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连根拔起

上一章:第111章 曹家要倒霉了 下一章:第113章 工作研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虽说曹斌只是个区供销社的主任,兵头将尾的干部,毕竟参加工作几十年,上上下下也形成了一张关系网,能量还是不小的。既然要动他,就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全力以赴,一家伙就将其拿下,不让他有转移赃款赃物,销毁证据的机会。

当晚我便写好了检举信,叫梁巧抄写一遍,次日一早到邮局寄出。尽管当时的邮政很扯淡,同在县城之内,这信第二天也便到了县革委柳主任的案头。

凡是寄给老爸的信件,只要不是私人性质的,照例由江友信先拆看,无关紧要的随手处置,要紧的才呈递给老爸处置。

一见那封检举信,江友信就笑了。虽然我不了解曹斌贪污的内情,但单凭他那栋豪华大屋,便做出了许多文章。只不过梁巧的字写得太差,与这封检举信斐然的文采有些不大般配。江友信不清楚我找谁抄写的,暗暗摇头,觉得我不该这么整自家老爹。这不是故意让柳主任费眼神么?

这封检举信,自然是让江友信郑而重之地摆在了诸多文件的案首,并且以他特有的方式提醒了一下老爸。对于江友信,老爸十分欣赏,尽管此前没有做秘书的经验,用了一年多时间,甚是顺手。见江友信这般重视,老爸便放下其他工作,专心致志地看起信来。

老爸如今的修为是越来越深了,看着这封言辞激烈的检举信,脸上波澜不惊。看完之后,略略沉思,提笔批示道:已阅!呈严书记批示并转县纪委。

这道批示很见功底,既充分表示了对严玉成的尊重,同时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县纪委应该查一查!

江友信一言不发,拿起检举信就找到了肖志雄。

因为一二把手关系极其融洽,两名秘书之间也便相处得很好。特别是上次江友信给商业局吴局长打过招呼,将肖志雄的本家哥哥肖庆安安排到了人民饭店经理这个肥缺上,肖志雄也很承情。

江友信将信交给肖志雄,轻轻点了一句:“这个事情,柳主任很重视。”肖志雄会意,点头微笑了一下,转身进了严玉成的办公室。

严玉成的性格,比老爸外向,看完检举信便黑了脸,当即批示道:请纪委魏书记查处!

严玉成这个批示,可就厉害多了,点名叫魏书记查处,那就是说不能打马虎眼。

肖志雄将检举信专程送达县纪委魏玉华书记的办公室去。这么做本身就很说明问题,如果不是严书记特别重视,肖志雄毫无必要专门跑一趟,就和普通文件一并移交过去便是。

魏玉华浸淫官场几十年,焉能不知其中诀窍?况且他就任纪委书记数月以来,尚未正经查办过一件像样的案子,纪委居然变成了个无所事事的闲置衙门,弄得他在常委会上经常无话可说,也就是随着大众对一些无关紧要的议题举举手罢了。堂堂排名第五的县委常委,竟被边缘化了。这令得魏玉华大为不爽,自己这个纪委书记,眼见得就要变成“举手书记”了。

身在官场,最为忌讳的便是“失声”如今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一封严书记和柳主任都亲笔批示的检举信,甭管它是不是鸡毛,且当了令箭再说!

魏书记雷厉风行,立即便召集手下得力干将开会,摆开了“打虎”的架势。

“同志们,先不说这封检举信的内容属不属实,就说人家反映问题的同志,将信寄给柳主任不寄给县纪委,本身就很说明问题啊,咱们纪委,在人民群众的心目中没有份量啊……这样下去不行啊,同志们,党的纪律检查机关要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啊……”魏书记语气沉重,到后来简直就有些痛心疾首的意思了。

一干纪委干部数月来无所事事,也甚是憋闷。听书记如此说话,个个心头沉重。

“魏书记,如果这封检举信属实的话,这个曹斌就确实有大问题……”一名纪检干部说道。

“嘿嘿,有没有问题,一查就知道了。那么大一栋房子摆在那里,又跑不掉。”另一人随即说道。

“对!”魏玉华轻轻一拍桌子,神情激昂。

“严书记和柳主任为何这么重视?就因为这个原因。这个房子它没长脚,跑不掉。马上成立专案组,立即开赴芙蓉镇调查曹斌的问题……这个案子,就由周志刚同志担任专案组的组长。”县纪委副书记周志刚站起来,语气铿锵地应了一声“是”这位周副书记亦是部队转业干部,以前在县公安局担任过一段时间的副局长,还保留着部队里坚决服从命令的良好作风。

“志刚书记,要注意保密,不要走漏了风声。”魏玉华特意叮嘱了一句。

周志刚嘿嘿一笑,说道:“魏书记,请放心!如果曹斌真有问题,我一定将他拿下!”言下之意,有点怪魏玉华小觑他。他以前在公安局干过两三年的副局长,办案经验之丰富,整个县纪委无出其右,魏书记又何必多此一举?

曹生明挨了一顿臭揍,便借机赖在家里养病,不去上班。这也难怪,往日风流倜傥,潇洒不群的曹二公子,骤然之间变了猪头,走出去丢死人了。

好在曹斌与县社科室的人都挺熟的,给儿子请个假的面子还是有的。

曹斌的老婆心疼得什么似的,每日里鸡鸭鱼肉变着花样伺候着这个宝贝疙瘩,不住咒骂梁巧那个狐狸精害人不浅。

曹斌瞅着她母子俩,笑道:“别骂了,我觉得梁巧那丫头挺不错的,往后娶回家了,叫她好好伺候你的宝贝儿子。”曹生明肿胀的脸上便露出向往的神情,一双眼睛色迷迷的。

“呸!这个害人精,我家才不要她……”曹母兀自唠唠叨叨。

正说话间,一台吉普车“嘎吱”一声停在了曹家大屋的门口,几个纪检干部走下车来,抬头望了一眼,周志刚脸色就沉了下去。

检举信中果然没有讲假话。

那时节,吉普车就代表着身份和权势。

曹斌不知何方神圣驾到,慌忙起身迎出门去,满脸堆笑。

“你是曹斌吗?”周志刚冷冷地问。

曹斌心中便是一阵不喜,TM的,连句“曹斌同志”也不叫。

“我就是曹斌。”

“我们是向阳县纪检委的,我叫周志刚。有人检举你贪污公款,请你跟我们回县纪委说明一下情况。”曹斌的笑容顿时便僵在了脸上。

尽管当时纪委刚刚恢复不久,“请去纪委喝茶”对问题干部的震慑远不如后世之盛。不过曹斌心中原本有鬼,便容不得他不胆战心惊了。

细论起来,曹斌其实不够格做一只“大老虎”只是魏玉华一干纪委干部都快憋出病来了,不管他是老虎还是老鼠,逮住了就往死里整。这是县纪委第一次正式“亮剑”若无功而返,自魏玉华以下,谁也丢不起这个人。因而曹斌的下场基本上也便注定了。

纪委从立案到控制曹斌,速度极快,这就从根本上堵截了曹斌串供,销毁证据的可能——没准备,也没时间!

不过事情也不如想象中那么顺利。曹斌混迹官场商场多年,是个成了精的人,平日里与方方面面的关系都处得不错,这一被“请去喝茶”许多跟他有过利益往来的人便都坐不住了。

曹斌被纪委带走的当天,他老婆就紧急行动起来,找到向日与曹斌来往密切的一些干部,就说一句话——我家老曹说,他哪天出事了,要拉几个人垫背。

曹斌知道自己老婆没文化,上不得台盘,多的话也记不住,便只叫她记住了这一句!

那些干部当即冷汗就下来了。

严格来说,曹斌的话只有半句,剩下的半句没说出来——这几个垫背的人里头,说不定有您!

当日晚上,纪委主要负责干部的家里便热闹起来,登门拜访者络绎不绝。特别是魏玉华和周志刚家,更是访客盈门。

向阳县是个偏僻落后的农业县,便是在宝州地区,也是垫底的。地区各直属机关和其他兄弟市县的干部都将到向阳县工作视为畏途。偏僻落后、底子太差,不容易出成绩,累死也白搭。一听说调向阳县工作,说句“哭死”未免夸张,但心情绝对沮丧无比,认定是上级领导对自己有看法了。因而多年以来,向阳县的干部很少交流过,都是几个老面孔在一个锅里搅马勺。尤其魏玉华,生于斯长于斯,一辈子在向阳县摸爬打滚,论到人头那是滚瓜烂熟。以前做惯了老好人的,如今忽然要当“包青天”一时三刻也有些拉不下面子。一堆老熟人围着他“老领导老上级”的叫唤,又是拍又是哄的,日间在纪委会议上无比坚定的信心不免有些动摇。

不过魏玉华也算人老成精,知道这事严玉成和老爸都在关注,软不得。催得急了,便往周志刚身上推,说他才是专案组长,自己不便插手过多云云。

周志刚那是谁啊?向阳县公安局有名的黑包公,因为敢于坚持原则,在公安局一直被排挤,由分管刑侦改为分管治安再改为分管工会后勤,彻底边缘化。这次成立县纪委,严玉成指名将他调任县纪委专职副书记,行政级别调整为正科。为的就是弥补老魏性格方面的不足。

虽说老魏性格软,听招呼,用起来顺手,毕竟纪委也不能成为一个摆设,那样不利于党的组织建设。有周志刚在,必须硬的时候也能硬得起来。

说情的干部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又去了周志刚家。谁知周副书记的爱人说,老周压根就不在家。从早上去上班,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该不是在连夜搞突击审查吧?

照周志刚的性子,这样的事真干得出来。他以前在公安局主管刑侦工作的时候就经常这样整。这事情整到“周黑面”手头,基本上就算砸了!

晚上十点多钟,一干说情者焉头巴脑自周志刚家里出来,不成想在筒子楼下碰到了一大一小两个人。小的那个不认识,大的那个,却笑眯眯地同他们打招呼。

我的妈,竟然是柳主任的秘书江友信。

至于小的那个,自然是区区在下柳俊了。

我早料到逮了曹斌之后,会有一帮子人坐不住,吃完晚饭,哪也没去,就拉了严菲在大院里做游戏。这一向有梁巧相伴,有一阵子没陪严菲,小丫头几乎要同我生分了。

厚此薄彼不好呢,做人不能太偏心。

何况严菲也是足以一笑倾城的小尤物,我可没打算就此不理她。也不能据此就判断本衙内贪心不足,是个色魔,毕竟大家还小,往后还不知怎么发展呢。

县委常委和县革委正副主任,住在一二号常委楼内,普通干部,住在县革委大院的普通宿舍楼。都在一个大院子内。

我陪严菲游戏是实,暗中观察有些什么人去魏玉华和周志刚家拜访也是实。

等江友信给大姐补完课,从我家出来,严菲也玩累了,赖在草坪上不肯起身,我只得提议背她回家。小丫头这才开心起来,慵懒地爬到了我背上。尽管她比我还大了一岁,身子倒轻,背起来不怎么费力。如果换成梁巧,估计够呛。送到家里,解英望着我笑眯眯的,弄得我有些不好意思。

打楼上下来,叫住江友信说了这事。江友信就笑了:“那我们就在这再等一等,和他们打个招呼。”毫无悬念的,次日这个事情便传到了老爸和严玉成耳朵里。老爸恪守规则,不表示任何意见。严玉成当即抓起电话,打给了魏玉华和周志刚,询问案件的进展情况,语气不是很平和。

魏玉华挂了电话,擦了擦微秃的脑门上流下来的汗水,暗暗舒了口气——昨晚将事情推到周志刚头上的做法真是太正确了。这个“周黑面”一定会将门把得死死的,倒不怕严书记追问!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11章 曹家要倒霉了 下一章:第113章 工作研讨

热门: 党校 审神者暗堕计划[综] 手工博主的救世指南 女法医手记之让死者闭眼 诅咒 金丝雀 我在天庭建个群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四卷 苗疆风情画(上) 济世救人森医生 知更鸟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