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拖远一点揍

上一章:第109章 脓包 下一章:第111章 曹家要倒霉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黑子?”我一怔,才发现魁梧高大的黑子就站在面包屋门口,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晒得像个鬼似的,成了名副其实的黑子。

黑子拍拍手,瞧着马路上的两个倒霉蛋,不屑地“哼”了一声。

“娘卖X的,敢到俊少爷这里来搞事,欠揍啊!”曹生明两人莫名其妙挨了一顿拳脚,爬起来想找回场子,一见黑子那身胚,屁都不敢放一个,灰溜溜走了。

黑子扫了一眼店里,目光在梁巧身上稍作停留,咧嘴一笑,朝我竖起大拇指。他是个不善言辞的,这个意思就是说,原来是为了这个小丫头你才那么下死力气修理赵强——值!

这个动作透露出一个信息,他当真没将我当小孩子看。

老实说,黑子这人非常讨我的喜欢。不管他是不是混混,也不管他能不能最终洗白上岸,哪怕一九八三年他真吃了花生米,我也一定去为他收尸。

这男人喜欢一个女人,不需要理由,其实有时候男人喜欢一个男人,也不需要理由。看着顺眼就是了。

“回来了?”

“嗯。”

“楼上坐。”黑子点点头,经过店面的时候,顺手拿了两个面包啃起来。一切都显得十分自然,毫无做作。大约在他心目中,也觉得我这个小屁孩很对胃口罢?

我二话不说,一手抓起两个面包,带上楼去。

黑子这身板,真要吃饱的话,也不知二十个面包够不够。

“巧儿,还有没饭菜?”

“饭有,菜没了。”

“鸡蛋有没?”

“有。”

“那炒一盘鸡蛋,打饭上来。”

“哎。”见梁巧如此乖巧,黑子又笑着朝我竖起大拇指。

“怎么样,这趟跑下来,累死了吧?”我笑着问,丢了一包大前门过去。我现在生理上对尼古丁没依赖,短时间内也没打算去依赖这玩意。不过烟是要备下的,经常有客人来。程新建、五伯、柳兆玉、大哥这些人,都是大烟囱。

“累倒不累,就是太阳毒点,脱了几层皮。”黑子可能真是饿了,不忙抽烟,先就狼吞虎咽将六个面包都塞了下肚。

“拿了几单生意?”

“十单。”我吃了一惊,这才出去几天?十单?赶上这个月后续的全部订单数了。

“呵呵,黑子,看来你还真是个做生意的料子嘛。”

“预支的一百块用完了,不然,还多跑几个地方再回来。”我笑了。

黑子和别的销售员是有点不同,又是烟又是酒的,还得是好烟好酒,开支自然比别人大。不过也可能正因为这个缘由,所以他的业绩比其他人加起来还好。都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这么抽好烟喝好酒牛B哄哄的销售员,也从侧面折射出机械厂的实力罢?

“工资和提成呢,我可以先预支给你……”

“别,预支工资报销车旅费就行了,提成还是等工厂拿到款子再说……不要坏了规矩!”凡事讲规矩,也不知是黑子的优点还是缺点。不过我想是优点的成分居多。

我心中暗喜,听这话的意思是要继续干下去了。

“这次回来打算休息几天?”

“歇两天就走……嗯,俊少爷,我打算再拉两个兄弟一道干,将咱宝州地区几个县都犁一遍,行不?”我大喜,想都没想就点头应承。

“行,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有什么不行的?”黑子就笑了,心说俊少爷年纪虽小,果然够意思。这话听着心里受用。

“你呆会吃完饭,先回去歇着,明天叫上那两个兄弟,一道过来,我请他们喝顿酒。”黑子立马想起浓香扑鼻的茅台酒,笑得嘴都裂了。

吃饭完,黑子道声聒噪,告辞去了。梁巧和小青姐就八卦,问起他是什么人,这等强悍。曹生明两人也是身强力壮的后生,愣是上不得手。

说实在的,黑子今天也是打了人家个措手不及,若果正面交锋,曹生明二人虽然不是对手,也不至于全无招架之功。

想不到乖巧的巧儿也有八卦的时候,我只能感叹,八卦实乃女人天性,便是亿万年沧海桑田变幻之后,只要人类还存在,还有男女之别,这个天性恐怕就是改不了的。

“一个朋友,是个把式。”我只是谈谈答了一句。和她们说道上的朋友,全无必要。

考虑到明天要请黑子和他的兄弟吃酒,在曹家摆阔之后,口袋里所余现金不够,便叫梁巧和我一起去银行取钱。

梁巧有些奇怪地道:“店里有钱啊,都是你的,要多少拿多少。”如今面包店每日销售额将近三百元,纯利润近一百五十元。零用是尽够了。

我当然不能说那是你的钱,我不能拿。那也太假模假式了,简直和曹生明一个德行。

“不一样的,公是公,私是私。一码归一码,不能混淆。”这话也没错,面包店有面包店的账,眼下还在回本的阶段,不方便随意将盈利挪作他用。我的日常开支,都是自制砖厂的利润里支取。原因很简单,制砖厂属于本衙内的“独资企业”而且运作了将近一年,很成熟了,无须再投入,不至于把账目搞混淆。

梁巧便点点头,解下围裙,洗了手,和我相伴出门而去。

自然,我没留意身后小青姐那略带点哀怨的复杂眼神。

次日一早,大约是十点钟左右,黑子就带着两名弟兄,颠颠地跑来了。

我不觉有些好笑:“三位,这时候喝酒也忒早了点。”黑子呵呵笑着:“他们两个,听我说了俊少爷好多次,都想早点来瞧瞧你。”这话听着受用。黑子当我面说些什么,做不得数。许多人当面说的话都做不得数,背后说的,才是真话。自然,黑子这人实诚,或许可以例外。

黑子便给两位兄弟引见,个子略高的那个,叫赵成刚,外号大刚,略矮较为粗壮的叫林海仁,外号胖大海。听黑子说,收拾老林和康小刚,就是他俩领着一帮小兄弟干的。大刚家就住在青山岭附近的郊区大队,胖大海家里是老街的。

我嘴里客气着,却保持着一份警惕。

一九七九年,全国范围内都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黑社会,但是由于动乱结束没多久,大批下乡插队的知青回城,各处城镇的小混混激增,社会治安状况十分严峻。高层大佬们忙于筹划国计民生的大事,暂时尚还顾及不到治安方面的问题。这帮流氓阿飞干出不少坏事,对景时刻一算总账,吃花生米的多了去了。

黑子这两个兄弟,假使没有杀人放火的案底,趁早洗白上岸,问题不大。若是犯了大事,可就得小心些了。这个事情,过后还得叫程新建好好查一查。不然懵喳喳踏进去,沾一身屎,洗都洗不干净。我年纪小,或许没事,就怕牵扯到老爸头上。

大刚和胖大海,听黑子将俊少爷夸得天花乱坠,素知这位大哥甚少服人,得他如此推崇,可不知是何等了得的角色,怕不有三头六臂。一见之下,都有些傻眼。

虽然黑子说过,俊少爷年纪不大,想来总也在十三四岁,再小也不成话了不是?哪知道竟然小成这个样子,倒是比普通十岁小孩高大一些,怎么看也不会超过十二岁。

不过诧异归诧异,见黑子对我亲热中透出八分尊重,他们也便将满腹疑窦都收起来,不敢随口胡说。

今天不是星期天,上午十点左右,面包店生意清淡,三个女孩子坐在店面里叽叽咯咯聊天。见我领着黑子三人进门,都站起身来,含笑招呼。

见了梁巧,大刚和胖大海都有一刹那的愣怔。瞧我神情不愉,黑子严厉地扫了他们一眼,两人这才如梦初醒,忙将眼神收了回去,有些讪讪的。

“去楼上坐会,喝口茶,吃几个面包,呆会再去人民饭店喝酒。”黑子点头。

正准备上楼,只听得一阵脚步纷杂之声,一干人冲面包店而来,为首的正是昨日挨揍的曹生明和“油头粉面”身后跟着四五个手持棍棒的泼皮。

曹生明叫了人来撑场面,胆子壮了许多,“砰”地一声在柜台上拍了一掌,叫嚷道:“梁巧,叫昨天打人的家伙滚出来,向老子赔礼道歉,不然就砸了你的店子!”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惹人生气。

有一个性急的泼皮,操起棍子就敲打墙壁,“哐哐”作响。

黑子和大刚胖大海对视一眼,那两人心领神会,大刚操起了水果刀,胖大海左右一看,找不到趁手的家伙,只得双手握住了一张竹椅子。

这几位反应超快,无须言语,一个眼神就搞定,可见素日打架的经验极其丰富,堪称久经战阵。

有他们三个在,我就不用出头了,乐得清闲。

黑子双手抱胸,冷冷的瞧着曹生明。

曹生明神色一滞,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脖子,随即扭头叫道:“兔子,就是他,昨天就是他打我的……”

“哟呵,好大的胆子,谁敢打我的朋……”随着这个四处漏风的古怪声音,一人自曹生明身后站到前头,忽然就张大嘴,没了声息。

黑子依旧不说话,胖大海一声冷笑,骂道:“兔子,敢跟黑子哥这么说话,你TM的找死啊!”兔子?

这个名字倒有几分耳熟。

我仔细一看,可不就是赵强那个小兄弟么?叫什么屠四军的,收拾赵强那晚,在收审所里被联防队员一顿老大耳刮子,打掉了七八颗牙齿的老街小混混。难怪说话漏风。

他许是受了曹生明的什么好处,帮他来找回场子,万没想到,对手竟然是黑子和胖大海。且不管道上的名气,单论实力,他邀来的这四五个小混混,也远不是黑子三人的对手。

“俊少爷,这混蛋什么来路?怎么老来搞事?”黑子指着曹生明问道。

“呵呵,没什么,芙蓉区供销社曹主任的小儿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老是来纠缠巧儿。”我淡淡地笑道。

兔子刚才被黑子和胖大海吓傻了,没注意到我,听黑子叫俊少爷,这才看到我背着双手,施施然站在那里,顿时浑身一阵乱抖,想起收审所里那一晚的遭遇以及赵强放出来之后的惨状,不寒而栗,刹那间寻死的心思都有了。恶狠狠地盯着曹生明,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了。

“芙蓉区供销社?我呸!”黑子重重啐了一口。

曹生明看看我,又看看黑子,再看看兔子那要吃人的目光,顿时意识到情形不妙,一双腿就有点发软。

胖大海丢下竹凳,拍拍手,对兔子说道:“兔子,这混账东西得罪了俊少爷,是要黑子哥动手呢,还是你们自己动手?”兔子二话不说,操起棒子照曹生明肩膀上就是一下。

曹生明大声呼痛,捂着肩膀就往地下出溜。

“等一等!”我冷冷喝了一声。

兔子高高举起的棒子就僵在空中,转头望着我,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这是做生意的地方,打打杀杀的成什么样子?不要吓着了我的客人。拖远一点!”

“是是……”兔子一迭声答应,吆喝一帮小混混,架起曹生明两人,拖死狗般拉过马路对面,好一顿拳脚棍棒,揍得曹生明二人杀猪般嚎叫。不过三两分钟,便没了声息。

兔子远远朝这边点头哈腰,像是请示的意思。

黑子瞧瞧我,我点点头,黑子就摆了摆手,兔子一伙如蒙大赦,飞也似跑了。只留下倒霉的曹生明和“油头粉面”抱着头蜷缩在马路对面发抖。

一转眼,我看到面包屋的三个女孩子脸色苍白,梁巧更是嘴唇微微颤抖。

我不禁大是心疼,说道:“巧儿,不要怕,他以后不敢再来了。”巧儿摇摇头,担忧地道:“我……我是怕我姐……”我的脸色就狰狞起来,冷冷道:“如果他们敢把你姐怎么样,我就将他曹家连根拔起,一锅端掉!”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09章 脓包 下一章:第111章 曹家要倒霉了

热门: 和反派杠上以后我哭了[快穿] 陈伤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 恐怖谷漫游指南 宇宙尽头的餐馆 封锁 当血族穿成炮灰反派 摩天大楼 真龙 穿成总裁的顶流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