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历史出现偏差

上一章:第10章 爱因斯坦也是穿越者 下一章:第12章 十五岁考大学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晃到了十月中旬,红旗公社革命委员会主任严玉成再次来到周先生家里。还拉上了老爸一道前来。在我记忆中,这是老爸从县城回来第一次没有先回家。后来听他们谈话才知道,老爸是严主任直接从单位叫回来的。老爸刚一赶到公社,严主任就急匆匆拉着他来周先生家里。

自从上次在周先生家邂逅,严主任与老爸一见如故,短短一个月时间,两人友谊迅速升温。严主任凡是到县城开会办事,必定要去电管站找老爸聊一会。而老爸也投桃报李,大凡下乡至红旗公社,不管多晚,都要到严主任家坐一坐,喝个小酒。

两人酒量都不大,没酒的时候就喝茶,主要是聊天。两人年岁相当,严主任略长,对时势的看法,对历史的认识都惊人地一致。用老爸的话说就是“臭味相投”严主任和老爸到时,周先生与我一老一小正以英语会话,叽哩咕噜,听得两位知识分子一愣一愣的。严主任虽是周先生的学生,修的却是党史,英语不在行。

周先生治学严谨,对严主任和老爸的拜访视而不见,坚持将整段会话练完,夸奖了我两句,这才扭头向两位客人微笑致意。

严主任熟知老师性格,也不生气。老爸自然更没有生气的道理。

“什么风将你们两位吹来了?”严主任哈哈一笑,却警惕地左右看了看,不说话。

周先生就知道有重要事情要说,脸色也凝重起来,伸手延客进屋。

三个大人在屋里落座,师母奉上清茶。

我笑了笑,拿一本书坐到门口的小凳子上,说道:“伯伯,你们谈话,我在门口看书。有人来的话,我叫你们。”周先生点点头。

严主任望我一眼,又看了看老爸,摇头叹息一声。

“老柳,小俊才七岁吧,这样的儿子你怎么造出来的?这都成精了。”

“呵呵,眼红了?哎,严主任,你不是有个女儿,年纪好像和咱家小俊差不多吧,怎么样,要不要对个亲家?看在咱俩的交情份上,便宜你一回。”老爸本来不是这么张扬的性格。不过屋里没外人,也就随口开起了玩笑。

严主任的女儿?嗯,没见过。不过严玉成帅气得很,这么帅气的老爸生下来的女儿想必也不会难看。要真娶了他女儿也不错呢,往后咱就是地区专员的女婿了,哈哈!

明知是玩笑话,我却认真在思考这个问题。

又有谁知道,我实际上已经四十岁了,考虑一下娶老婆的事情也属应该。

但是……我有老婆的。我前世的老婆也是向阳县人,离柳家山不过二十几公里路程。今年该是六岁了吧?前世的婚姻质量也就一般,凑合着过吧。老婆的脾气很暴躁。既然重生一回,我也可以选择另外娶个老婆。但儿子呢?前世我可是有两个儿子,当成心肝宝贝般疼爱。这要是换了老婆,生出来的儿子铁定和前世不一样。这个我却无论如何不能接受。

想想看,那可是我自己的儿子,亲亲的骨肉。要是今后数十年内再也见不到他们,却如何得了?

幸而现在还早,老婆正在茁壮成长之中。等时候到了,咱老实不客气,娶过来便是。谁敢跟我抢,哼哼,老子跟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正想到凶狠处,严主任开口了。

“老师,大喜事啊,天大的喜事……”

“什么大喜事?”周先生素知这位弟子的脾性,极稳重的一个人。如今这般喜动颜色,可见真是发生了大事。

“首都那边……动手了。”我手头虽然拿着本书,其实一直在用心听他们谈话。严主任这么一说,我嘴角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

一九七六年,注定是要浓墨重彩载入史册的。这一年,在我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发生了太多的重大事件。

“哦?”周先生先是一怔,随即也是喜形于色。

“都抓起来了?”

“嗯!”严主任重重一点头。

“都抓起来了!”

“三个都抓了?包括那个……那个女人?”周先生兀自不信。

严主任摇摇头:“不是三个,是四个!”

“四个?”周先生又糊涂了。

“不是江桥姚么?哪来的第四个?”我知道他们谈论的是党中央粉碎“四人帮”的大事。十月六日,党中央一举粉碎以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为首的反革命小集团。

一九七六年四月五日清明节,首都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四五事件”热血青年们齐集首都广场悼念敬爱的总理,同时愤怒声讨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等人的罪行。当时王洪文是党中央副主席,普通群众不了解内情,并未将其与江张姚三人并列。

“还有王洪文。”严主任轻轻说道。

“啊?他也是?”

“是。”

“什么时候的事情?”

“十月六号。”周先生点点头:“该出手时就出手,党中央英明啊!”老爸笑道:“看来中央这次是下了决心。周先生,你平反的日子不远了。”师母本来一直在旁含笑作陪。这些大事,她不是很明白。听老爸如此说,不由得异常欣喜,连连说道:“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这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阿弥陀佛……”正在谈论国家大事,师母突然来这么一句“阿弥陀佛”三位知识分子都不禁莞尔。

我却暗暗摇摇头。党内某位元老尚未复出,拨乱反正的日子,还要等两年呢。不过这话自然是不能说的,没的扫了先生和师母的兴头。

随着“四人帮”的垮台,也就宣告为时十年的大革命正式结束。虽然改革开放要在一九七八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才开始,毕竟政治高压的气氛是越来越缓和了。周先生暂时不能平反,严主任却能多给他一些照顾,不必想以前那样有许多顾忌。

周先生难得露出笑容,击节叹道:“如此喜事,当得浮一大白!”先生平日是不饮酒的,家中也没有余钱沽酒。

老爸立即拿出两块钱,说道:“小俊,去供销社打一斤酒,买些花生糖果来。”师母忙道:“柳老师,你来我家作客,怎么好意思要你拿钱打酒?”周先生摆摆手:“老婆子,大家都是知心朋友,晋才也不是小气人,你就不要打肿脸充胖子了。家里哪来打酒的钱?”

“那……还是我去打酒吧。小俊这孩子,一天到晚被你们逼着读书,可有多辛苦?造孽呢!”老爸笑道:“嫂子你不要惯坏了他。小孩子跑跑腿怕什么?”我及时起身,笑着说:“是啊,师母,我不怕辛苦。‘师有事,弟子服其劳’,应该我去才对。”师母眉花眼笑:“这孩子,嘴像抹了蜜糖一样,说出话来就是中听。不愧是柳老师的儿子。”

“呵呵,嫂子,这可都是周先生的功劳,是他教得好啊!”大人们笑着,最后还是依了师母的意思。

“小俊,你乖乖坐着别动。我去打酒。你小孩子家,不要在路上打了酒瓶子。”不一刻,酒水糖果买到。还没上桌,师母先就塞了几颗糖果在我手里。

“你们先吃着,我去隔壁五嫂家借几个鸡蛋,炒给你们下酒。”

“嫂子,这里还有几毛钱零钱,就不要借了,跟她买几个鸡蛋吧。”

“没事没事,五嫂是大方人,几个鸡蛋没事……”

“由她去吧。”老爸还要再说,先生摆摆手止住。

“来,咱们喝酒,好好庆贺一下。”

“来,喝……”三人酒量都马马虎虎,全是小口小口抿,主要是烘托个气氛。

“玉成啊,这次中央搞了这么大动作,只怕地方上,也相继有许多变动吧?”严主任就笑了:“老师看得明白。地方上,已经动了。不瞒你们两位说,我这次叫了晋才一道来,一是给老师报个喜,二是有个事情和你们两位商量。”

“什么事?你说吧。”严主任眼瞅老爸,沉吟不语。

老爸一惊:“怎么,这事与我有关?”

“对。”于是老爸就很专注地望着他,周先生也满脸关注神色,我更是竖起了耳朵,心里一阵纳罕。这个“四人帮”倒台,固然是大大好事,却不知怎的与老爸扯上了干系。怎么看都不搭界啊!

“晋才,换个工作吧,到红旗公社来怎么样?”老爸就笑:“怎么,公社要成立电影宣传队?”严主任蹙眉道:“难道你就想一辈子放电影?”见严主任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老爸脸色也慎重起来。

“那你说说,这工作怎么个换法?”

“到公社来和我搭班子,做革委会副主任,主管宣传和文教工作,行政级别暂定副科级,如何?”革命委员会是大革命期间全国各级政权的组织形式,简称革委会。一九六八年上海一月风暴之后,由群众夺取上海市委和上海各级政府的权力,成立了一个类似“巴黎公社”的大政权机构,张春桥命名为上海公社。全国各地纷纷仿效夺权,政权名称不一。伟大领袖认为上海公社不好听,发了最高指示,说“还是叫革命委员会的好”于是全国各级政权,自省以下直至学校、工厂,政权机构全部改称“革命委员会”革委会实行一元化,即党政不分家,党委与政府合为一体。革委会主任是名副其实的一把手。当然,有些地方在一九七二年前后又再次恢复了县级和区乡级党委会,但在N省,地方党委会恢复行使职权的工作比较滞后,宝州地区和向阳县直到七十年代末才恢复党委会,各级革命委员会转变为纯粹的政府机构,到八十年地初期改称人民政府。

我情不自禁地转过身来。

老爸更是慎重,问道:“合适吗?我现在是普通干部,而且是技术干部,没抓过行政方面的工作。”严主任笑道:“技术干部不是更好吗?能文能武。行不行,你给句话吧。”

“我的级别也不够啊。”

“嗨,这个你就别操心了。我了解过,你是一九五八年的兵,到现在有十八年工作经验了吧,上个副科级有什么大不了的?县里组织部那里,我已经打过招呼了,绝对没问题。现在就看你本人的意见了。”那个时候,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和行政单位的性质界限不明显,只有国家干部和集体干部地区别。老爸正经是国家干部,只要县里组织部同意,工作调动毫无问题。

老爸沉吟不语。

“晋才,这是好事啊。”周先生劝道。

“怎么,难道你放不下城里人的生活?”严主任就有些不耐烦。平日瞧样子,他并不是那种急毛急火的性格。大约这里没有外人,因此也就不必装模作样。

老爸笑起来:“什么城里人的生活,向阳县城那也叫作城里?我是担心小孩的教育问题。原本打算明年就把孩子们都转到县城去读书。毕竟县城学校的师资力量要雄厚一些。”严主任板下脸,有点不高兴。

“你这个同志,就是这么个思想觉悟?光顾小家不顾大家!实话跟你说,我要你来搭班子,看重的不是咱们的交情,看重的是你的才华。咱们国家搞了这么多年运动,折腾来折腾去,将老百姓都折腾得穷到家了。你瞧瞧周老师……哼,再不抓生产促发展,国民经济就要崩溃了……社会主义不是叫老百姓受穷的!”我望着一身正气的严主任,满是敬仰之情。什么叫真正的GC党员?这就叫真正的GC党员。

难怪几年后他能当县委书记,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爸,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突然轻轻冒出一句。

三个大人都笑起来。

“你啊你啊,觉悟还没有你儿子高呢!”老爸笑道:“我也是担心做不好这个工作。毕竟以前没搞过行政。”周先生连忙打气:“只要行得正站得稳,心里装着人民群众,多开动脑筋,什么工作都能做好。至于子女教育问题,你放心。只要我还呆在麻塘湾,依照小俊的接受能力,我保证半年时间让他达到小学毕业的水平!”严主任大笑:“瞧瞧,瞧瞧,这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周老师正经是教授,给你儿子一个人开小灶,还怕教不出一个大学生来?”这个时候,说起来,最紧张的居然是我。

因为我发现,历史的轨迹已经开始出现偏差。至少在向阳县,在红旗公社这个小小的局部出现了偏差。在前世,老爸一辈子都没做过行政干部,到老也就是个技师。

如果老爸答应,这个偏差就会成为事实。也就意味着,在我重生的世界里,他的人生道路将发生巨大的变化,不但是老爸一个人,包括我们一家子的人生道路,都将出现意料之外的变化。

“好,我答应了!”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0章 爱因斯坦也是穿越者 下一章:第12章 十五岁考大学

热门: 重生之神级学霸 山野情债 绝命毒尸 殁世录I净眼 大唐悬疑录3:长恨歌密码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星纪元恋爱学院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 乡村修真强少 星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