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收保护费

上一章:第46章 周先生进城 下一章:第48章 陈情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热死了,你这鬼地方,怎么连个风扇都没有?”这是在方文惕的小修理店里面的操作间。大约三四个平方的样子,实际是方文惕的卧室。我还是不习惯在外间当着许多顾客的面操刀。被一堆人当怪物般围观着,问个没完没了,味道不大好。

我已经习惯中午来这里帮忙。毕竟总是太晚回去老妈会生气。打从在牛肉面馆和严玉成提了一下,严玉成挺上心,给吴秋阳露了点意思,就将老妈从莲花公社调回了向阳镇。倒是工作单位让大家都有些出乎意料,居然是向阳镇派出所副指导员。

老妈开始还有些犹豫,觉得自己一个女同志,又没搞过政法工作,骤然担任向阳镇水陆派出所的副指导员,怕胜任不了。倒是公安局长颜松柏很热心,亲自登门来做工作。似乎老妈是个如何了不得的公安专才,不去向阳镇派出所的话,实在太可惜了。

大革命时期砸烂“公检法”多年来政法系统都处于很不正常的状态。这两年有些改善,仍然很不足。当时公安局远不如后来吃香。颜松柏哭着喊着要将老妈调过去,无非是想借此机会傍上柳主任这个新贵。

我自然是极力赞成,要做“衙内”强权机关怎能没人撑腰?还有什么人,比自己的亲老妈更靠得住?

最后还是老爸一锤定音,点头认可,老妈便去了派出所上任。

这些日子,方文惕的小修理店声名暂起,慕名而来的人渐渐增多,一天不过来,就累积起许多待修理的电器。

正是六月天气,骄阳胜火。

方文惕的卧室就一个小窗户,热得蒸笼也似,坐了不到十分钟,我便汗流浃背,不禁大声抱怨。

“大少爷,你就忍忍吧,你当这是县革委?还想要风扇?”方文惕走过来,拿起一把蒲扇给我扇了几下。

“这样不行,完全没办法做事。得弄台风扇。”

“嘿嘿,一台风扇几十块呢,我要交房租,要吃饭,拿什么去买?”方文惕撇撇嘴,有点看不上我的娇气。

我毫不在意:“买不起就自己动手做一台。”

“啥?你要自己动手做风扇?”方文惕傻了眼。在他看来,能做风扇的都是大城市的大工厂,我一个小屁孩,居然如此口出大言。

说干就干,实在是热得很了。

“行了行了,别发傻了。拿五块钱来,我到废品公司去转转,看有没有废马达卖。”

“你……你真要做风扇?”我骂道:“瞧你那点出息,风扇不是人做出来的?”方文惕将信将疑,还是给了我五块钱。反正这风扇要真做好了,大多数时候也是他在用。

向阳镇不大,废旧物质回收公司就在老街过去不远,步行十来分钟就到了。大中午的,门市部没顾客,只有两个三十几岁的中年妇女在聊天,估计是门市部的营业员。见我探头探脑的往里张望,其中一个就喝斥道:“小孩,看什么?想偷东西?”什么话?本衙内看上去很像一个贼不成?

“我来买东西。”两名营业员一怔,笑了起来:“小孩,我们这里只收东西,不卖。你走错地方了。”

“阿姨,我来买废电机。我爸爸是修理工,用得上。”我知道自己长得贼帅,加上嘴巴甜点,颇能讨女人欢喜。

这一招果然管用,营业员的态度马上友善起来,不过还是拒绝了我的要求。

“不行啊,小朋友,公家的东西不能卖给私人。”这倒是实话。那时节的废品回收公司,回收废品的时候可以针对私人,销售却是公对公的。

“没关系,我照样付钱就是了。反正现在又没人。”说着,我拿出那几张一元的人民币晃了晃。

两个营业员果然心动,对视一眼,又四周瞧了瞧,就朝里面喏了喏嘴。

果真不出我之所料,废品里其实有许多好东西。一大堆废电机里面,至少有五六个是基本能用的。估计有些是赃物,还有一些是工厂管理不善流出来的。做废品卖掉,肥了私人。

我挑了一个基本完好,连轴承都连在一起的电机走到柜台处,将四块钱放在桌子上,一句话不说,扭头就走了。

当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这种私下交易,谁也不愿意声张。两名营业员平白得了一注意外之财,料必要高兴好几天罢?

方文惕见我真的拿了一台电机回来,就有顿足捶胸的意思。

他原本只是想忽悠我一把。吹风扇,自己还没有那么娇贵,那是上等人才配得到的享受。他一个没正经职业的瘸子,可不敢这么奢侈。

“愣着干嘛,去,找一张白铁皮来剪风扇叶片。”

“怎……怎么剪?”

“真啰嗦。只管去找白铁皮,到时我给你画出来,你照着剪就行了。另外还要搞一些铁丝,做风扇防护罩用的。呐,这是剩下的一块钱,还给你。”原以为五块钱都泡了汤,突然又还回一块,方文惕滴血的心灵得到了些许安慰。无奈之下,只得唠唠叨叨去找我需要的东西。

别看方文惕瘸着一条腿,做这些事情蛮利索的,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不久之后居然真弄回一张白铁皮和一小捆铁丝,只不过锈迹斑斑,粗细不一,卖相不大好。

那时我已经将电机整好,正在用一个小木箱子改装机壳。

方文惕只是不大懂得无线电知识,双手十分灵巧,又是成年人,力气比我大得多,干这些活计正是拿手好戏,不到一个小时,叶片剪好,用砂纸将铁丝打磨光滑,一个像模像样的防护罩也做成了。没有电钻,我就土法上马,叫方文惕用凿子在叶片根部凿出三个小洞,用螺丝钉铆结实,安上防护罩,接通电源,叶片立即疯转起来,一阵阵凉风拂面而来,那感觉就是一个字——爽!

方文惕本来可惜他的几块钱,如今见电风扇当真做成了,不禁喜笑颜开。争抢着站到风扇前头,肆意享受炎炎烈日下的清凉。

“哟嗬,瘸子,还整个风扇吹呢,蛮惬意的嘛……”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在店外响起。

方文惕抬头一看,脸色顿时就白了。

店门口,站着三个流里流气的阿飞,领头的穿个背心,理个小平头,满脸凶相,一双眼睛斜乜着方文惕,满是挑衅之意。

“三位大哥……进……请进来坐……”方文惕结结巴巴的,脸色愈加白了。

“谁是你大哥,少他娘的乱攀交情。”小平头身后一个敞开衬衣的长毛挤进来,推了方文惕一个趔趄。还好看在方文惕是个残疾人的份上,没太使劲。

“这位是强哥,认识不?”

“是,是……强哥,请抽烟……”方文惕拿出一包一毛钱的“火炬”给几个二流子上烟。

“去你娘的,什么货色也敢往外掏,当强哥是收破烂的叫花子?也不打听一下,咱们强哥是什么身份,抽你的火炬?你妈的还不赶紧去买几包好烟来,最少也得是大前门。”火炬一毛钱一包,大前门三毛五,便是严玉成做了县革委一把手,也不常抽。

敢情这几个家伙是老街的街痞,在这一带收“保护费”的。

当然保护费这个词语,要在八十年代港产片大量涌入之后,才在内地流行开来。不过强哥这伙人,干的就是这活。

强哥摆摆手,止住长毛,阴阴地对方文惕说道:“瘸子,叫什么名字,哪里来的?”

“我……我叫方文惕,红旗公社来的……红旗公社革委会主任张木林是我表舅……”

“哟,给我叫字号呢,红旗公社革委会主任好大的官,我很怕呢……”强哥突然一把揪住方文惕的头发,冷笑道:“不要说红旗公社的主任,就是王本清是你表舅,到了老街,也得听我的!”我不禁噗哧一笑。

看来强哥很不关心政治,这都多少天了,他居然还不知道向阳县已换了领导。

“TM的小崽子,你笑什么?”强哥一双牛蛋般的眼睛瞪住了我。

“没什么,强哥你先放了他,他腿脚不方便,欺侮残疾人没啥意思。强哥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下来,咱们照做就是了。”

“哟嗬,小兔崽子,嘴巴子很厉害啊,比这瘸子强……行,咱也不啰嗦,你们在我的地盘上就得听我的,每个月交十块钱,三条大前门烟,强哥我就保证没人敢找你们麻烦。”乖乖,这个强哥难道是非洲来的,黑得如此厉害!逮住方文惕这么个小店,就敢往死里要钱,还让不让人活了?

“强哥,太……太多了……我给不起,我……我一个月都赚不到二十块钱……”方文惕吓傻了,居然跟人家讨价还价。你以为这是做生意么?

“啪”的一声脆响,方文惕脸上挨了一巴掌。

“你当老子是傻的?你们修电视机呢,那玩意可金贵,修一个不得赚几十块?”方文惕又怕又急,脸上火辣辣的痛,却不敢反驳。事实上,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扛电视机过来呢。如同强哥所说,那玩意可金贵,也不知整个向阳县加起来,够不够三十台的数。

见强哥动了手,我心头的火气也上来了。

前世一辈子草根,标准弱势群体,最怕的是流氓地痞,最恨的也是流氓地痞。

“强哥,无非就是要钱,用不着动手吧?一时拿不出这么多,宽限两天成不?”

“小兔崽子,你能作主?”强哥斜眼乜着我。

考虑到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强压怒火,冷冷道:“不过就是十块钱三条烟吗?难不死人!”强哥见我年纪虽小,毫不怯场,心里也有些诧异,嘴里却依旧嚣张:“哟,口气不小。好像你家里是什么大人物似的……”方文惕张了张嘴,我一眼扫过去,他立即乖乖闭嘴。心里头也慢慢踏实了些。毕竟我后头站着县革委排名第一的副主任呢。

“好,我就让一步,你们今天先买三条烟来,剩下的,我过两天来拿。”强哥说着,放开了方文惕。

我点点头,对方文惕道:“方哥,去买三条烟来。”三条大前门十块五毛,我身上也有,但不方便往外拿。总归那时节,一个九岁小孩随随便便掏出十块钱来,称得上惊世骇俗了。

方文惕犹豫着,我瞪他一眼,说道:“让你去你就去,算我的。”方文惕只得转身出门,料必在心里将强哥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遍。

“算你们识相!”三个阿飞拿了烟,丢下一句话,得意洋洋的去了。

向阳镇水陆派出所值班室,一名三十岁左右的民警在看报纸。

我站在门口,敲了敲门。

民警抬头一瞥,懒洋洋地问道:“小孩,什么事?”

“我找阮碧秀。”

“阮碧秀?你找她做什么?”民警脸色就开始有些变化,站起身来,带了点笑意。

成,看得出来是个精明角色。

我在心里想道。

“我叫柳俊,是她儿子。”

“啊……那你,你也是柳主任的儿子?”我不禁笑出声来,那民警也知道说错话,不好意思地讪笑起来,脸色却是完全放晴了,忙将我让进值班室,笑眯眯地说道:“啊……这个,柳俊小朋友,阮指导现在不在所里,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好了。”

“叔叔贵姓?”

“不敢当不敢当,我姓程,叫程新建……”

“程叔叔好。”

“啊呀,这个,领导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啊……”程新建搓着手,不知该怎么夸赞我才好。

“是这样,程叔叔,有个小事,刚才在老街,三个流氓敲诈我!”

“啊?那还了得,这可不是小事!”程新建大吃一惊:“你,你没受伤吧?”见他脸色都变了,我知道他是真紧张。县里柳主任的儿子,居然在他的管区内被流氓敲诈,要捅出去可不得了,更别说阮碧秀正是他的顶头上司。

“伤倒是没伤着,他们敲诈了三条大前门的烟,说过几天还来。”

“你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为头的那个,理个小平头,穿个背心,叫什么强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肯定是赵强那王八蛋!TM的,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我松了口气。看来赵强这人在派出所名头响亮,民警都知道这号人物,找起来不难。

“这样,柳俊小朋友,你将详细情况说一下,我给你立个案,马上就处理。”程新建说着就去拿纸笔准备记录。

“程叔叔,情况我先跟你说一下,别忙立案,你看着处理就行了,我不想我妈担心。”来的路上,我就想好了,不把事情闹大。倒不是害怕赵强报复,谅他一个泼皮混混,也不敢老和县革委二把手的儿子斗气。我只是担心老妈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不准我再来老街,可就断了“财源”我算了一下,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每个月保守估计我也能赚到三十块钱左右。老爸做到县革委二把手,每月正工资也才四十二元。最重要的是,我要用这个维修的借口为自己争取更大的自由空间。将一个真正的九岁小孩一天到晚关在家里已经很残忍,将一个四十岁的“小孩”关在家里呢,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啊,这样,也成,你说得对。”程新建是个聪明人,马上明白我这样处置对他也有好处,立了案就是公事,办得再圆满,也是应该的。私下处理却可以卖我一个人情。我年纪小是没错,但总有一天,柳主任和阮指导会知道这事。他一个小民警,能让柳主任记下名字,可是大大的机遇。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6章 周先生进城 下一章:第48章 陈情表

热门: 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 封刀 同床异梦 未来图书馆 科技炼器师 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 沥川往事 别后重逢[重生] 魔尊和仙尊你俩人设反了 红色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