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征文方案

上一章:第43章 故地重游 下一章:第45章 小舅登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刚走进家门,正想着该当如何应付老妈的盘问,就被满屋子浓浓的烟雾呛得咳嗽了几声。仔细一看,客厅里坐满了客人。张木林与红旗公社的两位副主任赫然在座。看样子都是老爸在红旗公社的旧日同僚。

老同事骤然显贵,大家来串个门聊聊家常拉近一下感情,也属正常。

回想起刚进门时被呛咳嗽的窘态,我不禁有些惭愧。我这杆老烟枪,穿越回来之后,迫于情势,已经有近两年没碰过香烟,眼见得渐渐适应了。这辈子若能不染上烟瘾,也是好事呢。只是身为超级烟民,却未曾想到有一日竟会被烟呛到。

“妈,我饿了。”这话一出口,客人们就有些尴尬,纷纷起身告辞。这不,光顾聊天,倒叫柳主任饿肚子了。我对张木林和红旗公社的其他干部并不讨厌,倒不是刻意逐客,只是肚子确实饿了,一时之间未曾考虑得太周全。

老爸自然要留客,张木林他们都微笑着推辞。

那时节没有手机,老爸新搬进二号楼,也还没来得及装电话,提前预约是不成的了,上领导家登门拜访,几乎都是不速之客。耽误了人家柳主任许多宝贵时间,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哪能再这么不识相留下来吃饭?

见客人出了门,我突然想起一事,忙追了出去。

“张伯伯,请留步。”张木林立即转身,笑眯眯地道:“小俊,有什么事?”其他人也纷纷驻足,微笑着望向我。

这孩子虽小,如今已是衙内身份,不好怠慢呢。

我拿眼睛往其他人脸上一扫,犹豫着不开口。那些人以为是柳主任有甚言语要借我的嘴单独传给张主任,就都识趣地向前紧走几步,拉开了距离。

“张伯伯,方文惕是你的亲戚吧?”

“嗯,算是表外甥吧。怎么,他有什么不对吗?”张木林不知道我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也和大家一样,以为是老爸有话要带给他。只是不知道有啥事情和方文惕扯上了关系。

我笑了:“没什么,我在红旗公社的时候,他蛮照顾我的,我很感谢他呢。”张木林松了口气,笑道:“他年纪大些,应该的。”

“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我摇头晃脑抛出一句成语。

“他腿脚不方便,我也想帮他呢。”张木林来了兴趣:“小俊,你打算怎么帮他呢?”我笑道:“张伯伯,我是小孩子,哪有什么能力帮他。我是想拜托你帮个忙,给他在老街找个铺子,把他那个修理店开到街上来,应该多一些收入吧。”张木林一怔:“这……这是柳主任的意思吗?”我笑了笑:“哪里,就是我自己这么想。张主任要是为难,那就算了。”我先前满口“张伯伯”突然改口称呼“张主任”张木林就觉得有些不对。他认定这是老爸的主意,当即点头:“行,也没什么为难的,这两天我就给他安排。”虽是一九七八年,私营经济也未曾全部禁绝。县城里也还是有一些摆摊糊口的无业人员。譬如图书摊、钟表修理摊、卖油炸食品摊之类。张木林是老资格的公社干部,如今又做着红旗公社的一把手,办这么点小事毫不为难。

他回去之后自然会问起方文惕,不知道方文惕会不会将内情说给他听。不过即使说了,也不打紧。我修好七一煤矿的大电机,受到省里廖主任当面夸奖,这事不要说在向阳县尽人皆知,红旗公社没听说过的还真不多。矿山电机都能修好,修个收音机有什么好奇怪的?

老实说我也并非那么贪财,非要分润人家方文惕一个残疾人的好处。实在也是有时候太过无聊,得找点事情打发时间。

孔夫子都说过:不为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咱这也算是秉承圣人遗训!

回到屋里,老妈奇怪地问道:“小俊,你和张主任说什么?”

“没什么,我叫他帮方文惕把修理店开到街上来。”

“方文惕?”老妈不经常去红旗公社,自然不知道方文惕是何方神圣。

“是张木林的一个远房亲戚,腿脚有点残疾,在红旗公社开个小修理店自食其力。”老爸对这个情况倒很清楚。

老妈更奇怪了:“那关你什么事?”

“我在红旗公社的时候,他挺照顾我的。我想帮他一把。街上的生意总比红旗公社要好得多。”老爸点头赞许:“不错,知恩图报正是君子所为。”见老爸赞同,老妈自然不反对。反正也跟自家没太大关系。我却觉得有必要说明一下情况,一旦方文惕将修理店开到老街,我得抽时间去帮他。现在不和老爸老妈说清楚,行动方面大为不便。

“是这样的,方文惕修无线电不大在行,我想去帮他修理。”

“你……”老妈正在诧异,猛然想起我修矿山电机的事,将到嘴边的质疑硬生生咽了回去。

“好,没事的时候去他那里练练手,也是一门技术。”老爸虽然当上了县里的领导,对无线电维修仍是有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结。都说“家财万贯,不若一技傍身”嘛。

我心中大乐,有了老爸这话,今后就可以名正言顺溜出去,不必担心吃老妈的挂落。

“晋才,我明天就要回莲花公社上班了,等会我去后勤科领点餐票,你们几个,就在食堂吃饭吧。”吃饭的时候,老妈似乎很随意地说道。

老爸看她一眼,点点头。

老妈的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好看。我明白她的想法,莲花公社离向阳镇几十里地,势必难以每日往返。上辈子我们姐弟几个都是住在老爸的单位,老爸给我们弄伙食。如今情势变化,老爸当上了县革委的二把手,自然没有时间再为我们弄饭菜。老妈就动开了调动工作的心思。

可是老爸也有难处,总不能刚上任,正经工作还没铺开,就先忙着给自己老婆搞调动。

我怕他们当场掐起来,忙甜甜地冲老妈一笑,大口吃饭。

老妈果然心情舒畅一些。她并非不识进退的家庭主妇,很快便想明白了老爸的难处,也就不往心里去。只要老爸能在这个位置上坐稳了,自己换个工作是迟早的事。

饭还没吃完,又有客人上门。

老爸立即放下碗,很热情地与来人握手。

“承彦部长,快请坐!”我抬眼一瞟,敢情这个四十来岁,干瘦干瘦的家伙就是崔秀禾的亲信,宣传部副部长李承彦。要不是老爸已叫出他的名字,任谁见了,也不会将他当成县里的领导。太没官威官相了。

“啊呀,柳主任,我不知道你们正吃饭呢……要不,我等会再来?”我更加暗暗一皱眉。

常委院的位置很独立,最近的筒子楼离这里也还有几分钟路程,李承彦这话明显言不由衷。这会子让你出门去等,合适吗?传出去还不要说是老爸一当官人就阔,不近人情!

“没关系没关系,已经吃完了,请坐,请坐!”老爸给李承彦拉过一张凳子,自己也从餐桌边下来,递给李承彦一支烟。老妈放下碗,给他们倒茶。

“谢谢谢谢……柳主任,我来是想向你汇报一下这次征文活动的准备工作,这是计划草案,请你过目。”征文活动?

动作挺快的么,昨晚才定下调子,就有了动静。

李承彦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稿纸,双手递给老爸。

当时打字机很少,电脑更是连影子都没有,最简单的286电脑,也得在好些年后才在向阳县出现。方案计划大都是用手写,定稿后再由印刷厂印刷,盖上大红公章发下去。

我瞄了一眼,一笔行楷字体倒是满漂亮,也不知是不是李承彦自己写的。

“唔,方案做得很详细……”老爸看得十分仔细,边看边点头。

李承彦脸上就露出欣喜的神情,跟着老爸一起点头,点了几下才觉得不对,这不是自己夸自己吗?幸好柳主任专注于方案,倒没注意自己的失态。

“嗯,承彦部长,总体来说,这个方案很不错……”好不容易,老爸看完了方案,抬起头慢慢说道,不知不觉间打上了几分官腔。我早已吃完饭,将《古文观止》摆上桌面,翻开到李密《陈情表》那篇,做个样子给老妈看,专注地听他们谈话。

也不是说我不放心老爸,以我的心理年龄,官场事务比书本子对我更有吸引力。既然暂时还不能大显身手捞钱,那么尽力帮助老爸坐稳这个位置,也是好的。

李承彦连忙点头,奉承道:“都是柳主任领导有方,这个方案,基本上是按照你的思路展开的。”

“呵呵,那还是靠宣传部的同志们群策群力嘛,我一个人能有多大能耐?”老爸谦虚一句,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有些细节方面,我看还可以补充一下。”

“请主任指示!”李承彦说着,拿出了笔记本和钢笔,摆出仰望的神情,准备记录柳主任的指示精神。这家伙,大约在强势惯了的崔秀禾面前,都是这种孙子姿态。

其实这是我少见多怪,在官场上,直接上下级谈工作的时候,下级大都是这种恭谨的态度,李承彦只是习惯使然。

老爸淡淡一笑,很满意李承彦的态度。

“指示谈不上,就是相互探讨吧……我看呐,这个征文的范围还可以再扩大一些,不要局限于纯理论性的探讨,毕竟咱们是个农业县,真正懂得纯理论的人并不多。只要是实践工作中的模范人物,先进事迹,都可以写,体裁不限,议论文、记述文、散文、诗歌、短小说、地方戏短剧本、快板词都行……”

“是是,还是主任想得周到……这样一来,征文内容就极大的丰富了……”李承彦频频点头,满脸欢喜赞叹。

“征文的题目嘛,我看也可以改改……就叫作‘向国庆二十九周年献礼’吧,承彦部长,你觉得怎么样?”要说李承彦起初还是迫于形势不得不向老爸曲意逢迎,现在可真的有些佩服了。

李承彦在宣传系统干了二十来年,一步一个脚印爬到副部长的位置,论资历,向阳县宣传干部里不做第二人想。先前崔秀禾仗着王本清宠信,硬是占据了宣传部长的宝座,死死压他一头。李承彦没啥过硬的靠山,也就敢怒不敢言,索性紧跟崔秀禾,亦步亦趋,宣传部的日常工作,事实上都是他在处理的。指望有一天崔秀禾可怜自己的辛劳,卸下宣传部长的兼职,自己便能够顺势向上一步。

面子上李承彦对崔秀禾极恭敬,实际上心里很瞧不起这个造反派出身的大老粗,觉得要没有自己,崔秀禾不知该闹出多少洋相。而对于靠几篇文章骤然大贵的柳晋才,李承彦更是不服气得很。之所以晚间上门,汇报工作固然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也是想要让老爸知道自己的能耐。崔秀禾倒台,柳主任难免要搞一朝天子一朝臣,宣传部上上下下都知道自己是崔秀禾的亲信,若不拿出一点真本事,不要说进步,只怕连这个副部长的位置也是朝不保夕。

谁知柳主任先扬后抑,几乎将自己的方案全盘推翻,可是说得又十分在理,高瞻远瞩,大气磅礴。想想自己拟定的方案,自己都觉得太小家子气。

“柳主任说得太好了,我这就回家去重写方案,明天上班交柳主任审阅。”李承彦心悦诚服。

“呵呵,承彦部长,也不要太急,该休息还得休息,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嘛。这个方案明天做好,咱们部里再讨论讨论,定下来后,我再请严主任审阅。”

“好的好的,柳主任真是关心同志啊……”李承彦说着,就站起身来准备告辞。

见他谈完公事就不再啰嗦,不像一些干部找些由头讲奉承话拍马屁,尽量多跟领导亲近,我对他的印象顿时有所改观。看来骨子里,这个李承彦也还算个老实人呢。

“李伯伯,你的方案里,对征文的字数也要做个限制呢。最好是不要超过三千字,诗歌不要超过五百字,要不有人给你写一个长篇小说过来,还找不到报纸来发呢。”我笑着提醒他。

李承彦一呆,随即满脸堆笑:“谢谢你啊,你是小俊吧?真是家学渊源,虎父无犬子啊。”嗨,看来人家早就自己家里的情况都了解清楚了,连我这小屁孩的名字都是随口就叫了出来。这人真不能当官,一当官就全无秘密可言。照这么推理,方文惕到了老街之后,我帮他修无线电可以,收钱还得小心点,可别让人抓住什么把柄来做老爸的文章。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3章 故地重游 下一章:第45章 小舅登门

热门: 玫瑰帝国·堕天使之心 俗人重生记 危险的妻子 他又软又怂[娱乐圈] 读档九八 黑质三部曲1:黄金罗盘(黑暗物质1:精灵守护神) 浮生物语3(下) 猎艳乡村 幕僚 逍遥小镇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