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投机倒把

上一章:第56章 省报专栏系列 下一章:第58章 避暑柳家山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工商局一共来了三个人,为头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瘦高男子,与五交化公司的孙经理有几分相类,三七式分头,只是个子要高一些,脸上线条比较僵硬,不似孙经理那般老是挂着谄媚的笑意。另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子和一个至多二十出头的后生。那年轻女子鹅蛋脸上有几颗淡淡的雀斑,倒也标致,身材也不错。

“谁是老板?”为头的瘦高男子问道,声音冰冷,与他脸上的线条很是相配。

“我是老板,请问你们是……”方文惕迎上去。

那时节除了军人和警察,其他国家工作人员都没有统一的制服。不过凭架势也看得出来不是普通的顾客。

“我们是向阳镇工商所的。我姓王。”

“这是我们王所长。”年轻后生赶紧亮明那男子的身份。也不知道是正的还是副的。

“王所长,你好你好。”方文惕赶紧掏出大前门来敬上。如今腰包鼓胀,方老板也阔气起来了。不单是来客人时敬大前门,便是自家,平时偶尔也抽大前门呢,当然经常抽的还是飞鸽。

王所长伸手推开,冷淡地道:“我不抽烟。”这话就是当面撒谎,瞧他右手食指中指的指节熏得焦黄,明显是条老烟枪。不接方文惕的烟,是要摆出公事公办的架势。

那年轻后生也摆手谢绝。

“老板贵姓?”

“我姓方,叫方文惕。王所长千万别叫我老板,就叫小方吧。要不,直接叫方跛子也成……来来来,几位请进来坐,外头太阳太毒了……”方文惕点头哈腰的,将几人引进店内。

无奈店面太小,几个人进来就有点转不开身。更兼连凳子都只有一张,却不知他叫人家坐什么地方?

“方老板,你这个修理店……啊,对了,叫利民电器维修服务部……办了手续吗?有没有到工商所登记?”方文惕愣了,他是真不知道开个修理店还要办什么手续。

“这个,王所长,我不知道啊……”

“哼,你不知道?不知道你就敢开张营业?还敢买卖二手电器?”王所长语气大是不善,脸色也更加阴沉。大约来之前,他已经基本摸了个底,清楚方文惕没啥过硬的靠山。当然,他不知道方文惕不住拿眼睛乱瞟的那个小孩,就是县革委柳主任的儿子。

我可是老早跟方文惕说过,不能向别人提起我的身份。当下扭过头去,只做不知。

方文惕无奈,只得硬起头皮来应付。

“你们是什么性质的单位?街道办的福利单位吗?”王所长步步紧逼。

“不……不是,我私人的……”

“私人?嘿嘿,你知不知道,这是投机倒把?要坐班房的!”王所长脸色完全黑了下来。

“啊……”方文惕没想到问题居然如此严重,顿时慌了手脚,可怜兮兮的指着自己那条残腿:“王所长,两……两位领导,你们看,我……我一个残疾人,挣口饭吃不容易……”年轻女工作人员动了恻隐之心,对王所长说道:“王所,他一个残疾人,也怪可怜的。”

“哼!”王所长闷哼一声。

“要不是看在他是残疾人份上,早封了他的店,还让他开到现在?”听他嘴里这么说,语气根本没丝毫和缓,就知道这小子铁了心要整治方文惕。只不知其中是不是还有什么内情。原石马区革委会主任徐国昌可是调任了工商局的副局长。

要说区里的一把手调到县里当副局长,也不算怎么吃亏。但那只是对离城区太远的偏僻地区而言,一些偏远地区尤其是公社负责人,在乡下工作时间太长,确是心甘情愿降级调回县城。当时的基层生活,实在是太苦了。然而对于石马区这样紧挨县城地区公所,不存在这个问题。何况石马区又是仅次于向阳镇的重要区镇,历来一把手异动要么升迁要么调任极重要的县直单位,徐国昌这次调动,明显含有贬谪之意在内。我担心他是否得知一点内情,故意唆使这个姓王的家伙来捣蛋。

当然这种可能性不大,应该暂时没人会注意到我这个小屁孩的存在。更加不可能利用我去打击老爸,我的年龄足以令得任何加诸于我身上的“政治阴谋”完全破产——拿一个不到九周岁的儿童说事,自己先就被钉死了!

就算方文惕自家承认,也无人相信这个修理店我占了一半的份额。

要不就是有其他同业的家伙看方文惕生意红火不顺眼,故意使坏。

打从“利民维修服务部”开业以来,老街其他几家修理店的生意受了不小的影响。毕竟向阳县的市场蛋糕太小,我们多吃一口,人家就要少吃一口。

眼下还是计划经济时代,不是市场经济时代,无法通过做大市场来整体提升效益。

相比起前一种可能性,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暗暗舒了口气。

这种级数的纠纷,解决起来不太难。

“方老板,跟我们走一趟吧。回所里去处理一下。”王所长说着就抹了一把汗。

TM的,这鬼天气!热得跟蒸笼似的。

方文惕迟疑着不肯走。他从未去过“公家单位”真担心人家马上将他塞进班房,那可就惨了。看来他还缺乏应对这些事情的经验,让他去工商所见识见识也好。

我转过身低声对他说道:“拖过今天,晚上就有办法。”方文惕顿时心中大定,知道我想好了应对之策,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蒋姐,你好。”我再次出现在五交化公司门市部电器柜台前,笑眯眯地打了声招呼。

“啊呀,柳俊小朋友,是你啊……”蒋姐认出我来,又惊又喜。

其他营业员闻声望过来,脸上都露出温柔的笑容。

柳主任家那个自称会装电视机,一脚踹烂柜台玻璃的小纨绔,眼下在五交化公司可是大名鼎鼎了。严主任柳主任会不会护犊子尚不得而知,解英和阮指导的架势,可是有点纵容。要不,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能眼睛都不眨就掏出二十块钱来丢地上(想来没有任何人会认为这钱是我自己赚的)自然,这二十块钱早就回来了,只不过不是回到我的手中,而是落进了老妈的口袋。孙经理弄清楚了我们的身份,焉敢当真拿那二十块钱去赔玻璃?

老妈老实不客气落袋,正眼都不瞧我一下,我倒也觉得天经地义,并不郁闷。人家生儿子操心一辈子,我妈生儿子操心两辈子,容易吗?

“蒋姐,我有事要找孙经理,他的办公室在哪里,能告诉我吗?”有事求人,哪怕是很小一件事,我也变得彬彬有礼,不带一丝纨绔的味道。

“我带你去。”蒋姐好不容易逮住表现的机会,焉肯错过。

五交化公司办公室就在门市部楼上,新建不久的房子,虽然谈不上什么豪华装修,墙倒是刷得雪白,水泥地板平平整整,办公室的门都是刷红漆的,光可鉴人,瞧上去比县革委的主任办公室还气派。

县革委办公楼建成年头太久,木制楼梯上刷的红漆早就剥落许多,灰蒙蒙的,老气横秋。当然,如果硬要往脸上贴金的话,古色古香这个形容词,也是勉强用得上的。

孙经理的办公室在二楼最后一间,倒写着经理室的铭牌。门是虚掩着的,站在门外就听到里面还有女孩子咯咯娇笑的声音。

姓孙的家伙,该不会上班时间公然在办公室与女人调情吧?也太胆大了些!须知那年头,干部作风问题和日后的经济问题一样,是最致命的。不要说他一个小小五交化公司经理,便是严玉成这般县革委的一把手,沾上了作风问题也是绝对玩完。

蒋姐看来就是个傻大姐似的人物,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敲门,直接就将门推开。

这个动作让我对她的反感消除不少。这种没心没肺的女人,就是市侩一点,刻薄一点,倒也没啥坏心眼子。

还好,办公室内虽然有一个年岁甚轻的女孩子,乃是坐在孙经理办公桌对面,并无什么亲热举动。不然的话就太尴尬了,我的所谋也必定全然泡汤。

“孙经理,柳俊小朋友说找你有事。”

“柳俊小朋友?啊,柳主任的儿子,快请进……”孙经理忙不迭往起站,脸上笑容益发灿烂。其实我站在蒋姐身后,他并未看见我。一听我的名字马上就记得我是柳主任的儿子,倒也难能。就凭这一点,尽管他形象欠佳,官场上前途不见得远大,过得几年,却是有可能在商场上大显身手呢。自然,更可能是官商勾结,假公济私。八十年代的生意场上,太多这样的例子。

那个年轻女孩子笑着站起来,瞟了我一眼,袅袅娜娜地出去了。

“她是我们公司的出纳小佳。”蒋姐介绍了一句。也有维护孙经理的意思,怕我回去跟老爸乱嚼舌头呢。

“孙经理,我有点小事想和你单独谈谈。”我开门见山,直言不讳。

孙经理就看蒋姐,蒋姐扁扁嘴,随即笑嘻嘻地出去了。

看来衙内的牌子就是好使,哪怕只有九岁,衙内就是衙内。要换作其他的小屁孩这么不给面子,蒋姐还不得当场翻脸,尖酸刻薄一番?

孙经理先给我倒了一杯水,笑着问:“要不要加点茶叶?”大约他以为我小小孩童喝不惯茶叶的苦味,焉知我上辈子不但馋烟、馋茶还馋咖啡呢。只要是能提神的东西,除了毒品,样样不落。

“好啊,俨一点。”孙经理就是一滞,料不到柳衙内的口味蛮重的。

“说吧,小俊,找我有什么事?是柳主任还是阮指导叫你来的?”孙经理泡好茶,随口问道。这人很会顺着杆子往上爬,叫小俊叫得顺溜之极。我却不免起了鸡皮疙瘩。这么亲近的称呼我还不习惯从外人嘴里叫出来。

“是这样,我家有个亲戚,叫方文惕,是个残疾人,腿脚不方便……”我边说边察看孙经理的反应,倒是听得蛮认真的。衙内亲自登门,年纪虽小,说的话总不能轻忽。不定就是柳主任或者阮指导的意思呢。

“方哥在老街开了个小修理店,叫作‘利民电器维修服务部’,今天被向阳镇工商所的王所长带走了,说他投机倒把,要封店,还要抓他去坐班房呢。”

“向阳镇工商所王所长,是王学文吧?”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瘦高个子,从来不笑的。”孙经理笑了:“就是他。这小子整天板着个脸,是个典型的黑面。”我淡淡道:“王所长的原则性蛮强的。”

“原则性强个屁!他小子就是个变色龙。”孙经理笑着骂了一句。

“小俊啊,你不用担心,这个事我去跟他说一声就行了。”我望着他,似乎在掂量这话的可靠性。

孙经理精奸似鬼,一下子就猜到我的心思:“怎么,不信我的话?”我淡淡笑了:“信,要不信我也不来了。”孙经理开始心中还有些腻歪,觉得自己三十来岁的人了,和一个小屁孩一本正经说事很可笑。见我神态沉稳,言语一点都不显幼稚,也暗暗吃了一惊,收起了轻视之心。

“不过我今天来,不是要请你去给我说好话的。我另外有事情要请你帮忙。”孙经理笑道:“有什么事只管开口,只要我做得到。”

“好,孙经理真是快人快语。我想把‘利民电器维修服务部’挂靠在五交化公司,你看怎么样?”

“挂靠?”孙经理不笑了,认真起来。他是有点搞不懂这两个字的含义,以前都没有听说过这回事。

来之前我已经想好了一套说词,这当儿倒不会卡壳。

“对。说白了就是挂在你五交化公司的名下,有个公家的名义,好办事。但盈亏自负,绝不牵累你们五交化公司,每个月还可以交点管理费。”孙经理皱起眉头,想了想问道:“小俊,这谁的主意?是柳……”说到这里他识趣地打住。我可是一直都没说是谁叫我来的。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关键是不能牵扯到柳主任。

我笑道:“全县正展开‘大讨论’呢,我爸现在忙得两脚不落地,哪有心思理这种小事情?也就是我见方文惕可怜,怎么说也叫声表哥,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饿死!孙经理要是觉得为难就算了,王所长那里,我叫别人去打招呼。”说完就作势要起身。

这话里夹杂的意思,孙经理焉能听不出来?这忙要是帮了,柳主任未必承情,但要是不帮,日后再见面就尴尬了。上回买电视机的事情已经得罪了解英和阮指导,事后虽然做了补救,也不知效果如何。他是热衷名利的人,平日里千方百计想要与县里的头头脑脑拉近关系。不过以他目前的身份地位,攀交情最多也就是到县局局长这一级,像老爸这样排名第一的县革委副主任,以往想都不敢想能攀上关系。如今我找上门来,正是大好时机,岂能错过?

“别急别急,小俊啊,这事情好说嘛,哈哈……”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6章 省报专栏系列 下一章:第58章 避暑柳家山

热门: 我变成了大佬的小龙蛋 督主有病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盗墓大发现:死亡末日 第101次逃婚(上) 我男扮女装后 兵王归来 深海流窜日记[异世] 在逃生游戏中恃美行凶 文娱从综艺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