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出谋划策

上一章:第88章 姐等你长大 下一章:第90章 联产承包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豪气干云的拍胸脯请客,一则高兴,为周先生贺喜;二则谢师,这两三年,周先生在我身上花费了太多的心血,岂一顿酒饭了得?表表心意罢了;三则,嗯,想要借机让严玉成和老爸接受我“很有钱”这个事实。这两位大佬眼下对本衙内的“政治天才”基本上持认可态度,倘若能让他们对咱的“经济天才”也逐渐认可,岂不是爽歪歪?

有钱不能使,恰如“富贵不归故乡,犹如衣锦夜行”心里头痒痒得紧。

孰料周先生十分“可恶”竟不给本衙内机会。

“还是我请吧,刚补发了工资。”严玉成笑道:“老师这几年憋屈得很了,如今要充充阔佬。”嘿嘿,果然不愧是我的先生,师徒俩一般的毛病,有了钱就要摆阔。

一招待所的所长王友福去年底进了监狱,因为贪污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这是严玉成上位之后,给王派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一个最严厉的警告。严书记要么不逮你,一旦逮住把柄,直接将你小子置于死地。照前些年的说法,叫作“打倒在地,踏上一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再借助五月份全县各级政权机构恢复党委会的契机,将各区、公社的头头大范围调整了一次,一举奠定了权力架构的基础。

如今的向阳县,可以说真正进入了严玉成时代。

接任王友福招待所所长位置的,是前红旗公社的副主任钟山。钟山追随严玉成多年,也算得是严玉成的老班底。只不过为人较为软弱,放在地方上主政一方,工作不大打得开局面。放到招待所所长的位置上,迎来送往颇有独得之密,可称人尽其才。

招待所换了所长,大厨可没换,烧出来的红烧肘子,还叫一个好吃。

酒桌上,自是以周先生为主。人逢喜事精神爽,先生不大喝酒的人,也是连尽三杯,拍着桌子,唱起了李太白的《将进酒》“……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严玉成、老爸与我同声击掌相和。

一曲歌罢,先生热泪长流,竟是止歇不住。

八年的憋屈,八年的大好年华,也难怪先生要长歌当哭!

解英老妈等一干女同志,却是面面相觑,大为诧异,不知道先生何以要在大好日子里大放悲声。师母有些难堪,强笑道:“这老倌,又发癫了……”这种时候,倒用得上本衙内“插科打诨”的特长。

“伯伯,您要换美酒,可惜啊,我们向阳县只产苞谷酒。要不,给上点茅台?”当下也不待大伙有何言语,扭头叫道:“服务员,茅台一瓶。”老妈吓了一跳,斥道:“小俊,胡闹什么?”茅台酒就那会子,也要十几二十元一瓶,当她小半个月工资呢。周先生补发了工资是没错,可不兴这样打土豪的。

县委书记和县革委主任联袂而至,一招待所的服务员均是严阵以待,一听到我招呼,屁颠屁颠拿酒去了,老妈那句斥责却是未曾听到。

周先生止住眼泪,笑道:“不妨,今天高兴,不醉不归!”茅台酒一开,满室飘香,严玉成只一闻之下,便已有微醺之意。

“这茅台酒就是好东西啊……”我笑道:“严伯伯,茅台酒固然是好,咱们向阳县的苞谷酒其实也不差呢,正宗纯粮酒,口感和后劲都不错,就是没啥名气。”

“是啊,这个酒厂建了五六年了,一直亏损,年年靠财政拨款发工资,真不是个办法。”老爸插话道。

他如今正经是革委会主任,按照县委常委内部分工,他这个县委副书记、革委会主任主抓经济。老爸前段日子一心扑在宣传工作上,突然转行,面对着这么大一个烂摊子,当真头痛得紧。倒是唐海天转为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拍拍屁股走人,一边“看人挑担不费力”去了。

严玉成也微微蹙眉:“果然是个难题,一百多号工人呢。”我伸出舌头在酒杯里舔了一下,辣的连连吸气。这哪是酒啊,辣椒水吧这是!

老妈又呵斥道:“小俊,不许喝酒。你才多大点?”梁巧顿时露出担忧的神情。

嘿嘿,老妈,你这个“多大点”的儿子,前天晚上差点干出“大坏事”来,不定您老人家没两年就抱上孙子了。

我不理会老妈的呵斥,又在苞谷酒杯里舔了一下,再次辣得“山河变色”连吃几口菜,咂吧了一阵嘴巴,这才说道:“妈,我不亲口尝一尝,心里没底。”

“什么有底没底?小孩子就是不许喝酒,听见了没有?”

“嗯嗯。”我胡乱答应,扭头对老爸说道:“老爸,其实酒厂要扭亏为盈也不是什么难事。”

“啥?”老爸和严玉成一齐瞪大眼睛。

严玉成惊喜地道:“好小子,又有什么鬼点子啦?”我笑道:“假如让我去当这个酒厂的厂长,今年年底我就给你扭亏为盈。”满桌大哗。

严玉成倒是见惯我的惊人之语,笑眯眯的伸出手来,冷不防敲我一个暴栗,笑骂道:“小子,有屁就放。别跟老子拐弯抹角,小心老子取消你的预备女婿资格!”县委书记在酒桌上如此失态,朝一个小屁孩粗言秽语,一众服务员不禁抿嘴而笑。

而梁巧原本巧笑嫣然的脸上却悄悄变了颜色,偷偷打量粉妆玉琢般的严菲,刹那间眼里竟蓄满了泪水。我心里一痛,这当口,也只有装作看不见了。

“严伯伯,都说过的了,不许打我的头,会变傻的。”我摸着脑袋,很是委屈地道。

老爸笑道:“小俊,别闹了,快说,有什么好办法?”若论智商,严书记柳主任未必在我之下,所差者,今后三十年的阅历罢了。

“那我要先问问,县酒厂为什么会亏损?”

“销路打不开,产量也上不去,人员多,吃闲饭的多,自然亏损。”看来老爸对县酒厂的情况倒做过细致的了解。向阳县工业基础薄弱,一个百多号人的酒厂就算是了不得的大企业,老爸主抓经济,酒厂这关先就放不下。

“那销路为什么不好呢?”

“向阳县群众不富裕嘛,家家户户都自酿米酒,红薯酒,有几个人买得起瓶子酒?”我摇摇头,眼睛只盯着个向阳县,企业焉能壮大?只是对方却是本衙内的老子,自然不能直斥其非。做儿子的得守做儿子的规矩。当下我选择字眼,很委婉地道:“爸,向阳县销路不好,可以考虑走出去嘛。”老爸眼睛一亮,连忙追问道:“走出去?怎么走?”

“首先,眼光不妨放长远一点,最起码也要放在宝州地区一市七县这个市场层面上。先占据了这个市场,有了盈利,下一步就要考虑进军全省,更下一步就是进军全国市场。”我挺起胸膛,摆出了“指点江山”的架势。

“接着说。”老爸尚在思考我的话,严玉成用筷子敲了敲我面前的碗碟,催促道。

“嘿嘿,今天是给周伯伯的饯行宴,咱们改日再谈如何?”我正要高谈阔论一番,眼睛一瞥周先生,赶紧换了言辞。喧宾夺主的忌讳,不能犯。何况这个“主”还是小子打心眼里无比敬重的恩师!做人要厚道。

周先生其实听得甚是专注,早将追忆大好年华的感慨抛到了脑后,闻言笑道:“不妨事,你说,我也很想听一听呢。”我想了想,理顺一下思路,说道:“这个事情,可以分作三步来走。第一步,就是要给县酒厂起个名字,酒也要起个名字。像现在这样,瓶子上写着七扭八歪的‘苞谷酒’三个字,下面落款同样是七扭八歪的‘向阳县酒厂’五个字,一点名气都没有,根本勾不起人家购买的欲望。”

“购买欲望?”老爸喃喃地品味着这几个字,若有所思。

“至于酒厂起什么名字,苞谷酒起什么名字,这个是细节问题,可以集思广益,我这里……”我指指自己的脑袋:“……也没有现成的。”

“第二步,就是要抓住关键。什么才是酒厂扭亏为赢的关键,就是抓销售,打市场。酒厂必须建立一个专门的,独立性很强的销售科,甚至单独成立一个销售公司都可以。主打市场。这个销售科必须要有足够的人员配备和资金配备,还要有足够的调配资金的权限。不能再搞那种‘早请示晚汇报’的事情,销售人员的收入直接与销售业绩挂钩,坚决打破大锅饭。做得好的和做得差的,在收入上就得是两个样。奖勤罚懒,奖优罚劣,才能将销售人员的积极性彻底调动起来,一举打开市场……”

“等等,小俊,这些东西谁告诉你的?”周先生饶有兴趣地问。老夫子可能觉得自己并没有教我这些知识。

郁闷!

为什么他们总认为,一定要有人教过我,我才能知道呢?人脑和电脑最大地区别,就在于人脑能自主合成新的知识,而电脑不成!

“伯伯,您教我的啊。”我瞪大眼睛,故作不解状。

“我?”周先生笑着摇摇头:“我可没教你这个,不敢居功!”

“您不是经常教导我说,读书要举一反三,不可拘泥成法?我这个,也算是源于实践吧……嗯,方文惕您还记得不?就是红旗公社修收音机的那个脚有点瘸的年轻人……”

“嗯,有点印象。这个跟他有何关系?”

“有啊,关系可大了。他如今在县里老街开了个利民维修部,不但修旧机器,还组装二手机出售,生意都做到宝州市去了。我在他那里帮忙做事,学了不少东西呢,他还开给我工资……”这最后一句,才是点睛之笔。先在这里打个埋伏,哪天他们知道我有钱了,也好给自己有个解释的余地。

梁巧瞪大眼睛。她是清楚维修部的内幕的,我也是老板之一,怎么现在倒成了帮工的?我赶忙给她使眼色,免得这老实丫头一开口就泄了我的老底。

老爸笑道:“料不到这个方文惕,还有这种能耐。好事啊!”我暗暗舒了口气。

老爸给定下这么个调子就好了。

“接着说酒厂的事。”严玉成不愧是一把手,紧抓重点不放。

“建起销售科之后,第三步就是酒厂内部的整顿了。跟销售科一样,也要建立岗位责任制,优化人员组合,能者上,庸者下,偷奸耍滑的,靠边站。就像去年底搞大棚菜种植一样,产供销一条龙,整个酒厂就盘活了。当然了,这其中还有许多细节的问题,技巧的问题,尤其是怎样包装宣传,可以再商榷。其实说了这么多,也还都不是最要紧的……”

“那最要紧的是什么?”问这话的居然是解英。她们几位陪客听我长篇大论,早惊得张大了嘴。便是严菲这个小丫头,也忘记了吃喝,满怀钦佩地望着我。至于梁巧,那更是不消说得。

这个先知先觉果然是好啊,光是两个小尤物情意绵绵的眼神,就够我爽歪歪的了。

“最要紧的就是人才!再好的计划,都要靠人才去落实。歪嘴和尚念不出好经来。因此头一要紧的就是给酒厂选一个合适的厂长……嘿嘿,严书记,柳主任,鄙人柳俊,毛遂自荐如何?”说到最后,我又露出本性,忍不住调侃了严玉成和老爸一把。

“好小子,算我没看走眼。你要是大得几岁,我还真敢让你去当这个厂长……”严玉成这回倒没有敲我的暴栗,摇摇头,言下甚是可惜。

“严书记,小俊说的好像也有些道理呢。是不是明天再好好商量一下,搞一个方案出来?”严玉成笑道:“这是你份内之事,可别扯上我。方案你尽管搞,人选也由你去定,到时候告诉我一声就是了。”也就是严玉成和老爸这样的关系,他才会如此表态。说起来,严玉成也是教了我一招,做老大的人,该放开的时候就要放开,不能抓得太细。事必躬亲未必见得能出好结果。

老爸笑笑,心里便有了底。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88章 姐等你长大 下一章:第90章 联产承包

热门: 九帝斩天诀 七宗罪14:小镇狂魔 穿越之男妾为攻 帝王攻略 冰岛人 暗处 念我不忘 我在星际养熊猫 虎君 鬼吹灯前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