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格局问题

上一章:第148章 省报记者 下一章:第150章 黑子出狱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送走彭飞和白杨,我回到家里,想和老爸说一下这个事情。若果在青安县与孟跃进谈判成功,花点钱将黑子捞了出来,我也就打算将这事瞒下来算了。黑子毕竟以前是在社会上混的,让老爸知道我和混子打交道,怕是不大好。但现在惊动了省报的记者,却不能再瞒他了。虽说是在邻县,终归是涉及到一个县委副书记,谁知他在地区有些什么关系?但可以肯定的是,能坐到这个位置的人,必定在地区有靠山。万一惹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来,老爸还蒙在鼓里,会被打个措手不及,很被动。

谁知老爸却不在家。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看看表,两点多了,估计老爸老妈都去上班,三个姐姐全都去上学了。

我这才想起,貌似四年二期的新学期开学以来,我就是第一天在教室里坐了两节课,第3节课就不见人了。这个小学生做得实在不像话。

我在心里不好意思了一把,转身来到县革委办公室,却发现老爸的办公室也是锁着的。那就可能是开会或者下乡去了。

跑到秘书科一瞧,江友信也不在,问问其他人,才知道老爸下乡去了,去的还是山北区那鸟不拉屎的地方。不过,如今山北区的水泥厂已经竣工投产,毛毛糙糙的石子路也修了二十来华里了,只要不下大雨,水泥和石灰都能很顺利地运出来。似乎也不能完全称为“鸟不拉屎”了呢。

回想上辈子的时候,山北区几曾有过什么工厂?

如同龙铁军肯定过地。这就是契机,是山北区走出大山的契机。希望这一辈子,山北区能够迅速扭转那种一穷二白的赤贫状况,人民群众能早日过上温饱的日子。

既然老爸不在,向严玉成汇报也是一样的。

下午上班还不久,严玉成办公室刚巧没外人,只有肖志雄在帮他整理一些资料。

“严伯伯。”

“臭小子。你这两天去哪啦?”严玉成一看见我,开口就骂。

我一怔。敢情本衙内现在成了重要人物,蒸发两天,就连严玉成都惊动了?

“去了一趟青安县,然后去了一趟省城,刚回来。”我老老实实回答道。

“喝,挺忙的嘛,说来听听。都忙了些什么事?”严玉成难得清闲,放下手头的文件,饶有兴趣地问道。

“伯伯,来地都是客,铜壶煮三江。阿庆嫂都知道的道理,你怎么不知道呢?到了你地地盘上,茶水都没一杯,也不让个座。恐非待客之道吧?”每次见到严玉成,我就忍不住要和他斗斗口,其乐无穷。

“哼哼,摆起谱来了?要喝茶自己倒,要坐有凳子。就是你老子来了,也是这样待遇。”严玉成板起脸训斥道。

肖志雄笑着。给我泡了一杯茶上来。他跟严玉成也有一年多时间了,来向严书记汇报工作的干部不知凡几,基本上都是诚惶诚恐,便是关系最好的柳主任和资格最老的唐书记,在严玉成面前都不能完全放开。严玉成就是这样,不怒而威,与龙铁军颇有几分神似。

唯独我这个小屁孩,一点不怯场,经常能引得严玉成开怀大笑。

“其实也没啥大事,就是腾飞机械制造厂的一个销售员。叫作颜海军的。在青安县汽车站,看见几个二流子调戏妇女。上前打了个抱不平,揍了几个二流子一顿,结果被青安县公安局抓起来了。”我端起茶,吹了吹,喝了一口,这才慢悠悠地说道。

“哦?他打抱不平,公安局抓他干嘛?”严玉成饶有兴趣。

他一天到晚忙于公务,被文山会海包围,偶尔和我聊聊天,实在颇有醒脑提神的作用。

“这个很简单嘛,他打地那个二流子,是青安县委副书记孟宇翰的儿子孟跃进……”眼见严玉成和肖志雄都露出吃惊的神情,我也不再卖关子,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说了。

“省报的记者已经去青安县了?”严玉成皱起眉头,眼睛狠狠盯着我,心说你小子可真能折腾,连省报的记者都搞下来了,才来跟我说?

“是啊?伯伯,有什么不妥吗?”

“有什么不妥?弄不好你就捅了个马蜂窝!”

“有那么严重?”我不以为然。

肖志雄低声道:“书记,听说孟书记与地区刘文举书记,是郎舅之亲,刘书记是孟书记的亲姐夫。”我吓了一跳,这个靠山可有点硬扎。

刘文举是地区三把手,地委副书记兼地纪委书记。难怪孟跃进牛皮哄哄,好像青安县是他家的,原来是有个姑父做大靠山。

“那又怎么样?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严玉成眉毛一扬,淡淡说道。

肖志雄本是一片好心提醒,不成想却激起了严玉成执拗地性子,只得略显尴尬地笑笑,不再吭声。其实孟宇翰与刘文举这层关系,严玉成焉能不知?他只是不信邪!

“伯伯,这事我是不是做得莽撞了?”我有点担心起来。

“怎么,怕了?”严玉成斜乜着我,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怕他个鸟!”我禁不住热血上涌,冒出句粗话来。

“在汽车站公然调戏妇女,召集一帮子流氓混混当街行凶。他还有理了?”

“好小子,说得好!男子汉就要有这个气魄!你去吧,这事我知道了。”严玉成哈哈大笑。

其实我也知道,事情涉及到刘文举,如果真闹大了,严玉成也未必能全都扛下来。但他这种藐视一切的气魄确然为我壮胆不少。

严玉成说得对,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要有气魄有担当。

既然已经开战,便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从严玉成办公室出来。我直接去了公安局,找梁国强。

我和梁国强之间,更是毫无顾忌。

梁国强听了我地话,只问了一句:“我能做什么?”

“找两个人,跟我去青安县。我怕那两个记者在青安人生地不熟,找不到有力的证据。”梁国强点点头,略微沉思一会。说道:“肖剑算一个,另外肖武也算一个。”呵呵,怎么都整了姓肖的?肖剑不消说,公安学校毕业,五大三粗,三两个人不在话下。肖武是县革委保卫干事,梁国强地弟子。梁国强一转业到县革委保卫科,肖武就跟他学艺。也有些年头了,在我的几个师兄里,算得一把好手,人又机灵。

“我看可以。”

“你就不要去了,叫他俩去就行了。”梁国强说道。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

既然这个事情涉及到有可能牵扯到刘文举。我还是不要露面比较稳妥。虽说年纪小,终归是向阳县革委会主任的儿子,一旦泄露出去,不知会引起何种猜疑。挤掉王本清,已经得罪了周培明,这要再连刘文举也一并得罪,就算有龙铁军罩着,总是不大好。二肖都是身手敏捷的把式,加上司机周厚群也是部队转业回来地,暗中照应一下彭飞和白杨应该没问题。

本衙内虽也习武两年。貌似身手很是一般。关键时刻,只怕不但帮不上忙还会拉后腿。不去也罢。

瞧不出梁国强。不到一年的公安局长当下来,方方面面地利害关系一下子就拎得清清楚楚了。

谁知我和梁国强这个安排,基本上没怎么派上用场。

彭飞和白杨到达青安县曲溪镇梅桥大队,亮出记者证,很方便就找到了当事人石秀丽,一个十八九岁很水灵的女孩子。前两天受了惊吓,一直呆在家里不敢出门。梅桥大队的支书带两位记者赶到她家里,一问情况,也许是省报记者的牌子很好使,石秀丽没怎么隐瞒,就将当时地情形说了。

毫无疑问,腾飞机械厂地材料说的是事实。

事情办得如此顺利,我估计是孟跃进太大意了,他压根没想到腾飞机械厂一个队办企业有这么大地能耐,居然一时三刻便将省报的记者搬了下来,因而根本没做防备。

彭飞和白杨两人得了第一手资料,又马不停蹄地赶到青安县城,找到农机站门市部的苏主任核实情况。不成想这一来,立即便惊动了青安县的高层人物。

苏兴国可不是石秀丽,精明着呢,一听是省报的记者,来了解颜海军的事情,心一下子便提了起来。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搞不好就要给青安县抹黑。这样的罪名,他苏兴国绝对担当不起。当下客客气气接待了两位记者,对彭飞和白杨地问话却一推三二五,只管打哈哈,真材实料半分也不往外掏。好不容易应付走两位记者,马不停蹄就将此事汇报了上去。

孟宇翰一听这情况,顿时慌了手脚,忙将儿子叫来一问,孟跃进这草包还没事人似的,大咧咧地认了,差点将孟副书记气晕过去。

事情紧急,孟副书记也顾不得教训儿子,当即拿起电话就要通了刘文举。刘文举在电话里将他好一通训斥,训得孟宇翰汗流浃背,一个劲向姐夫认错,责怪自己教子无方。

刘文举将小舅子教训一通,免不得要秘授机宜,叫他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于是这个事情便有了一个让我不是很爽的处理结果。

基本上,两位省报记者暗访的情形属实,一帮子流氓混混在汽车站调戏妇女,向阳县腾飞机械厂销售员颜海军同志见义勇为,出面制止,赶跑了这干流氓。谁知这伙流氓蓄意报复,纠集了一帮同伙围殴颜海军。所幸公安人员及时赶到,救出了被流氓追砍的颜海军。

因为事情的前因后果一时没有弄清楚,青安县公安局暂时羁押颜海军和一帮围殴地流氓,也算是依法办事。案情调查清楚之后,青安县公安局及时解除了对颜海军同志的羁押,而且对他见义勇为的行为予以了肯定和表扬。而那帮无法无天的流氓,全都被公安局抓捕归案,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听起来,一切都很圆满,只有一点,与记者同志的调查结果略有出入——那帮流氓混混里面,没有孟跃进的名字!

这个戏法如何变的,我虽然懂得,却有些不爽,坐在严玉成对面,摇了摇头。

严玉成便笑了,淡淡说:“怎么,有点不甘心?”

“对。孟跃进这个王八蛋,实在不是个东西。”在严玉成面前,我很少隐瞒过什么,大多时候是直承其事。

“其实这个结果也未尝不好。”严玉成慢悠悠地道。

老爸在山北区呆了两天了,还没回来。因而严玉成办公室,只有我和他。

“你若想正义永远得到伸张,不大现实。孟跃进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涉及到了孟宇翰和刘文举,事情就变得很复杂。只要他没有惹下滔天大祸,最终的结果,往往都是妥协,大家各退一步。”严玉成难得好耐心,居然慢条斯理和我谈起了官场地斗争艺术。他这个态度将我心中地不爽冲谈了许多。他以前除了开口闭口骂我“臭小子”除了想方设法压榨我肚里的东西,可从来不曾与我如此推心置腹。见他神情笃定,我脑海中灵光一闪。

“伯伯,其实这个结果你早就料到了是不是?”严玉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点了点头。

“若我是刘文举,我也会这么处理。既应付了省报地记者,又让腾飞厂无话可说,还保住了青安县的面子,一举三得。”

“是一举四得,顺带收拾了一帮流氓痞子!”我没好气地加了一句。

“说不定省报还给他们一个弘扬正气,打击流氓恶势力的正面报道。”

“对啊,如果省报能给个这样的报道,那就更好了。”严玉成笑眯眯的。

我顿时气结。

严玉成收起笑容,正色道:“小俊,凡事不可意义用事,要从大局着眼。你那个腾飞机械厂的产品,以后还要在青安县销售吧?这次往死里得罪了孟宇翰,对你有什么好处?在商言商,利字总是摆在第一位的。”我万没想到严玉成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不由有些心虚地嘀咕道:“什么我的腾飞机械厂?那是柳家山的好不好?”严玉成是崇尚郑板桥“难得糊涂”哲学的人,当即微微一笑,也不细究。

“小俊,你天资聪颖,明白事理,但是格局还稍嫌不够。若想成大事,便不能拘小节!这个道理,你要好好想清楚!”严玉成的话,犹如当头棒喝,将我心中一点点的不服气都吹得无影无踪。

我上辈子草根,虽说重生,毕竟见识不广,胸襟不够,此语确是的评!我心悦诚服,站起身来,朝他鞠了一躬。

严玉成就笑了,眼里全是温和与鼓励。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48章 省报记者 下一章:第150章 黑子出狱

热门: 一剑独尊 九仙帝皇诀 良陈美锦 无敌储物戒 水手服和白球鞋 大奉打更人 齐乐 别相信任何人 校园全能高手 医门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