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衙内发威

上一章:第100章 巧儿我养你 下一章:第102章 腾飞机械制造厂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向阳镇工商所在向阳镇革委会旁边,一栋三层楼的老房子,墙漆斑驳,灰蒙蒙的,给人一种十分沉郁破败的感觉。那时节的向阳镇老街基本都是这么个格调,便是一墙之隔的向阳镇革委会,也一般无二。

搁在后世,工商局是个不错的单位,原因很简单,只管收钱不管掏钱,福利待遇挺好的,小日子过得美气,一大票人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不过如今是一九七九年,这个单位新设不久,日子也就一般。原因还是很简单,整个向阳镇也没几家店铺工厂,想管也没得东西管去。向阳镇是向阳县的第一大镇,情形尚且如此,其他几个镇,更是可想而知。

我和梁巧走进门去,里面的人眼睛都是一亮。

本衙内虽然自我感觉良好,却也知道,这闪亮的眼神绝对是冲着漂亮的梁巧去的。至于区区在下,估计他们几位是直接无视的了。

一个小屁孩,跟着姐姐来工商所玩儿,值得重视么?

然而开口说话的,偏偏便是这个被直接无视的小屁孩。

“请问,营业执照在哪里办?”我冲着三名办事人员中唯一的女性问道。这个女人,我见过一面,她和工商所的所长王学文去过利民维修部,二十几岁年纪,脸上有几颗淡淡的雀斑,身材和长相都还说得过去。心肠似乎也不坏,上次还帮方文剔说好话来着。

“这边这边……”女办事员尚未开口应答,里面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便连连朝我们招手。

呵呵,服务态度还不错。

“贵姓?”我先问了一句。

谁知这混蛋居然没听到,眼睛直勾勾盯着梁巧,一副哈喇子就要控制不住的丑态,笑眯眯地道:“妹仔,叫什么名字?”我顿时心里头就有股气不太顺了。

你要看可以,梁巧长得如此漂亮,凡是长了眼睛的男人就不免要多看两眼,咱也不能将所有男人的眼睛都抠掉。但你小子不要这么明目张胆,不要这么毫不掩饰。你是国家工作人员,我们找你办事来着。

“我叫梁巧。”梁巧倒是老实,乖乖的说了。

“哦,梁巧,名字真好听。家里哪里的?今年多大了?”赣林老母的,这是办营业执照还是审问犯人啦?

“喂,同志,我们办执照啊,问那么多不相干的东西干嘛?”我声音大了起来,敲了敲桌子。

那办事员立即板下脸,怒道:“小孩,你干什么的?在这里吵什么?”

“你没听见吗?我们办营业执照。”

“你还是小学生吧?小孩子办什么营业执照?”我不怒反笑,说道:“这位同志,我真怀疑你为人民服务的态度!你听好了,不是我,是我姐要办一个营业执照,她要开一家面包店。请问,你听清楚了没有?要不要我再说一遍?”一个小屁孩如此趾高气扬地教训他,这人脸上便挂不住了,正待发作,坐在他对面的一个小年轻比他还脾气暴躁,马上一拍桌子,大声呵斥道:“小孩,怎么说话呢?这么嚣张!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我笑起来,眯缝双眼盯着他,冷冷道:“够胆你就试试。”梁巧吓住了,慌忙拉着我低声说道:“小俊,我们走吧。”

“走?咱们来办营业执照,事情没办完,走什么?乖乖呆着,我倒要看看,他们这里是工商所还是阎王殿!”

“小孩,你真的很嚣张呢!大概你爸没教训过你吧?”那年轻人站起身来,脸上神情犹如要吃人似的,仿佛随时准备动手教训我。

我冷笑一声,顺手操起桌面上一把小裁纸刀,找个凳子坐下来,慢慢用裁纸刀一下一下修着指甲,斜眼乜着他。

我打定主意,这小子若真敢动手,我铁定在他身上开个窟窿。

梁巧吓坏了,忙拦在我前面,颤声道:“同志,我……我们办执照呀……”

“办什么执照?不办!你们给我滚出去!”年轻人怒吼道。

“小刚,别生气……梁,对了,梁巧,你也别怕……”那中年人装出一副笑脸起来做和事佬,却趁机伸手来拉梁巧。

这两个混蛋,一个好色如命,一个脾气暴躁,都不是什么好鸟。我伸手将梁巧拉到身后,中年人便即抓了个空。

“叫你们所长王学文过来,我倒要问问他,怎么带的兵。”

“哟,小孩,你还认识我们所长?”中年人依旧笑眯眯的,眼睛直往梁巧身上瞟,还忍不住悄悄咽了一口口水。

娘卖X的,老子今天是进了贼窝子了。

这时候那年轻女办事员走过来,看了我几眼,恍然大悟地道:“小孩,你,你是利民维修部那个方老板店子里的吧?”我点点头,对她我还是比较有好感。

“老林,小刚,你们就别难为人家小孩子了,该办的手续还是办了吧。”

“我办我办,又没说不办啦……说说吧,你们要开个什么店啊?地址在哪里?”

“砰”地一声,那小刚将水杯重重墩在桌子上,气吼吼地道:“老林,我说不办就是不办……你们俩,给老子滚出去……办执照?我呸!死了这份心吧你们。有老子在工商所一天,就休想办这个证。”这小子敢情真拿自己当颗葱了。

我势单力弱,原本不打算在人家的地头起冲突,如今看来,这个较还当真要计一计了。

“行,不办是吧?我直接去找你们康局长问问他怎么管教的手下的……巧儿,走!”这句话一说,没想到他们三个都笑起来。女办事员是摇头苦笑,眼睛里带着点善意的怜悯;老林则笑得暧昧难明,犹如黄鼠狼相似;至于小刚,则是仰着脖子狂笑,似乎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

我心里咯噔一下。怎么,难道这话说错了不成?

不过这当儿,也顾不得许多,我拉起梁巧便往外走。

“小子,我告诉你,我叫康小刚,康局长就是我爸!”康小刚在我背后狂吠。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么嚣张!

我扭过头,微微一笑,淡淡地道:“康小刚,你给你自己惹祸了,也给你爸惹祸了。”

“你说什么?”康小刚恶狠狠地问。

“没什么,这几天你出门的时候小心点,要是一不小心摔了跤或者撞破头什么的,可就不好了!”我哈哈笑着,拉着梁巧,大踏步走了。

“程叔,我要见黑子。”在公安局治安大队办公室,我开门见山跟程新建说道。

“见他干什么?”

“叫他的兄弟帮我收拾两个不长眼睛的家伙。”

“怎么,又有谁得罪大少爷了?”办公室没别人,程新建也便没啥顾忌,笑呵呵地道。

我气哼哼的,说了在工商所的遭遇。

“这个康小刚,仗着他老子是个JB局长,嚣张得很!”程新建就怒了。

“不用叫黑子,我这就带人去收拾他。还有那个麻皮老林,管保叫他们俩下辈子都记得你!”我嘿嘿一笑,说道:“这个事情你不能出面。大家都是体制内的人,撕破脸不好说话。我不能叫你去背这个黑锅。”话虽如此,对程新建的态度我还是很满意的。自己人就是自己人,说话都不带一点拐弯抹角。

程新建这老粗显然尚未想得如此深入,大咧咧地道:“怕什么,这帮小兔崽子私下开什么贴面舞会,根本就是一伙小流氓,我星期六晚上带人去,一抓一个准。”我心中一动,记得上辈子看过的某些纪实文学里头,就有提到这样的事情,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底初,营业性质的舞厅、KTV等场所基本等于是空白,许多所谓的干部子弟便兴起搞什么家庭舞会,其实就是淫秽的流氓聚会。不成想向阳县这穷乡僻壤,居然也有如此“前卫”的东西。

不过我可不赞同程新建去捅这个超级马蜂窝,这一家伙下去,怕是要得罪县里一大堆中层干部。程新建一个新提起来的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明显扛不住!

为了区区一个康小刚,不值得花这么大代价。

“不必了,这两个混蛋,就是两坨屎,搞这么大阵仗,太抬举他们了。叫黑子的人去修理一下就行了。”程新建位置摆得很正,绝不因为我年纪小就自作主张,当即点头称是。

“那行,我去跟黑子说一声。你就不必出面了。”程新建也是出于一片好意,觉得我不合适跟社会上的混子搞得太亲近。要注意影响呢!

我淡淡一笑:“也行。这个事完后,我跟师父去念叨念叨,问题不大的话,就别老盯着人家了。”程新建咧嘴笑了。

瞧这个样子,他和黑子的关系真是非同一般呢,可不要牵扯太深才好。

黑子不含糊,人虽然还在号子里,外边的兄弟们办事依旧很利索。次日晚间,老林吃完晚饭准备出门溜达一下,刚走出工商局宿舍楼没多远,就被黑暗中冲出来的三个人一顿棒子敲倒在地,随即几只穿着皮鞋的大脚猛踹下来。变起仓促,老林只来得及“啊哟”一声,便即双手抱头,缩成了一团。

“叫你妈的色!你个老流氓!”几个打手边踹边骂,老林早吓得魂不附体,哪里知道祸从何来?几分钟后,打手们呼啸而去,老林慢慢爬起来,只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细细回忆,才想起打手们骂自己“流氓”顿时大为不忿!自己好端端一个国家工作人员,居然被社会上的流氓阿飞骂成“流氓”真是从何说起?

比起老林挨“闷棍”康小刚的亏却是吃得明明白白。

康小刚不到二十岁,去年才高中毕业,参加工作没多久。在学校里,也是个横行霸道的问题学生,若不是摊上个当局长的老爸,基本上毕业之后就直接混社会了。

在这件事情上,程新建向黑子交代得明白,康小刚是主,老林为辅。

康小刚是在去参加舞会的半路上被截住的。这小子本来满心色色,想着今晚无论如何要将老街那个叫“莉莉”的小骚蹄子放翻,不成想在拐角处后脑勺上就挨了重重一棒,顿时满天星斗,还没来得及叫喊,头发便被揪住,小腹上挨了沉重的一击,拳头随之雨点般落下。不过两三分钟,刚才还雄赳赳气昂昂的康少爷就变成了一滩烂泥。

黑子的兄弟将烂泥般的康小刚拖到一条小巷子里,伸出一只大脚踩在康小刚的脸上慢慢揉搓,冷冷道:“康小刚,你胆子不小啊,敢惹黑子哥的朋友?”黑子?

康小刚心里就是一阵发寒。他在学校混的时候,就听说过黑子的鼎鼎大名。那可是向阳县一等一的狠角色,赤手空拳对付过四五把菜刀的主。若单论一个“混”字,康小刚这种刚从学校出来的小毛孩可差得太远,便是他的大哥,见到黑子也禁不住双腿发软。

“老,老大,我没有啊……”

“还说没有?”那脚上加了几分力气,踩得康小刚不自禁的“哎呦”一声。

“前天黑子哥的朋友不是到你们工商所办什么营业执照?你小子怎么来着,硬生生把人家赶了出去,嚣张得很呢……你是不是嫌身上零件太多,想丢掉个一样两样啊?”

“啊,是她……”康小刚算是有点明白了,敢情那漂亮得不得了的小丫头,是黑子的女人。

这个时候,他可是一点都没想到我身上去。

“老大,老大,我知道错了,我改我改……”康小刚见机挺快,知道惹上了黑子这种人,他老爸那个工商局长基本帮不上忙。

“算你小子识相。黑子哥说了,下次再敢得罪俊少爷,扒你的皮!”柳少爷?

康小刚又犯开了迷糊。直到数日之后,他的同学方奎得知此事,上门来看他,才算是为他解开了心中的谜团。

方奎听他说了那一男一女的情状,立马便猜到是本衙内和梁巧。

“我说小刚,你也太不长眼睛了,去得罪他干嘛?前头徐国昌已经调去统计局了,你不想你老子也调到统计局去吧?你M的,你老子以前可是王本清线上的人,还是小心点好,别惹麻烦!”方奎这小子,同学们都知道的,平日里嚣张跋扈得紧,可很少这么说话。

康小刚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确实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还好这事情人家留了余地,没有捅到严书记或者柳主任那里去,不然自己挨了一顿胖揍,回家还得挨老子的修理!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00章 巧儿我养你 下一章:第102章 腾飞机械制造厂

热门: 火神:九河龙蛇 无限神经[无限] 如意蛋 龙枪编年史2:冬夜之巨龙 她病得不轻 流量小生他天天换人设 雪国之劫 爱欲八鲜汤 鬼吹灯前传 星光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