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县领导发飙

上一章:第17章 中央精神 下一章:第19章 虽万千人吾往矣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位上门找麻烦的人大有来头,名叫崔秀禾,乃是向阳县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兼宣传部长。

水田里的鱼苗长到二两左右的时候,崔副主任坐着县革委仅有的两台吉普车之一,带了两位随从,风尘仆仆赶到了红旗公社。

严玉成尽管很不待见这位造反派出身的县革委副主任,碍于官场规则,还是表示了相当的客气,接到县革委办公室的电话通知,当即召集了红旗公社全部五个正副主任,在公社驻地等候。又指派张副主任和老爸至公社门口亲迎。

因为崔秀禾在县里主管宣传工作,派红旗公社排名第二的张副主任和主管宣传工作的柳副主任亲自迎接,也算十分合理。

谁知崔秀禾一下车,没见到严玉成,脸色马上就变得有些阴沉,礼节性地和张柳两位副主任握了握手,皮笑肉不笑地问道:“玉成同志呢?”张副主任叫张木林,是红旗公社资格最老的副主任,闻言答道:“严主任在公社办公室。”崔秀禾脸色又阴沉几分,淡淡道:“严主任还真是尽忠职守啊。”老爸赶紧加了一句:“严主任和另外两位副主任都在公社恭候崔主任大驾光临。”崔秀禾用鼻孔应了一声,正眼都懒得瞧老爸一下,抬腿就往公社办公楼走去,将悻悻的老爸撇在那里作声不得。

张木林赶紧一溜小跑跟上去,留给老爸一个幸灾乐祸的假笑。

向阳县革委会一共有正副主任九名,崔秀禾排名第四,不算太靠前。但他乃是县革委主任王本清的头等心腹干将,就是在县革委也跋扈得紧,一向不大将其他副主任放在眼里,唯王本清马首是瞻。严玉成虽是公社正职,与崔秀禾之间还隔着台山区革委会这一级政权机构,如此怠慢,已然让崔秀禾心中很不舒服。要不是严玉成资格够老,在全县所有公社主任中也是响当当的角色,只怕崔副主任当场便要翻脸。对于老爸这样履任不久的公社副主任,基本上就是直接无视了。

在场诸人,比崔副主任和柳副主任心里更不舒服的还有一个人,便是区区在下柳俊先生。

说来也是赶巧了,刚好周师母的一个住在公社附近的本家亲戚过生日,师母坚持要先生去串串门,先生无奈,只得带了我来到公社。

刘禹锡老夫子在《陋室铭》里言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师母的本家亲戚都是些老实本分的农民,周先生与他们不大谈得来。倒不是周先生自持身份,实在这位“鸿儒”与“白丁”之间,太缺乏共同话题。兼且周先生父母早亡,无儿无女,亲戚们纵使想要问候一下先生的亲人,也是无从问起。大家说不上十来句话,就只剩下沉默与尴尬。

我第一次见识到先生的尴尬模样,心里好一阵窃笑。

最后先生实在忍无可忍,交代了两句场面话,就带了我直奔公社而来。打算找严主任或者老爸聊聊天。无巧不巧的就赶上了这一幕。

要说崔秀禾这个老资格县革委副主任和老爸这个新任公社副主任,级别差了不止一星半点,趾高气扬摆张臭脸也属正常。奈何他是摆给我老爸看的,叫我心里像猪八戒吃了人参果一般——八万四千个毛孔都舒服,却万万不能。

只是人家匹夫一怒,尚能血溅五步,咱柳俊先生一怒,屁事都不顶,整个干瞪眼没办法。难道我还能冲上去咬他一口不成?

那谁,谁说穿越者是万能的来着?可别叫我见到他!

见我跟在老爸身后,拔腿往公社办公楼跑,周先生忙拉住我。

“小俊,做什么?”

“我去看看。”

“你小孩家,去看什么?”我笑了笑:“我小孩子家,无论看到什么,都没人在意的。”周先生一愣,随即笑着摆了摆手。对于我的出格表现,周先生已经见怪不怪。毕竟这几个月来,他几乎天天和我在一起,已经逐渐适应我的“天才”了。

崔秀禾走进严玉成的办公室,两位公社副主任忙站起身来,趋前两步,伸出双手握住崔秀禾的手,使劲摇晃,透着巴结的亲热。严玉成也在办公桌后站起来,却是不移动半步,伸出右手。崔秀禾上前两步,与严玉成握手。如此一来,倒显得是崔秀禾比较主动了。我不禁暗暗佩服,也就严伯伯,有这种气势。

其实我不知道崔秀禾造反派出身,大老粗一个,难以体会这其中的窍门,轻轻易易就被严玉成摆了一道。可别小看官场上这种小小手腕,有时还真能起到点意想不到的作用。譬如几个副主任望向严玉成的眼光就多了些敬畏,而看崔秀禾的时候,却是隐隐有了些许瞧不起的意味。

这种微妙的变化,崔秀禾也有点察觉,脸上的笑容就收了起来,咳嗽一声,端起领导架子。

“玉成同志啊,我听说你们红旗公社在搞什么稻田养鱼是不是啊?”

“是的,崔部长。”崔秀禾脸色一黑。显然严玉成不称呼他“崔主任”而称呼“崔部长”很是不爽。毕竟县革委会副主任是全县的领导,宣传部长只是部门首长。

不待崔秀禾再有甚言语,严玉成就打起了“哈哈”

“崔部长今天亲自前来,是不是想要宣传一下我们红旗公社的稻田养鱼经验啊?崔部长还真是有口福呢,呆会就叫他们给你弄几尾新鲜的鲤鱼尝尝鲜……”

“玉成同志……”崔秀禾的脸色完全黑了。

“我来,是想了解一下,你们总共弄了多少亩水田养鱼?”

“不多,红旗公社二十一个大队,每个大队二十亩,一共是四百二十亩水田。”

“玉成同志,你们这么弄,请示过县里和区里吗?经过谁的批准?”严玉成故作不解:“崔部长,红旗公社的社员养鱼,还需要请示县里和区里吗?要经过谁批准?”

“严主任,我不是和你开玩笑。你们这样搞,要犯错误的。”我站在门口不由撇了撇嘴。这个什么崔部长,当真没啥水平。一上来,屁股还没沾到凳子,就开口闭口犯错误,这是要给严主任一个下马威么?也未免太性急了,好似街头混混一般,急赤白眼的,刚一出场就捋袖子动拳头,全无一点领导风度。

哪像人家严主任,好整以暇,气度雍容。

“请问崔部长,我们的社员养几条鱼,能犯什么错误呢?”严玉成不动声色地问道。

“仅仅是养几条鱼那么简单吗?整整四百二十亩水田,不是个小数目啊,我的同志。”崔秀禾甚至拍了拍桌子。

严玉成淡淡道:“增加集体收入,大力发展生产,数目不是越大越好吗?”

“你……严玉成同志,你这是唯生产力论,是要不得的。”崔秀禾很不满意严玉成的态度,开始上纲上线。

张木林见这二位一见面就剑拔弩张,闹了个满拧,连忙笑着打圆场。

“崔主任,你先请坐,我们工作中有什么失误,你做领导的该批评就批评嘛……”张木林到底不愧是做了多年干部的人,讲话还是很注意掌握分寸。先就将问题定性在“工作失误”的范围内。这个“失误”和“错误”可是有着本质地区别。尽管他与严玉成并不对付,然而“稻田养鱼”是经过公社革委会集体讨论同意的。假使这件事被定性为“错误”他作为红旗公社的二把手,亦不能完全置身事外。

崔秀禾原本也不想一上来就和严玉成针尖对麦芒。他是上级领导不错,但对严玉成这个威望甚高的公社主任,多少也有几分忌惮。听了张木林的话,就想顺坡下驴,缓和一下气氛再说。

谁知严玉成根本不买账,冷冷说道:“崔部长,假使让集体增加收入,让社员们的日子过得稍好一点,就是唯生产力论的话,那么我倒要请教崔部长,是不是一定要大家穷得没饭吃,才不是唯生产力论?”

“严玉成同志,你就这样跟上级说话的吗?你这个同志,思想很危险呢。满脑子就想着增加收入……你这是资产阶级的思想……”崔秀禾气得七窍生烟,忍不住就要拍桌子。

见领导发了火,几位副主任都胆颤心惊,低垂下头,不敢吭声。

严玉成淡淡道:“崔部长,这个是不是资产阶级思想,还是不要轻易下结论。建议你深入基层,去各大队调查一下,看看社员们是什么反映。如果集体不增产,社员不增收,四个现代化怎么实现?”

“四个现代化”呵呵,我可是听着这个词语长大的。特别是八十年代,“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成了家喻户晓的宣传语。

我站在门外旁听,越来越是佩服严玉成。

崔秀禾暴跳如雷,他却依旧不徐不急,不亢不卑,气势上就压过了崔秀禾这个上级领导。崔秀禾如果继续大光其火,可就显得太没涵养了。

眼见领导吃瘪,崔秀禾的随从,一个二十多岁戴眼镜的小伙子,料必是崔部长的秘书之流,上前一步插话道:“严主任,以阶级斗争为纲这个大方针,还是不能丢吧?四个现代化是要建设,但也不能一切为了四个现代化。伟大领袖教导我们,政治是统帅,是灵魂。只要我们的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稍微一放松,经济工作和技术工作就一定会走到邪路上去……”这小子,背起《语录》来了。

崔秀禾瞥了他的随从一眼,神情颇为赞赏。

对崔秀禾,严玉成多少还要留点面子,总归人家是上级领导。对这个年纪轻轻的小随从,他可就毫不客气,晒道:“李秘书,理论水平蛮高的嘛。你也不必背语录,更不必随便扣大帽子。谁说我们不要‘以阶级斗争为纲’这个大方针了?我们红旗公社的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有哪一项放松了?”这个李秘书,却也不是好对付的。

“严主任,当前党中央提出的政治理论方针,县革委专门发了贯彻落实的文件,怎么你们红旗公社就不执行呢?”严玉成眼睛一瞪:“谁说我们没执行?”

“我们从县里一路过来,随处可见宣传标语,唯独你们红旗公社,一条标语也看不到……”李秘书对严玉成多少有些忌惮,声音不免怯怯的。

“不错,你们这是公然对抗县革委的决定,错误是很严重的。”崔秀禾及时出面为自己的秘书撑腰。

“你们红旗公社,谁是负责宣传工作的?啊……”我心里一跳,这个混账东西,吃不住严伯伯,就准备拿我老爸开刀啊?

“崔部长,是我负责的。”老爸向前一步,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柳晋才,是红旗公社革委会副主任,负责宣传和文教工作。”老爸不亢不卑地回答。

“柳晋才?好,我问你,你们红旗公社为什么不执行县革委的文件,贯彻落实中央的指示精神?”

“崔部长,县革委的每个文件,我们红旗公社都组织了党员干部进行认真的学习和讨论。每次学习讨论都有记录,要不要拿来给你过目?”

“哼!光是学习讨论就够了吗?你懂不懂得怎么做宣传工作?为什么不写标语,不向广大社员群众宣传党的政策方针?”崔秀禾逼视着老爸,气势汹汹。似乎只要老爸一个应对不当,他就要立即翻脸。

“宣传党的政策方针,关键是领会精神。写不写标语,只是个形式问题……组织学习讨论,这是我们红旗公社革委会集体讨论做出的决定!”老爸,赞一个先!

老爸无论职务还是资历,都没法跟严玉成相提并论,自然也不能硬梆梆的将崔秀禾顶回去,及时祭出“组织集体决定”这个法宝,正是一着攻守兼备的好棋。

所谓法不责众。你崔部长要发飙,就得先将红旗公社革委会的组织决定推翻。不然的话,可怪不到我头上。

崔秀禾被噎得直翻白眼,开始有了暴走的倾向。

“不管怎么样,我对你们红旗公社的宣传工作很不满意。你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大力宣传中央的方针政策!”老崔终于要以势压人了。

老爸一滞。

不刻意宣扬这个理论方针,是严玉成、老爸与周先生反复研究做出的决定。如今崔秀禾以县革委副主任兼宣传部长的身份发出这个命令,作为公社主管宣传的副主任,却是不能硬顶。“下级服从上级”的组织原则还是要的。

眼见老爸有些难以抵挡,我这个做儿子的,老躲在后面也不成话,心里一急,忍不住就叫了起来。

“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谁?”崔秀禾怒喝。

许是这个声音过于稚嫩,在场的干部都有些诧异,将目光投向门口站着的七岁小屁孩。严主任和老爸惊讶尤甚,正要开口说话,我却转过身去,背起双手,迈着四方步,施施然走掉了。

嘿嘿,咱就将你们满屋子干部全晾在这里,叫你们有劲没处使!

“这是谁家的小孩?”崔秀禾见了这么个小屁孩,满腹怒火,发作不得半分,一张脸憋得通红。

严主任何等机灵,立即向老爸使个眼色,阻止老爸开口“认账”笑着说道:“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话说得好啊。崔部长,连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咱们就不用再讨论了吧?”呵呵,饶是你严伯伯精明厉害,这会子也绝对料不到这句话的来头有多大。不过要在一年以后,《光明日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这几家国内最重量级的主流大报,才会相继刊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震动全国的文章。如今却被我提前一年嚷了出来。

心里那叫一个爽!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7章 中央精神 下一章:第19章 虽万千人吾往矣

热门: 九州缥缈录3天下名将 离婚协议 捡个天师回家镇宅 魁拔之书·第二卷·魁拔复活 心毒之陨罪书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四卷 苗疆风情画(上) 最强动画制作人[重生] 逆袭 又跟拯救的男配HE了[快穿] 远古开荒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