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成会所每年都会举办一次红酒品鉴会, 但是这还是第一次在开场的时候就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发生了车祸,曲子唱了一半破音收场, 急智的知名主持人急忙上去救场, 奈何车祸已经发生。

旁边的成会所总经理一头汗,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脸色铁青的程董,赔笑道, “程董,第一瓶酒还得让您来开……”

“我的心脏病药呢?”程董皱着眉头黑着脸开口。

“心……心脏病药?程董您怎么了?不舒服?”旁边的成会所总经理吓得脸的都白了,急忙扶着程董。

程董愤愤的甩开他的手说,“备着!否则迟早有一天被这些兔崽子给气死!”

默默背锅被骂的李总尴尬的解释,“程董今天的事确实是我办事不利, 不过您的身体要紧,要是感觉不舒服我扶您先去休息一下吧。”

程董瞪了他一眼, “我休息谁来开酒会的第一瓶酒?”他就是个操劳命, 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指不上别人。

李总急忙道,“李琛刚刚电话说马上到了,我去找他, 让他来开。”公司谁都知道,李琛是程董最看重的下属, 是程董跟前的红人。

“你敢?”程董不敢置信的瞪了一眼他, 你可真会找人,

要让那个变态上台,那才是要他的命!

李总吓了一跳, 程董迁怒般的瞪了一眼这个旁边办事不利的下属,黑着脸走上舞台。

红酒之夜兼有舞会和各种美酒,几种限量版的珍品会在酒会上依次开出,每次酒会的第一瓶酒都由程董亲力亲为,为了答谢程氏的各种合作伙伴,程董在舞台上强颜欢笑的做了一番谢词,目光都不忍往那个方向看,就怕现场不明真相的群众被他的目光引导过去,再被那人妖给吓到!刚刚唱歌那个小伙子不就被吓着了吗?还吓得不轻,歌都没唱完就下去了。

随着程董手里的红酒瓶塞“嘣”的一声打开,程氏的红酒晚宴正式开始。

程董开了酒便从舞台上下来了。

程董自从上两次窥视了下属李琛的短信之后,就觉得这孩子心理不正常,但是他当时也没重视,想着毕竟也是人家孩子的个人隐私,他这个当上司的也不好插手太多。

本以为只是关起门来的小癖好,没想到一朝放过,现在就做大到了这般田地,竟然明目张胆穿着女装在公众场合乱晃,还是程氏的酒会!如此嚣张!

程董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他现在严重怀疑日常李琛在他的AG国际也是女装示人。

怪他大意了,平时只关注了他在商业上的成绩,却疏忽了这年轻人的心理健康状态,只因疏于关心,没想到已经变态到了这般地步,好好的一个有为青年,看着简直让程董心痛。

程董走下台,旁边的李总就递上了速效救心丸,紧张的询问程董的身体状态,程董气恼的接过那个小瓶子,他现在缺的不是心脏病药,是心理医生。

“去,现在!马上!立刻!把心理医生给我叫过来,叫到酒会上来,我要见他。”

心理医生?应该是心脏病医生吧。

旁边的李总早吓得一脑门子都是汗了,这时候擦着头上的汗看着程董黑成碳的脸色,也不敢多话,急忙出去跟自己的秘书吩咐,“去把京市最好的心脏病专家给我请过来,立刻!马上!要快!”

秘书一听这话也吓得不行,成会所的开场表演把程董心脏病给气出来了,会场的工作人员罪过大了,吓得一溜烟跑出去了。

晚宴设在成会所一楼的大厅内,成会所虽然也是程氏集团旗下的产业,却并不像亿豪酒店那样金碧辉煌,恨不得马桶圈都镶上钻石,成会所走的附庸风雅路线,人一旦有了钱,在附庸风雅方面也会别具一格,成会所原址本身就是京市以前的一处富家宅子,本身就有上百年的历史,再加上今天又是程氏一年一度的大事,各处布置都甚有讲究,无论是墙上的字画,廊上的花瓶,还是桌上的兰花,随便哪一样都有说不完的故事。

周希文今天这热闹凑的挺值,看了两个好友们女装大佬的笑话,还能品尝会所提供的美酒。

就不说等会即将开出的几轮超品级的红酒,就说现在随便从服务员托盘上拿下的一杯白葡萄酒,就不一般。

葡萄酒色泽晶莹透亮,闪烁着光芒,一看就是陈年的好酒,周希文轻轻晃了晃酒杯,葡萄酒色泽晶莹透亮,在酒杯里嗅了一下,一股浓郁的幽香,然后喝了一口,让酒在口腔了停留片刻,在舌头上打了两个滚,深呼吸一下,整个感官来体验红酒,最后才一口咽下,瞬间,一股清冽的幽香萦绕周身,那味道,竟然跟上次尼莫给他喝的那瓶有七八分像。

“果然是程氏的品酒会,这种等级的葡萄酒竟然随便喝,看来今晚要开出来的几瓶都非凡品啊。”周希文跟旁边给自己邀请卡的一位老总说。

站在旁边的另一位老总笑道,“哦?周律师也懂酒?竟然能品的出来这酒?”

周希文急忙谦逊,“不敢不敢,也只是略懂皮毛,普通的Pinot Gris葡萄酒以果香为主,花香比较脆弱,容易被盖住,但是这一杯葡萄酒的茉莉花香味,简直算得上是天赋异禀了。”

自从周希文跟他家清纯酒保小哥哥建立了长期的炮友关系后,他对酒的研究日渐精进,每次除了打炮之外,每次小哥哥都会给他准备上等的美酒,因此他品酒的水平也是突飞猛进。

那位老总哈哈一笑,“周律师果然是爱酒之人,你猜的虽不中,但亦不远矣,今天供应的这批白葡萄酒,是用法国最好年份的Muscadet酿造而成的,因此有一种浓郁的茉莉花香味。”

旁边的老板忙给周希文引荐,“这位是尼森尼总,这次酒会的酒水供应商。”

周希文急忙握手,“班门弄斧了,原来是尼总,怪不得我们能有口福喝这么好的酒。”

尼总哈哈一笑,“好酒要给懂酒之人品才好,其实这酒是我儿子选的,也只有周律师你这样的青年才俊才能品的出这酒的妙处,等会给你们介绍认识一下。”

周希文刚点头,台上的主持人提醒大家在旁边的长桌上就坐,

第一轮的美酒是由8900年法国最富盛名Chateau Latour酒庄出产的红酒Chateau Latour Pauillac,因为8900年当地的天气土壤为葡萄种植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因此当年产的葡萄酒味道最为卓越,从众多美酒中脱颖而出,成为程氏集团红酒之夜的开场美酒。

Chateau Latour Pauillac数量稀少,价格昂贵,一支的价格基本上可以在中小型城市买一套房子,而这次,第一轮就放出了十支,限量供应。

为了保证参会的每个尊贵的嘉宾都能品尝到这种酒,大家各自在桌前坐了,由专业的服务人员给大家上红酒。

尼总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周律师我们来品品这瓶,这十瓶酒可是不一般的。”周希文点头称是,顺势跟着尼总入坐一桌。

周希文坐下就看到了封帆带着他家小狼狗从边上出来了,急忙抬手示意了一下,封帆看了看周围,周希文入坐的是一个偏桌,在并不起眼的位置,封帆转头又看了看他家“害羞小媳妇”的状态,

“人家程董第一次给我发邀请函,我提前退场太没礼貌了,再说我今天来主要是谈合作的,为了等跟程董的一个见面机会,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封帆对他家小狼狗也是无语,刚刚非要嚷着穿女装的是他,来了又怕见人非要拉着封帆退场的也是他。

“那有什么关系,我们再约嘛,他平时很闲的,大不了我帮你约。”小狼狗可怜兮兮的抓着封帆的袖子,白嫩嫩的小脸上可怜见儿的。

封帆不忍心,“行了,那咱们总得喝完第一轮酒吧。”说完带着他家小狼狗走了过去,程煜跟做贼似得,看了看,角落里,应该不会被他爹发现。

封帆现在是京市商界的热门人物,生父养父两个壕爹,自己又是毫无疑问的青年才俊,旁边的尼总顿时看向周希文,“周律师跟封总也认识?”

旁边给周希文请柬的老板急忙热情的介绍,“尼总有所不知,封总可是周律师的好友,周律师的人脉在京市可不一般,包括今天酒会的另一个承办公司WY的总裁奚总,也是周律师的好友,周律师人脉顶呱呱,业务水平那更是厉害,前阶段我那个商务诉讼案子,多少个律师搞不定,周律师一出马,在庭审现场大杀四方,把那个侵权公司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看的我那天是热血沸腾啊。”

旁边的尼总连连点头,对周希文也是刮目相看,“那今天我可要让我儿子敬周律师几杯酒了,以后这小子在京市混,还是要多跟你们这些青年才俊往来才是。”

周希文谦虚摇手,“尼总您客气了,尼公子能把这么大一个酒会安排的如此精彩,一看就是虎父无犬子。”

商业互吹两句,尼总眼睛一扫,“那边是奚总吗?”

周希文惊喜的点头,看热闹不嫌事大,急忙朝远处的奚未扬招手,刚刚WY的开场表演车祸现场,他这个当老板的脸上也没光,况且自己带着个人高马大的人妖,也不好意思在会场招摇过市,天知道他自从进了这个会场就一直在溜边走,真不知道让这个混蛋穿女装到底是在惩罚谁?

两对儿一八八cp朝着这边走过来,刚刚站的远并不觉得,现在齐齐走近,尼总看看左面又看看右面,“现在这女孩子们是长的真高啊。”

周希文低头忍笑,轻咳了一声,“可能从小营养比较好。”

各怀鬼胎的四人分别从大厅的两个方向缓缓走来,低头拉开座位,落座,四目相对,

四人:“……”

奚未扬刚刚只顾着躲人了,根本没发现封帆也带着一个188男伴,这时候一落座,这才发现封帆旁边的赫然是自家的艺人,封帆的小狼狗程煜,穿着一套女装。再看封帆时,顿时从心底油然而生一种感慨,一下子把封帆提到了自己心目中好友No.1,好兄弟就是有仗一起打,有血一起流,有丑也要一起出,周希文那个狗比,算什么好兄弟?

旁边的李琛看着对面的人也有点意外,再看那轮廓,忽然就恍然大悟了,少爷啊少爷,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偏好。这下好了,他放心了,想想刚刚程董远远看到他的那一眼看怪物的眼神,李琛刚刚还有点担心,觉得势必要在程董那里失分了,现在彻底一身轻松,有人能帮他抗住这个大锅,忍不住唇角淡淡勾起。

程煜刚刚也只顾着躲人了,这时候坐下了透过墨镜才看见对面刚刚周希文嘲笑的奚未扬的大喉结女伴,那样子,赫然就是那个狗比李琛!他那个长相还敢穿女装?看起来简直就是个人妖,跟自己没法比,太丑了,太丑了,丑的他只想大笑三声。

封帆刚刚得知奚未扬的女伴是他的大jj小仙女,这时候仔细一分辨,这小仙女竟然是李琛?那个一直觊觎自己小狼狗的情敌?他是不是搞错什么了?难不成这李琛一直觊觎的事WY的老板奚未扬?奚未扬这个狗日的,瞒的那么紧。

四个人就这么你看我我看你的相互打量了好几分钟,坐在中间的周希文忍笑忍得浑身发抖,直掐自己的大腿。

旁边的尼总出声打破了这沉寂,“周律师给大家介绍认识一下吧。”

周希文忍笑回神,依次介绍过去,“这位是WY的总裁奚总还有他的女伴……”周希文介绍到女伴,笑着看着奚未扬,奚未扬咬了咬牙,微笑跟尼总解释道,“抱歉,我的女伴姓李,是个聋哑人,不会说话。”

人家都是残障人士了,大家虽然觉得怪,但是也都礼貌的没说什么,周希文继续介绍,“对,李小姐虽然是聋哑人,但是WY是不拘一格降人才,目前已经把她签下了,是WY的走秀model,应该是会参加下一季的高端秀场活动吧……”周律师张口就来,滔滔不绝的给李小姐把事业线都安排好了,还给WY塑造了一个和谐友好的商务形象,奚未扬并未领情瞪了他一眼。

趁周希文介绍的功夫,小狼狗凑到封帆耳边,“看吧,我就说李琛是个油腻中年老男人,没错吧,现在都变态了!竟然穿女装,穿女装也没我好看。”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你们两个也就是一样变态吧。

封帆看了一眼他胸前的两个球,淡淡道,“你的苹果有点下垂了。”

小狼狗低头一看,刚刚一直蹭着哥哥走,蹭的一边有点歪了,急忙悄悄调整一下,“这是橙子,我试过了,苹果根本没这么圆。”

封帆:“……”

周希文被瞪了,见好就收,调戏完了那边,又转到另一边,“这位是Super公司的总裁封帆,大家都认识了,旁边是他的女伴程小姐,程小姐,你要不要自己给各位大佬自我介绍一下?”周希文笑的贼兮兮的。

小狼狗刚调整好身上的橙子,就被周希文那个狗贼点名了。

封帆在旁边淡淡一笑,“我的女伴有社交恐惧症和自闭症,不喜欢跟陌生人说话,就别勉强她了。”

封帆现在在商圈的地位与日剧增,刚开场的时候程董又亲自接待,这时候说句话也是掷地有声的,大家纷纷给了面子。

小狼狗敬佩的看了看哥哥,嘤嘤嘤,我家哥哥真的超好超温柔的,比这些个狗贼们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他还没崇拜完自己的好哥哥,旁边的尼总伸出一只手朝着不远处挥手,大声喊道,“老俞,老程,来这桌吧,别总是几个老家伙聊,来跟年轻人们聊聊,这群年轻人都很有意思。”

程煜:有意思个屁!叫他做什么?

这时候只觉得脊背发麻,都不敢回头,这时候站起来一定跟老爹碰个正脸,那更惨了,这时候急忙又鹌鹑一样的往旁边缩了缩,只盼着老爹不要注意到他。

俞总今天因为儿子唱歌火葬场,在众人面前吹嘘儿子翻了车丢了脸,很不开心,本想教训这小子一下,但是看到自家儿子下了台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眼睛里甚至还含着泪,骂也没忍心骂,反倒开口安慰了几句。

这时候听到尼总在那边喊自己的名字,就拽着俞然,“走吧,正好你帆哥也在,还有你们老板也在,跟他们好好学学,这人都有第一次,失败了不要紧的。”

俞然沉浸在失恋的伤痛中,这时候行尸走肉般的被老爸拉到了桌边,一抬头,就看到他亲爱的李叔叔也赫然坐在他对面,还给了他一个友善的目光。

俞然皱眉愤怒,看我也没用!

我真的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你,实在是……太难过了,太让我失望了你。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俞然接到他的目光,然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白眼翻了个一百八十度,黑眼球再次聚焦,看到了另一张脸。

卧槽!!

我瞎了我瞎了,我一定是瞎了。

李琛被莫名其妙的瞪了一眼琢磨:这孩子心理素质不行啊。

……

程董刚刚下场便吩咐了人去找心理医生,不一会儿,下属就拽着一个中年男人过来了,“程董,王医生是京市心脑血管的专家,他的团队已经等在休息室了,您要是不舒服要不然咱们先让医生检查一下。”

程董:“……”

程董黑着脸,“我看你需要检查一下脑子!我说的是心理医生!!心理医生!会看人心理变态那种的心理医生,听不懂吗,去找!”

成会所的经理被喊得一脸懵,他想不通程董这时候非要找个心理医生来干什么?没办法,程董说了,只好接了任务又出去了。

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李琛那个人高马大的家伙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程董一路跟人碰杯,一边搜寻着下属的下落,可千万别被别人发现了。

然后就听到了尼总叫他的声音。

尼总是他的老伙伴,程董一转头,目光轻轻一扫,就看见了李琛和封帆,好啊你个臭小子,你穿着女装还给我舞到封帆那里去了。

怪不得封帆生意都不跟他谈要直接跟自己谈,他之前还误会人家封帆野心大,现在看来,说不定就是被李琛这小子的怪癖给吓的。

程董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跟尼总寒暄了两句落了座,视线在李琛脸上狠狠的剜了一眼,

你这个臭小子,哪里不好坐你非要跟封帆做一桌,搅黄了我的生意你给我等着!

被来人连瞪两眼的李琛:你们这都是什么毛病,来了都要瞪我一眼?明明这桌上不止我一个女装大佬啊。

程董的眼球跟俞然一样,滑过了同样的角度,然后在同样的方向上聚焦,跟俞然看到了同样的一张脸。

程董:“……”

程董脑袋一片空白,背后麻麻的,抓着手杯的手有些颤抖,旁边的尼总注意到了程董的状态,忙接过程董的酒杯,“老程,你怎么了?”

一桌人的目光关切的落在程董的脸上,

程董看着他的老伙伴,“老尼,你掐我一下,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

一桌半知情人士的身体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

奚未扬:完蛋了,先是俞然这小子车祸开场,接着自家得力干将被自己逼的穿女装,程董这是要恨上我了,但是就是想笑是怎么回事。

李琛:棒呆,少爷啊,你今天出现的真是及时,否则以刚刚那白眼的力度,回去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

封帆:哈哈哈,程董也是第一次看你下属女装吧,被吓得不轻吧,李琛这个狗贼……哎?不对啊,李琛到底是不是我情敌?

程煜:李琛你这个狗比,你看你把我爹吓得,都怀疑人生了。

俞然:又看了一眼,太辣眼睛了!实在接受不了,我要跟李叔叔分手!现在跟他说吗?还是等会儿酒会结束?哎我手机呢,把程煜这小子的女装发给封泉看看,哈哈哈,这狗日的穿女装竟然比辣眼睛的李叔叔好看。

周希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场面越来越精彩了,今天戏真好看,好想笑啊,笑的肚子都有点痛了……打起来!打起来!打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尼总不知道程董是怎么了,安慰了两句,急忙朝着旁边的工作人员,“酒醒的差不多了吧,叫Nemo过来,给大家上酒,顺便我给他介绍几个青年才俊认识一下。”

周希文:哈哈哈哈……嗝……哈哈哈Nemo?怎么跟我家酒保小哥哥的名字一样?

然后,一个一身黑色西装身材修长,领口别了一个墨绿色小领结的肤白唇红的小哥哥迈着长腿走了过来。

周希文:“……”

不!我不该笑的!

程董你说的对,这一定是在做梦。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热门: 御天邪神 法网恢恢 成为百亿富豪后我被千亿少爷求婚了 男神今天掉马了吗 功法修改器 又是崩花瓶人设的一天 狂武战帝 踏天争仙 狂神 捡个天师回家镇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