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又见面了

上一章:第158章 突然袭击 下一章:第160章 第二次碰撞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一次召开县委常委会,孟宇翰这个瘪吃得痛苦,一家伙上来三个正科级,而且都是实权要职。奶奶的,一个县里,几多这样的实权科级干部啊?比较起来,梁国强那个政法委书记的兼职,倒可以忽略不计了。以前严玉成在的时候,就已经将主要的中层干部换得差不多了,又再加上这三个,往后自己这个县委书记说话还灵光吗?

嘿嘿,休说以后,便是现在,似乎也没人拿自己当盘菜。

瞧瞧吴秋阳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哪里有半点将自己放在眼里的意思?讨论干部任免的时候,柳晋才只说了寡淡无味的“我也同意”四个字,然后就在哪里与唐海天挤眉弄眼。

毫无疑问,在县委常委会上真正说话算数的,不是自己这个县委书记,而是柳晋才和唐海天。

孟宇翰也算得官场老油子了,从政这许多年来,却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复杂的情况,看来这个县委书记未必是个香饽饽,弄不好就要搞个灰头土脸收场。

思来想去,孟书记按捺不住,叫上司机开车去了地区,连秘书都没带。

他的秘书,也是县委办给他安排的,一点不摸底,孟宇翰可信不过。

孟宇翰前脚刚出县委大院,唐海天的电话就打到了老爸的办公室。

老爸凝神听着,随后微微一笑,平静地道:“他爱去哪里去哪里。我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海天书记,县委全会和人代会的事情,要辛苦你抓紧一点了……嗯嗯,好地,再见!”严玉成调任宝州市之前,曾经与唐海天有过一次单独的长谈,具体说些什么。只有他俩知道。老爸也只听严玉成后来说了个大概。其实便算严玉成不找唐海天谈这次话,唐海天的位置也摆得很正。老早就将老爸当成上级来看了。

如今孟宇翰横插一杠子,不但抢走了老爸的县委书记,等于也抢走了唐海天的县革委会主任。

当然,纯粹从政治争斗的层面上看,唐海天也不是完全没有别的选择,譬如他也可以选择与孟宇翰合作,合伙打压老爸。最后将老爸挤走了事,他亦可顺势接任县革委主任。但是唐海天是个办实事地人,见证了老爸的能力和一心为民地精神之后,深受感动,要他为了一个正县级位置,彻底放弃自己的原则可不容易。

可以说,严玉成调离之后,向阳县仍然处于“严玉成时代”他所遗留下来的那个坚定的团结的班子依然在高效运转,只不过领头羊换成了老爸。

毫无疑问,孟宇翰是去找刘文举讨计去了,至于刘文举教了他何种招术,不得而知。孟宇翰回来之后,就开始频繁地下基层。甚至不能按时赶回县里的时候,连县委常委会都委托给老爸主持。

既然暂时掌控不了常委会,索性做个甩手掌柜,由得你们去折腾。我泡在基层,以县委一把手之尊,基层的干部还是要很好逢迎地。既遮了面子,又得了好名声,一举两得。

不能不说,这是个不错的招术。一下子点中了老爸和唐海天的要害。

这两位都是实诚君子型的,你孟宇翰摆出咄咄逼人的架势。人家自然要联手反弹。如今孟宇翰什么都不管。什么都放权,老爸和唐海天反倒不好意思。觉得不能得寸进尺,过为己甚。许多事情上都小心起来,不随便侵夺他县委书记的权力。

老爸和唐海天讲究温良谦恭,本衙内可没有那么大气度。上辈子草根,镇日为生存糊口忙忙碌碌,这辈子好不容易弄了个“向阳县衙内第一”的头衔,焉能轻易拱手让出?

而且孟跃进到向阳县的表现,尤其让我生气。

这小子才来没几天,就和马智宽地儿子马文才勾搭上了,几日光景,两人就好得如同穿了一条裤子,进则同进,出则同出。

反正马文才虽然在民政局挂了个名字,说是国家工作人员,却甚少正经上过什么班。至于孟跃进,以前就是在青安县交通局上班的,孟宇翰来向阳县上任,老婆孩子的工作自然一并转了过来。还是在交通局。

交通局这块,一贯就是马智宽负责的,还是郑兴云担任县革委第一副主任的时候,便将交通口牢牢控制在自己手头。马智宽担任县革委常务副主任之后,依旧分管交通口。孟跃进进了交通局,难怪这么快便跟马文才打得火热,也算缘来有自。

这也没什么,孟跃进既然来了向阳县,总是要交几个朋友的,难不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但这小子不该没事跑到“巧巧面包屋”来瞎逛。

“巧儿,叫经纬哥再在南方市给咱们找一找,看看有没有更先进地面包机。我们店里,也该技术革新,总是一成不变的吐司,时间长了,顾客要倒胃口了。”我舒适地躺在竹躺椅里,一边捏着酱牛肉放进口里一边说道。

南方市,就是D省的省会,眼下南方第一大城市。随着去年中央在沿海地区设立四个经济特区作为改革开放的试点,南方市改革开放的步子也逐渐加快,许多新型的机器设备渐渐出现在市面上了。

这个时候提出巧巧面包屋“技术革新”算得上与时俱进。

“哎,那你写封信吧,我去寄。”梁巧快乐地答应着。

县里的勾心斗角一点都没影响到她,因为我在店子里面很少说这些事情。

没有必要嘛。

只要她开心,我也就开心了。

“嘿嘿。电话机都装一年了,还老是要写信。有了先进的技术设备,就要学会经常使用。”我笑着站起身,抓过老式地摇把电话,开始接驳千里之外的南方市。

虽说“技术设备先进”了,通过总机转接,要顺利接通梁经纬所在部队。也颇为不易。鼓捣了十几分钟,运气还不错。居然通了。

“喂,请梁连长接电话……”梁经纬去年年底已经正式升任连长了,这位二级战斗英雄硬是要得,升官升得蛮快地。考虑到六年后他就要担任副团长,这个时候上到连长地位置,也属正常。

约莫等了四五分钟,电话那头才响起梁经纬铿锵的声音。

“你好。我是梁经纬,请问你哪位?”

“呵呵,经纬哥,是我,柳俊……训练挺忙地吧?严明还好不……哦?都成训练标兵了?了不起啊……”听说严明这位“花花太岁”居然成了训练标兵,我不禁一阵欢喜。严玉成和解英若是得知这个消息,更不知要如何高兴了。

“……是这样的,经纬哥。你要是有空地话,哪天上市里去转悠一回,给巧儿再买两台新式的烤面包机……对,要花样比较多地,现有的这两台,功能太单一了。满足不了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旺盛需求啊……哈哈……”我打着官腔跟梁经纬开玩笑。

“巧儿,过来过来,经纬哥要同你说话呢……”梁巧兴奋地跑了过来,如同一个活泼美丽的精灵。

“哥,你好吗……”巧儿开口就是这么一句没营养的话,惹得我偷偷直笑,饶有兴趣地站在一旁听她和梁经纬说话。自然,换作别人,这么做是极不礼貌的。

眼见得巧儿轻颦薄笑,高兴非凡。我也不自禁的欢喜。

“哟。好漂亮地妹仔……”忽然,一个怪声在店门外响起。

我的脸顿时沉了下去。

不用扭头看也知道是孟跃进。青安县的口音与向阳县的口音有很大不同。况且我还听他说过不少屁话,他讨厌的怪声深入脑海,再也不会忘记。

我转过头,只见孟跃进还是那个流里流气的打扮,正盯着梁少兰猛流口水。

与梁巧一样,梁少兰也长得甚是漂亮,身材丰满,有一股已婚少妇特有的韵味。

“哪来的阿飞小流氓?”却是帮工梁秀菊在做仗马之鸣。打从收拾完曹生明之后,黑子传下话去,倒是再没有乱七八糟地阿飞混混来店里乱流口水了。

梁少兰老实本份,梁秀菊却不是省油的灯。听孟跃进一口外地强调,流里流气的,自然生气,觉得这人也太不识相了。

“你说谁呢?小骚XX……”孟跃进几曾被人家如此不留情面地呵斥过,顿时板下脸。

“你个臭流氓,你妈……”梁秀菊岂是好惹的,见孟跃进居然敢先开口骂人,立马翻脸,向阳县“三字经”流水价涌将出来,孟跃进家祖宗十八代女性一一问候到位,无一漏网!

孟跃进气得脸皮紫涨,额头青筋爆绽,想要冲进来打人吧,又隔着高高的柜台,举起手掌想要拍下去,柜台又是全玻璃的,蒙头蒙脑来一下子,孟公子地手掌难免不保。想要反唇相讥,梁秀菊口齿何等伶俐,孟公子直是插不进嘴去!

“喂,你闭嘴,你知道他是谁吗?”孟公子身后的跟班终于忍耐不住,出来为主子撑场面打旗号了!

“左右不过是个不开眼的小流氓罢了,难道还是县委书记的儿子不成?”我背着手慢慢走过来,冷笑道。

这个跟班却也来头不小,乃是堂堂县革委常务副主任马智宽的公子马文才。

马文才自觉与孟跃进保持半步的距离,仿佛这是县委会里的排名一般,满脸谄媚神情,狗腿得很,瞧着让人不爽。

“小俊,是你?”马文才大吃一惊。

刚才我背对外在打电话,马文才的注意力又全集中在梁少兰漂亮的脸庞之上,却是未曾留意到我。

“哟,是马公子啊!”我继续冷笑。

“这么说来,这位当众耍流氓的真是孟书记地少爷了?啧啧,这要传出去可有多不好啊,县委书记和县革委常务副主任地儿子当街耍流氓,调戏妇女,嘿嘿,人家还以为我们向阳县和青安县一样,没有王法呢……”孟跃进这时自然也认出了我,也知道我是柳晋才的儿子,见我言辞锋锐,紧紧扣住当街耍流氓调戏妇女这顶大帽子,顿时有些慌神。

“哎,你不要乱说啊,我们……我们哪有耍流氓?”

“嘿嘿,孟公子,在青安县耍流氓调戏妇女还不够,又跑到向阳县来耍流氓了。好啊,我也不冤枉你,咱们请公安局地同志过来评评理……巧儿,打电话给你国强叔,请他马上过来……”马文才吓了一跳,这个“国强叔”该不是公安局的梁局长吧?他可是知道我和梁局长的师徒关系的,忙陪着笑道:“小俊,都是误会,哪里用得着惊动梁局长?”

“误会?文才哥,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有些人,你还是离他远点,免得连累你!”对马文才,我多少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咱的打击对象只有孟家父子,两旁不相干的人,请自觉站开些,免得“误伤”

“你什么意思?”孟跃进也火了,瞪起了一双牛蛋眼睛,气势汹汹的样子。

这小子,他老子在青安县做县委副书记的时候,已经十分嚣张跋扈,如今孟宇翰正经做了县委书记,一把手,他就更加狂得没边了。焉肯向一个半大孩子服软?

“没什么意思。咱们还是请公安局的同志来评理好了……巧儿,怎么还不打电话?马上请梁局长过来。”孟跃进脖子一梗,冷笑道:“过来就过来,谁怕谁啊?”见这位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马文才急了眼。

虽说只是“口花花”了两句,进了公安局问题也不大,事情总是能说清楚的。怕的是公安局把这事告诉他老子。上回“淫秽聚会”的事情,他可是被马智宽收拾得不善,这要又让公安局的同志告上一状,估计“马主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再说,“淫秽聚会”那事,他还欠着我一个大人情呢。

“孟哥,算了,我们走吧……”马文才向我讪笑着连连点头,拉起孟跃进就走。

其实孟跃进也是硬着头皮充好汉,有了台阶下,也就顺坡下驴,哼哼了两声,随着马文才走了。

“秀菊姐,好样的,对这种小流氓,就是不能客气。”我笑着竖起大拇指,夸奖梁秀菊。

“那是……哎,小俊,他们是谁啊?”

“你管他是谁呢,你国强叔可是公安局长!”我笑道。

没必要将孟跃进和马文才的身份告诉她,没的吓着人家女孩子。

我想了想,抓起电话要通了治安大队。

“程哥,晚上一起喝个酒。”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58章 突然袭击 下一章:第160章 第二次碰撞

热门: 与罗摩相会 我在仙界上小学 乡医艳情录 退出枪坛后全世界都在逼我复出 营业悖论[娱乐圈] 盗墓谜云 家有Omega初长成 武炼巅峰 七宗罪5:恶魔仆人 乡村野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