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风化案件

上一章:第78章 王友福的小动作 下一章:第80章 妥协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十二点,梁国强再次进来报告。不过地点不再是我家客厅,换成了县革委主任办公室。

“王友福已经回家去了。王绍红留在杜娟那里,曹平安去了一招待所一个女服务员马兰的家里,马兰的男人是在部队当志愿兵的。”说到这里,梁国强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两道浓眉拧到了一处。

“败类!”严玉成从牙缝里狠狠憋出两个字。

“派出所的同志,已经就位了么?”梁国强点点头:“已经就位了,加上县革委保卫科的四名干事,每处地方有五个人守着,跑不掉。”动用向阳镇派出所的警力而不是公安局的警力,也是有讲究的。王本清调离不久,公安局那块,是他以前下了大力气的,这段日子严玉成一直没怎么动干部。关键时刻,怕有人通风报信。那就不免要功亏一篑。向阳镇派出所,是老妈亲自在抓的,选派的都是靠得住的人。

王绍红和曹平安,职位不高,终归是地区要害部门的实权科级干部,又是此次调查组的成员。要么不搞,一搞就要搞个彻底,让他们绝无抵赖翻身的余地。

由派出所出面搞治安检查,程序上也说得过去。

“国强,你亲自带派出所的两位同志,去王友福家,将他控制起来。”

“是。”严玉成与老爸对视一眼,重重吐出胸中一口浊气。

“行动!”地区群工部副部长,调查组组长谭历阳睡得还是不错的,一招待所的条件也还算得可以。谭部长洗漱完毕,又仔细对着镜子梳理了一番头发,拔掉了两根比较显眼的白发,刮干净胡须茬子,这才提了提中山装的衣领,施施然走出房间来,向餐厅进发。

一路上碰到的服务员,都恭敬地让到一旁。

群工部这个部门,是大革命期间组建起来的,以前叫作群工组,比较而言,不能算是太要害的部门。谭历阳这个群工部副部长,往日在地区也是谨小慎微的,不敢拿大。在地革委大院里,多数时候是他给人家让路。到了下面县里,他才感觉到自己是一个了不得的角色,感觉出一些官威来。

这种感觉当真不赖。

不幸的是,谭部长的良好感觉在到达餐厅之后被破坏殆尽。

向阳县革委会主任严玉成,第一副主任柳晋才,副主任唐海天,分管公安司法口的副主任林云以及向阳县公安局局长颜松柏等一干人都齐刷刷在餐厅等候。

谭历阳心里咯噔一下,第一感觉就是出事了。尽管他自我感觉良好,却也未曾良好到以为凭自己的身份地位足以令得向阳县的一二三把手同时到招待所的餐厅来迎候他。

“谭部长,昨晚休息得可好?”严玉成微笑着上前握手,语气倒也平和。

谭历阳瞥见严玉成眼里的红丝,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显见得这位向阳县的风云人物昨晚上睡得并不踏实。

“严主任,出什么事了?”

“谭部长先吃点早餐吧。吃完咱们再聊。”谭历阳脸上的苦笑更明显。

“这个阵仗,龙肝凤髓我也吃不下去啊。严主任还是别卖关子了。”

“一点小事,说起来只是普通的治安小案子,不过涉及到调查组的两位同志,所以过来与谭部长通个气。”严玉成也不藏着掖着,直言不讳。

谭历阳脸色一变,征询地望着严玉成,眼睛余光一抡,赫然发觉调查组的其他成员都在,唯独不见了王绍红与曹平安这两个向阳籍的干部,心里就明白了些。

老爸上前道:“谭部长你还是先用过早餐再说吧。再大的事情也得先吃饭嘛。”见少的是王绍红和曹平安,谭历阳反倒不那么着急了,哈哈一笑,伸手拿了两个包子。

“严主任、柳主任,咱们边吃边谈吧。”严玉成也不客套,说道:“那好,这里也不方便,去县革委会议室吧。”

“行。”县革委小会议室内,听了向阳镇派出所所长张明亮的案情介绍,谭历阳脸色凝重。乱搞男女关系,在当时本就是很不得了的一桩罪名,足可以将一个干部置于死地,而且招待所那个叫马兰的服务员,还是军属。给曹平安扣一个破坏军婚的帽子也不为过。更何况他们还是地区派下来调查问题的干部,性质更加恶劣。

自己带了调查组下来,刚到向阳县一个晚上,就出了这档子丑事,实在不好向龙主任交代。谭历阳的脑水剧烈翻腾起来,想得最多的是怎么去面对龙铁军疾风骤雨般的雷霆之怒。至于那两个好色而又倒霉的家伙,此刻倒不在他关心的范围内。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由得他们去死!

谭历阳脑袋里翻江倒海,脸色却还算平静,眼睛的余光一一在诸人面上扫过。

严玉成两道浓眉纠结在一起,脸有怒色;柳晋才低着头喝茶水,似乎此事与他一点关联都没有;唐海天神态自如,犹如老僧入定;林云和颜松柏神情尴尬,尤其是颜松柏,额头渗出密密的汗水,又不敢伸手擦拭,神态有些滑稽。

谭历阳不知道,昨晚上的行动,严玉成撇开了公安局,直接动用了县革委保卫科和向阳镇派出所的力量。这说明什么?说明严主任不信任公安局的领导班子,说白了就是对他颜松柏信不过。这也难怪,谁叫他是王本清的嫡系中坚呢?何况曹平安原本就是向阳县公安局预审股的股长升任到地区公安处预审科任职的。

谭历阳也没考虑多久,这个事情,不是他能够处理的。他只是调查组的临时负责人,调查组成员的组织关系,都还在原来的单位,他根本管不着。

“严主任,这个事情我必须向地革委、向龙主任汇报。”严玉成点点头。这是理所当然的。

龙铁军的反应一如所料,气得摔了电话。

他是正统的军转干部,哪里受得了这个?

电话里嘟嘟的忙音响了好一阵,谭历阳才慢慢挂了电话,朝严玉成苦笑一下,说道:“严主任,龙主任要求我们调查组立即返回地区。”严玉成淡淡道:“龙主任的指示,我们当然要执行了。”

“那你看王绍红同志和曹平安同志……”

“事情经过基本都清楚了,派出所的同志做好了笔录。按照治安管理相关规定,要拘留三至七天。不过考虑到这两位同志是地区调查组的干部,派出所的同志认为由各自的单位处理更合适。”谭历阳松了口气。

早听说严玉成是出了名的犟脾气,要真拘住王绍红和曹平安不放,自己还找不到非要放人的理由。虽说这是王曹自作孽,毕竟自己是调查组的组长,把人带下来却不能带回去,未免让人笑话。今后同僚之间,见面也不好说话。

这人上到了一定的位置,面子就变得格外重要。

只要向阳县同意放人,等于是放弃了处理权。他谭历阳完完整整将这两个混帐东西送回各自的单位,对组织部和公安处都算有个交代,面子自然也就保住了。至于怎生处置,就不用他谭部长操心了。

严玉成将火点燃,直接烧到了地革委大院。三两天之内,新的调查组暂时不会派下来。这三两天时间,对严玉成和颜松柏都同样重要。

严玉成要抓住这个空隙撬开王友福的嘴,假如能证明匿名信就是王友福写的,让他承认自己是诬告,调查组要不要再派下来都还要两说了。

其实了解过柳家山制砖厂的情况,严玉成和老爸都不是很担心调查组。反正也查不出多大的问题来。就算生产和销售过程中略有偏差,也无关紧要。毕竟一个大队的制砖厂和县革委二把手扯不上太大的关系。

严玉成在意的是自己表现出来的强势有没有满意的结果。

他和老爸刚刚上位,力求稳定,对王派和郑派遗留下来的势力,一直未曾清理。郑派还好点,实力稍逊,基本比较听招呼,王派根深蒂固,在各直属机关、区和公社织成了一张盘根错节的巨大关系网。表面上不敢与县革委一二把手对抗,阳奉阴违的情况不少。如今更暗地里下起了绊子,此番要不借机狠狠敲打一下,往后还不知道搞出什么花样来。

龙铁军说“身正不怕影子歪”话是没错,不过人家有事没事老揪着你的影子不放,隔三岔五来调查一下影子歪不歪,还用不用干点正经事了?

种种迹象表明,王本清离开向阳县后,王友福就成了这张关系网居中协调的人。他占着一招待所所长的位置,下面的干部举凡来县里开会办事,都住在一招待所,他身为所长,上门去拜访一下,聊上几句,再正常不过。王本清遥控指挥的一些吩咐,就在这种聊天中不着痕迹地传递下去。

必须拿下王友福,杀一儆百,将这张关系网从中撕开。

而颜松柏却要借拿下王友福这个机会向严玉成表明自己的心迹。严玉成摆明了信不过自己,除非自己不想干这个公安局长了,不然的话,一定要赶紧拿出点实际行动来。

一想起严玉成在办公室里和自己的那番谈话,颜松柏就止不住冷汗直冒。

严玉成和颜悦色的,并未板着个黑脸,说话语气也挺平静,甚至还透出一点温和之意,谈话的内容也是同志式的,更多的时候像是闲聊。

严玉成问了公安局的一些情况,主要是警力配置方面的。颜松柏小心翼翼,字斟句酌,一一做了回答。严玉成又问起颜松柏个人的一些事情,诸如哪一年入党、哪一年提干、何时担任什么职务之类的。颜松柏也一一做了回答,气氛貌似十分和谐。

但是谈着谈着,颜松柏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

这些情况,严玉成都是知道的啊!细论起来,倒推到六年前,两人还在一个办公室里呆着呢。虽说不是很铁的哥们,关系尚称不错。只是自己后来傍上了王本清的粗腿,彼此才渐行渐远。

严玉成摆出谈心的架势,仿佛新调来的领导在了解情况似的,貌似亲热,实则冰冷。

“松柏同志,这个王友福的问题,你们公安局打算怎么处理啊?”东拉西扯一阵,严玉成像是不经意地提起了这个事情。

颜松柏浑身微微一震,知道到了要害之处。

“这个王友福,身为党员干部,竟然当起了皮条客,十分无耻,完全丧失了一个党员干部的原则和立场。我们执法机关一定会严肃处理,决不姑息养奸。”颜松柏义正词严。

严玉成既不点头也不摇头,脸上波澜不惊,淡淡道:“王友福同志的问题,可能还不止这一点。你们公安局是不是好好的深入调查一下?”

“是是,严主任,我们一定深入调查,争取……向县革委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呵呵,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坏人,这是你们公安机关的职责所在。”

“是的是的。”

“你们尽快搞个调查结果出来,如果公安局警力不足,我可以请吴秋阳同志派人前去协助。”吴秋阳前不久提的革委会副主任,分管组织人事,还兼着组织部长。此前吴秋阳貌似是王本清线上的,如今基本可以肯定,在额头上贴了个大大的“严”字。当时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尚未恢复,纪检监察的部分职能,也是由组织部行使的。假使真让吴秋阳直接干预,颜松柏这个公安局长也就当真做到头了。

对于严玉成让颜松柏去调查王友福这一手,我深感佩服。两个人都是王派的嫡系,王友福干了些什么勾当,颜松柏自然比别人更清楚。颜松柏为了保住自己,知道怎么下手最方便快捷。

自然,严玉成也没有忘记往公安局内部掺沙子。

“松柏同志,向阳镇派出所的一个年轻同志,叫作程新建的,工作很踏实,这次调查王友福的问题,我看可以让他参加。”程新建在昨晚的“抓奸”行动中,表现神勇。我想起此前他曾帮过我的忙,就趁机在严玉成面前提了提。虽说由派出所的片警参与对王友福的调查有点不合规矩,颜松柏这时却哪敢去跟严玉成理论?只在心里奇怪,这个程新建,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居然就搭上了严玉成的路子。怕是调查王友福这事,严玉成更多时候会听取他程新建的汇报吧?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78章 王友福的小动作 下一章:第80章 妥协

热门: 史上第一混搭 少年来自星星海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镜·前传朱颜/上卷 我捡的小狮子是帝国元帅 迁坟大队 一触即燃 美强惨就是惹人爱 天城·海城 三千鸦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