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经营改制

上一章:第82章 党代会 下一章:第84章 混战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现在每个月交四十块给老妈,理由是修理店生意好了,老板赚得多,给我的工钱也多。老妈有时也会想,让十岁的儿子跷课去赚钱养家,传出去会不会有损老爸这个县革委主任的声誉?不过我每次考试都是稳拿双百分第一名,她也就不多想。

老妈年后提了向阳镇派出所指导员,工作任务也挺重呢。

利民维修部的生意确实又有所进展了,关键是二手机的销售打出了向阳县,宝州市有一个姓苏的生意人,上个月慕名而至,一口气抱走了十五台二手机,包括两台14吋的电视机,三台收录机和十台收音机,一律打的五五折,并且提出在宝州市包销我们的二手机,还有电风扇啥的。有点总代理的意思在里头。自然价格我们要再让他一点。

这样的好事,方文惕想都没想就应承下来,答应给他五折。

十一届三中全会开过,华夏大地已经开始有了一点解冻的意思了。

柳家山制砖厂经过去年年度那场小风波,更加发展壮大了,三月初的时候,我又请张力加工了一台日产砖坯一万块的大型制砖机交给柳兆玉。眼下柳家山制砖厂总共有三台制砖机,柳兆玉掌总,七伯协助,雇请了将近五十个壮劳力(非全日制,临时性的)日产砖坯二万五六千块。同时箍四孔砖窑烧红砖,畜力车也增加到五台之多。所有这些都是由我投资的,柳家山大队太穷,集体那点积余,还不够买半头骡子的。饶是如此,我存折上的存款数早已过了三万大关,接近四万。

梁巧的爸爸梁国成打折的左腿基本复原了,我本想交一台制砖机给他。毕竟枫林公社与大坪公社隔得近些,可以省几个运费,权衡再三没敢动。匿名信风波虽然通过严玉成与周培明王本清的妥协暂时消弭了,不代表着人家就此偃旗息鼓。更多的可能是蛰伏待机。官场上的争斗,永远没有平息之日。梁国成在枫树大队的根基浅薄得紧,连个生产队的队长都没干过,还背着个“贼牯子”的名声,完全不能和五伯相比。人家拿五伯没办法,岂能拿梁国成也没办法?

老爸刚当上革委会主任,凡事小心为妙。

至于梁国成那里,我既然答应过梁巧,到时再另想办法,给他谋个好出路。

柳家山制砖厂规模大了,人员多了,吃惯了大锅饭的社员们惰性也逐渐显现出来,开始出现磨洋工混工钱的现象。还有偷偷拿红砖回家砌个墙的,虽说拿的不多,而且大都是半截子砖,但这样的苗头终归是要不得的。甚至更有拿架子车偷偷给自家拉私活的。柳兆玉着急上火得很。

如今他一个月拿一百二十块工资,当好几个国家干部的收入,挺在意这份工作呢。

这其实已经涉及到一个企业管理的问题,而且是深层的问题,涉及到了管理模式和分配体制是否合理,是否能有效监督和激励工人。

说到企业管理,我多少懂得一点。上辈子不大不小是个部门主管,虽说干的主要是技术活,手下多少管着十几号人。在沿海工厂呆了那么多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路?这么点管理常识用在大型现代企业的管理上,自然完全不够瞧,只是打理一个小小的制砖厂,倒也还能勉强对付。

柳兆玉挺懂规矩,自打知道我是幕后老板,差不多每十天就会来一趟街上,跟我说说制砖厂的事情。十二弟(族房兄弟我排行十二)是小点,十二叔可不小,向阳县的二把手呢。多少人千方百计削尖脑袋要往十二叔跟前凑,自己可不能因为十二弟年纪小些就跋扈,自毁前程。

柳兆玉这个态度非常正确,原因很简单——十二弟总有一日会长大的!况且十二弟小小年纪就已如此了得,长大了只有更加了得,靠上去绝对没错。

这一日柳兆玉又再来到利民维修部。此番倒不是专程来汇报制砖厂的事情,还带来两只鸡和一些新鲜的土产——老爸做了革委会主任,五伯叫他来道个贺喜。虽然实际上还是二把手,正主任和副主任听起来就是不一样呢。

估计这些日子,还会有许多亲戚朋友会陆续登门道贺。老爸是个重情义的人,自然来者不拒,只苦了老妈,每日里接待任务蛮繁重的。

柳兆玉极有眼色,见家里贺客盈门,当下谢绝了老妈留他吃饭的邀请,直接跑到老街来了。

“兆玉哥,来得正好,巧儿正要去买菜。中饭就在这吃。”柳兆玉忙摆手道:“不了不了,家里事情实在是多,忙得不可开交呢。我跟你说几句话就走,饭就不吃了。”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我哈哈一笑,直接招呼梁巧多备两个菜。

“巧儿,中午加个红烧肉,青椒炒鸡蛋。多煮两碗米,我兆玉哥饭量大着呢。”柳兆玉眉花眼笑,也不提要走的事了。

乡下地方,逢集才有肉卖。大伙都和我一个毛病,馋肉。我一提红烧肉,柳兆玉自然走不动道。

我请柳兆玉到三楼,就坐在梁巧的小房间外边,不进去。我自己定的规矩,不许别人进梁巧的房间,自己得遵守。而且从内心深处,我就一点不喜欢人家进梁巧的房间。

梁巧不忙出去,小猫似的跟着上了三楼,拿出凳子,沏好茶,笑着轻轻在我耳边说了一声,这才出去买菜。小姑娘身上飘着淡淡的香味,好闻极了。

她干这些活,方文惕无话可说。因为她的工资、伙食费、房租都是我独自支付的,等于是我单独请的人呢。给他们打扫卫生做饭洗衣服,得空还在店里帮忙做这做那,作为合伙人,方文惕占大便宜了。

巧儿如今越发出落得漂亮水灵,柳兆玉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身子。

“兆玉哥,砖厂的情况怎么样?还好吧?”提起砖厂,立即便将柳兆玉的神思自梁巧曼妙的身姿上拉了回来。

“不好搞呢。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大好管了……”柳兆玉重重吐了口气,有些憋闷。

我很有耐心,听他一一道来。

“兆玉哥,不必心急,就像你说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必然会面临一个瓶颈的问题……”柳兆玉睁大眼睛。

这也难怪,“企业”这个词他或许听说过,“瓶颈”却是个啥玩意?

我微微一笑,也不理会他的诧异,自顾自说下去。既然已经决定要更改一下经营模式,给他更大的自主权,企业管理的基本常识就得教给他听。懂不懂没关系,慢慢消化吧,经验总是在实战中得来的。

“砖厂的经营模式、管理模式和薪酬模式都要改一改,尽量规范化一些。”几个啥模式一说,柳兆玉觉得自己的头一个有两个那么大了。

“等一下等一下,小俊,你说的话我怎么都听不懂呢?”

“兆玉哥,别急,静下心慢慢听我说。我会让你听懂的。”我微笑着,口气很平和,却透出些许老板的气势。一个十岁小屁孩用这种姿态与三十岁的壮汉说话,幸好是在三楼,无人看见,要不还不招来一堆古怪眼神?

“首先,我跟你说经营模式。我想把这个砖厂承包给你,以你的名字登记注册,对外就说你是老板。嗯……我就不给你开工资了,每卖掉一块砖,我给你一厘钱,你觉得怎么样?”

“啊?”柳兆玉张大嘴,看似惊讶,其实已在心里飞快地计算开了。眼下每天出砖坯两万五六,七伯技术好,基本上有多少砖坯就能出多少红砖,烧坏的不到5%。每块砖一厘钱,一天就是二十五元,一个月呢?七百五啊!

只不过在刹那之间,柳兆玉就意识到自己要发财了!

“这,这也太多了吧?”柳兆玉喃喃道。

“不多不多,今后砖厂就全靠你了,我还要上学,没时间去管。你肩膀上担子重了,多拿点是应该的。”我边说边在心里严重鄙视自己。给人家这么点蝇头小利,还摆出慷慨大方的样子,整个就是一副奸商嘴脸,无良资本家!

也不等他有何言语,我接着说道:“七伯就给你当副手,负责整个砖厂的技术指导,待遇减半,每块砖给他半厘钱。这个事情,你们俩要保密,不能跟别人说。嗯,就是五伯,你也不能说,知道吗?”

“知道知道,我跟谁都不说,连我家婆娘都不告诉!”柳兆玉急忙赌咒发誓,似乎生怕到手的钞票又飞了。

“其实我这是为你们好呢,要让人家知道,还不眼红死?”

“是呢是呢,还是你考虑周到。”柳兆玉情不自禁拍开了马屁。

“此外,在砖厂帮工的人,也要计件,不能再计时了。多劳多得。”计件计时,柳兆玉倒能懂得,连连点头:“是呢是呢,有些滑头的家伙就是喜欢磨洋工。有人看着还好,没人看着,就喝水抽烟拉屎放屁去了。”我“噗哧”一笑,料不到兆玉哥还挺幽默的。

“做小工的现在是每天一块钱工钱是吧?箍窑的师傅一块五还是两块?”

“一块五,七叔才是两块。”

“嗯,小工的工钱提高到一块二毛,师傅提高到两块。你就按这个标准去算一个数出来,作为计件的标准。”改革开放了,市场经济即将逐步启动,工人的工价自然也要水涨船高。再说都是柳家山的亲房亲族,肥水不流外人田。

柳兆玉脑子好使,转得贼快,马上说道:“松土那块,怕是不好计件。”我断然道:“那就承包。松土固定包给几个人干,内部怎么协调是他们自家的事,反正要保证足量供应制砖机,不能中断。给一个总的工价就可以了。”

“倒是可行。”柳兆玉想了想,点头道。

“小俊,我看码坯箍窑这些都可以按照你刚才说的那个方式包出去,就像公社下面有大队,大队下面有生产队一样,咱们也给他分成几个队,每个队选一个头头,由他去……去内部协调,为头的人每个月额外给几块钱的补助,你看行不?”

“行!每人每月给十块钱补助,算是管理工资。”我笑眯眯的,看来兆玉哥还真有些管理方面的潜质呢。只要这个方案当真落实下去,无论砖厂扩大到何种规模,都能很好地进行管理。

“另外,还有一个品质问题。”

“啥叫品质问题?”饶是柳兆玉聪慧过人,也被我层出不穷的“新词语”整得满天小星星。

“就是烧出来的砖的成色好坏,不能只管数量不管质量。要有一个允许出次品的最大限度。”实行计件工资最大的弊端就是品质会直线下降。大伙儿只顾赶产量,将品质抛到爪哇国去了。

“这个你放心,有七叔把关呢,错不了。”我摇摇头:“企业管理,要紧的是制度,不是依靠某一个人。你和七伯合计一下,看怎么整这个次品率。我给你一个思路,比如正品率定在90%,就算是及格,不奖不罚,超过一个百分点,奖励多少,相反,要是不到90%,少一个百分点,就罚多少……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奖勤罚懒。”我舒了口气,露出赞许的笑容。

“只要这个砖厂搞好了,以后我还会分给你股份……啊,也就是给你分红。”柳兆玉喜不自胜,连连点头。

“那,兆时的工资怎么算?”大哥柳兆时负责与火电厂戴盛联系,交货结帐的事情都是他在做的,算是销售人员。这个工作他倒是挺适应,隔三岔五与戴盛吃个小饭喝个小酒,小日子过得挺滋润。毕竟是自家大哥,只要账面上干净,这点小钱我也不放在眼里。

“他的工资,还是由我来发好了,暂时也不好量化计件。”原本销售人员的工作指标量化是最好办的,完成多少销售业绩的硬指标摆在那里呢。不过大哥这个销售人员含的水分太多,基本就是个跑腿的。眼下以火力发电厂的红砖耗量,咱们产多少,他就能用多少,暂时不存在另行开拓业务的问题。这时候将大哥的工资和销售任务挂钩,那就是变相送钱给他用。

大哥日后是否才堪大用,还要看这段时间能不能将他磨练出来。钱来得太容易,对他未必是好事。

柳兆玉点点头,不再多言。别人兄弟之间的事情,还是不要随便掺和的好。

制砖厂的问题顺利解决,我心头甚喜,站起身来,正准备和柳兆玉下楼,就听到外边有人大声叫喊,其中竟然还夹杂着梁巧的惊叫声……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82章 党代会 下一章:第84章 混战

热门: 大美人 最佳影星 不会真有人觉得替身难当吧? 唯我独法 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攻略对象出了错 婚久必合 最熟悉的陌生人 帝王秘葬 小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