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全县农业工作会议

上一章:第98章 班底亮相 下一章:第100章 巧儿我养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酒厂送过来的报告差点真的将老爸气出病来了。

“什么玩意?狗屁不通!”老爸将酒厂的报告拍在桌子上,“砰”地一声大响。

幸好这是在家里,在办公室要注意革委会一把手的形象。严玉成很大气,性情也比较率直,往往不给下属留太多的情面,作为他的搭档,老爸就自动唱起了白脸。总不能一二把手都板着个脸训人,还让不让人活了?

若换作别人,老爸这么做无疑有收买人心的嫌疑。怎么,一把手做坏人,你出来做好人?太犯忌讳了。好在大伙都知道老爸和严玉成的关系,倒没人蠢得跑到严玉成面前去播弄是非。

让一贯温文尔雅的老爸如此生气,看来酒厂那两位厂长不是一般的扯淡。

老妈原本正在看电视,闻言不由诧异地望着老爸,流露出很关心的神色。见老爸兀自气呼呼的,忙即起身给他续茶水。

老爸有喝热茶浓茶的习惯,不管何种天气,一杯滚烫的浓茶是必不可少的。

我放下《傲慢与偏见》走过去拿起老爸拍在桌子上的那份报告翻阅,才看了不到两分钟就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老爸没有夸张,“狗屁不通”四字确是的评。

“爸,颜厂长李厂长还是挺认真的,至少参考人家农业局的蜜蜂养殖报告时,可是一丝不苟。”当然一丝不苟了,连预定客户对象都是一模一样的。

蜂蜜的预定销售对象除了普通老百姓,大客户主要是糖果厂、糕点厂和制药厂。若在后世,还要加上一个化妆品厂。

酒厂这份报告上面,五十五度苞谷酒的预定销售对象居然也是糖果厂、糕点厂和制药厂!

唉,这时节的人怎么都这般老实?什么东西全都照抄不误?前头有一个徐海涛囫囵吞枣剽窃江友信的文章,现在又出一个酒厂的报告也是依样葫芦。倒也堪称前后辉应,相映成趣。

看到这里,后头的也就没必要再看下去了。

“爸,考虑换人吧。这两位,指望不上了。”老爸兀自在生气:“说得轻巧,换谁啊?我现在手头根本无人可用。再说,酒厂是副科级架子,这厂长也不是说换就换的。”

“怎么,难道酒厂换个厂长,也要拿到县委常委会上去讨论?”我扁扁嘴,心说就是拿到常委会上讨论也没啥大不了的。还怕严玉成不同意么?

老爸摇摇头,眉头益发蹙得紧了。

“做了这个主任,一天到晚操心这个操心那个,没一刻开心……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当。”老妈续了茶水,不满地唠叨。

我们爷俩对视一眼,都不应句。知道老妈这话口不对心,无非是关心老爸的身体而已。向阳县是农业大县,联产承包责任制固然是眼下搞活农村经济的根本,但无工不富,作为县里最大的企业,老爸如此关心酒厂的经营情况也在情理之中。

虽说农业局搞的那份蜜蜂养殖的报告很好,估计实施起来效果也会很不错,然而就发展的后劲以及对县财政的贡献来看,无论如何都不能跟酒厂相提并论。

酒厂经营得好了,可是真正的利税大户,稍微夸张一点说,能顶县财政收入的半壁江山。后世许多酒厂,创造的财富差不多是个天文数字。穷家不好当,县财政始终紧巴巴的,偏又到处都伸手来要钱,难怪老爸整日眉头紧蹙,难得有舒展的时候。看来做个有良心的好官不容易,在一个穷得叮当乱响的内陆农业县做个有作为的好官更不容易。

酒厂改革的方案,在周先生的饯行宴上我就基本都阐述清楚了,不必赘述。现今的关键是找一个能执行那个方案的人。

我在脑袋里翻江倒海地搜索起来。对于向阳县现有体制内的干部,我自然是不熟悉的。毕竟不像老爸一般天天和这些干部打交道。我找的是上辈子记忆中的经营好手,看能不能找出一个合适的人来应急。

见我们爷俩都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老妈越发不高兴了。几次想要开口说话,又怕打乱我们的思绪,只得忍了又忍,憋得着实辛苦。

上辈子的时候,向阳县倒确实出过几个厉害的民营企业家,其中还有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和N省政协常委的风云人物。这些人里面,随便揪一个出来,拾掇个县酒厂均不在话下。不过头痛的是,全是民间人士,没有官方身份。这当儿,估计都还在家里种地。

在一九七九年的体制下,干部身份依然是很重要的。如果让一个摸锄头的农民来管一百多人的国营工厂,估计告状信能飞到中央去。

嗯,有一个人,或许合适。

这个人,却是老爸的朋友,名叫胡家辉,前世的记忆中,经常到我家来做客的,眼下是县文化局的干部。上辈子八十年代末期的时候,辞职下海做生意,几经扑腾,很快就抖起来了。其成就尽管远不能同我前头想到的那几位风云人物相比,在普通百姓之中,也算鹤立鸡群的佼佼者了。

以胡家辉的才能,经营好县酒厂应该问题不大。问题是我怎么向老爸推荐他。

明明知道某人日后能成为一个狠角色,偏偏就不能说出来,每次都要为了推荐大伤脑筋,实在是讨厌得紧!

这个时候,江友信从大姐的房间里出来,去上卫生间。看着他瘦高的背影,我豁然开朗,笑道:“爸,公开选拔吧。”

“公开选拔?”这对老爸,又是个新名词。干部的使用,历来是组织掌控的。组织上让你干啥就干啥,说你行就行,却是从未听过公开选拔的说法。

“对,在全县范围内选拔酒厂厂长,当然,前提是入选者必须有干部身份,级别嘛,股级以上就行。县酒厂的厂长不也就是个副科级吗?”这个话也是为胡家辉量身定做的。具体胡家辉什么级别我不清楚,但想来三十好几的“老”干部,一个股级总该有吧。熬资历也该熬到了。

“合适吗?”老爸像是在问我,又像是自言自语。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笑道:“其实这事你和严伯伯早就做过了。征文活动不就是吗?”老爸一拍脑袋,也笑了。

只要是在体制内,怎么搅和都出不了大问题。

对于县酒厂,我其实挺有想法的。照后世的做法,我可以成立一家专门的“空壳”公司,光经营一个品牌和销售渠道,将生产那块全部割离出去。也就是说品牌是我的,销售渠道和资金渠道都是由我来掌控,酒厂只管加工生产就成了。后世许多著名的品牌都没有自己的工厂,在白酒行业更是屡见不鲜。这么做的好处就是将费力不讨好,烦人又累人的生产管理完全撇开,大头自己拿,手指缝里漏出点蝇头小利给人家去抢。

后来想想还是算了,这么做不厚道,有点仗着自己先知先觉的优势趁火打劫的味道。再说我年纪太小,搞得过分张扬,怕是会成为众矢之的。虽说眼下还没有禁止领导干部子女经商的政策出台,总是留着隐患。为了赚钱影响了老爸的仕途,绝对的得不偿失。还是憋着气在柳家山搞工厂靠得住些,这叫“闷声大发财”接下来的十几年里,政策变化,社会变迁,可以说遍地都是机会,遍地都是黄金,若在这样有利的时代大潮下都赚不到票子,还做什么穿越者,直接投河自杀得了。

酒厂的困局看见了解决的曙光,老爸心情立马好转,笑呵呵地问道:“小俊啊,刚才看的什么书?”

“《傲慢与偏见》英语书。”

“呵呵,这周先生去省城了,你学习上再遇到难题,向谁请教啊?”一说起我的学习,老妈的神思马上从电视上拉回来,目光烁烁地盯住了我。

我立即警惕起来,怎么,你们两位又想打主意将我赶回教室里去?嘿嘿,这个事情人民群众是坚决不答应的。

“晋才,我看啊,周先生不在了,小俊还是该回学校去读书……”糟糕糟糕,给老妈抢了先机。

“不行!”我立即将头摇得跟拨郎鼓似的。这个小学课堂实在太“炼狱”了,必须誓死抗争。

老妈眼睛一瞪:“为什么不行?小孩子就该上学!”为什么老妈在见识了我多次的“天才”表现之后,仍然坚持要我去上学?不懂!大约只能归结为惯性思维——小孩子就该上学!

“妈,我看明年我上初中好了。这个小学,实在没啥上头。”这点老妈倒不怀疑。她不是不接受我的“天才”只是不能接受我小小年纪在外边晃荡。

这就是我的缓兵之计。先捱过这一阵再说,很快就是暑假了。至于上了初中,再又另想办法。谁也不是诸葛亮,在隆中当农民的时候就能想到几十年后天下三分的格局(诸葛亮不会是穿越的吧,存疑)咱就一凡人,走一步算一步。

“也行。”老妈点头允可,又盯着电视机了。

老爸冲我促狭地一笑。我搔了搔头,怎么老爸也沾上了严玉成的毛病,看见我吃瘪就开心不已呢?是不是我真的表现得太出位,以至于让自己老子也瞧不顺眼啦?

今后得小心些。

早稻收割之前,老爸主持召开了全县的农业工作会议。县直单位有关部门和全县区、公社的一把手悉数参加,甚至还有几个大队的负责人,其中包括柳家山大队的支书柳晋文。

会议的主要议题只有一个,就是在全县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和成立各种作业组。

自打我偷偷在柳家山放了一把火,又“勾结”小舅去鼓动红旗公社的其他大队干部搞联产承包,短时间内,红旗公社便掀起了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热潮。一不小心,红旗公社党委书记张木林就发现自己治下的二十一个大队居然将集体家当分了个一干二净,搞起了“单干”张木林顿时吓得不轻,以他多年革命工作的经验可以很明白地判断出来,这是一个很严重的“路线问题”自打严玉成将柳晋才拉进红旗公社的领导班子,红旗公社这几年就一直未曾消停过,各种“事件”层出不穷,将他张木林这个老实人陷在其中,苦不堪言。好不容易严玉成和柳晋才都高升了,他张木林也按部就班当上了公社党委书记,这才过了几天踏实日子?一夜之间就变了天,红旗公社“走资本主义道路”了。这……这可是要命的大问题啊!

张木林不敢怠慢,一边马不停蹄一个大队一个大队去做劝阻工作,一边急忙向台山区委区革委做了紧急汇报。台山区亦不敢怠慢,急急忙忙向县委县革委汇报。

事情汇报到县委县革委,便没了下文。这么大的问题,大约严书记和柳主任也要好好考虑一下吧?然而形势不等人,就在县委县革委考虑的当口,全县许多大队闻风而动,纷纷“分家单干”等到老爸终于召开这个农业工作会议的时候,联产承包责任制已如燎原之火般迅速在向阳县全境蔓延开来。

这次会议实际上就是一次大辩论,在老爸“畅所欲言、言者无罪”的鼓励之下,与会干部们纷纷发表意见。基本上,一些已经实施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公社,其负责人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假意,都表示支持——不支持又待如何?人家都已经干上了。张木林虽然没表态支持,至少也没反对。这个时候提出反对,不等于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承认自己掌控不了局面?而暂时还是维持集体生产的公社,负责人大都持反对意见。

至于区一级的领导人,绝大部分表现沉稳,不轻易表态。

这种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也确实不好表态啊。

只有石马区新任区委书记李勇,明确表态支持搞责任制。李勇是以前郑兴云线上的干将,徐国昌因为“剽窃事件”倒台之后,李勇顺势上位,成了石马区的一把手。这个人年岁和老爸大致相当,身上有股子干劲,勇于任事,严玉成和老爸都还对他比较满意。

会议争争吵吵开了两三个小时,主持会议的老爸一直正襟危坐,偶尔端起茶杯喝上一口,不怎么说话。只有当下面的干部唇枪舌剑太过火的时候,才轻轻敲一敲桌子,提醒他们注意场合。柳主任如此态度,与会的其他几位副主任,包括马智宽和蒋立群,也都自觉选择了沉默。

眼见得时间差不多了,老爸看了看表,咳嗽一声,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大会议室立即安静下来,几十双眼睛一齐望向主席台上的柳主任。

想来对这个问题,县里应该已经有了决定吧?大伙都紧张地等待柳主任的最终“裁决”谁知老爸只是简简单单说了几句话,主要提了提夏收之后公粮征购的问题,要求各公社的公粮征购任务一定要如期按量完成,就宣布散会,对联产承包责任制的事情一句不提。

这些基层的头头脑脑们顿时就有些傻眼,柳主任这到底是啥意思嘛?这个联产承包责任制到底让搞还是不让搞呢?也没一句话啊!

呆了一阵,一些脑袋转得快的就露出会心的微笑,似乎是领会了领导的意图,部分比较老实的,却是眉头紧蹙,连连摇头,望着走出会议室的柳主任的背影,茫然不解。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98章 班底亮相 下一章:第100章 巧儿我养你

热门: 意图(官场浮世绘) 美国牧场的小生活 星际拓荒女 太古战神 时尚大佬 帝级大明星 营业对象他不太对 人民的名义 花容天下 女主都和男二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