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大逆转

上一章:第37章 隔离审查 下一章:第39章 分工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跟王友福说他的县革委第一招待所所长做不过年底,是按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时间来算的。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当前提出的理论方针将被正式否定。谁知我这个估计还是太过保守。到得六月份,情况就出现了大逆转。

严玉成和老爸在一招待所的表现让王本清恨得牙痒痒的。说是隔离审查,这两个家伙愣是一个字的检讨都没写,每日与组织部的干部磨牙斗嘴,将人家驳得哑口无言。组织部不得已,请吴秋阳部长亲自出马,还是无济于事。

吴部长是老组织干部,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组织部长的位置,经验可谓十分丰富。但文化程度不高,说到理论水平,与严玉成和老爸可差了一大截,甚至还不如组织部的一些年轻干部。

郑兴云在县革委分管组织人事工作,吴秋阳这个组织部长,平日却被视为王派中人。主要因为吴秋阳是由王本清提拔起来的。大约也是王本清用以制约郑兴云的一颗棋子。不过吴秋阳为人比较正直,又是土生土长的向阳人,因而严玉成和老爸都给了他相当的尊重,并未在他面前呈口舌之利。与吴秋阳的谈话,更像是同志式的交心。

几次谈话下来,吴秋阳几乎反被严玉成和老爸给说服了。到得后来,吴秋阳每次来一招待所,基本就是聊天闲扯,索性将“理论之争”抛到了脑后。

这个情况,王本清居然并不知道。这么好的“立功”机会,竟然无人争取。可见在向阳县的普通干部之中,观念也正在悄悄转变。

但王本清显然并不能容忍严玉成和老爸无休止地拖延对抗下去,透过吴秋阳,下达了最后通牒。

一九七八年六月三日,吴秋阳来到一招待所,破例将严玉成和老爸召集到一起,在王本清的秘书和一位组织干部的陪同下,神色严肃地向两名隔离审查的当事人传达了向阳县革命委员会的通知。

“如果严玉成同志和柳晋才同志坚持错误的政治观点,对所犯的严重错误没有正确的清醒的认识,在六月五日之前不能作出深刻的书面检讨,向阳县革命委员会将对其作出更为严肃的党纪政纪处分,直至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终于要图穷匕见了。

严玉成和老爸都神色凝重。

吴秋阳心里明白,王本清如今也是无路可退,到时骑虎难下,真会操纵县革委通过决议,对严玉成和柳晋才予以双开。

“老严,老柳,我看,你们就做个检讨吧……”王本清的秘书有些奇怪地望了吴秋阳一眼,这位组织部长,怎么好像在求犯了错误的下属似的?

严玉成与老爸对视一眼,深深吸口气,说道:“吴部长,这不是意气之争。我们与王本清同志,也没有私人恩怨。这是真理之争,路线之争,绝无妥协的余地!他王本清尽可以开除我们的党籍和公职,甚至可以将我们投入监狱,但要我们放弃真理和正义,绝无可能!”吴秋阳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和严柳二人握手道别。

六月五日上午,吴秋阳再次来到一招待所。

严玉成和老爸穿得整整齐齐在等待县革委的最终决定。

眼见吴秋阳大步走来,严玉成笑着对老爸说道:“料不到还是你家那臭小子说对了。”老爸也是微微一笑:“是啊。”

“晋才,世事无常,我原本是想邀你大干一场的……”

“哎,你可别跟我说什么对不起之类的话……都是农民出身,回家耕田也饿不死!”

“什么饿得死饿不死的?谁挨饿了?”吴秋阳笑呵呵地接话。

严柳二人顿时一呆,吴秋阳怎么这个神情?这可不像是要双开啊!

“吴部长,什么事如此开心?离了老婆娶了新媳妇?”严玉成索性开起玩笑来。

“去去去,逗起我开心来了。”吴秋阳笑骂一句,然后脸色一正,严肃地道:“严玉成同志,柳晋才同志,宝州地区革委会龙铁军主任要你们立即赶往宝州市,龙主任要亲自找你们谈话。”宝州市,地革委办公大楼三楼,龙铁军办公室。

老爸是第一次走进地革委办公楼,对这栋隐藏在成片柏树之中的四层灰色建筑物多少有些好奇与畏惧,严玉成虽然来过几次,但进一把手办公室,却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龙铁军五十几岁,头发花白,脸上已隐隐起了淡淡的老年斑,神情儒雅,如果不是坐在摆放着国旗的办公桌后,更多时候会被人当成学者而不是掌管一市七县的高级干部。

办公室里,除了龙铁军,还坐着两位干部,一人五十余岁,另一人相对比较年轻,约是四十出头的样子。都和龙铁军一样,穿着灰黑色毛式中山装,年轻的那位,戴了一副黑边眼镜。

五十余岁神情阴沉的那位,严玉成却是认识的,乃是龙铁军的副手,地革委第一副主任周培明。

刘和谦将两人引进办公室,介绍过身份,倒好茶水,便轻手轻脚退了出去,掩上了房门。

“你们两位就是严玉成同志和柳晋才同志?我是久仰大名啊,哈哈……”龙铁军爽朗地笑道。

打从吴秋阳说龙铁军召见,严玉成和老爸就一直心中打鼓。问吴秋阳,吴秋阳也是双手一摊,一无所知。只是告诉他们,昨天王本清、郑兴云和崔秀禾就被召到地区去了,却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严玉成更是担忧,莫非王本清又要搞什么名堂?

此刻听到龙铁军爽朗的笑声,心里那七上八下的十五只水桶才算终于安定下来。

“哪里哪里……龙主任,您好……”饶是严玉成胆气甚壮,此时也不免有些失措。

“哈哈,你们可是大理论家,是我们宝州地区的人才呀。”严玉成与老爸顿时暗暗吁了口气。龙铁军这种级别的干部,可不会轻易夸人。如此说法,那是极高的赞誉之词了。

“来,严玉成同志,柳晋才同志,我来给你们介绍……”龙铁军乐呵呵地站起来,指着那位年轻些的干部说道:“这位是中宣部理论动态组的钱建军副组长……”严玉成与老爸吓了一跳,赶忙上前。

“中宣部”的名称确实足够让人头晕好一阵子的。

钱副组长有些矜持起身地和他们握手问好。

“这位你们应该认识,是咱们宝州地区革委会的周培明副主任。”严玉成眼角微微一跳,早听说周培明是王本清的后台,今天却是第一次谋面。周培明挤出一点笑意,伸出手和他搭了一下。

老爸不明就里,还握着周培明的手摇晃了一阵。

“严玉成同志,柳晋才同志,都坐吧。”

“是,谢谢龙主任。”严玉成和老爸在沙发上挨了半边屁股坐下,腰杆挺得笔直,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龙铁军。

“呵呵,不必那么紧张嘛。”龙铁军和蔼地说道,颇有长者之风。

“请你们来,首先是想和你们聊一聊,关于《论实事求是》的那几篇文章。”说到《论实事求是》严玉成和老爸刚放松一点的心情又陡然紧张起来。那可是周先生执笔的,面对中宣部理论动态组的钱副组长这样的大理论家,可别露馅才好。

“第一篇是叫作《论实事求是》吧,什么时候发的?”

“一九七七年十月二十三日,《N省日报》头版发的。”严玉成小心翼翼地答道。

“嗯。”龙铁军点点头,显然他是知道的。用眼睛的余光瞟去,就可以在他桌面上看到叠在一起的几份《N省日报》想必就是刊登有那几篇文章的。

“你们两位,是谁执笔的?”严玉成一惊,和老爸对视一眼,硬着头皮道:“是柳晋才同志执笔,我修改润色的。”这倒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虽然老爸的学历不如严玉成,论文字功底,却在严玉成之上。况且老爸是下级,由他执笔,严玉成修改润色,比较合乎常理。

“呵呵,柳晋才同志文字功底不错嘛。什么文化程度啊?”

“龙主任,我是宝州地区中等师范学校毕业的。”老爸说着,悄悄擦了一把汗。

“哦,师范毕业,难怪写得一手好文章。”龙铁军笑容不减,令得严玉成和老爸大为安心。

“那你们说说,为什么要写这几篇文章呢?出发点是什么?”这个问题原本不好回答,但在隔离审查期间,与向阳县组织部的干部们唇枪舌剑,辩论了几十回,却也不是毫无收获。

“龙主任,我们是做基层工作的,平时在实践中碰到一些问题,试着理论联系实际,渐渐有了一些肤浅的看法,就决定写出来……”毕竟是面对地革委一二把手和中宣部的领导,严玉成不敢像和向阳县的干部们辩论时那么激烈,字斟句酌,回答得极其小心,紧紧围绕着“工作实践”来谈。

这话一出口,就瞥见钱建军副组长微微颔首,心中大定,看来说对路了。

“你们在红旗公社搞的那个‘稻田养鱼’又是怎么一回事呢?”龙铁军话锋一转。

说到这事,严玉成便轻松一些。终归在“稻田养鱼”上面,没有弄虚作假的嫌疑。

“是这样的,龙主任。我们也就是做一个实践,红旗公社二十一个大队,每个大队养了二十亩水田,每亩放养一千鲤鱼苗和鲫鱼苗,在早稻插秧的之后放养的……”

“可以具体说说吗?”钱建军突然插口,对龙主任点了一下头,意似抱歉。

“好的……”严玉成见龙铁军点头,便详细介绍了养鱼的情况,听说平均每亩收获了五六十公斤鲜鱼,钱建军耸然动容。

“那么多?那投入多少呢?”

“投入不多。也就是每亩的鱼苗花了两三块钱,合共四五十块钱吧。之后社员们抓了些蚯蚓、虫子投放到水田里,都是记的工分,没花现金。”钱建军点点头,在本子上记录下来,朝龙铁军笑笑,不再说话。

“听说你们县里为此给了你们党内处分?”严玉成想了想,说道:“是,柳晋才同志是党内警告,我是行政记过处分……”

“处分的理由是什么?”钱建军又插口问道。

看来“中宣部”的身份很管用,这么频频插口问话,龙铁军并无不悦的表示。

“主要是滋生了贪污腐败,投机倒把,还有就是唯生产力论和资本主义思想抬头……几位领导,平心而论,这个处分也不为过。”

“哦?说说你的看法。”龙铁军饶有兴趣地问。他原以为严玉成会趁机给王本清上眼药,没想到严玉成冒出这么一句来,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严玉成看了看老爸,似乎要他也说几句。上级领导叫他俩一起谈话,老由他一个人出风头,也是有些不妥。

老爸点点头,说道:“是这样的,龙主任,这个稻田养鱼我们也是第一次搞,没什么经验,料不到收获会这么大。对于如何分配,没有及时指导各大队,在分配的时候,出了些问题,个别干部多吃多占,拿公家的东西送人情。另外也有少数社员私自买卖分到的鱼,有投机倒把的嫌疑,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作为红旗公社的负责人,我们应该承担责任。”

“嗯,党员干部就应该有这种风格,这才叫作实事求是。”龙铁军连连点头,转向周培明道:“培明同志,你的意见呢?”周培明淡淡一笑,说道:“我没有什么要说的,一切听从龙主任安排。”

“呵呵,你是地区主管组织人事的第一副主任,干部任命,还是由你来宣布吧。”干部任命?

严玉成和老爸心头都是一跳,以自家的级别,有什么干部任命需要由地革委第一副主任来宣布?

周培明也不推辞,拿起身边的文件夹打开来,清了清嗓子,说道:“严玉成同志,柳晋才同志,根据宝州地区革委会对你们的调查了解,认为你们两位同志工作踏实肯干,政治立场坚定,敢于坚持真理,决定撤销向阳县革命委员会对你们停职反省的处分决定……”说到这里,周培明停顿一下,眼睛瞥向严玉成和老爸。两人情不自禁地挺直了身子。

“……同时,地革委决定对你们的工作进行调整。任命严玉成同志为向阳县革命委员会主任,全面负责向阳县的工作;任命柳晋才同志为向阳县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兼宣传部长,协助严玉成同志分管全县的宣传工作!”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7章 隔离审查 下一章:第39章 分工

热门: 荆棘与白骨的王国:荆棘王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这题超纲了 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 偷香邪医 笼中缪斯 窄红 我在异界是个神 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