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班底亮相

上一章:第97章 被认同的感觉真爽 下一章:第99章 全县农业工作会议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人民饭店的包厢里,陈立有举起酒杯,神情激动。

“小俊,什么都不说了,我先干为敬。”说着,也不待我有何言语,一仰脖子,将满满一杯茅台酒倒进了嘴里。

“好,陈局长痛快!”程新建连连鼓掌。

我笑道:“陈局长,我可是小孩子,不会喝酒。”

“你喝茶你喝茶。”陈立有将杯底朝我一亮,笑眯眯地道。

“陈局长,小俊不能喝酒,我陪你一杯。”程新建早就馋了,找个借口端起了杯子。他前不久又提一级,成为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副大队长兼一中队队长,亦算得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茅台酒却也不是经常能喝到的。当时的茅台酒,产量远不如后世之大,是真正的紧俏商品,限量供应的。人民饭店都没得卖。这两瓶茅台,还是我请江友信去一招待所搞来的。

陈立有正高兴,自然来者不拒,又端起杯子,邀请江友信道:“来,江科长,一起干一杯。”江友信微笑着端起酒杯,和他们一碰,一饮而尽。这份豪气,倒让我吃了一惊,在我记忆中,上辈子的大姐夫可不擅饮酒。想来如今这般豪饮,都是进入了官场的缘故。

陈局长本来只邀请了我和江友信,算是感谢。程新建是我打电话叫来的。这三位,就是目前本衙内在向阳县官场的基本力量了。论亲疏的话,自然是江友信与我最亲近,我们之间,基本无话不谈了,绝大部分事情也没有隐瞒他。不过梁巧是个例外,就算再亲近,就算他当真成了我姐夫,梁巧的事情暂时还是不能说给他听的。若让他知道我小小年纪,居然就“金屋藏娇”怕是要对我规劝一番。

可没有人愿意听别人说教。

其次是程新建。我师父梁国强调任公安局长之后,县委保卫科的晨练场子搬到了公安局大院内,好在两处距离不远,我每日还是坚持去“自虐”的。一年下来,擒拿格斗的招式学了不少,练起来也像模像样,所差者功力不够而已,这个却急不来。程新建自打第一回帮忙收拾赵强,一年之内连升数级,由一个小小的派出所片警一跃成为手握实权的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又得知了梁国强和我的师徒关系,自然也是心甘情愿跟着我这个小屁孩混了。

陈立有职位最高,年龄最长,经历了前些日子的事情,亲眼见证了我的实力,心中原有的一点疑惑和顾虑也都抛到九霄云外。我特意叫程新建过来,除了亮明班底,让他们以后多亲近,也有借程新建最后压一压陈立有的意思。

瞧瞧,不只你一个人上了小屁孩的“贼船”照我自己拟定的人生计划,十四岁或者十五岁那年上大学,最少还得在向阳县呆四五年光景(老爸工作如果有调动算是例外)这几年时间,可不能糊里糊涂混过去。渐渐拉起自己的班底来,既为了自家过得舒适些,也可以助老爸一臂之力。

除了龙铁军,老爸和严玉成在上头再没有过硬的后台。接下来的几年,国内社会各个领域都将会发生剧烈的变更,须得好好抓住这难得的机会,靠实实在在的政绩升官才是硬道理。

大家都是自己人,这酒喝得格外来劲。

席间,陈立有几次提起话头,要拍一拍我的马屁,都被我及时拦住了。既然是自己人,这种刻意巴结讨好的客套话,我就不喜欢听了,没的影响心情。

见我皱起眉头,略有不悦的表示,陈立有才有些尴尬地打住了这个话题。江友信和程新建就发出善意的笑声。

“哎,我说诸位,你们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推荐一个出来。”我突然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

“什么人选啊?干什么用?”程新建贪图茅台酒的醇厚,多喝了两杯,舌头开始打转了。

“来接手这个饭店啊。娘卖X的,徐经理这个家伙,不是个玩意。”我冒出一句粗话。

江友信有些诧异地望了我一眼,不过没说什么。

“对,这混蛋最不是东西!”程新建一拍桌子。提起徐经理,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陈立有露出吃惊的神情,小心地道:“老徐管这个饭店也有好几年了呢。”这就是提醒我说,这个徐经理也是个见过些风浪的人物,怕是不好动。

我冷笑一声:“不要说他一个小饭店的破经理,就是徐国昌又怎么样?还不得乖乖去统计局呆着。他要是再敢作怪,老子就彻底收拾了他。”听到这种阴森森的话语,而且一个小屁孩自称老子,陈立有就是一滞,随即微笑道:“小俊你真要动他,我倒有个人选……”

“说嘛,别吞吞吐吐的。”

“人民饭店是商业局管的,如果要换经理,最好也是商业局系统里面的人。”江友信不温不火地提醒了一句。

对于我在严玉成和老爸面前的影响力,他是了解得最清楚的。因而见我心意已决,便即从技术角度开始考虑问题。

陈局长一拍大腿,笑道:“这人正是商业局的,叫肖庆安,商业局业务股的副股长……”江友信也笑了,淡淡道:“我知道呢,肖志雄科长的本家堂哥。”

“这人选不错。”我笑着说道。

肖志雄是严玉成的秘书,他的本家堂哥自然也是靠得住的,算是自己人吧。向阳县谁不知道严玉成和老爸穿一条裤子?尤其要紧的是,这人也是商业局的干部,还是业务股的副股长,放到人民饭店来当经理,算是内部调动,再正常不过,任谁也无话可说。

我起心要拿下徐经理,倒不全是因为他与徐国昌合伙算计严明和程新建,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日后我来人民饭店吃饭的次数越来越多,跟我关系密切的人也会一一亮相。身边放着这么一个不对路的家伙,心里腻歪得紧,说话都要加几分小心。可是这人一上了酒桌,几杯酒一下肚,嘴巴就把不住门的人多了去了。

自然这个话不必说出口来,让程新建领我一个顺水人情也是好的,惠而不费。

“这个肖庆安能力如何?”江友信摇摇头:“没怎么打过交道,不清楚。”陈立有夹起一块羊肉放进嘴里嚼着,笑道:“还行吧,能做业务股副股长,起码不笨。”想想也是。反正眼下的国营饭店,基本上做的是独家生意,暂时不要面临什么竞争压力,只要不是完全的笨蛋,给他个经理还能当不下?

后世不是有句顺口溜叫作:XX党的官,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就是他了。赶明天江哥你给商业局那个谁……”江友信微笑道:“吴局长。”

“对,给吴局长带个信,叫他换换人吧。就说是我爸的意思。”江友信点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陈立有暗暗叹了口气。都说官大一级压死人,老徐苦巴巴的熬了这么些年,一件事做错,就要被发配到不知哪个角落里去了。商业局下属单位多,闲得无聊的位置也多。

这个老徐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去得罪严玉成干嘛?

程新建不解,问道:“干嘛江科长去说?肖志雄去说不更好?”大伙都笑了。

程新建是个老粗,打打杀杀的活干得不错,社会上的混子也怕他。论到官场里面的常识就差远了。在他想来,肖庆安既然是肖志雄的本家兄弟,肖志雄去说,商业局老吴更要买面子。全然没想到有避嫌这个说法。

这个却不必跟他细说。

谈笑间决定了徐经理的命运,我岔开话题。

“程叔啊,赵强怎么样了?”

“他?每天在号子里拜桂花。”程新建嘴一撇,不屑地笑道。

“什么叫拜桂花?”我们三人一齐问道。

这个收审所里面的黑话,外人倒着实不懂。

“拜桂花就是……嘿嘿,怪埋汰的,怕影响大家的胃口,不说了吧。”程新建瞥了一眼满桌的酒菜,笑着摇头。

“快说快说。”我来了兴致,一迭声催促。

陈立有和江友信虽然不催,神色间似乎也很有兴趣。

“拜桂花是号子里的黑话,就是跪在便池边上,将头伸进便池里去磕头……”江友信顿时喉间“噢噢”作响,看样子就要忍受不住了。他是读书人出身,哪能料到世间竟有如此龌鹾之事?

陈立有也蹙眉苦笑。

“瞧瞧,瞧瞧,我都说不讲的吧,你们偏要听。”程新建撇撇嘴,笑道。

想到赵强那混蛋吃这般苦头,我便甚是开心,笑着追问:“除了拜桂花,还有什么?”

“还有啊……还有斗地主,喷气式……”

“这个又作何解释?”

“跪下,头点地,双手拉到背后举高……”程新建边说边示范了个模样。

“每天最少两个小时。”陈立有不禁问道:“这个赵强是什么人?这么倒霉?”

“嘿嘿,他呀,老街的痞子,得罪了小俊。娘卖X的,不长眼睛!”陈立有便默默点头,不再追问。见识了徐国昌和徐经理的下场,他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千万不能得罪的。

“程叔,这个黑子还真有两下子啊。”我很满意,老街的痞子名单上,今后基本上可以抹掉赵强的名字了。

“那是,黑子这人挺讲义气的,社会上的小混子都怕了他。”程新建身为治安大队副大队长,这么夸一个社会上的痞子头目,真有点丧失立场原则。不过我喜欢,呵呵。

“那他犯了什么事进去的?”

“还不是打架斗殴。他一个小兄弟吃了人家的亏,他为兄弟出头,将对方肋骨打折好几条,现下人还在人民医院呆着呢。”我笑道:“这么说,他还是个武把式?”

“有没有当真练过,我倒是不知道。不过这家伙牛高马大的,一身蛮力。光凭那块头也能压得住几个人。”我想了想,问道:“那这次你们公安局打算怎么处理他?”江友信看我一眼,略有些奇怪。不知我为何对一个混子那么感兴趣。

“原本打算关他几个月就放掉算了,现在看来有些难办……梁局长盯上他了……”程新建知道我跟梁国强关系密切,言下似乎是想要为黑子开脱一下。

我注意到江友信目光不大对,当即住口,喝茶吃菜,不再谈这个话题。

江友信思想比较正统,在官场上斗争,耍点阴谋、手段尚能接受,与社会上的混子往来,恐怕会超出他的底线。这个事情,还是单独与程新建沟通的好。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97章 被认同的感觉真爽 下一章:第99章 全县农业工作会议

热门: 奶爸的科技武道馆 全能诡术师 [聊斋]家住兰若寺 直播之荒野挑战 腥:苦难年代的情爱异味 风月不相关 又被虐文女主抱走了(快穿) 江宁织造 我的盗墓生涯第三卷 汉中邪云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