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从实招来

上一章:第117章 纪委喝茶 下一章:第119章 交换条件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地区纪委的调查组三天之后才派到向阳县。看得出来,地区对这件事的分歧也是蛮大的。如同老爸所说,仅凭一封捕风捉影的匿名信,就对一位现任的县革委主任大张旗鼓地调查,确实不大合适。

地区纪委内部开会讨论此事,分歧就十分明显,部分纪委常委力主持重,不能轻易怀疑自己的同志,其中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常委甚至痛心地说道:“过去的那些年里,随便怀疑一切,给我们党的事业造成了多大的损失,给自己的同志造成了多大的伤害?难道教训还不够深刻吗?”但是高宏强坚持要派出调查组,理由是:“既然此事涉及到柳晋才同志的子女,本着对党内同志负责的态度,也必须调查清楚。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如果柳晋才同志当真是清白的,我们地区纪委自然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双方意见相持不下。

地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刘文举将此事上报给龙铁军和周培明。

周培明的态度很明朗也很圆滑:“党内事务,请龙书记定夺。”龙铁军听了刘文举的汇报,特别是听了刘文举转述了高宏强的理由,沉默良久,才缓缓道:“查一查也好,但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要挫伤了基层同志的积极性。”于是调查组派下来,但是规格不高,带队的是地区纪委常委兼监察一科的科长老孟。

孟科长倒是很尽职尽责地进行了调查,只不过柳家山那边,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机械厂确实是由大队和社员柳兆时合股的,而柳兆时的资金来源就是制砖厂的盈利。至于制砖厂,都是招的临时工,大队的壮劳力农闲时节来赚个工钱,符合国家法律。一切都滴水不漏。

不知道孟科长是不是不甘心一无所获,还是得到了什么人的指示,紧紧咬住柳晋才的儿子参与经营这事不放。假设能查到柳晋才的儿子与此事有关联,地区纪委就不算无的放矢。

于是,孟科长在县革委大院常委楼的家属区见到了被指责成“利用父亲的权势以权谋私”的柳俊同志。

这些日子,本衙内也顾不得个人形象,将显摆的白衬衫蓝警裤黑皮鞋上海手表这类行头全都收了起来,穿着棉布背心,大裤衩子,一双五毛钱的廉价塑料凉鞋,抱着小学三年级的课本看个没完没了,见到孟科长一行人时,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里满是好奇之色。

地区纪委调查组的人员瞠目结舌的神情煞是有趣。

听取调查组人员的汇报后,龙铁军发了大脾气,随即召开地委会议,将这个脾气发到了会上。

“怀疑一个十岁的孩子以权谋私,当真是天大的笑话!”龙铁军拍着桌子,怒气勃发。

“我们有些同志,一天到晚正经工作不干,尽搞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地区的头头脑脑们,谁不知道龙铁军的火爆脾气?由得龙大炮发飙,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犹如老僧入定般,不发一言。

刘文举更是低垂着头,一双手扶着水杯不断摩挲。

好不容易龙铁军的火气消了一些,周培明才咳嗽一声,慢慢说道:“这个事情,纪委的同志确实考虑欠周。事先不做个调查,冒冒然的将人家柳晋才同志叫来谈话,还闹出个十岁孩子的笑话来……是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一二把手相跟着敲打,刘文举摩挲水杯的手都僵住了。

“……不过,纪委的同志也是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开展工作……我看,关键问题还是出在那封匿名的检举信上。正是这封检举信,误导了纪委的同志……龙书记,我有个提议……”龙铁军眼望这位喜怒不形于色的搭档,点了点头。

“我看今后只要不是涉及到特别重大的原则问题,对这种匿名信说的问题,应该采取谨慎的态度。”一干地委委员纷纷点头附和。

地委委员,地区革委会常务副主任刘江南说道:“周主任这个建议我很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把全党工作着重点和全国人民的注意力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我们宝州地区,应该坚定不移地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将精力集中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不能被一张八分钱的邮票捆住了手脚……”龙铁军赞许地点点头,说道:“江南同志说得好啊,培明同志的建议也很有道理,我们就是不能被一张八分钱的邮票捆住手脚,不能被一小撮别有用心的投机分子牵住鼻子……”龙铁军发表了一番高瞻远瞩的讲话,大家报以热烈掌声。

在会场上,人人犹如老僧入定,散会之后,便即神态各异了。不过细细打量起来,倒并不是刘文举的脸色最难看呢,似乎还有人比刘文举更郁闷。

至于是何种原因,这些地区的老鸟,谁不是心知肚明?

调查组回去的当晚,还是在我的小房间里,老爸和我再次进行了一回长谈。

“小俊,你说吧,柳家山的两个工厂,到底怎么回事?”老爸问道,语气依旧比较平淡,并不显得特别激烈。

嘿嘿,这事哄得了调查组,可瞒不了老爸。连严玉成都有所察觉,又遑论朝夕相处的父子?

我叹了口气,说道:“制砖厂基本上全是我的,机械厂有我一半。”既然老爸摆明要将此事弄个水落石出,我再瞒着他,就非为子之道了。

老爸深深吸了口气,尽管他基本能猜到个大概,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得我亲口证实,仍然免不了大受震动。机械厂如今效益如何,他不大清楚,农业银行的二十万可是他亲自谈下来的。

二十万啦!

这小子真敢整!

老爸吸了一阵气,盯着我看了老一阵,又点起一支烟,忽然笑了起来。

真是的,有这么一个能整的儿子,他干嘛不笑?

见我眼睁睁地盯着他的烟,老爸有点促狭地将烟收回口袋,笑道:“你再是大老板吧,现在也还不能沾这个东西。”记得上辈子,我外出打工一年之后,回家过春节,老爸得知我学会了抽烟,倒是主动递了一支给我。

我讪讪地一笑,拉开抽屉找糖吃。

“钱呢?”老爸伸出手。

我突然警惕起来,问道:“爸,你想干嘛?充公可不行,那是我的血汗钱!”汗!

汗水就流了一些,血却未必。

“瞧你那点出息,我就是看看,验证一下真假。”我掏出存折,有点犹豫地递过去,仍然很不放心地加了一句:“不许充公啊,要不不理你!”要是充公给老妈,还则罢了,就当报答养育之恩。倘若老爸头脑发热,给支持了四个现代化建设,本衙内再拿什么摆阔气充大款……呃,包小蜜?

老爸不理我的威胁,接过存折一看,三万多的数字又让他头晕目眩了好一阵。好在他身为革委会主任,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倒也不占儿子的便宜,又将存折还给了我。

我接过存折,长长舒了口气。

“怎么只有这么一点?”晕!

不愧是县革委主任啊,居然讲出如此大气的话来。

“这是制砖厂前两个月的收入,机械厂如今还在负债经营,没有盈利。”这倒是实话,有了盈利要先还贷款,然后再还投资,最后才是净利润。不过考虑到往后还要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今年之内估计没有净利润产生,就算有也不会很多。

“你也太小气了,兜里揣着大把票子,每个月才给你妈四十块钱。”老爸呵呵笑着,继续调侃我。

饶是我脸皮厚实,这当儿也难得脸红了一回。

“只要你们敢要,我每个月给四千块。”

“得了,拿那么多钱没用。”老爸一摆手。

“你妈过惯了紧日子,一下子给太多的钱,怕是不知道该怎么花了。”老爸这话也对,不过最要紧的是,人家地区纪委调查组前脚才离开向阳县,后脚柳主任就整出个大款儿子来,恐怕难塞天下之口。

“我看这样好了,我妈呢,就只管家里的日常开销,大件家具电器的购置,都归我了。好歹有个利民维修部摆在那呢,人家也没啥话说。”我计划起了家庭建设的事。这事虽然不忙跟老妈说,压力总是该帮她分担。

老爸点点头,问道:“那个利民维修部的内情,又是怎样的?”眼瞅他水杯的茶见了底,我站起身,端起茶杯,笑道:“我去给你续点茶水,等会从头至尾,原原本本做个汇报。”老爸惬意地点点头。

不管多大的老板吧,终归是自己儿子。

续好茶水,我顺带给自己也浓浓泡了一杯俨茶,爷俩对坐,摆开了彻夜长谈的架势。

基本上,我对老爸没做什么隐瞒,自利民维修部开始,一直到腾飞机械厂,来龙去脉,如实交代了。自然,巧巧面包屋是要瞒下来的。

梁巧的事情若是被他察觉出什么异样来,再大的老板也一样玩完!

老爸一直很认真的听着,要紧处插嘴问一两句。

“这些事情,你到底怎么想到的?”老爸有些疑惑地问。

嗯嗯,又是老问题!

“触类旁通,学以致用。”没奈何,我只得给出这么八个字来敷衍塞责,然后,又洋洋自得地加了一个补充说明。

“前些年某人不是搞了个天才论么?可正应了赵翼那句诗,叫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见我厚起脸皮胡吹,估计老爸要花很大力气才能控制住打我一个爆栗的冲动。大老板的牌子多少还管点用,这么一个牛皮哄哄的儿子,还是不要轻易敲打的好。

老爸再抽一支烟,吐着烟圈,慢慢说道:“手段是不错,但是要再小心些,如今政策还不大松动。”我点点头,觉得老爸的政治敏感性又提高了不少。

“今后机械厂盈利了,再想做点什么?”

“扩大规模,在柳家山再建几个工厂。”我毫不犹豫地道。

“为什么一定是柳家山?”老爸追问。

“第一,柳家山保险,有五伯压阵,翻不起大浪……”老爸微微颔首,地区先后派下来两个调查组,不都给五伯应付了过去?

“第二,我不是跟你说过,要将柳家山建设成N省乃至全国的首富村?我说过的话,可不敢忘记。”老爸露出赞许的神情:“嗯,这就好。我还真有点担心,你有了钱,变成纨绔子弟。”我笑道:“会不会变成纨绔子弟,跟有没有钱关系不大。我倒担心,我以后有了儿子,会变成纨绔子弟。”

“臭小子,才多大一点,就想儿子的事了?”老爸终于忍不住打了我一个爆栗。

龙铁军在召开地委会议不久之后,亲自打了一个电话给老爸,含蓄地表示了慰问之意。老爸自然要谦逊几句,总不能顺着杆子往上爬,去抱怨上级党组织吧?

龙铁军问了县里生产建设的一些情况,老爸如实做了汇报。

“晋才同志,工作做得不错,不过要戒骄戒躁……”

“是的是的,龙书记,我的工作尚有许多不足之处,请龙书记多批评指教……”

“哈哈,晋才啊,有这个态度就很好嘛……嗯,你们县里的联产承包责任制,情况怎么样了?”龙铁军话锋一转,又说到了责任制的事情上。看来这着实是他的一块心病。这也难怪,毕竟是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

“是这样的,龙书记,我们县里的部分社员群众,自发搞起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对对,是自发的……嗯,龙书记啊,据说四川省和安徽省都已经搞起来了,我和严玉成同志商量过,如果地委允许的话,我们想组织部分干部去那边实地考察一下……”

“实地考察……唔,去看看也好……这个事情,你们向阳县委打个报告上来吧。”

“好的好的,龙书记,我们一定会遵照您的指示办理……”放下电话,老爸有点兴奋,毕竟龙铁军亲自给自己打电话,这还是第一次。以往有什么指示,都是通过严玉成代转的。虽说这个电话,带有一定的抚慰之意,总归是一个不同的信号。起码在龙铁军心目中,终于将自己看做是独当一面的角色了。

往大里说,也可以算是一个全新的起点呢。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17章 纪委喝茶 下一章:第119章 交换条件

热门: 朝思慕暖 有海 刺青 穿到明朝考科举 末世之凶兽 此间的少年2 末路相逢 星旅人 来不及说我爱你 我爱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