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好自为之

上一章:第129章 江友信的计谋 下一章:第131章 拘捕徐国昌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张云霞的小日子还是过得蛮惬意的。至少在未曾见到吴军那封实名检举信之前是这样。

实名检举!

呵呵,你徐国昌玩匿名举报,本衙内这就还你一个实名举报!

你丫的,看谁玩得过谁!

整出实名举报这一出,多多少少受了严玉成的影响。严玉成为人大气磅礴,便是在官场上耍手腕子,用的大多也是阳谋。我很佩服这种大气,有机会便要学上一学。

吴军的实名举报信,一式五份,一份投纪委,一份投检察院,另外两份,摆在严玉成和老爸的案头。最后一份,寄给了李勇!

寄给李勇这个主意,是陈立有出的。

“小李和老徐本就尿不到一个壶里,叫他也出把力!”陈局长阴阴地道。

对陈立有这个提议,我深感佩服。老实说,一开始我是真没想到李勇头上去。细想一想,也对,被检举人中毕竟有一个是石马区的工作人员,举报信寄给他这个石马区区委书记,名正言顺。

李勇曾经撬过徐国昌一回,没撬动。手里头一定掌握着相当的材料。只不过后来老徐倒了霉,李勇顺利上位,做了一把手,本着冤家宜解不宜结的宗旨,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今吴军将举报信捅了上来,李勇就算心里头早消了气,得此机会顺手给徐国昌丢几块石头却是理所当然。

如今的向阳县。谁不知道徐国昌得罪了严玉成?李勇趁此机会向县委书记示个好卖个乖,何乐不为?

吴军在石马区工作时间不长,人又年轻,徐国昌在位时许多机密接触不到,麻着胆子搞了个实名举报,真正有杀伤力地内容不多。加上李勇手头的东西,大概也差不多了。

但我还是没敢掉以轻心。毕竟徐国昌的根基远非曹斌可比,便是地区也有人肯帮他说话的。既然动手。就一定要拿下。

打蛇不死,反遭其害!

徐国昌这条毒蛇的七寸,便在张云霞手头捏着。

拿下张云霞是扳倒徐国昌的关键。

张云霞被请到检察院谈话,了解情况时,徐国伟并不知晓,尚跟着胡家辉一起在县革委办公室向老爸汇报酒厂的情况。

说是汇报情况,其实是来报喜地。

“五峰酒厂”如今产销两旺。“五峰老酒”声名鹊起,在宝州地区掀起了一股喝“五峰老酒”的热潮,许多新人结婚办酒席,如果没有上“五峰老酒”便被认为是小气抠门。其实“五峰老酒”地价钱,也不很贵,比“西凤酒”还差个档次。但西凤酒是老名牌了,五峰酒短短几个月时间内能上到这个档次。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绩。这其中,自然有徐国伟的一份功劳。

“很好啊,家辉同志、国伟同志,原以为酒厂要到今年年底才能打一个翻身仗,没想到提前两三个月扭亏为盈了,很了不起啊……我代表县委县革委向你们表示祝贺。向五峰酒厂的全体干部职工表示感谢啊!”老爸听了汇报,十分高兴,乐呵呵地从办公桌后走出来,与胡家辉和徐国伟握手。

胡家辉尽管与老爸是老熟人老朋友,此刻也免不了心情激动,徐国伟更是兴奋得两颊泛起红光。看来自己的霉运终于过去了,柳主任真是胸襟宽阔,宰相肚量啊!

徐国伟紧紧握住老爸的手,连连摇晃,眼神里满是感激之色。

“嗯。良生同志怎么没来啊?”老爸坐回位置。笑着问道。

胡家辉忙答道:“柳主任,周良生同志在厂里组织生产呢。到处要货,忙不过来了。”

“这是好事嘛……”老爸依旧乐呵呵的。

“家辉啊,同志们都辛苦了,你这个当家人,在生活物质方面,可不能亏待大伙啊。嗯,过两天我去你们五峰酒厂参观参观,顺便看望大家……”老爸上位一年多时间,官腔已然打得甚是熟练,颇有领导地气度了。

正说话间,江友信敲门进来,似乎有话要向老爸汇报,眼睛一瞟徐国伟,又将话咽了回去。

老爸的脸色便略略一沉,不悦地道:“江秘书,有什么话就说嘛,都是自己的同志,没啥好隐瞒的。”徐国伟八面玲珑的人,立时便察觉出不对,心里头“咚咚”地打起鼓来。

江友信略微有些尴尬,咳嗽一声,说道:“柳主任,检察院的同志想找徐厂长核实一些情况,就在秘书科等着呢,我想问一下,您这边什么时候谈完话,我好跟检察院的同志们打个招呼。”徐国伟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检察院地同志要找自己核实什么情况?难道……

做了多年人民饭店的经理,徐国伟心里可不是一点鬼都没有的。自己刚得到柳主任当面赞赏,正觉得浑身劲头十足呢,怎么检察院的人就找上门来了?

“检察院?”老爸皱起眉头。

“检察院的同志有没有说是核实什么情况?”其实老爸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吴军的检举信就在他地文件夹里摆着呢。

“这个我没有问。”江友信也“揣着明白装糊涂”把戏演到底。

老爸便看了徐国伟一眼,眼神里没有愤怒、没有鄙视,只有无尽的惋惜。

徐国伟扛不住了,站起身来。哆哆嗦嗦地道:“柳主任,我,我……”

“国伟同志,不必紧张,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老爸这话,貌似对检察院地同志很不公平呢。

“……你这就去吧。有什么问题就谈什么问题。放心,要相信党相信组织。”省革委副主任廖庆开在七一煤矿三采区对我说过的话。老爸又原封不动送给了徐国伟。

徐国伟点点头,艰难地说了句:“谢谢柳主任。”在主任办公室,徐国伟吓得够呛,到了检察院,发觉人家挺客气的,心里便有些奇怪。以前没听说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这般客气啊?难道转性子了?

坐下一问,才知道人家的客气是有原因的。敢情不是自己东窗事发。而是老婆被人家告了。徐国伟先长长舒了口气,随即一颗心又吊了起来。老婆的事情也是自己的事啊,这要把老婆给专政了,这个家不就散了吗?眼看着自己地事业刚出现一点转机,怎么又来了这么一趟子事呢?

其实张玉霞和徐国昌沆瀣一气干下地那些破事,徐国伟多少是知道一些地。瞧在本家兄弟份上,那时徐国昌又得王本清看重,徐国伟也便没有多言。

没想到。这事情终究还是瞒不住。

在检察院,徐国伟态度很好,人家问什么,他便答什么。不过涉及到关键之处,他不是“不知道”便是“不清楚”没一句实话。

鉴于徐国伟不是被举报人。检察院的同志倒是没怎么难为他,谈了个把小时地话,就让他回去了,只是要他好好想一想,想起什么情况随时可以向检察院说明。

徐国伟昏头胀脑回到家里,冷锅冷灶,想着上学的两个小孩马上就要回家吃晚饭,不得不打叠精神,走进久违的厨房,弄了点面条。一不小心盐巴搁多了些。咸得两个孩子呲牙咧嘴,眼见老子神色不善。也不敢多问,提起开水壶往面条里加了些开水,勉强对付过去,跑进房间里掩上门,复习功课去了。

晚上,徐国昌神情萎靡地来到徐国伟家里,见了徐国伟有气无力的样子,徐国昌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不住地诅咒吴军忘恩负义,不是东西。

照说纪委和检察院都该给举报人保密,不过那也就是一说罢了。匿名举报信本衙内都能拿到手,何况吴军实名举报?这要能保住密,才叫有鬼。

徐国伟冷冷望着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本家族兄,忽然觉得他很可笑。

吃了瘪就吃了瘪吧,还老是去惹人家严玉成和柳晋才。人家如今大权在握,是你能惹得起地么?这会子报应来了吧?

你死就死好了,还要来连累我。

许是感受到徐国伟的冷淡,徐国昌不禁有些恼羞成怒,恶狠狠地道:“国伟,我可告诉你,如今咱们两家是一条绳子上的两个蚂蚱,跑不了我也跑不了你,等会云霞回来,你可要跟她把话说明白了……”徐国伟冷冷道:“她还能回来吗?”

“什么话?”徐国昌晒道。

“检察院如今又没什么证据,不过就是了解一下情况,还能关住她不放?今天纪委也找我谈话了,我不就没事?放心,吴军根本就不知道多少内情,只要大家嘴巴紧,扛了过去就没事了。再说,我在地区的关系,你也是知道的,组织部杨部长,还有王书记,甚至周主任,都不会见死不救的。”徐国伟无力地挥挥手,很不客气地说道:“国昌哥,我现在心里乱得很,你请回吧,让我安静一下。”徐国昌就是一怔,没想到连徐国伟都敢往外撵自己了,当即眉毛一扬,就要发作,想了想,还是强忍住,讪笑两声,出门去了。

当晚,张云霞并未回家,徐国伟一夜未眠。

要说这个徐国伟,还真是好样的,折腾了一个晚上没睡,第二天仍然强撑着去了酒厂上班。

在酒厂销售科办公室见到徐国伟深深的黑眼圈,我不禁有些佩服他地敬业精神。不过想想也没啥,搁在上辈子,本衙内在资本家工厂打工的时候,还不是经常熬通宵,那晚上若不是三瓶啤酒整出个穿越来,第二天哪怕脑浆子都冒出来,也还得乖乖去上班。

我是专程来找徐国伟的,不过面上还得拉胡家辉抵挡一下,不能太着痕迹。

我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一个吉普车和好几百块钱现金。干啥来了?买酒!如今“五峰老酒”可是俏货,和腾飞机械厂生产的机器一样,得找后门提货。

“胡叔,今天你怎么的也得批给我十件‘五峰老酒’,这可是我五伯要地,给腾飞机械厂的工人聚餐用。你要不给,我就赖着不走了!”我一副无赖模样,在厂长室纠缠胡家辉。

“嘿嘿,小俊,你缠我也没用,工厂有制度,销售的事,归徐厂长说了算。”胡家辉双手一摊,很是无奈。

要说这个厂长真连批几箱酒的权利也没有,说破大天去我也不信。不过这会子,我正要这句话。当即顺坡下驴,笑道:“那好,我去找徐厂长要。”眼见我一股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狠劲,胡家辉头疼不已。

“好好好,我给你批个条,你去找徐厂长……算了,还是我带你去一趟吧。”这还差不多,许是胡家辉觉得自己虽然和我家关系不错,如今毕竟有了上下之分,太怠慢了我,怕是不大好。不然一个小屁孩能把他缠成这样?

“国伟啊,这是小俊……”刚走进徐国伟的办公室,胡家辉才说了半句,徐国伟已经“呼”地跳了起来。

“俊少爷,你怎么来了?”这回轮到胡家辉大瞪双眼了:“怎么,你们认识?”

“认识认识,俊少爷……啊不……小俊跟我可是老熟人……小俊啊,今天来酒厂有何贵干啊?”

“没啥,找徐厂长开个后门,批十箱‘五峰老酒’,钱我已经带来了。”说着,我将厚厚一摞“大团结”甩在桌子上。

如今本衙内阔气了,掏钱甩钱的动作经过无数次实践,越来越潇洒。对我的阔气,徐国伟倒是司空见惯,毫不奇怪。

“行,你说了算,不要说十箱,就是二十箱三十箱都行。”徐国伟见识过我的厉害,答应得极其爽快,当即掏出钢笔,唰唰唰地批了一张条子。

“还是徐厂长够意思。”我笑着说道,又瞥了胡家辉一眼:“胡叔,你看,凡事还是要争取主动啊,你稍稍犹豫一下,现成地人情就给别人做了。”胡家辉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我冲他耸耸肩膀,连连眨眼,又做了个抱歉地神情。

胡家辉虽然不能完全明白我的意思,也知道我是借机拿话在敲打徐国伟。

这话听在徐国伟耳里,却犹如一道闪电,撕破了黎明前地黑暗,让他在彷徨苦闷中乍见光明。

“小俊,你……”我哈哈一笑,说道:“徐厂长,好自为之,严书记和我爸,都很看好五峰酒厂的前景呢,说到了年底,要给你们酒厂的三位领导开一个庆功大会。”胡家辉大喜:“严书记和柳主任当真这么说?”徐国伟眼里也露出极其向往的神色。

我笑道:“当然是真的了,酒厂扭亏为盈,你们三位是大功臣嘛。”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29章 江友信的计谋 下一章:第131章 拘捕徐国昌

热门: 挂职 如琢如磨 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 总有人为我花钱续命 身份号019 花瓶 想和校草分个手[穿书] 睡偶 九州·羽传说 星际种植大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