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王友福的小动作

上一章:第77章 调查组进驻 下一章:第79章 风化案件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毫不迟疑,将今天在柳家山与五伯他们商量好的一套说辞摆将出来。严玉成和老爸听得十分认真,紧蹙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

末了,严玉成问道:“这个事情,既然与你无关,你怎么了解得这么清楚?”

“嘿嘿,原本是与我无关的,人家告了状,调查组来了,就跟我有关系了。这明摆着就是有人想整我爸,间接整你严伯伯。你们是领导干部,有组织纪律约束着,这种关口要谨言慎行。我是小孩子,可没那么多顾忌。难道人家告了我爸,连我都不许回家看看外公外婆啊?”我侃侃而谈,饶是严玉成和老爸已多次见识我的“成人思维”一时之间仍有点难以接受。这个小子,当真只有九岁么?假使老爸真有问题,大约最适合搞小动作串供的就是我了。尤其让他们意外的是,我不但想到了“串供”而且动作神速。事先不跟他们商量一下,直截了当就跑到柳家山将“口供”统一了。这份应变能力,便是许多官场老油条,也未必就有。

严玉成沉思稍顷,对老爸点点头。老爸也微微点头作为回应。

我暗暗舒了口气。

这个小动作我却是看懂了的。大约在他们心目中,我已经基本洗脱了“嫌疑”这一点很要紧,惟其如此,他俩才会将我当成“一条战壕里的战友”不然的话,如果他们老是怀疑制砖厂是我的首尾,怕是很难作古正经来与我商议对策。

那个时节的党员干部,党性原则和组织纪律不是一般的强。大义灭亲的事情都常有。若他们知道了真相,说不定立马就将我领到调查组那里“自首”去了。

倘若我真的做错了事,自首也罢,受处罚也罢,老爸被牵连也罢,客观来说,都是应该的。任谁犯了错误都要付出代价。问题是我根本就不认为制砖厂搞错了。硬要指摘,也就是有点不符合眼下的政策。最多到得明年,政策就会调整,我这么做就是完全合理合法的,运气不错的话,说不定还能捞个啥“致富能手”的荣誉称号,戴个大红花领张奖状回家来。

不搞歪门邪道,靠本事赚钱,说破了大天去我也不会认错。

“如果是这样,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严玉成说道。

老爸笑了笑:“我原本就没担心。龙主任不是说了,身正不怕影子斜吗?柳家山搞这个制砖厂,我本来就不知道,硬要扯到我身上,怕也有点困难。”心中无冷病,不怕吃西瓜。

老爸当了县革委副主任,怎么考虑问题还是这般“平民化”官场上整人的手段多了去了。人家要整你,未必要什么真凭实据,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还断送了岳飞岳爷爷的性命呢。搞出些流言蜚语来,没有凭据也能泼你一身屎,还让你找不到泼屎的人。

看来还是缺乏历练。

“柳主任,这就是您的不对了,一点都不关心家乡的经济建设。”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拿话轻轻刺了老爸一下。

“如今的柳家山,田里有鱼,地里有药,垅里有砖,一派大好形势。这么发展下去,到得明年,就能打一个翻身仗。”严玉成和老爸都是一怔。他们的心思,都放到“走资本主义路线”和“贪污犯罪”上头去了,倒没将此事和农村经济建设扯上关系。

严玉成掏出一支大前门点上,慢慢地吐着烟圈,缭绕的烟雾之中,睿智的眼神渐渐发亮。

“晋才,小俊说的有道理呢。说不定坏事还能变成好事。”老爸官场经验不丰富,脑筋可好使,马上就跟上了严玉成的思路。

“你是说,干脆将柳家山竖立成一个发展大队集体经济的典型?”

“嗯,只要这些事情都是以大队集体的名义搞的,我看这个典型就能竖起来。”我不由目瞪口呆。

坏事变好事还能这般变法?这招“危机处置”的手段果然了得!

稍顷,我摇了摇头。

“臭小子,又怎么啦?”严玉成这声“臭小子”一出口,我就知道咱们已经踏进同一条战壕了。

“严伯伯,你也太激进了些。这调查组都还没开始调查呢,谁知道会查出什么结果来?竖立典型的事情还是缓一缓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嗯,这也有理。”老爸说道:“其实这个典型要不要竖,我看可以再考虑一下。地区派人来调查柳家山,咱们偏就把柳家山竖立为典型,是不是有点和地区对着干的意思?”这是求稳的做法。

严玉成又蹙起眉头,回想和龙铁军的对话。看来派这个调查组还有深层的原因。照常理推论,一个大队发生所谓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和“投机倒把”的事情,也该由县里先查。就算涉及到县革委副主任,毕竟老爸不是一把手,上头还有严玉成,由县里先查还是说得过去的。说不定是地区个别领导坚持要派调查组,龙铁军虽是正主任,也要讲究个平衡的策略。

但龙铁军点明调查组长是他信得过的人,实则已经告诉严玉成,调查组是在他掌控之内的,不会胡来。

“咱们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处理就是了。真有问题,该怎么处分就怎么处分,决不姑息。相反,真有成绩,该表扬就得表扬。不然会冷了基层同志的心。”严玉成这个话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果然是积年老手的手段。

“报告!”正说话间,一声“报告”很突兀地在门外响起。说话之人中气充沛,声音洪亮,正是保卫科长梁国强。

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梁科长这时候跑来要“报告”啥事?

“进来。”老爸也是当过兵的,自然而然应了一句。

“严主任,柳主任,我有情况要向两位主任汇报。”梁科长一步跨进门,身板挺得笔直,目不斜视。瞧那个样子,就差给严玉成和老爸敬个举手礼了。

“哦,国强同志,请坐吧。”严玉成习惯性地招呼梁科长落座。

“是。”梁科长应了一声,却并未落座,依旧笔挺地站着。

“是关于一招待所的情况。”

“一招待所的情况?”严玉成脸色立即严肃起来。要知道,调查组就是住在一招待所的。

“是。有同志向我反映说,一招待所所长王友福跟调查组的个别同志,有不正常的接触。”严玉成眉毛一扬,随即淡淡地说道:“什么不正常接触?”

“报告严主任,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十分清楚。是招待所的一位服务员郑翠花同志反映的。现在小郑就在外边,要不要叫她进来向两位主任详细汇报?”严玉成素知梁国强行事稳重,既如此说,必定是很不寻常的事情,当下点了点头。

“你请她进来。”郑翠花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孩子,身材和长相都还不错,挺水灵的。进得客厅,低垂着头,有些局促不安。

虽说招待所的服务员经常能见到县里的领导,就是地区的领导也不稀罕。但那都是站得远远的看,靠得近的时候,也是端个茶倒个水,哪像现在,面对面地和县里的一二把手说话?紧张些也在情理之中。

“小郑啊,别紧张……”严玉成也算是善解人意,先就安慰人家女孩子一句。只是板着个脸,要多严肃有多严肃,人家不紧张才怪。

“……招待所有什么不正常的情况?”

“严主任……柳主任,是,是这样的,地区调查组的同志住进招待所之后,王所长说要搞个舞会接待一下……”郑翠花边说边看两位主任的脸色。

严玉成蹙眉道:“搞个舞会招待好地区的同志,也很正常嘛。”那时节娱乐活动很少,一招待所作为政府内部的招待所,以往接待上级领导的时候,晚上组织个舞会娱乐一下也是常有的事情。如果撇开王本清那层关系,王友福这家伙在迎来送往这些事情方面倒也算个长才。

“是……”见严主任脸色不愉,郑翠花吓得不敢讲话。

“接下来有什么情况?这个舞会搞了没有?”老爸问道。

“没……没有,调查组的负责人谭部长不同意。说大家是来工作,不是来跳舞的。”严玉成微微露出一丝笑意,谭历阳这人,倒不愧龙铁军高看他一眼。

“那后来呢?”

“后来……王所长就约了调查组的两位领导出去了,现在都还没回来。”

“嗯?”严玉成和老爸同时扬起了眉毛。我就在心里冷笑。TM的,我早怀疑这次匿名告状是王本清留在向阳县的那般小喽喽干的,现在看来,这个怀疑并没错。

嘿嘿,王主任啊王局长,您还是不死心啊,忍不住了!

“调查组的哪两位领导?”郑翠花想了想,说道:“具体叫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一个姓王,一个姓曹。”

“是地区组织部干部科科长王绍红和地区公安处预审科副科长曹平安。王绍红是调查组的副组长,这两位,都是原籍向阳县的干部。”梁国强说明道。看来之前他就已经对情况了解得比较清楚。这也很正常,总是要先问清楚之后才决定是否向领导汇报。

老爸征询地望向严玉成。他对以前王本清系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严玉成却是了如指掌,冷笑一声道:“是他们俩啊,老熟人了。”梁国强瞄了老爸一眼,补充道:“王绍红是王本清局长的本家堂弟,曹平安也和他有点亲戚关系。”我和老爸同时点头,原来如此。老爸投向梁国强的眼神中就有了几分赞许。这个人,平日里话不多,办事却是精细。

“王友福和调查组的两位领导去了什么地方知道吗?”严玉成问道。

郑翠花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接着,又莫名其妙地点点头。

大姐,这是啥意思啊?

我在心里纳闷。

严玉成直接将纳闷问了出来:“小郑同志,不要害怕嘛,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嗯,王所长在2102房间和王科长、曹科长说话的时候,我正好去送开水,听到几句……我不是故意的……我听他们说,是要出去打牌……”

“去哪里打牌?”严玉成紧追不舍。

“这个,这个我真不知道了……我就听到几句……”

“去县剧团杜娟家里打牌。”梁国强又适时补充说明。

严玉成饶有兴趣地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这个杜娟是县剧团的什么人?”梁国强身子一挺,双脚并拢,一副报告的架势:“一招待所是接待重要客人的,也在我们保卫科的监控范围之内。”这就是原因。

既然一招待所是在保卫科的监控范围之内,以梁国强办事的精细,对这些情况的掌握也就理所当然。

“杜娟是县剧团的女演员,三年前丈夫得病死了。”原来是个寡妇,而且还是个当演员的寡妇。虽说县剧团收罗的不是顶级美女,身材相貌总要过得去才行。王友福这时候叫王绍红和曹平安这两个调查组的重要成员去一个美貌寡妇家打牌,其用心颇费思量呢。

严玉成笑了,笑容很冷。

“小郑同志,谢谢你啊。你提供的情况很重要……你先回去休息吧。天色晚了,国强同志,你送小郑回去。”

“是。”梁国强再次打了个立正,随即微微一笑道:“小郑是我们保卫科干事肖武同志的未婚妻,肖武在楼下等她呢。”

“是这样啊。那你倒是可以免去这一趟护送任务了。”严玉成笑哈哈的,这次是真的笑,很开心的样子。

“是。我先回去了,两位主任再见。”严玉成和老爸忙站起身来,与梁科长握了握手。

梁国强出门的时候,眼神看似不经意地自我脸上扫过。我使了个眼色,他会意地点了点头。

严玉成和老爸对视一眼,沉默。

老爸抽出一支大前门递给他,严玉成接过去,老爸给他点上,又给自己也点了一支。我看着桌子上的大前门,突然也有要来一支的冲动。还好忍住了。

“地区那边?”沉默一阵,老爸开口说了半句。

“哼!”严玉成猛抽几口,将半截大前门丢地上,伸脚狠狠碾灭。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77章 调查组进驻 下一章:第79章 风化案件

热门: 过云雨 留守媳妇 孤岛之鲸 明月曾照江东寒 房产大玩家 被游戏里的boss求婚了/被恐怖游戏的厉鬼们求婚了 反派逆袭白莲[快穿] 逆成长巨星 ABO糖与药 末世之凶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