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送货上门

上一章:第30章 相信党相信组织 下一章:第32章 人大代表(一)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廖庆开的话给严玉成的鼓舞甚至更甚于老爸。

老爸由技术干部转为行政干部时间不长,还保留着喜欢看看书的好习惯。严玉成就不同了,尽管学历比老爸还高,却是做了多年的基层领导,早就将这爱好丢到了爪哇国。他是掌权惯了的,这一停职反省,忽然变得无所事事,简直能憋疯了。

但我再也没想到,他竟然能想出这种主意来——大冷天的去钓鱼!

见严玉成在军大衣外披一件蓑衣,头戴斗笠,手拿钓竿静静坐在水库边上,我差点摔倒。

老爸听了我转达廖庆开的话,第一反应就是找严玉成。

如果说老爸与严玉成之间,以前多少还分个彼此,那么自从《论实事求是》发表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障碍,形同一体了。

我不知道如此紧密的关系,会不会对他们今后的仕途产生什么不良影响。我对官场没啥切身体会,只通过小说和电视,多多少少了解到一些皮毛。似乎都说官场上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但我真的希望,他们能破一下这个成例。

人这一辈子,不管做什么,纵算贵为至尊,富有天下,如果没有朋友,实在谈不上幸福。

严玉成识大局明大体,而且极有担当,和这样的人做朋友,应该是可以放心的。

“严伯伯,你懂不懂得钓鱼啊?”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严玉成扭过头,微微一笑:“我不懂,难道你又懂了?”老爸走在我前面,他却像没看见似的。

以他俩的关系,确实也不需要任何客套了。

我往他身旁的小水桶里一看,果然不出所料,干干净净半桶水,不要说鱼,连只虾都看不见。

“唉……”我像小大人般叹了口气。

“气温太高或者太低,鱼都不会进食。严寒酷暑,宜静不宜动。这种天气,实在不是钓鱼的好日子。”

“谁说我在钓鱼?我钓的是雪!”呵呵,“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严大主任居然有如此雅兴,当真意想不到呢。

我自然而然地道:“伯伯性子过于刚烈,钓鱼倒是颇能化解浮躁之气。身在官场,有时确实急不得呢。”说完我就后悔。

尽管他们已不将我当作寻常少年,可这几句话,也未免说得太过老气横秋。就是沉浸官场数十年的老油子,亦未必能体会得到。

“你你你……”严玉成指着我,神情犹似见鬼一般。偷眼一瞥老爸,也好不到哪里去。

好在多经历几回之后,我已逐渐摸索出一套应对之策。那就是分散注意力,顾左右而言他。

“严伯伯,廖庆开有话要我带给你呢。”

“廖庆开,哪个廖庆开?”这也难怪,谁能将省委书记兼省革委会副主任和向阳县一个小学生拉扯上什么干系?

我连连摇头,嘴里啧啧有声:“严伯伯,你的政治敏感性不够呢。咱们N省,有第二个叫廖庆开的省革委副主任吗?”

“嚓”的一声,鱼竿滑落在地,严玉成“呼”地站起身来,神情古怪。

“廖庆开来向阳县了?他有什么话要转达给我?小俊,你快说给伯伯听……”我笑了笑,让过一旁。

还是让老爸复述我的“丰功伟绩”比较适宜。“老鼠上天平,自称自赞”的事情不能干得太多。

老爸言简意赅复述了我在七一煤矿三采区的所作所为,修电动机之事只是一笔带过,重点放在与廖庆开的对话内容上。

但严玉成这时又展现出他性格中好奇心极其强烈的一面,居然将廖庆开撇到一边,两眼直勾勾盯着我:“你修好了七一煤矿的电机?”我料不到他也这么八卦,不得不简单答道:“就是基座松动了,轴承长期磨损严重,时间长了就烧坏了。挺简单的毛病,修起来不费什么事。倒是赚了些烟酒糖果。烟呢,我爸给你带了几包过来,肉和饼干已经吃掉了,酒给你和周伯伯留着,你什么时候有空去柳家山再喝不迟。”严玉成摇了摇头:“瞧把你小子能的!”自家儿子如此能干,老爸也脸上有光,倒并不阻止严玉成八卦,还在一旁推波助澜。

“连我都没料到,教了他几天电工原理,就敢修马达呢。”严玉成眼珠一瞪:“烟呢,拿来。”这架势,倒好像是我家欠他的了。这人脸皮挺厚实。

老爸呵呵笑着,递了几包“飞鸽”过去。

“好家伙,这么小就挺会赚钱,长大了还了得,不成大资本家?”

“别管资本家了,先说说廖庆开什么意思吧?”老爸有些吃不准廖庆开说的是场面话还是另有所指。官场上的阅历,他比严玉成差得太远。

严玉成眯起眼睛:“廖庆开的意思很简单,这事尚未盖棺定论。”

“怎么说?”

“王本清处分咱们,省里并不知情。最少不是所有省里的大头头都知道。我估计是由王本清提出建议,地区周培明表态支持,再向省里某个领导私下请示了一下,就做出了这个停职反省的决定。”这个分析倒与我的分析不谋而合。

严玉成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慢慢说道:“这个停职反省,也很有些意思。说得好听点是进可以攻退可以守,说得不好听点是预留了见风使舵的后路。”论起这些事情,他的精明与睿智便全都回来了。

“见风使舵?”老爸有几分不解。

“没错。一旦上头风向有变,他们只要说一声恢复我们的工作就行了,不说没有一点后患,起码没什么大碍。就算事实证明我们的观点正确,至少一项‘无组织无纪律’的罪名,还是挨得上边的。也不能说就是处分错了。”听了这个分析,不要说老爸,便是我也深表佩服。官场上的弯弯绕,当真不少呢。

“所以啊,晋才,也不必担忧,安心在家读书休养,好好过个年。咱俩什么时候恢复工作,就看上头的风向什么时候变化。”严玉成的话很给老爸托底,回家之后心神便宁定许多。除了看书之外,经常去附近几个大队的支书、大队长家里走动走动。这要放在上辈子,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老爸顶不喜欢串门子。他一个技师,生性又不八卦,串门这活计,确实不怎么适合他做。如今改行做了行政,倒转了性子。尽管眼下是停职反省,没准哪天上头一纸文件,又起复了呢?和大队干部多联系联系感情,对今后工作也有帮助。老爸以前声誉甚好,十里八乡都是名人,又喜欢帮忙,停不停职,一点不影响那些大队干部对他的热情。

腊月二十一,倒是有个意想不到的客人上门来拜访。

来的的这位不速之客,乃是七一煤矿的张矿长,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一台小嘎斯车,车上满满装了一车煤碳。

我不是汽车发烧友,但那台嘎斯51,仍然很让我心动了一把。很酷的车,和“老解放”像到十足,只是个头小一些。事实上,一汽的解放牌中型卡车,就是仿造的嘎斯51。嘎斯车马力足,爬坡性能极强,相当适合向阳县这样的丘陵地区。但随着国产中卡的超强崛起,八十年代后期,就很难再看到嘎斯车的身影了。然而一九七八年,嘎斯车还是能经常见到的。

我饶有兴趣地盯着那台嘎斯车看了又看,张矿长只当是乡村小孩对汽车好奇,心里就莫名其妙得到些安慰——柳晋才的儿子,毕竟也还有普通小孩的一面。要不也太精了些,自己的小孩十一二岁了,和他一比,简直就和奶娃娃一般。

自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张矿长可是一些儿都未表露出来,脸上堆满笑,像看见同龄的老熟人般与我打招呼。

“小柳师傅,柳老师在不在家?”

“啊呀,张矿长,真是稀客……”我也满脸堆笑,和他打招呼握手。

嘎斯车司机是矿上的,我在三采区大显身手时,估计他不在场,见张矿长弯下腰和我握手时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

老张虽然只是新升的副矿长,毕竟也是正儿八经的副县团级,和地方上实权副县级领导没得比,总不至于屈尊巴结一个小孩子吧?瞧这一截青砖一截土砖的房子里,住的也不会是什么大人物。

老爸听到响动,大步走了出来。

“张矿长……”

“柳老师……”他们还真的认识。后来我才知道,张矿长以前是三采区地区长,和老爸是老熟人。

熟人见面,自有一番寒暄,张矿长着实将我夸奖了一番,连带着狠捧了老爸一把。老爸这人有个毛病,钱财方面看得淡,就是贪图虚名,爱听个奉承话。张矿长又是超级能侃,差点就将老爸忽悠得晕了过去,笑得嘴都合不拢来,一迭声的招呼张矿长和司机进屋里坐。

“柳老师啊,要不是小柳师傅大显身手,那天我老张在省里廖主任面前这个脸就丢大了,呵呵……”

“小孩子家家,碰运气罢了,张矿长就不要再夸他了。”

“柳老师,就要过年了,咱们煤黑子,也没啥好东西,就是煤碳多。我叫人在阡石山里掏了些碳,希望柳老师不要嫌弃。”老爸吓了一跳,敢情这车碳是给自家送来的?嘎斯车一车碳至少两吨多,四五千斤,可是个大人情。自己与张矿长只是泛泛之交,哪当得起这么大的人情?

我也给老张唬得一愣一愣的。这家伙,到底打的什么算盘?就为了修好一台电机?如果我真只有八岁,或许就信了。

“张矿长,这可使不得。”要是换了以前,老爸一定会跳起来,如今经历了许多风浪,也就不会轻易大惊小怪。

“哎呀,柳老师,阡石山里掏出来的碳,没花公家一分钱,有什么使不得?小李……把碳卸下来……”张矿长办事利索,那个叫小李的司机也不慢,不待老爸有何话语,便将一车碳卸到了屋外的晒谷坪上。

老爸是个豁达人,见张矿长如此热情,便不再劝阻,也没说给钱之类的客气话。因为他清楚张矿长是无论如何都不肯收的,再说他身上压根就没那么多钱。

我看那煤,乌黑铮亮,哪有半点阡石山里掏出来的样子,根本就是上等的柴煤(柳家山方言对无烟煤的称呼)大大一堆,足够我家一年之用。

煤矿工人自家烧煤,自然不可能花钱去买,大都是在阡石山里掏一点,但要将整车的新碳拉出去送人,却只有张矿长这些大权在握的领导才能做得到。一九七八年伊始,送礼之风尚未盛行,张矿长就有这么大手笔,果然是有胆略有气魄的。我只是惊讶他干嘛要送这么大礼给老爸。老爸就是不犯“错误”也只不过是公社的副主任,和他这个副县团级的矿长,差着好几级,根本用不着他来巴结讨好嘛。

卸下煤碳,张矿长又客套几句,便起身告辞。

老爸死活不让,怎么说也要留人家吃顿饭。

张矿长也不客气,推让几句就继续坐下来与老爸聊天,听他话中之意,却是拐弯抹角在打探我家和廖庆开的关系。

我不禁恍然,又有些好笑。料不到廖主任和我多说了几句话,便引起他那么大的动静。可能持此心态的还不止他一个。

虽然廖主任说的话颇为冠冕堂皇,看不出半点私意。但省革委会副主任如此关心红旗公社的副主任,难免要引发一些猜测。

身在官场,倘若只按领导话语的表面意思去理解问题,成就多半有限。张矿长三十几岁能上到副县团级,背后靠山若何,我不清楚,悟性必定非凡。不管老爸是否与廖庆开有特别关系,送这一车煤,总不会吃多大亏。

老爸只是与他打哈哈,说些不相干的话,避了开去。

原本便毫无关系,不避开又待如何?

张矿长见老爸闪烁其辞,便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识趣地不再纠缠此事。

我暗暗好笑,有时候故作神秘反而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想必老爸又多学了一招罢?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0章 相信党相信组织 下一章:第32章 人大代表(一)

热门: 相声大师 妖道至尊 齐乐 和精分霸总离婚后[穿书] 蝴蝶来过这世界 彗星美人[星际] 战神年代 全星际都是我的迷妹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教主走失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