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周希文、俞然番外篇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第6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奚未扬和封帆两对儿都退了场, 周希文被尼总按头带着他儿子在会场里面交流。

周希文不说话,捏着一只酒杯站在香槟塔前面。

旁边的小哥哥一看周围的人都走了, 凑到他身边, 用气声道,“晚上你先去,我这边还有点善后的事情。”

周希文像是被烧着了, 急忙退了两步,看着面前没事人一样的家伙,事到如今,他竟然还妄图晚上跟他睡觉?

“你竟然现在还想着那回事?你觉得我们现在还能愉快的睡觉吗?”

小哥哥一脸无辜,“为什么不能, 房都定了。”

“可以退!”周希文气愤的说,都什么时候了, 还跟我谈房间的问题。

小哥哥眨眨眼, “霸道总裁和小秘书是现在开始吗?好的总裁,我给您重新预定,水床房好不好?躺上去特别舒服那种……”

周希文:“……”

“够了!没有什么霸道总裁和小秘书,再也没有了!”有的只是豪门贵公子和傻帽律师。

小哥哥咬了咬嘴唇, 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你生气了?”

“你欺骗我, 你觉得不该生气吗?尼公子?”周希文捏着酒杯咬牙, 看着对面那个唇红齿白的软糯小哥哥,真想过去狠狠的扒掉他的西装,把他顶在墙上狠狠的亲吻他, 惩罚他……以前他可以,现在肯定不行了,想想周希文就觉得十分遗憾。

小哥哥无辜,“我哪有欺骗你,我第一天就给你看我的身份证了。”

周希文一愣,该死,还真是。

“别给我故意装傻,天底下姓尼的那么多,你就给我看一个卡通身份证,我怎么知道你是尼家的公子,起名跟玩儿似得,你这还不是故意欺骗?我真当你是酒保了。”还是兼职那种生意的酒保。

小哥哥看着他,“顶多算是知情不报吧,我想告诉你来着,可以第一天你当警察的时候也没拷问我这个啊。”

周希文气结。

“这些还要我拷问吗?你要主动交代!”

小哥哥委屈,“那我第一次被拷问,没有经验嘛,下次我就知道了,一定主动交代。”

周希文看着他,又是那副样子,低眉顺眼的露出好看的脖子,怎么看怎么乖巧,看着就想欺负他。

周希文咬了咬牙,以前他周大律师高高在上,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现在呢,想想这人的身份,以后肯定就不能随便欺负了,好气。

“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给我道歉。”

“对不起。”小哥哥软软的说。

看在你认错态度还算不错的份上,就先原谅你。

“那等会儿我们一起过去吧,我坐你的车。”Nemo眼睛亮晶晶。

“去哪?”周希文看着他。

“去酒店啊,房间都订好了嘛,我今天还专门穿了cos小秘书的衣服,你看我这一身西装可以吗?”Nemo红着脸的扯了一下自己的小领结。

周希文看着他,

哼,这个小丑鱼,还是觊觎我的身体,道歉道的那么快,就是为了睡我。

“你以为这事儿就完了?”

小哥哥:“刚刚不是都道过歉了吗?”

“还有别的事!你这个不老实的小丑鱼,刚刚在你爸面前你想说什么?是不是想告状,要不是我及时制止,你知道你给我捅多大的篓子?”周希文看着他。

小哥哥阴谋被拆穿,红了脸,“我看我爸那么喜欢你,想正好把你介绍给他呀,他要是知道你是我男朋友,一定开心死了。”

周希文看着他,匪夷所思道,

“我是你男朋友吗?”

小哥哥眨眨眼装无辜,“是呀,我们肯定是啊,亲都亲了,觉都睡了,是男朋友没错啊,我爸爸那么喜欢你,我们以后肯定是要结婚的啊。”

周希文:“……”

周希文看着他,“什么时候谈到结婚了,我连白都还没表过呢。”

小哥哥害羞的红了脸,“你没表过,但是我表过的啊,你不是因为我表白才约我的吗?”

周希文:不是啊,我是垂涎你的美色才约你的。

“什么时候你表白了,趁我睡觉的时候吗?”周希文皱眉,这个小丑鱼越来越会说谎了。

小哥哥看着他,“你忘了吗?你第一次来酒吧,我送了你一杯酒,名字叫一见钟情,你喝了,还说很好喝。第二次你来酒吧,我给你调了一杯“再见倾心”,你也喝了,说喜欢。第三次你来酒吧,我给你调的是一杯“野蔷薇”,你一下子就明白了,你说你曾在德国留学,很喜欢的一首诗就是歌德的《野蔷薇》,还念了其中后几句,我现在还记得。第四次你来,我给你调的是“ich liebe dich”,就是德语的我喜欢你,那是我第一次跟你表白,你肯定听得懂啊,走的时候你还跟我说了一句,“谢谢你的ich liebe dich,我很喜欢。”我回去高兴了一晚上。之后我每天都盼着你来,每次都专门给你调一杯属于我们的酒:两情相悦,心有灵犀,情投意合,干柴烈火,直到那一天,我们的爱情开了花,你约我了。”

周希文:“……”

周希文愣在那里:我们……我们竟然这么浪漫的吗?我一下子有了甜甜的爱情?最可气的事我竟然都不知道?

小哥哥看着他,拿起旁边的酒杯,“这杯红酒就是我特别为你选的,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特曼库拉谷的野蔷薇酒庄,以加州的优质陈年霞多丽葡萄酿制,采用的是旧世界的传统手工酿酒方法,选用橡木桶,小批量酿造,酿成的酒在装瓶前都不会经过过滤,保留了酒的丰富口味,是贵腐酒中难得的能闻到蔷薇花香的酒。他的颜色是紫红色,有甜甜的花香,喝起来全身立刻被蔷薇花香环绕。”

周希文傻了,在小哥哥的指引下,呆呆的拿起酒杯,品尝了一口,蔷薇的味道四散弥漫,天香馥郁。

旁边的Nemo静静的念起了那几句诗:

“少年看到一朵蔷薇,急急忙忙走向前,看得非常欢喜。少年说:我要采你,荒野的小蔷薇! 蔷薇说:我要刺你,让你永不会忘记。”

周蔷薇整个人冒着粉红色的蔷薇泡泡:啊啊啊啊啊!!我竟然真的拥有甜甜的爱情了!!

俞然的跑车被女装李叔叔一路狂追,超快的车速硬是把他别在了某个酒店门口,李叔叔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揪下车,质问问他究竟是受谁指使要给他身上泼脏水,可是天知道,就算买卖不成仁义在,恋人当不成你也不用这样吧。

可是李叔叔一点情面都不留,对着他的脸大喊,“我从来就他妈的没喜欢过你,你给我清醒一点!”

然后就把弱小可怜的他拽到了他老板奚未扬面前表忠心,那狗比样子一脸谄媚,形象在他心目中彻底崩塌,碎成渣渣。

然后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大吵,还说一切都是他俞然自作多情,然后就跳上车去追老婆了,把他一个人丢在那。

俞然一个人站在马路牙子上,看着两辆车的车尾灯,心里十分委屈:

暗恋难道不是爱情吗?世上爱情千千万万那么多种,凭什么我暗恋要被你们嘲笑歧视!我投入的感情一点儿都不比你们少,我连给我的爱情一个最后的交代不行吗?李叔叔真是个人渣,我就多余对他那么好,爱错人了!

俞然吹着了冷风气呼呼道,“我……我……我也没喜欢过你,哼,你这个变态老帮菜!我有新的喜欢的小哥哥了。”

俞然气呼呼的从马路牙子走回酒店门前,正准备开车回家,然后,忽然,就看到酒店灯火亮堂的大门口,自己暗恋的小哥哥Nemo正跟着希文哥两个一起进了酒店的大门,小哥哥还拉着希文哥的手!!!

俞然抬起手腕,已经十点多了,他抬起头看了看酒店名称,“野蔷薇情趣酒店”。

俞然:“……”

大半夜的到情趣酒店偷情?

表面看着干干净净的,没想到也是个玩咖!狗日的,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渣?真是玷污了我纯洁的感情。

一晚上遭遇了两次失恋的俞然跳上车,越想越觉得委屈,越想越觉得气愤!掏出手机给好兄弟封泉打了电话。

“我心情不好,晚上出来跟我喝酒!”

对面传来封泉不耐烦的声音,“你他妈的知道我现在手头上有多少工作?老子觉都快没的睡了还他妈的出去喝酒?不去!”

自从封泉不在娱乐圈混了之后,工作是越来越忙,酒都不出来喝了。

“我失恋了!心情很不好……”俞然低落的说。

对面的封泉嘟囔的骂了一句,“一个两个的,你们他妈的真是富贵病,还有恋可失有什么可心情不好的,一天二十四小时工作保准你没这个烦恼。”

“你他妈的还是不是我兄弟!!!”俞然对着手机怒吼。

对面的封泉也吼道,“要么就来老子办公室,要么就给老子滚一边去,老子没空出去陪你喝酒!”

封泉挂了电话,办公室里沙发上传来一个躺尸的叨逼叨,

“你说说我究竟哪里不如那个程煜?扮女装!吸血鬼!帆哥为什么会看上那种人,导致我他妈的现在在乐队里看见小提琴就烦,你说你天天跟在你哥屁股后面,你早知道帆哥喜欢男人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明明是可以近水得月的啊……”

封泉烦躁的捏了捏眉心,看了一眼沙发上的肖光,又看了看手上马上需要完成的工作,“你他妈的喜欢就去追啊,你在我这叨逼叨有个屁用。”

肖光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你以为我没去吗?这些天我给帆哥打了多少个电话,发了多少个信息,我感觉他已经开始烦我了,回的字也越来越少。”肖光越说越沮丧,正说着,旁边办公室的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

俞然迈着步子黑着脸走进来,不管不顾的往沙发上咸鱼一趟,姿势跟刚刚肖光的一模一样。

“我失恋了,我为什么总是遇上人渣,妈的!”

肖光被人占了位置,十分不开心,“你能不能起来,你占了我的沙发。”

俞然更委屈了,理直气壮道,“你没看见我失恋了?连个沙发你都要跟我抢吗?”

肖光:“失恋了不起啊,以为谁没失过恋!”

俞然咬牙,“那你试过连着失恋两次吗?我今天晚上被两个人渣给玩弄了,谁惨?”

肖光:“……”

惨还是你惨,

“来,说出你的故事,让我也开心一下。”

俞然瞪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跟你说,我要跟封泉说。”

肖光:“说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是我先来的,我先说。”

跟着进来的陈助理站在门口,看了看办公室的人,又面无表情的看向总裁位置上的封泉,“小封总,三份文件我二十分钟后过来拿,半小时后已经安排了电话会议,你需要在十分钟内把今天会议的要点准备一下。”

封泉咬了咬牙,你们一个两个三个怎么不把我的命也要了去。

封泉摇了摇手,陈助理退出去,沙发边的两个失恋人口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跟封泉诉苦。

你们苦个屁,你们有我苦?我没时间谈恋爱,起早贪黑的工作,还要听你们在这里到垃圾。

哪三份文件来着?先签了先签了,什么文件,封氏集团的文件不能瞎签啊。

“李琛就是个狗比,就根本不值得我喜欢,他早就跟奚未扬那个狗比在一起很久很久了,一直瞒着我!Nemo也是个骗子,长得那么清纯的一个小哥哥,其实是个随便跟人去情趣酒店过夜的放荡家伙。封泉,你说,这两个是不是都是人渣?”

封泉挠挠鼻子,头也没抬,嗯了一声。

市场部的文件?为什么感觉第三季度销售业绩不太好的样子,明天得找市场部总监来聊聊。

“我哪一点都比那个程煜要强,论样貌,我比他帅,论才华,我国际钢琴一等奖,论事业,他的事业全都是帆哥给他操办的,我都是一手打拼的,再论家世,封泉,怎么说咱们两家也是世交吧,不必那个野孩子强的多?为什么!为什么帆哥会选他?”

封泉嗯了一声,刷刷在文件末尾签上自己的大名,又头也不抬的打开技术部的文件,怎么一个技术攻了三年,有没有问题,养你们这些博士是吃素的吗?明天吧,明天应该能挤出个把小时去跟技术部的负责人聊聊。

封泉就在两个人叨逼叨的杂乱环境中,签好了三份文件,增添了明天的两场会议,检查了马上要开的电话会议上需要他发言的要点。

半小时一到,陈助理准时推开门,“小封总,会议马上要开始了。”

封泉站起身来,在沙发上躺尸的不停叨逼叨的两个失恋人口,看着封帆异口同声,“喂!封泉,你还是不是兄弟?”

封泉拿着几份资料从总裁办公桌后绕出来,把资料拍到陈助理手上,然后转身挽起袖子,向会客沙发边上走去,“你们俩,给我站起来。”

两个人看着他,“喂,你不会要打人吧,我们现在可都失着恋伤着心呢。”

封泉微微一笑,“我干嘛要打你们,我是给你们解决失恋的问题,毕竟失恋都不好受嘛。”

肖光和俞然呆呆的站起来,“怎么解决?”

封泉站在他们两人中间,两只手一边一个搂在他们肩膀上,推着他们走到窗户边上,“你们看外面。”

两人目光从封氏集团总裁办的落地窗上看着京市的夜景,

就在两个人不备的时刻,封泉这时候两只手齐齐向上,一边一个扣住他们的后脑勺,然后自己猛地一撤身,双手向内用力一推,两颗脑袋就向中间靠拢,

然后,四片嘴唇严丝合缝的贴在了一起,牢不可破。

肖光:“………………”

俞然:“………………”

按头亲!

封泉拍怕手,功成身退,满意的转身,“走出失恋阴影的最佳方法就是开启一段新的恋情,祝你们幸福,不用谢我。”

陈助理站在门口忍笑,冲着封泉举起一个大拇指。

封泉面无表情的走出办公室,“会议要用的资料都准备好了吗?”

陈助理:“都准备好了,封总。”

封泉转头看他,今天陈助理叫他竟然没带小字。

陈助理微笑,“封总,你值得。”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第63章
热门: 恶月之子 国家一级保护咸鱼/废物 斗罗大陆外传唐门英雄传(终极斗罗前传)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七宗罪14:小镇狂魔 修真界败类 逆成长巨星 人道至尊 宠魅 Z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