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吴军的话

上一章:第127章 发展之道 下一章:第129章 江友信的计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新学期开学很久了,我也换了班主任老师,民主小学四年级一班不再是谢艳华老师带了。但我跷课依旧。原本和老妈讲好,读完小学三年级直接上初中,结果新学期一开学,老妈忙乎起来把这茬忘了,我也便不再提起。啥时上初中啥时上高中都很无所谓。想想还是留在民主小学好一点,小学跷课应该比初中跷课容易吧?不过这次跷课却没有动用老爸的势力,也不曾重演《陈情表》的旧戏。比较起一年前,本衙内自身的实力已今非昔比,搞定这么件小事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江友信出面找到班主任老师说了说,班主任得了礼品,再得到每次大考必定第一的保证,自然什么都不多讲。人家谢艳华老师是柳主任的同学,她都不管这小纨绔,自己吃多了撑的,去操那份闲心干嘛?不过教室里倒是给我留了个位置,八组最后一个,历来是最差学生坐的。留给本衙内这个保证次次大考第一的三好学生,那个位置与有荣焉!说不定若干年后,能激励一个差生奋发向上呢!

大凡没事,我照例在十点左右去巧巧面包屋,享受巧儿的温柔伺候。貌似现在还要加上小青姐。自打上次小青姐公然和巧儿叫板,便很主动来分担“伺候”我的任务。一开始的时候,我脑仁生痛生痛的,但时间一长,眼见她俩尚能相安无事,也就由得她去。

反正眼下我年纪还小着,她们暗地里较较劲可以。总不至于矛盾公开化。论起来,梁巧是很温柔贤淑的那种女孩子,小青姐个性似乎强一些,不过也并非泼妇类型地,至少在我面前未曾表现出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青姐见得世面多了,眼界广了。自然会找到年岁相当的合适伴侣,将对我的这种朦朦胧胧的所谓好感封存在少女时代的青涩记忆之中。

至于梁巧。那是打死我都不会放手的。无耻也罢,混账也罢,怎么说都好,爱谁谁!谁想从我手头抢走梁巧,老子就找谁拼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这个没得任何商量余地!

施施然走过来。老远就看见方奎贼腻兮兮地站在面包屋外,眉花眼笑的在说着屁话。

这小子,如今正经穿起上白下蓝地公安制服,俨然人民警察了。只不过那副贼腻兮兮的油滑模样怎么也改不了。难怪梁国强只要一提起方奎就摇头不止,这小子,确实太没个正形了。若不是为了个匿名信,他想进公安局?美得他吧!

“方奎,干嘛呢?”我板着脸喝了一声。

“哟。俊哥……”方奎一惊,赶紧扭过头来。

自打我叫人在招待所摁住他的光屁屁,公安局内一个晚上吓得够呛,随后又给他弄了一身公家皮子,这小子见着我就点头哈腰的,狗腿得很。

“有话说有屁放。没事赶紧滚蛋,在这里腻歪什么?”对这种草包纨绔,就不能给半分好脸色,不然他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其实我并不讨厌方奎,只是知道他这种性格,你要同他和颜悦色,他铁定顺着杆子往上爬,跟韦小宝一样,再也收服不了。

见我小小年纪,如此毫不留情地训斥一名人民警察。店里几个女孩都抿着嘴笑。巧儿和小青瞧我的目光便亮晶晶的。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俊哥别生气,是老大叫我来找你的。”方奎口中地老大。便是公安局治安大队长程新建,我的铁杆死忠。方奎这小子草包了点,却有一个好处——极有眼色,打从进公安局第一天起,便认定跟程新建混了,将衙内的架子放得很低,一天到晚老大前老大后的,哄得程新建直后悔当初为啥要派人去摁人家的光屁屁,也忒不厚道了!

“什么事?”

“老大说,俊哥前些日子吩咐他办的事有点眉目了,问什么时候有空跟俊哥汇报一下。”这小子,满口“老大”

“俊哥”怎么看怎么像个混混,没一点人民警察的模样。看来这辈子就这么个前途了,不管怎么说,饿不死吧!

“知道了。我呆会过去找他。我警告你方奎,别在这里腻歪,TM的,小心老子把你这身皮子再给扒掉!”我故意装出恶狠狠地模样吓唬他。

方奎对我真是怕得很,想想看,他家老大怎么跟他说的——“小俊吩咐的事”这话是从治安大队长嘴里说出来的呀!

“行行行,我这就回去了……”方奎说着,还有点恋恋不舍地向店里瞄了一眼,见我脸色不善,赶忙跑掉了。惹得店里女孩们一阵嬉笑。

我往店里一瞧,恍然明白方奎腻着不走的原因了,敢情店里又多了个准“祸水”级美女。

“少兰姐,什么时候来的?”梁少兰也穿起了淡蓝色工作服,腰间围个围裙,收拾得极其干净利索,不复往日哺乳妇女地邋遢形象,双峰高高耸立,较之梁巧的清纯,自有一番成熟少妇的迷人风韵。

“昨天下午。”梁少兰尽管做了妈妈,在我面前仍免不了一丝腼腆羞涩之情。她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大约是见识到了我对付曹家的雷霆手段之后,心里起了敬畏之感,不敢再将我当小屁孩看待。

这也正常,女人天生敬畏强有力的男人。

“哦,他们都来了吧?”

“都来了,就住在离这不远的地方……租地房子。他妈,就是我婆婆。原本不肯来的,后来想起可以经常去看看我公爹,也就答应来了……”我点点头。

曹斌眼下还羁押在收审所,检察院已经向法院提起公诉,不久之后便要宣判。估计十年刑期是跑不掉的。不过我也没打算再去干涉法院地判决,做什么事情都要讲究个度。

“那曹生勇呢?”

“他跟着小关出去跑了,说是先熟悉一下向阳镇地情况。明后天就开始自己送面包了。”小关是店里送面包的两个小工之一,人勤快。也热情。估计也能适应曹生勇那张脸。

“嗯,这就好。有事情做,人就充实……曹生明呢?”梁少兰就是一滞。

我心道:怎么,这小子还敢耍花招?

想想又觉得不会,论起来他比方奎还草包。

“他……他早就来街上了,整天和老街地几个二流子混在一起,几天都不归屋。”梁少兰有些难为情。仿佛她应该为曹生明地混混负责似的。

我微微一晒:“由得他去,自己不争气,没人帮得了他。”再说,我干嘛要帮他?

梁巧陪着姐姐和我说话,小青姐已经在店里地小桌子上摆好浓茶、面包和酱牛肉。她和梁巧都知道我喜欢吃肉,每天都去人民饭店买点酱牛肉回来。当然,也不是我一个人吃,人人有份。只不过女孩子吃起来斯文些罢了。

程新建找我有事。我本没打算多停留,想了想,不可辜负小青姐一番心意,还是走过去,吃了一个面包、几片酱牛肉,再喝两口茶。这才出门去公安局。

我要程新建办的事很简单,想办法收集一些徐国昌的材料。

匿名信那事,我查出是徐国昌干的,严玉成和老爸都装作不知道。那意思很明白,这种阴谋诡计,他们不方便参与。不过,本衙内却是百无禁忌。

谁跟我过不去,我就跟谁过不去,天公地道。

而且徐国昌这老小子,压根就不是什么好人。一贯的喜欢出阴招耍小动作。连人民饭店找严明的麻烦这样下三滥的手段都把了出来,这种人还人模狗样在正科级副局长地位置上呆着。本衙内想想就生气。

然则徐国昌远非曹斌可比。曹斌说白了就是个普通小干部,有点玲珑的手段,为自己敛聚了些家财罢了。说到在向阳县的官场,他根本上不得台盘。若不是教坏了儿子,料必不会有人故意与他为难,也就不至于落到今天的下场。徐国昌可就大不一样了,王本清当权的时候,堪称位高权重的一方诸侯,若非因缘际会,眼看就要上一个台阶成为县革委副主任,在小小向阳县,也要算一个牛人。虽说现在失了势,被发配到统计局坐冷板凳,真要将他连根拔起可不容易。他又不像曹斌,会蠢到砌那么大一栋招摇的房子给纪委去查。

严玉成那天不温不火的言语和平淡似水地态度,十分明白地传递过来一个意思:这事可以搞,但是要小心些,不要给人家抓到什么把柄,偷鸡不成蚀把米。

所以我吩咐程新建,私下里打探一下,看有没有可以下嘴的地方。一定要注意保密,不能让人家察觉了有所防备。

许多天了,程新建一直没消息。今天既然叫方奎来传话,想必是有了些进展。

走进公安局,一路上见到的警察大都认识我,笑眯眯地与我点头打招呼。每天早上一大堆晨练的人里头,只有我这么一个小屁孩。一打听,柳主任的少爷,梁局长的得意弟子。由此,大伙也慢慢猜出一点端倪,难怪梁国强能从县革委保卫科长一跃而成为公安局长,敢情走地是衙内路线。

当时的县公安局,办公条件也就一般,程新建身为治安大队长,居然也没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和两名副大队长在一间办公室内办公。好在我去的时候,两名副手都不在,也不知是不是被他发付出去的。

“来了。”程新建赶忙起身泡茶。

小俊喜欢喝浓茶这个习惯,亲近的人大多知道。

我虽然不渴,也并未阻止他这个动作。我年纪太小,有个时候,该摆的谱还得摆一摆。无威不足以服众。如今摊子大了,手下人也不少,摆摆谱还是有必要的。再说程新建这也是表示一种亲热。

“怎么样?”我在办公桌对面坐下来,端起茶杯吹了吹浮在面上的茶叶,很随意地问道。

“怕是真有点问题。”程新建将脑袋凑过来一点,有些神秘地说道。

“哪一方面的问题?”

“钱。”我顿时精神一振。

官场上,阴人地手段数不胜数,有时在领导面前看似无心地一句话几个字,就能给人足足上一回眼药,让你靠边站了都不知怎么回事。但要彻底整倒一个人,招术却不多。无非是一个钱字和一个色字。到了后世,色字都不大起作用了,完完全全落在了“钱”字上。

当然,换作前些年,最主要的是“路线错误”不过现今这招不太好使了。而且“路线斗争”这个东西是把双刃剑,弄不好就要割伤自己。

“他有手长地毛病?”

“听说是。”我微眯双目,淡淡道:“听谁说的?”

“吴军。”我笑了:“是他啊。”程新建有些诧异:“怎么,俊少爷也认识这个吴军?”没人的时候,程新建也会叫我一声俊少爷,透着亲近。当然大庭广众之下,还是挺规矩的,要不叫“小俊”要不叫“柳俊小朋友”这个吴军,就是征文活动时“剽窃事件”的当事人之一,时任石马区宣传干事,剽窃事发,给流放到古镇公社做民政助理员去了。石马区区公所紧挨向阳镇,也算得是“街上”古镇公社离县城四十几里地,两相比较,且不论职务变化,单单这个生活方面,就差得太远。从公社出门走不到几十米,一条所谓的“街道”便走完了,每日里和一帮子泥腿子磨嘴巴皮,岂是石马区区公所可比?

我没向程新建多所解释,只是问道:“吴军怎么说?”程新建呵呵笑了:“这小子,有个同学是我们治安大队的同事,叫肖剑。昨天来串门,聊天的时候提到了徐国昌,气忿忿的,嘴巴把不住门,直说徐国昌不是东西,贪财好色,不讲义气,出了事就拿他去顶罪……”

“贪财好色?徐国昌作风也有问题?”

“具体怎样,不清楚。后来见我进去,这小子就闭上嘴了。”我缓缓点了点头。

徐国昌若果真有这两样毛病,不要说王本清如今已去了威宁县,就算仍在向阳县当一把手,被人家使劲拱了出来,只怕也难以回护他周全。

“你让你那个手下,就是吴军那个同学,叫……肖剑是吧?这几天找个时间再和吴军好好聊聊,倘若真能挖到点有用的线索,我再考虑是不是亲自和他谈谈。”

“好咧!”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27章 发展之道 下一章:第129章 江友信的计谋

热门: 忍冬 狐传 我真不想当首富 僵尸生存指南:如何在活死人横行的疯狂世界求生 元尊 偏向你撒娇 三眼艳情咒 非人类宠爱法则 至尊兵王 探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