,夹了一筷子面条,嘻皮笑脸:“伯伯,我吃面呀……”

“不过思路很好。”先生被我逗笑了,黑脸本就是装出来的。

“这个文章,看来只能由我来写了。玉成和你爸来写,都有些不合适。”我不由大喜,一口面条差点呛着,连连咳嗽。慌得师母赶紧过来,给我捶背心顺气,一边埋怨先生不已。虽然一直未曾生育,先生与师母感情甚笃,伉俪情深,听师母唠叨,先生自是一笑置之。

眼见得先生再次闭目陷入沉思,我就知道他已经在构思整篇文章的细节性问题了,连忙几口吃完面条,偷偷走过一边,以免干扰他的思路。

我原本备下了一大套说辞,未曾想一句都用不上。看来对先生的认知还有待提高啊。如他这般的大学问家,对国内大局的认识确实是非同一般,只要稍稍点一下,马上便能举一反三,通盘考虑。

接下来的事情,便全然不用你操心了,说到写文章,两辈子加起来我也不够资格对先生说三道四。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61章 龙铁军召见 下一章:第163章 宁清大学

热门: 七宗罪14:小镇狂魔 乡艳:蜜桃的诱惑 打怪升级在都市 银河帝国15苍穹一粟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极品公子 暗香 全球高武 穿成暴君的御宠 世界一级基建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