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收审所

上一章:第144章 夜赴青安县 下一章:第146章 走着瞧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是,黑子的情形不是很糟糕。

在青安县收审所见到黑子,还真费了一番周折。李建武虽说在青安县公安局混了好几年,正如我对他的评价,胆子小,没担当,面子上人缘是不错,真正要紧时候,没几个人买他的账。

辗转托了两三个人,最后硬是叫周厚群赶到县革委门前的供销社小门市部买了几瓶酒几条烟,送给了收审所一个姓侯的副所长,这才偷偷摸摸带我们在收审所的接待室见了黑子一面。还只准肖剑一个人去见。肖剑坚持要带上我一道,侯所长见我小孩子家家的,认为碍不了什么事,也就没有阻拦。

我原以为黑子会被铐上脚镣手铐,谁知没有。

这就好多了,虽说号子里黑得很,黑子这么虎彪彪的一条大汉,白天的时候,一个人对十几把刀子,愣没给砍成血葫芦,光凭这一点,号子里的人就未必敢胡来。

半夜三更的,黑子还以为是提审呢。

疲劳战术其实也是刑讯逼供的一种,而且是挺厉害的一种,许多刚嘴铁牙的家伙,几天几夜不间断的审讯下来,实在支持不住,为了求得好好睡一觉,什么都往外倒了。

在接待室一见到我,这个彪形大汉眼睛顿时湿润了。

什么人半夜里来看他,他都不会如此意外。但我还只有十一岁啊,而且身份金贵。深更半夜跑到青安县来看他一个混子,也难怪黑子动了真感情。

“黑子,伤着哪里没有?”我第一句话就是问的这个。

“没。都是些皮外伤,不要紧。”黑子摇摇头。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黑子脸颊上有两处淤青,左眼角裂了一条缝,结了个血痂。右手上有道血痕,此外衣服也有几处破损。瞧他神完气足地样子,估计是没受什么重伤。

“俊少爷,这么晚劳你赶过来……”我一摆手止住了黑子的感激之言,说道:“咱们时间有限,别说没用的。我问你,当时在汽车站,确实是他们在调戏妇女么?”

“是!”黑子重重点了一下头。

他这一点头。我就放心了。林海仁说的话,老实说我还是有点信不过。但是这种情形下,黑子断然不会同我撒谎。

既然事情涉及到县委副书记的儿子,就得做两手准备。在人家的地头,自然最好是花钱消灾,看能不能说服那个孟跃进,放黑子一马。只要孟衙内不死死咬住不放,再在公安局打点一下。估计事情不难解决。

我不是正义感无限膨胀的人,前世今生都不是。

上辈子草根,镇日价为谋生糊口劳碌奔波,没有培养正义感地土壤。在网络上跟风,随大流骂骂社会上不公正的事情,做做“粪青”是有地。基本上这也是我体现正义感的唯一方式。真在大街上看到不平之事,绕着走的可能性达到24K的纯度。在这一点上,我远不如黑子。至少他敢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不敢。若是换了别人,家里有一个老娘一个老婆两个孩子要养活的情形下,敢不敢挺身而出我就不得而知了。

这一辈子运气不错,三瓶啤酒整了个穿越,因缘际会当上了个什么“衙内”暂时也只能在向阳县搞风搞雨。整日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给人家揪住啥小辫子。将老爸整了下去。砸了衙内的招牌。

所以说,碰到黑子这个事情。超出了向阳县地管辖范围,我第一个策略就是妥协,将人捞出来,也就在情理之中。

若有人说我窝囊,认了!

我上辈子搞维修的,若问题有捷径可以解决的时候,一般情况下不会选择走弯路。

但是,人家孟衙内肯不肯放手,那还两说呢。因此也不能不准备第二套方案。

所谓第二套方案,那就是硬碰硬的干!

不管怎么说,这个事情黑子占了理,依法办事的话,孟衙内吃不了兜着走。虽说是在青安县,也不见得孟宇翰能一手遮天。只是不到万不得已,没必要死磕!

“那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的,知道吗?”我紧着又问了一句。

这个时候,侯所长刚巧走出去一下,不然的话,估计他会干涉。这可是“串供”

“知道,叫石秀丽,家里是青安县曲溪镇梅桥大队的,我给她买了车票。”嗯,只要有名有姓有住址,就能找到人,黑子倒是蛮细心地。但愿不要用上她的证词。

“估计快的话,一两天就搞好了。如果事情不顺利,可能时间要呆得长一点。今晚上太晚了,什么东西都没买,明天吧。”我简单说道。

侯所长可是说了,只有几分钟。

案情尚未搞清楚之前,黑子是“嫌犯”照规定是不能会见任何人的。眼下也不知道有没有律师这一说。不过依照当前的体制来看,就算有律师,其实也是司法机关的一个组成部分,挂地牌子都该是“某某县司法局律师事务所”真正能顶住压力,为当事人奔走的律师,国内一九八零年似乎尚未出现。

黑子点点头:“不碍事,习惯了。”这话逗得我灿然一笑。

倒忘了这茬。

“要些什么东西?”

“口杯,牙膏牙刷。洗脸盆啥的……其实我招待所里都有,叫农机站门市部地苏主任给我去拿一下就行了……”

“烟酒副食品呢?”黑子和肖剑就都笑了。

肖剑解释道:“副食品可以送进去,烟酒是不行的,号子里不允许。”原来还有这个说法。

“那好,烟酒就免了,明天我给你搞些吃的来。”黑子那身胚,一顿至少吃五六两米。收审所怕是没那么多饭给他吃。黑子笑了笑,这话说到了点子上。估计他这会正饿得慌呢。

侯所长走进来,咳嗽了一声,那意思就是说,时间差不多,该走了。

我也不啰嗦,站起身来,说道:“黑子。放心吧,我一定把你弄出来。”黑子点点头,也不说啥感激的话。

他就是这样的人,欠了你的人情,拼了命也会还给你。

侯所长看我的眼光就有点怪异,心说这小孩谁啊,这么大口气,当青安县是你家地?

回到招待所。我也没急着睡觉,把七舅等几个人召集了来,碰一下头。

“明天,得找那个孟跃进当面谈谈。这个人是关键。”我说道。

“没门路啊。”七舅有点犯愁。

经过今晚李建武地表现,他也看出来,李建武基本上靠不大住。且不说他并不想实心帮忙。就是肯帮,只怕也起不了大作用。

“以前在学校地时候,倒没看出来李建武是这种人……”肖剑脸红了一下,嘀咕了一句。

“没事,人家也有人家地难处,你想想啊,在咱们向阳县,有几个人敢得罪唐海天?”我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所谓死党,是你有事的时候。他会全力以赴帮忙。至于能不能将事情办妥贴。有个能力问题,还有个机遇问题。

这事确实也怪不得肖剑。若因此给他造成什么压力。就太不公平了。

肖剑就感激地一笑。

“找一下农机站门市部的苏主任怎么样?他倒是比较肯帮忙的。”胖大海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插嘴。

“嗯……”我想了想,点点头。

“可以试一下。”第二天一早,我就安排肖剑去买日用品和副食品,叫他给黑子送到收审所去。不管怎么说,他是警察,公安局里面的道道,摸得清楚。七舅和周厚群就不如他,说不定会怯场。至于胖大海,根本不能让他在公安局露面,没地送货上门了。

然后我和七舅领着胖大海,买了烟酒登门去拜访苏兴国。

这次来得匆忙,我只带了两百来块钱现金,当时银行没有联网一说,异地存取相当麻烦。好在七舅有准备,带了五百块钱。

他知道到外地办事要花钱呢。

苏兴国在办公室看到推门进来的林海仁,吓了一跳。

“哎呀,小林,你怎么还敢来啊?昨天公安局的人还来我这里问呢。”

“问什么?”林海仁就有些紧张。

做混子出身的都这样,面对刀子棍棒时或许不怯场,但一听说警察找,马上就哆嗦。

“说在汽车站调戏妇女的一共有两个人,问另一个去了哪里。”

“我呸!他妈的,胡说八道也得有个谱,明明是他们调戏妇女……”林海仁禁不住骂了起来。

“小林,注意点!当着苏主任,怎么说话呢?”七舅及时摆出领导架子,喝住了胖大海。

“这位就是苏主任吧?我是阮成胜,腾飞机械厂的副厂长……”七舅笑呵呵的伸出手去。

一听说是腾飞机械厂地副厂长,苏主任马上满脸堆笑,从办公桌后转出来,握住了七舅的手。

“阮厂长,你好你好……请坐,快请坐!”苏主任如此热情也是有原因的,自打青安县农机站代销腾飞厂的产品,没少赚钱。这犹罢了,算是公家的,不过他私人,可也得了不少实惠。

虽说我不大管工厂的具体事务,但每个月地账目却是要仔细审查的。花在青安县农机站的所谓“业务招待费”可不在少数。

这个我是能容忍的,反正业务费也好,招待费也好,都统一算在提成里头。赚多赚少,送多送少,销售员自己去划算。

我考核销售人员业绩只有很简单的两条:销售额和资金回笼。

特别是资金回笼这一块,我抓得很紧,若出现异常,不管涉及到谁,我定然会叫七舅亲自去查个水落石出。这个是不能含糊的。做甩手掌柜,若连资金都控制不住,那就不是掌柜了,是傻B。

“阮厂长,是为了小颜的事来的吧?”苏兴国倒直爽,没有拐弯抹角。一边倒茶水一边问道。

“是的,这个事情还要请苏主任帮忙啊!”七舅见他爽快,也就开门见山。

“唉……怕是有点为难……”苏兴国放下茶杯,摸了摸下巴,双眉皱了起来。

林海仁和苏兴国比较熟,也便没有多少顾忌,抢着说道:“苏主任,这个事情,确实不是我们的错,是他们调戏妇女,黑子看不过眼才出手地,你要相信我们……”苏兴国瞧他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小林,不是我不相信你,问题是,我相信没用啊,人家有证人啊……”林海仁气得脖子都涨了起来,青筋暴跳。

“我也可以作证啊,还有,公安局可以去调查那个那个女地嘛……”

“嘿嘿,小林,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尽说些不靠谱的话。公安局会给你去调查吗?”苏兴国就有点生气,提高了一点音调。

“再说了,就算公安局地同志给你去调查,那个女的敢说真话吗?给你们洗清白了,她自己往后还要不要在青安县过日子啊?”

“TM的,这还是不是GC党的天下了?由得他们胡搞!”林海仁气得要抓狂了。

苏兴国一晒,道:“小林,你若是这个态度,那就请回吧。”我冷眼旁观,觉得这个苏兴国算是个头脑冷静的人,凡事从实际出发,话都能说到点子上。这样的人,值得一交。倒是胖大海有点搞笑,自己就是个混混出身,居然说出“谁家的天下”这种话来。

“小林!”七舅瞪了他一眼。

林海仁不是笨人,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当即闭嘴。李建武指望不上,苏兴国可不能再得罪了。

“是这样的,苏主任,听说这个事情牵扯到你们县委孟宇翰副书记的儿子孟跃进身上?”苏兴国倒不隐瞒,点了点头。

“这位孟公子,为人怎么样?”我突然插口问道。

苏兴国有些奇怪地望着我,不知道这小孩什么来路,问的话居然这么“大人化”

“嗯,这个可不好说……”涉及到孟跃进,苏兴国说话也小心起来。

我决定直截了当跟他挑明了。

“苏主任,我们这次来,是想解决问题,不打算把事情闹大。现在看起来,整件事情的关键在于孟公子的态度。不知道苏主任可不可以帮忙搭个桥牵个线,让我们和孟公子当面谈一谈!”苏兴国一听这话,眼睛眯缝了起来,也顾不得惊讶了。

因为我的话,正正说到了点子上。

“这样啊,那好,我想想办法。”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44章 夜赴青安县 下一章:第146章 走着瞧

热门: 撒野 今日宜喜欢 柱与横滨的兼容性 桃花债 必须找到阿历克斯 哎我刀呢? 我穿越成一个国 美女请留步(巅峰强少) 捡宝王 知更鸟女孩5:遗失的羽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