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龙铁军召见

上一章:第160章 第二次碰撞 下一章:第162章 干部年轻化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书记办公会开过之后第三天,老爸在办公室接到地委书记龙铁军的秘书刘和谦的电话。

“柳晋才同志吗?你好,我是刘和谦。”

“你好你好,刘处长……”刘和谦这时候打电话来,老爸就是一惊。

“是这样的,晋才同志,龙书记请你马上来地区一趟。”

“嗯,好的,我马上出发。”老爸放下电话,想了想,拨通了宝州市委书记办公室的电话。大凡这种情形,老爸的第一反应便是找严玉成通气。如今严玉成已经调离了,仍是积习难改。

“晋才,你和海天与孟宇翰顶牛的事情,地委都知道了……”严玉成也不藏着掖着,直言不讳。

老爸苦笑一下,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两个副书记合起伙来硬生生将书记顶了回去,地区大佬焉能不知?

“严书记,其实我和海天也不是故意要与孟书记为难,实在是曾克己太差了,完全不适宜担任区委书记那么重要的职务,我不能为了所谓的班子团结就拿一个区的工作开玩笑,那是对人民群众极端不负责任的做法。”严玉成沉默了一下,说道:“晋才,这个话你不能和龙书记说。就算要说,也要委婉一些,明白吗?”与严玉成通气的好处便显露出来了。

依照老爸的性子,如果严玉成没这个提醒。只怕真地会在龙铁军面前直言不讳,那便是犯了忌讳。须知孟宇翰出任向阳县委书记,也就是所谓“维护班子团结”的平衡结果。以龙铁军耿直的性格来看,做出这么一个决策也是相当艰难的事情。老爸可不能冒冒失失给人家“伤口上撒盐”

“那好吧,但是,曾克己当真不适合担任芙蓉区的一把手。”老爸固执起来,也不是三五头牛能拉回来的。

严玉成叹了口气。道:“晋才,曾克己若担任芙蓉区的一把手。固然是对人民群众不负责任,但是如果将你从向阳县调出来,就是更大地不负责任,你明白吗?”也就是严玉成会这么同老爸说话。

这就等于明明白白告诉他,与县委书记顶牛问题不大,如果与地委书记顶牛,后果不是一般的严重。

老爸怔愣一下。有些意兴萧索地道:“……我知道了。”地委书记龙铁军宽敞明亮地办公室里,龙铁军破例站起身来与老爸握了手。

看到这一幕的刘和谦有些吃惊。

对龙书记的习惯,他可说是了如指掌。普通群众或者一般干部偶尔受邀请进入他的办公室,龙铁军会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握手,十分客气。如果是县里或者地直机关的一二把手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龙铁军很少起身握手,只是坐在那里威严地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便是一般的地区革委会副主任找他汇报工作。他也往往只是一点头。只有周培明、刘文举这样重量级地地委领导进门,龙铁军才会起身握手。貌似有时连地委委员、地革委常务副主任刘江南过来的时候,龙铁军也不会站起身来。

对柳晋才这个例,破得有点蹊跷。

“柳晋才同志,请坐吧!”

“是,龙书记。”老爸依言在沙发上坐了半边屁股。腰杆挺得笔直。

对这一点,龙铁军显然很满意。

通常一般的干部会回答“谢谢龙书记”只有军人出身的人才会回答“是”然后用这种标准的姿势落座。龙铁军是枪林弹雨里杀出来的军转干部,对下属的风纪仪容很是看重。

刘和谦给老爸沏了杯茶,有些意味深长地瞧了老爸一眼,退了出去。

对刘和谦的意味深长,老爸多少也是了解一点地。想当初因为“当选人大代表”的事情,刘和谦代表龙铁军亲自到向阳县找老爸谈话的时候,老爸尚是一个停职反省的刚提拔起来没多久的副科级干部。而刘和谦那时便是副处级。如今四年时间过去。老爸已经是一县之长,正处级。刘和谦仍然还是一个副处级秘书,反差有点大啊!

“柳晋才同志,工作还顺利吧?”龙铁军摆出了一副谈心的姿态,语气很是平和,让习惯了龙铁军威严地老爸略微有点不自在。

“报告龙书记,工作还算顺利。不过……”

“不过什么?有话直说,言者无罪,呵呵!”龙铁军居然微微露出了笑容。

老爸来之前就打定了主意,把心里话都直截了当说给龙铁军听,不拐弯抹角。要杀要剐,要批要骂由得他去。

“报告龙书记,我与孟宇翰同志在一些问题上意见不能统一。”龙铁军略略吃了一惊,料不到这个柳晋才,居然如此直爽,自己才开了个头,还没说什么事呢,他这就全端出来了。

也好,不愧是当兵的出身,够爽快。

“那你说说,都有哪些意见不能统一?”龙铁军语气依旧很平和,不过他背对窗户,太阳光正从窗口照进来,仰头望去,他的脸有些看不大清楚,反倒显得格外威严。

瞧来这领导办公室的布置也是很有讲究的。

这是老爸第一次单独与龙铁军谈话,压力之大可想而知。老爸情不自禁挺了挺本来就已经笔直的腰杆,说道:“报告龙书记……”龙铁军摆摆手,笑道:“柳晋才同志。毕竟不是部队了,没必要每句话之前都加上报告二字,免了吧。”

“是,龙书记。”

“嗯,你接着说。”

“是……”老爸吸了口气,理顺一下思路,这才不徐不疾开口。

“是这样的。龙书记,我与孟宇翰同志地分歧。主要是干部任用方面的……”

“柳晋才同志,干部任用,可是由书记把关的,你们县委常委分工,你好像不是分管干部工作地吧?”龙铁军很不客气地打断了老爸地话,语气也加了些许威严。

“是,龙书记。县委常委分工,我主抓经济建设工作。关于组织人事工作,我原本不便置喙。但是孟宇翰同志初来咋到,对向阳县本地干部的情况了解得还不是很深入,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他一下。”老爸这话,倒也有理有节。

龙铁军缓缓点点头,说道:“孟宇翰同志刚到向阳县,你提醒一下他是对地。但是要注意班子地团结,注意维护一把手的威信。这是纪律。”说到“纪律”二字,龙铁军特意加重了声调。

他知道“纪律”对一个军转干部地约束力远远比对地方干部的约束力要大得多。

“是的,龙书记,我会记住您的教诲。不过这个曾克己同志,确实……”龙铁军再次摆摆手。打断了老爸的陈述:“柳晋才同志,你们县里具体的问题,不必向我汇报了,我相信你们自己能协调好的。”老爸顿时被噎得不轻。

龙铁军果然高明,一点不接这个茬。大约他在找老爸谈话前,对于曾克己地情况也是有所了解的。如果就事论事,无疑要支持老爸的决定,但那又与他这次谈话的初衷背道而驰了。他本意是要挺一挺孟宇翰的啊。

无论孟宇翰是出于一种什么情况出任了向阳县的一把手,既然任命文件下达,就代表着宝州地委的集体决定。假如地委任命了一位县委书记。关键时刻又不为他撑腰。那么宝州地委的威信何在?由得下面地干部联起手来,架空甚至挤走一位新任县委书记。这是龙铁军决不能容忍的。

尽管龙铁军很赏识老爸的能力和踏实的工作态度,但面临这种关系到整个地委脸面的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身为宝州地委地掌舵人,龙铁军绝不会含糊。

只不过,龙铁军虽然亲自出面来做老爸的工作,为孟宇翰撑腰,心里可着实不爽。

试想一想,孟宇翰也真是瞎整,明知道曾克己烂泥巴扶不上墙,愣要扶,结果被人家抓住了痛脚。你要立威,也得选个好点的时机,找一个好点的人来扶,居然找这么一个“阿斗”若撇开他地委书记的身份,纯粹站在一个旁观者的立场,龙铁军是绝对会支持老爸的。

“晋才同志,说说你们县里那个五峰酒厂的情况吧。”龙铁军转移了话题,对老爸的称呼也略微起了些变化,透出了一丝亲热。

说到五峰酒厂,可是老爸的骄傲,立即精神一振,开始向龙铁军汇报起来。

龙铁军听得很是认真,不时插话问一些问题。听说年底前预计能创造利税一百五十万到两百万,龙铁军有些讶异。须知全宝州地区,都没有一家企业能创造这么高地利税额。貌似这个向阳县酒厂,两年前还是个年年亏损地烂摊子。

“晋才同志,这个预测有依据吗?”

“有的,龙书记。去年年底,五峰酒厂已经创造了一百一十三万四千元地利税。投入五十万扩大生产线,产能可以提高一倍以上,品类也会增多好几个,因此我们预计能创造一百五十万以上的利税。”龙铁军便露出欣慰的笑容。

“不错啊,晋才同志,工作做得很细致。”老爸便有些激动,努力按捺住,谦逊地道:“龙书记,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很好啊,晋才同志,不管做人还是做事,都应该踏踏实实,不骄不躁,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这样才能走得坚实。”龙铁军笑着说道。

老爸心里便是一凛,龙书记这分明是在点醒自己。

“是的,龙书记,我一定会记住您的教诲。”

“这就好。回去之后,要好好配合孟宇翰同志的工作,协助他抓好全县的经济建设。只有一个团结的班子,才是一个有战斗力的班子嘛……”

“是,龙书记。”老爸有些艰难地答道。

许是觉得这件事,确实是有些委屈了这位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得力干将,龙铁军站起身来,走到老爸面前。老爸连忙也站起身来,保持着标准的立正姿势。

龙铁军拍了拍老爸的肩膀,说道:“晋才,好好干吧,只要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是,龙书记。”老爸激动得身子都微微有点抖了。

这个面子可大了去了,就是传闻中,也没听说过龙铁军对一个下属这么亲近的。

……

“爸,就这么着,龙铁军忽悠你一把,你就打算向孟宇翰投降了?”老爸回到家里,我便急不可耐问起了龙铁军和他谈话的详细情况。老爸倒也不瞒我,要紧处都说了。我听他回来之后,就去找唐海天和吴秋阳通过气,传达了龙铁军的指示,决定在常委会上通过关于曾克己的任命,顿时叫嚷起来,大为不忿。

这个龙书记也真是的,硬生生将县委书记的帽子给戴到了孟宇翰头上,还不许老爸耍耍小性子。孟宇翰若是个实心办事的,还则罢了,一上来就想提拔曾克己这种混蛋,根本就是胡来。就这,还要地委书记亲自出马,给他撑腰?

老爸便严厉地瞪了我一眼,斥道:“小孩子家,不许胡说八道。”我深深吸一口气,将升腾的怒火压了下去,问道:“严伯伯怎么说?”老爸苦笑了一下:“他还能怎么说?”这倒是,龙铁军的意思表达得如此清楚了,严玉成自然也只能要求老爸服从上级的指示。

我想了想,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大凡这个时候,老爸知道我又要出“幺蛾子”了。

“怎么啦?”

“其实龙铁军亲自出面,对孟宇翰也未必就是好事。”

“此话怎讲?”老爸有些不解。

“他一个县委书记,压不住阵脚,老是跑到地区去诉苦,人家地委领导怎么看他?照我看,龙铁军最多也就帮他这一回,没有下次了。”老爸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被龙铁军忽悠住了,一时半会没想到这一层去。

“行了,这次就让他得意一回。我看就算曾克己当上了芙蓉区的书记,能不能真帮上他的忙还要看看再说呢。”老爸笑起来。

“你又有什么阴谋诡计了?”我顿时还了老爸老大两个白眼球。真是的,有老子这么说儿子的吗?不过随即就笑眯眯地道:“县委常委会上的戏,难道就不能在芙蓉区区委会上重演?关键要看二肖的能耐了。”老爸想了想,笑着点点头。

貌似肖志雄和肖明天都不是省油的灯呢,曾克己有点悬!

“爸,过两天,我打算去一趟省城。”

“又去省城?干什么?”

“周伯伯那里,多时不见,我有点想他和师母了。再说,我在省报还有两个记者朋友,也想去看看他们。”老爸就惊奇起来。

自己都生了个什么儿子啊,小小年纪,口口声声就是“省报的记者朋友”了?

“行,你去吧。”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60章 第二次碰撞 下一章:第162章 干部年轻化

热门: 血族新娘(上) 魔道墙角被我挖塌了[重生] 抱走男主他哥 江封余火对丑眠[娱乐圈] 别烦我,我超凶 生化危机4地下世界 人形兵器下岗再就业 医武高手 巫域 胆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