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严玉成调任

上一章:第154章 捡了个老婆 下一章:第156章 来的竟然是孟宇翰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严玉成要调走了。

这个消息不是突如其来的,一九八一年的春节过后没多久,地区就传来风声,准备动一动向阳县的班子。初传来风声的时候,不确定是严玉成还是老爸会动,但总之两个人中一定会动一个。

瞧来一二把手太融洽,终归是犯了官场的忌讳啊。

对这个消息,严玉成和老爸是足够重视的,虽说党员干部必须要服从组织安排,这是铁的纪律。但面临着向阳县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无论严玉成还是老爸,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动。

过去的一年,向阳县确实打了一个大大的翻身仗,工农业总产值跃居全区第二位,仅次于宝州市。尤其是工业产值,几乎翻了十几个跟斗,各类工厂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头。集体企业的总产值和总利税差不多是从无到有,一下子就窜了起来,财政收入大幅增长。

春节的时候,老爸去严玉成家拜年,还乐呵呵地说起今年的发展思路,要在去年的基础上,工农业总产值再翻一个番,争取占到全区第一位。严玉成也兴致颇高,着重指出了山北区的发展,还要再加快一些。两个不大喝酒的人碰了好几次杯,在构筑向阳县的美好蓝图中都有了微醺之意。

谁知春节后上班没多久,刚出了正月十五,风声就传过来了。

一开始,严玉成和老爸并不是很在意。两年前才刚大规模调整了全区的领导班子。照说不会在这个时候有何异动。不过为了慎重起见,严玉成还是通过地区机关地一些熟人关系打听了一下。

担任向阳县的一把手将近三年时间,严玉成也已在地区积下了许多人脉。

不久,就有确切的消息传来,动的是严玉成,去向很可能是宝州市。

因为宝州市委的现任书记许景行年纪大了,精力不够。许多事都管不到位了。宝州市去年的工农业生产总值基本没什么变化,若不是仗着老底子厚实。只怕就要被向阳县拱翻了。龙铁军对他的工作很不满意。问题是许景行以地委副书记地身份兼任宝州市委书记,资格很老,比之龙铁军亦不遑多让。年龄虽老,偏又还没触到退休线,让龙铁军对他的安排颇费思量。

据说春节期间,许景行一时高兴,多喝了几杯。差点犯了心脏病,春节假期过完好几天,都没办法正常上班,每次到市委大院点个卯,就跑到医院吊瓶去了。

这让龙铁军下定决心要调整宝州市地领导班子。

若果真让向阳县这样一个常年垫底的贫困县超越了宝州市成为全区第一,固然是一种荣耀,却也越过了龙铁军等一班地委领导的心理底线。

无论如何,宝州市是地委地革委的驻扎地。毫无疑问,地区的人力物力都是往宝州市倾斜的。对宝州市的建设,龙铁军周培明等地区大佬也经常会给予具体地指点。而且作为建制市,在财政拨款方面,就要优先于县。拥有如此多的有利条件,却因循守旧。无所作为,岂止是许景行和宝州市委脸上无光而已?龙铁军周培明面上也不好看。

虽说只是小道消息,但说得有鼻子有眼,瞧来是确有其事了。况且消息的来源,据严玉成说,是绝对靠得住的。

在严玉成的书房里,我和老爸一齐蹙起了眉头。

“不能再争取一下?”明知道不可能,老爸还是问了一句,带着万一的希冀。

严玉成缓缓摇了摇头。

“那最快会在什么时候?”老爸又问。

“应该是四月份吧,召开县委全会和人代会之前。”一般调整干部。都是这个时候。程序上比较方便。也就是个程序,当时的县委全会和人代会。基本早就由上级定了调子,发生意外状况的情形几乎完全没有过。

“严伯伯,那你过去,是不是也能兼任地委副书记?”我问道。

如果能这样地话,这个调动倒也不坏。严玉成官升一级,成为地委领导,老爸极有可能顺势上位,成为向阳县的一把手。

这生意做得过,赚头不小!

严玉成笑起来:“你想得倒美,地委副书记那么好当的?”倒也是,三年前他还是个正科级的公社主任,三年时间不到,一家伙就窜到地委副书记的位置上,正儿八经的副厅局级高干,速度忒快了些。

我扁了扁嘴:“前生作恶,今生附廓;恶贯满盈,附廓省城。”严玉成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伸手敲了我一个爆栗。

“臭小子,一张嘴那么毒?”我就摸着头嘿嘿笑了。

虽是玩笑,倒也算得实情。

关于“附廓”是这样地,封建时代担任首县县令,就称为附廓。本来知县乃是一县之长,威风凛凛的“百里侯”可是做了首县县令,与知府大人同处一城,不要说府台大人,便是推官、学政、师爷这些家伙,县令也要小心伺候,“百里侯”威风大打折扣。至于附廓省城,那更好理解,就是全省的首县县令啊,比他老人家官大的多了去了。在省城做县令,那不叫当官,叫当孙子!

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句“恶毒”的谚语流传下来。

严玉成调任宝州市委书记,如若不能在地委会里挂个职,将级别调整上去,不要说地委地革委那些副书记副主任秘书长个个可以拿捏他。就是强势一些的地直部门头头,也可以不将他放在眼里。

怎么,论级别咱俩一般,谁也不比谁大,你显摆个啥?不尿你你能咋样?

“这个事情,我想龙书记一定会有所考虑吧?”老爸说道。

严玉成淡淡道:“副厅局级地任免权,不在地区。龙书记也只有建议权。”我笑道:“伯伯。那你还不赶紧去巴结龙书记?”

“臭小子,你伯伯是那种人?”严玉成笑骂。

我正色道:“这官啊。该跑就得跑,该要就得要。你一心为老百姓办事,官当得越大,对人民群众越有好处。这可不是讲客气的时候。”这话一半是实,一半有溜须拍马的嫌疑。

严玉成这回倒没骂我,笑着说道:“当官的人,哪个不觉得自己是个一心为民地好官?”老爸道:“书记。我觉得小俊说地也有点道理,你还是亲自去找找龙书记的好。”

“我去了怎么跟他说?”严玉成双手一摊。

“难道说你让我来宝州市,就得给我提一级,不然我不干?”老爸和我都笑了。

“不管怎么样,汇报工作总可以吧?”我笑道。

严玉成想了想,点点头。

“明天地区有一个会,我顺便去找龙书记聊聊。”次日下午,我破例在向阳一中附属初中部一年级一班坐了两节课。向阳一中附属初中部是向阳县师资力量最雄厚。教学质量最好地初中。开班不多,每个年级只有四个班,能够进来的只有两种人——成绩最拔尖地学生和关系最硬的学生。

严菲属于后者,老实说,这小丫头读书不懒散,就是性子比较憨。不大学得进东西。硬碰硬考一中初中部,毫无指望。不过且不论严玉成的官位,现放着她老妈解英就在教委做工会主席,这个面子,一中的领导自然是要给的。

至于本衙内,诸位不要误会,没有动用任何关系,以四年级学生的身份参加民主小学五年级的毕业考试,语文数学双百分,以全学区总分第一名地成绩被一中初中部优先录取。

但是上了初中之后。自然就要动用些关系。送个礼什么的,让班主任老师给我放水。允许跷课。条件还是和在民主小学时一模一样,保证每次大考总分第一名。

上了初一,加了门英语,还有历史和政治,这些也是丝毫都不放在我心上的。

一中的老师比较负责,尽管我动用了影子内阁里排名第一的公安局长梁国强亲自出马,班主任还是亲自登门征求了老爸的意见。

老爸微笑着请老师喝茶抽烟,和老师谈天说地一个多小时,兴致极高,临了很随意地说了一句:“小孩子嘛,只要不干坏事,学习上的事情,让他自由发挥!”得,班主任心领神会,高高兴兴回去了。

自打去年开学至今,除了几次大考,我正经出现在教室里的时间全加起来不超过八节课,还要连这两节课也算进去。

所为何事?

多陪陪严菲。

昨晚自严玉成地书房出来,瞅着严菲含羞带娇望向我的眼神,忽然觉得心里一阵空落落的难受。随着严玉成调往宝州市,往后和她再见面的时候就少了。至少不能像现在这样日日得见。

我承认我的性格是有点黏黏糊糊的,许多事情拿得起放不下。与严菲朝夕相处三年,虽说暂时尚未涉及到男女情爱,感情着实不浅。

严格来说,从我重生开始,严菲大约算得上是我唯一地同龄玩伴。上辈子的其他同学玩伴,这辈子交道打得不多,许多人都叫不上名字。

冲着这份“青梅竹马”当得好好陪一陪她。

瞧得出来,对于我忽然在教室里出现,老师们都大感意外,至于同学,除了严菲,几乎就没人和我说话。基本就不认识,说什么呀?再说我全身上下黄夹克,白衬衫,黑皮鞋,腕子上还戴着上海表,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学生啊。

严菲高兴坏了,才不管这些,一下课就和我腻在一起,叽叽咯咯说个不停,一双白玉般的小手连比带划的,绝美的脸颊上神采飞扬,瞧着着实让人心旷神怡。

同学们都有些好奇地盯着我们看个不了。

严菲虽然是个乖乖女,很少摆什么架子,不过因为她的身份和惊人的漂亮,自然是高高在上的小公主。同学们等闲也不随便跟她搭讪。同学差不多一年,还从未见过严菲这么多话。

我的位置照例是在最偏一排的最后一个——永远地差生位置。

基本上,这两节课严菲啥都没听进去,不时拿眼睛往我这边瞟。每次她瞟过来,我就报以一个淡淡地微笑,小姑娘便很满足地回过头去,带着娇憨的笑意。

老师自然是发现了这个情况,却装作啥都没瞧见。

难道公开在班上批评严书记地女儿和柳主任的儿子上课不认真?撇开这两位的老子不说,貌似柳俊每次都毫无悬念拿到总分第一名,不认真又咋了?

那时节,只要学习成绩好,就是好学生。

放学之后,我微笑着对严菲说道:“菲菲,晚点回家,我带你去老街玩。”

“好啊好啊……”严菲拍手欢呼。

汗!

貌似小姑娘今年快满十三岁了,身条也拔到差不多一米四十的样子,居然还是这般没心没肺的娇憨性子。让我尤其暴汗的是,才一出学校门,一只白玉般的小手就伸了过来,绞住了我的手。

去年下半年开始,每日晨练加了打沙袋的项目,本衙内的纤纤玉手不再白嫩柔滑,而是老茧横生,十分粗糙了。和严菲手拉着手,不时恪得她的手心痒痒的,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向阳县的街道还是没啥好逛的,不过百货公司一门市部的货物倒是多了些。我拉着严菲走近一门市部的玩具柜台,一眼就相中了一个毛绒绒的小狗熊,造型憨厚可爱之极。

“菲菲,喜欢吗?”

“喜欢!”严菲连连点头。

回家的时候,严菲一路紧紧抱着小熊,开心得不得了。

晚上八点多,严玉成从地区回来了。一回到家里,就给老爸打过来电话。老爸和我当然是一直都在等这个电话的,很快三人就进了严玉成的书房。

“事情基本上定了。”严玉成先递了一支烟给老爸,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支,慢慢说道。

我和老爸都望着他,静待下文。

“地区已经将材料报上去,不久之后,省委组织部就会下来考察。”我们父子对视一眼,均是脸露喜色。

那时节,县委书记还不是省管干部,严玉成若平调至宝州市的话,用不着省委组织部下来考察。这个意思就是明摆着他要进一步了。

“地委副书记还是地委委员?”我问道。

“地委委员吧,上副书记恐怕资历还不够。”我和老爸都点点头。能上地委委员也不错,只要进了地委班子就成。

“那,我爸呢?”这个话老爸自己不好问,我却没有多少顾忌。

严玉成眼睛一眯,神色忽然变得有些黯淡。

怎么,难道老爸不能顺势上位,地委会另外派人来担任向阳县的县委书记不成?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54章 捡了个老婆 下一章:第156章 来的竟然是孟宇翰

热门: 深情男配今天崩了吗 重生后,我的奶猫变成了疯狗 因为风就在那里 猎头游戏 ABO白夜做梦 次元茶话会 穿成人类之后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个菜鸡 穿成鬼面王的小娇夫 穿成Omega后发现自己怀孕了 我的尤物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