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拉黑子上岸

上一章:第104章 巧巧面包屋 下一章:第106章 五峰老酒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人民饭店的包厢内,坐着我、程新建和黑子。

黑子得脱牢狱已有三天,前两天与一伙狐朋狗友大吃二喝,男男女女的混在一起,玩了个昏天黑地,算是庆祝。这会子才想起要向我和程新建说声谢谢。

“程队,俊少爷,谢了!我先干为敬……”黑子一仰脖,一杯茅台见了底。

酒桌上都是这么老一套,偏我酒量又不佳,心里先就郁闷了一把。不过听了“俊少爷”这三字称呼,心里又着实受用。也只有黑子这帮道上朋友,才这么毫无忌讳。

自打上次知晓程新建馋茅台,我再请他就没上过别的酒。

程新建对我的事不敢说全清楚,至少也了解个七七八八,每次一上桌子,便逮住我当大款宰。这也没什么,钱原本就是赚来花不是赚来看的。朋友凑一块,讲究的就是个高兴。

程新建陪了一杯,我照例是喝茶。

黑子连尽三杯,摇了摇头,说道:“俊少爷,不好意思啊。照说该我请这顿,却要你破费!”我微微一笑,道:“大家是朋友,黑子哥这么说,就是拿我当外人了?”

“砰”黑子一拍桌子,激动地道:“俊少爷,有你这句话,往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吭一声,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我黑子绝没二话!”黑子这话,让我很满意。

倒不是他说的好听,我好歹两世为人,何为场面话何为真心话还是分得清楚的。我在意的是他的态度,没将我当小孩子敷衍。

“这么说起来,我还真有点事,想请黑子帮个忙。”我不徐不疾,倒将衙内架子端了个十足。

“俊少爷只管开口。”程新建略有些奇怪,瞥我一眼,不知我又要叫黑子去修理谁。心说这位小衙内还当真不肯消停一下。

我早有准备,拿出一份美女挂历推到黑子面前。

黑子一看,便即啧啧称奇:“这个东西,谁搞出来的?很好看呢。”我笑道:“这其实就是一份广告,腾飞机械制造厂的广告宣传单。”黑子不解:“啥叫广告宣传单?”

“就是给自家的买卖做个吆喝,让人家知道。”黑子没做过生意,人可不傻,立即便想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却更加不解了。

“俊少爷……”

“是这样子的……”我简单说了一下腾飞机械制造厂的情况,挂历广告发出去后,陆续有人登门购买制砖机,眼下张力开足马力生产,还是有些应付不过来。

“这个腾飞机械厂,是我五伯在当厂长,他要我帮他物色几个销售人员。工资待遇是三十块钱一个月的底薪,加提成,另外车旅费、住宿费、伙食费实报实销,不过就是要出差,去宝州市、青安县这些地方跑。”黑子明白我的意思了,犹豫一下,问道:“什么叫提成?”月薪三十元在当时来说是很高的待遇,相当于正式的国家职工。不过在黑子这种道上人物眼里,没啥诱惑力。别看他们有时穷得一文不名,却还真有点视钱财如粪土的架势。

“提成就是每卖掉一台机器,负责那个片区的销售人员可以拿到三十至五十块钱的奖励。”对于我这个提成计划,五伯原本是很不赞成的。根本不需要什么销售人员上门推销,眼下就忙不过来了。照现在的生产能力,订单排到了下个月中旬,这个提成不就是白白给钱吗?

但我坚持要这么做。

做生意,目光不能太短浅。人的模仿能力是很强的,目前的腾飞机械制造厂,既无资金优势又无技术优势,一旦有别人依样画葫芦也整一个制造厂出来,只怕就要打价格战了。这样两败俱伤的事情,智者不为。所以必须要在管理模式和经营模式上下功夫,在别人尚未回过神来之前,一举占据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靠规模优势来打压那些可能冒头的潜在竞争者。

这就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建立起一支强悍的销售队伍。

至于扩大规模,提升产能,是属于另一个方面的问题了。

“目前挤在机械厂要求订货的客人不少。估计接下来客人只有更多。销售人员做得好的话,每个月卖个五六台机器不成问题……”

“五六台?那光提成就有两三百块了?”程新建吃惊地道。随即摇了摇头,心说娘卖X的,这个世界还真是要变了,给个乡下工厂跑腿,一个月拿的钱居然是他这个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的七八倍!

瞧黑子的情形,是有些动心了。

我夹一块羊肉放进嘴里,嚼几下吞下去,慢慢道:“黑子,我年纪小,说的话你可能不爱听。不过我仍然要劝你一句,这人不能老混,还是要找个正经事做,才有出息。”其实我也知道,黑子可能会放不下“大哥”的面子去给人家跑腿当使唤。但真要将他拉上岸来,这个磨练是必须的。他能安心去跑销售,如果当真可用,过得一段时间,我自然会给他寻个更合适的出路。越是有能力的人,越是要先磨磨他的锐气和傲气,不然以我现在的年龄,没办法驾驭。

倘若他拒绝了,我跟他的交往,基本就到此结束了。

作为纯粹的道上朋友,我不会交往太深。混黑社会,在国内没啥前途。我可不想受牵连。真正严打来临的时候,不要说老爸一个县革委主任,便是龙铁军这般地区级的大佬,也是扛不住的。

程新建喝了口酒,眯缝起双眼道:“黑子,小俊说的有理。找个正经事做,比你混要强。”黑子笑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有理没理的,先不说了。我黑子答应下的话,一口吐沫一个钉。这活,我干了。”次日我带着黑子到了柳家山,给他办了填好表,办了正式招工手续,然后交给他几百份挂历和在向阳县印刷厂印制的黑白版本“产品简介”黑子带着这些挂历、简介和预支的一百元差旅费,启程前往宝州市。

原本该将所有销售人员集中起来,搞个短暂的培训,哪怕只上一两个小时的课,讲解一下最基本的销售常识也是好的,绝对比这么直截了当赶出去强。但我现在顾不上这个。得跟五伯商量扩大生产规模的问题。

商谈这个事,张力是必须到场的,技术上和设备上的事情,都得他拿主意。

“扩大生产,敢情是好,就是没钱啊。”五伯卷起一支大喇叭,打着火,小办公室内顿时烟雾弥漫。照说他现在堂堂厂长,工厂每个月给他开八十元的工资,抽个纸烟不在话下。但他还是钟意大喇叭,说是够劲。

上了年纪的人就这毛病,念旧,许多习惯不好改。

张力和五伯打交道时间不长,却已熟知这个犟老头的脾性,掏出口袋里的飞鸽烟,也不让五伯,自顾自点起一根。

厂里这段时间的收支情况我很清楚,统共卖掉四台制砖机,400型三台,200型一台,毛利润一万二千元。这个利润率算是很高的。不过初创阶段,要花钱的地方多,光是进几套原料,就花掉差不多一万元。电机是买的整机。因为电机是异常成熟的产品,我没打算建一个电机分厂,利润率不高,投入和产出的效益不成比例。

“没钱不要紧,可以贷款。”我瞧了瞧张力摆在办公桌上的飞鸽烟,强忍住没伸手,端起茶杯喝了口水,说道。

五伯吧嗒吧嗒抽烟,不吭声。

他是老派人,崇尚“无债一身轻”的生活模式。

“嗯,贷款倒是个门路,我看要是扩大一倍生产规模的话,贷个三四万块就差不多了。”张力到底是农机厂的副厂长,对贷款这事却不反感。

我淡淡一笑,摆了摆手,像是要将眼前的烟雾赶走,又像是不屑一顾。

“三四万块?小家子气了。要贷就至少贷十万,如果可能的话,贷二十万更好。”

“啥?”

“吧嗒”一声,五伯的大喇叭掉落在桌面上,好一阵手忙脚乱。

张力也张大了嘴巴望着我,仿佛全然不相信这话是由一个十岁小孩嘴里说出来的。

十万!

这在一九七九年,绝对是一个让许多人没法子睡觉的天文数字。更何况我后面还来个二十万!

这个小孩,对数字大约一点概念都没有吧?

“怎么啦?”我笑着问。

“十万?开玩笑呢。要是亏了,拿什么还?”五伯叫嚷起来,几乎要压过外边机器的轰鸣声。

看五伯老脸涨得通红的样子,我就觉得很好笑,心中也有一丝不喜。做生意讲究个好兆头呢,这还才开张,便说什么亏不亏的?若是换了旁人,一句“乌鸦嘴”说不定就脱口而出了。

我微笑道:“五伯,就算是三四万,如果亏了,就还得起么?”五伯又是一怔。这才想起柳家山大队的家当。确实,四万和十万基本就是同一个概念,亏了的话,无非都是还不起。

“所以,如果要扩大生产规模的话,就只能算赚不能算亏。前怕狼后怕虎,干脆趁早散伙得了。”五伯被我这豪气干云的话语激起了犟脾气:“好,十万就十万,那你说说,贷了十万块钱,怎么搞法?”边说边又去掏他的大烟袋。张力瞅了一眼,扔了一支飞鸽过去。

“再增加一套机床……”

“没必要。”张力打断我的话:“增加两台车床就够了,磨床和铣床暂时够用。”我一听大喜,他是技术总监,这么说必定有依据。

“既然这样,那就要买新车床,老用人家的二手货,加工精度保证不了。”

“好家伙,你是真要做大场面搞啊。”张力惊叹道,却也有点为我的豪气所折服。

“那当然了。”我有些奇怪地瞥他一眼,觉得他这话说得真是没水平:“你以为我搞这个工厂做什么?我的目标是今年之内,机械厂的固定资产规模要达到二十万以上,净利润要达到三十万以上。”这话当真掷地有声,张力再一次目瞪口呆!胸中有如此丘壑,这,这,这还是一个十岁小孩吗?

“而且,机械厂的产品也要由单一的制砖机向多样化发展……”

“小俊,你慢点说,五伯老了……”五伯伸出手,有点口吃。

张力呆了一阵,问道:“那……那你还要生产什么?”我嘿嘿一笑:“联产承包责任制一搞,最迟明年,说不定今年年底,全县的农业生产就要掀起一个高潮,对各种农用机械的要求必定大幅度增长。比如眼下吧,花生马上就要丰收了,我们为什么不生产一些小型的家庭用榨油机?还有碾米机、打稻机这些,都可以生产。”

“好家伙,原来你是要抢农机厂的生意……”张力喃喃道。

我不屑地扁扁嘴,说道:“你那个农机厂,一个礼拜倒有三四天休息。不客气地说,还有生意给人家抢吗?”张力苦笑。

五伯一拍大腿,说道:“照这么说,这事情当真搞得!”他是老资格农村基层干部,自然知道我说的这些机器,在农村的市场有多大。

“当然搞得!”我先给五伯下一个注脚,然后眼珠子一转,望向张力,露出贼腻兮兮的坏笑。

张力大吃一惊,凭直觉就预感情况不妙。

“表哥,我看你那个农机厂的破烂副厂长别当了,安心到这里来做算了,我再给你加一百块工资?”五伯再次一拍大腿:“是啊,小张,你要是肯来,我这个厂长让给你做。”这回轮到我大吃一惊了,眼望五伯,指望他老人家给个解释。

五伯老脸一红,说道:“我不懂技术,当这个厂长有点不称职呢。我看,我还是做支书的好。”我大喜道:“五伯,你真是太伟大了。我对您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我的妈,说的啥玩意这是?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04章 巧巧面包屋 下一章:第106章 五峰老酒

热门: 克苏鲁神话3 男孩子网恋是要翻车的 乡村小司机 重生成龙王后我靠海鲜发家[种田] 九龙圣尊 捡星星 傲娇国师宠暖妻 修罗天帝 珠穆朗玛之魔2 荣誉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