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锁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中午, 博悦山庄封帆小别墅的二楼卧室床头柜上, 手机唱起了歌。

封帆迷迷糊糊的蹙了蹙眉, 眼睛都有点费力的张开, 脖子扭了扭, 看了一眼床头柜,又实在懒得动, 旁边那只精力充沛的小狼狗睡的很熟。

手机催命似的响着,那狗崽子动都不动,封帆很不高兴,有他这样伺候人的吗?

妈的, 这小崽子昨天精力不是很充沛吗?!?

封帆气的抬脚对他就是一记无影脚, 这一脚没把小狼狗踹醒, 他自己倒是疼的不行。

狗崽子被踹醒,张嘴打了个一个大大的哈欠,眯着眼看了封帆一眼,嘟嘴凑上来, 奶声奶气的笑嘻嘻, “宝贝, 早啊, 我好喜欢你。”

封帆脸颊稍红,抬手推开那张奶狗脸, 呵斥道, “滚, 接电话去!”

小狼狗才不那么听话, 硬是把他的狗头从封帆虚弱的手中挣脱出来,在封帆嘴上亲了一下,“宝宝你真的太性感了,我都被你榨干了。”

封帆瞪了他一眼,硬是推开他的狗头,小狼狗才伸手捞了旁边叫的没完没了的手机。

带着起床气,凶巴巴的,“喂!谁啊?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对面的覃韩结结巴巴,“是……是程煜……吗?现在……现在已经……已经十二点半了。帆……帆哥呢?“

程煜翻了个身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却并没把手机还给封帆,唠上嗑了,“小结巴啊,你们公司的事不能都指着你帆哥一个人吧,你也该成长起来了,能做主的时候自己先做主,以后不要因为鸡毛蒜皮的事这么早给帆哥打电话,帆哥晚上很累的,你知道吗?……”

覃韩顿时想起来字母圈大佬晚上的工作,“好……好的。”

封帆早上醒来迷迷瞪瞪的,还以为是小狼狗的手机在叫唤,这时候急忙伸手从小狼狗手里把手机夺过来,瞪了胡说八道的程煜一眼,接了电话。

封帆本来约好了覃韩今天一起去检查海关运输过来的生产装备,没想到他在码头等了大半天也没见帆哥的人影,才给封帆打了电话,封帆皱眉跟他吩咐了联络人,让他自己检查签收,清关之后直接运到工厂,封帆等会去跟他会和,才挂了电话。

小狼狗侧躺在旁边撑着头看着封帆,见封帆挂断了电话,伸出一条大长腿,妖娆的向上一伸,露出十分性感的部位,“哥哥,我发现我又活过来了,今天早上的还算业绩不?”

封帆瞄了一眼他,反手甩过去他的睡衣,给他盖上,恨恨道,“不算!”

这小兔崽子精力未免也太旺盛了。

说完站起身来,双腿一软差点丢人的跪了,小狼狗跳下床,双手一撑把他打横抱起来,十分体贴的,“宝贝我抱你去洗澡。”

封帆眯起修长的眼睛危险的看了一眼他,小狼狗并未察觉到危险来临,

然后,伴随着“不准叫我宝贝。”的怒吼,卫生间里响起阵阵哀嚎,小狼狗被扔了出来。

小狼狗叉腰站在当地,看着关上的门,“用过就扔,这什么人啊!”

“滚!”里面传来一声吼。

小狼狗嘟囔,“真是晚上天使白天恶魔,这切换速度也太快了吧。”

难道是因为昨天自己还不够卖力?

嗯,一定是这样,下次应该更努力一点!

但是每天交枪他也是在没那么多子弹啊,看来得吃点什么东西补补。

小狼狗一边反思着自己工作上的缺点,一边下去去捣腾中饭了,宝贝那么辛苦,自己那手艺就算了吧,打电话叫自家酒店的豪华私厨送了几道菜过来,还特意叮嘱,“要补一点的,懂吗?”怕对方厨子听不懂,挂电话前又忍不住把话挑明叮嘱一遍,“补身体的,对男人腰好那种,你知道吗?”

……

正所谓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奚未扬昨晚被气的一晚上都没睡好觉,今早上才迷迷糊糊的睡醒,到了中午才昏昏沉沉的醒来。

迷迷糊糊中,习惯性的伸手拿了旁边的手机,习惯性的点开微信,这些天养成的习惯,每天早上都要跟小仙女互道早安,所以今天条件反射般的也点开了,

小仙女:【宝贝,你还在生气气吗?】

小仙女:【甜甜还在睡觉吗?】

小仙女:【小甜甜你醒了吗?早安鸭~~~】

小仙女:【小甜甜早上也要乖乖吃饭哦~~】

……

一溜来自小仙女的嗲嗲的微信留言,这下奚未扬彻底气醒了,奚未扬顿时火就起来了,咬了咬牙,王八蛋,你还敢来?

伸手点开语音发送,死死的摁住那个键,把话筒放在嘴边,深吸一口气,张嘴咆哮:“李琛这个人渣你他妈的要是再发这么恶心的话给老子,老子就锤死你!!!!”

奚未扬发完就气的把手机扔到被窝里,咬牙,这个死人渣!

语音刚发过去没几秒钟,电话铃声响了……

……

封帆洗完了澡换好衣服下来,楼下桌上就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丰盛早饭,封帆淡淡扫了一眼,竟然没用煎蛋糊弄他,还算这个小狗子有点良心。

既然小狼狗有良心,封帆这个金主爸爸自然也要践行他的承诺,伸手拿出手机来,一边喝着十全大补汤,一边拨通了奚未扬的电话,

电话刚通,封帆还没说话,对面就传来一声咆哮,“你这个死人渣!昨天没打死你算你走运!再敢给老子来电话,老子就找人打断你的狗腿!!!!!……”

封帆吓了一跳,急忙把手机放远了一点。

坐在封帆下手的程煜自然也听到了,眼睛一亮,

哟,怪不得李琛迟迟不回他消息,原来是昨晚被打了!

哈哈哈,这家伙还异想天开想掰弯直男,可把他能耐的!这下被直男打了吧,真是活该!程煜顿时脑补了一下昨天李琛妄图霸王硬上弓直男奚未扬但是被直男揍得抱头鼠窜的画面,想想就好笑。顿时幸灾乐祸起来,决定等会儿一定要打电话“慰问慰问”他。

封帆等到对面的人停止了谩骂才皱眉开口,“大白天的谁又惹你了?”

奚未扬一愣,反手把手机屏幕放到眼前,才发现骂错人了,是封帆来的电话,随即轻咳了一声,“没事,一个王八蛋而已,你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儿?”

封帆看奚未扬今天的心情似乎极度不好,本想讽刺一下他给小狼狗制定的这个黑红策略有问题,也没开口,于是单刀直入开始说正事,

“去年年初我记得跟你讨论过封泉夺冠以后的发展定位问题,那会儿给他安排了几个大牌代言,现在这些资源还没用上,应该还在你手上吧。”

奚未扬有点无精打采的调整了一下姿势,靠在床头上懒洋洋的,“对啊,怎么了?想套现啊,工程上又缺钱了?”

封帆喝了一勺汤,看了一下腕表,现在已经一点了,“那你安排一下,下午三点开始到晚上九点,每隔一个小时,整点给程煜宣一条国际大牌代言,一共七个,我要在今天晚上的热搜名单上看到他。”

奚未扬惊得从床上坐起来,“什么?”

封帆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汤,“七个国际大牌、按照我之前给封泉设计的顺序,口红、香水、护肤品、眼镜、运动鞋、高定西装、手表,次序不能乱,一个都不能少,不要拿小牌子来糊弄我,各家的广告可以等总决赛后再拍,但是今天品牌的微博官宣我都要看到,我要网友们全方位得看他的优点和可塑性。”

奚未扬皱眉,“封帆,你特么的是不是被这小子给整蒙了!你要知道现在这世道,人心不古!那小鸭子精着呢,别三言两语就给把你给骗了。”

封帆轻轻扬了一下眉毛,“所以,昨天你被小仙女骗了?”

奚未扬闭了嘴,“当然没有。”

封帆哼笑一声,“那你为什么打人家,到底人家还是个女孩子。”

奚未扬干脆利落的没接话,“我靠!现在都一点了?三点就要发第一条,那我得赶快跟公司人说,不跟你说了,让他们去联系准备。”

说完也不等封帆在回话,就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封帆轻笑,是奚大少一贯的缩头乌龟风格。

小狼狗坐在一边大口吃饭,笑的贼兮兮的看着封帆,“有七次那么多吗?这么一看我还挺厉害的。”

封帆脸色一滞,转头看着他,“我突然觉得,你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桌子上跟我一起吃饭,你觉得呢?”

又暗搓搓的威胁给他降级,哥哥穿上衣服和脱了衣服简直是两个人,白天为什么这么容易生气和害羞。

刚刚花了那么多钱,哥哥一定又不开心了。

小狼狗为了避免自己下降成小鸭子,急忙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挺直腰背,“哥哥,我认真的反省过了,我觉得今天我要加油了,昨天耽误了许多工作,我今天要加班赶回来,我等会儿就把昨天筛选出来的资料跟实习生安排下去,让他们联系人过来做DNA,然后就马不停蹄的去公司认真排练,哥哥对我这么好,我要好好努力努力再努力,绝对不能给哥哥丢脸,总决赛一定给你拿个冠军回来。”

封帆看都没看他,“冠军是给你自己拿的,我不可能永远在你身边,在娱乐圈能走多远,说到底还是要靠你自己。”

小狼狗眨眨眼,一副可怜相,“为什么不能永远?”

封帆放下了碗筷,擦了擦嘴站起来,“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永远这回事!”

小时候他觉得,他能永远跟爸爸妈妈在一起,结果后来就发现爸爸妈妈不是亲生的,现在又找回了人家原来的封家少爷,以后,等他找到了亲生父母,那就彻底是两家人了。

长大了他觉得,他能靠自己的能力,永远护着弟弟在娱乐圈里为非作歹,想做什么做什么,现在呢,不到一年时间,弟弟被迫回家继承家业,资源全给了他的小狗子。

小狼狗站起来宣誓,“反正我要永远永远跟在哥哥身边。”

封帆转头皱眉看着他,半晌道,“我怎么那么倒霉要永远给你在一起?”说完把手里的车钥匙扔给他,小狼狗一把抓住。

封帆淡淡吩咐,“开车库那辆限量版布加迪去上班。”

“啊?不用了吧,我想让哥哥送我去。”

封帆瞪了也一眼,“我是你的司机吗?”

“那我送你。”他倒是很乐意呢。

封帆看了他一眼,“今天你必须给我开车出去招摇过市!放心,这车定回来以后我就没上过路,没人知道是我的车,也扒不出来,以后就给你开,穿的拉风一点,别给我的车丢人!让狗仔拍出来的照片帅一点,别一天到晚邋邋遢遢的像个小鸭子。”

说完,一身西装革履脚不沾泥的精英封帆就开门出去开着自己的日常卡宴走了。

小狼狗低头看看自己的运动拖鞋和裤衩,哪里邋遢了?这拖鞋两千多块钱呢。

小狼狗捏着那个布加迪钥匙笈着两千块拖鞋下了车库,看着那辆威风赫赫的跑车,低头看着自己的拖鞋裤衩,这不是吧正相配么?

两千多万的东西还要配多贵的拖鞋?

……

周希文今天不跟他两个损友一样中午才醒,他是大清早的就起来了,精神满满的去法院开庭,激辩中赢了官司,心情大爽。

可怜单身狗心情大爽都无人发泄,只能等着两个损友工作都告一段落才能陪他出来喝酒。

周希文看奚未扬那蔫了吧唧的样子,便知道奚大少求爱未果,他这个单身狗又有伴了!

“走吧,我最近常去那家调酒师调的酒特别棒。”

封帆本想回家跟他的小狼狗吃饭,但是看着史无前例有些失落的奚大少爷还是动了恻隐之心,“走吧。”

三人一起到了酒吧,在吧台上坐了,封帆觉得,酒是很一般的,但是调酒师还行。

酒过三巡,闲聊片刻,奚未扬只字不提昨天跟小仙女的约会,周希文跟封帆交换了一个眼神,笑问,“奚大少怎么今晚意外成哑巴了,昨晚的小仙女怎么样啊?”

“死了!”奚未扬没好气的回答。

封帆在旁边挑了下眉,“哟,是**蚀骨□□的死?”

“不是,是七窍流血不得好死的死!”奚未扬咬牙愤恨的说,一口干了杯里的酒,啪的把酒杯拍到桌上。

“火气这么大,网恋不成也不用动怒啊,人家小仙女好歹还跟你聊了一个月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现在翻车了就咒人家不得好死太没风度了。”周希文跟酒保小哥打了个响指,又要了一杯酒。

封帆看了他一眼,“人一辈子总要碰上一两个人渣才能成长。”

奚未扬更失落了,碰上一个人渣他认了,可是为什么他那么悲催,碰上了同一个人渣两次!被耍了两次!

周希文看了奚未扬的脸,笑着转头跟封帆小声道,“我猜小仙女掏出来一定比他大,所以奚大少才会恼羞成怒,哈哈。”

奚未扬没说话,又闷了一杯酒。

周希文和封帆两个对视一眼,奚大少嘴唇紧闭沉默不语,竟然没还嘴?这是默认了?

有戏啊,这事儿八成是真的。

周希文来了劲,单手搭上他的肩膀,“既然你不喜欢,介绍给我吧,我最近想摆脱单身。”

奚未扬转头看了他一眼,把他的胳膊推下去,淡淡,“他不适合你。”

“没见面怎么知道不适合,说不定我喜欢呢。”周希文急忙说。

奚未扬皱眉,“他又老又丑皮肤又不好,我这样荤素不忌的都吃不下去你就更不行了,赶明儿给你介绍个好的,你喜欢什么样的?胸大腰细大长腿的风骚挂,还是黑长直大眼睛的清纯挂。”

周希文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奚未扬笑,“我就喜欢那种又老又丑皮肤又不好的,在网上就能把人玩儿虚那挂的。”

奚未扬黑着脸看着他,这俩损友,憋着坏准备笑话他呢,哼!不给你们机会!

不能暴露了自己被李琛这个王八蛋涮了两次的丢人事,半晌憋了一句话,“你丫怎么那么贱!”

说完拎起衣服来黑着脸走了,这话骂周希文,其实更像是骂自己,他就是犯贱才会喜欢那种人渣,导致他被朋友笑,以前他一个月换一个女朋友的时候,那俩人不知道有多嫉妒。

周希文被骂了,无辜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封帆,封帆哼笑一声,“活该!”

周希文叹了口气,“哎,真遗憾,看来奚大少这回是真要脱单了。”黄金三人单身团就剩他一个人了,心里颇有些寂寞,跟酒保小哥招手,“来,再给我们两杯加冰威士忌。”

封帆冲着酒保小哥笑笑,“一杯,给他就好,我要回去了,家里有人等。”

周希文翻了个白眼一拍桌子,“这么早回去干什么?一个两个的真没劲,就要两杯!老子赢了官司请你们喝酒还不给面子,不喝老子自己喝!不就是单身么,老子单身这么多年了,你以为我怕?”

封帆喝完了杯中酒,站起身来冲着旁边熟悉的酒保小哥招了招手,指了指旁边的周希文,“帅哥,这个人,事业有成家财万贯,但是母胎单身品味独特,今晚务必帮他物色一个又老又丑皮肤又不好的人度过孤独的单身之夜。”

“滚!陪你的小鸭子去!”周希文胸腔共鸣。

封帆笑着走了。

酒保小哥哥一边摇着酒一边偷偷看着那个品味独特的人,周希文瞪回去,“看什么看?没见过单身帅哥?”

小哥哥脸颊一红,急忙低头刷杯子。

周希文鼻子一哼,一个两个的都特么弯了,弯就那么好?

周希文放下酒杯,看着那个酒吧吧台里的小帅哥,穿着个黑色T恤,低着头露出一截光滑的颈后皮肤,在酒吧乱糟糟的灯光下看起来十分柔滑的样子,感觉很好摸的样子。

周希文冲他勾了勾手,“你是1还是0?”

小脸蛋白白的酒保小哥哥抬起头来,愣愣的咽了咽口水,“跟你吗?我是0.5,01都可以。”

周希文眉头一皱,“还有这种?”

小哥哥乖乖巧巧的点点头,

周希文胳膊闲适的搭在吧台上,转头扫视了一眼舞池,一边把酒杯放到嘴边装作喝酒的样子,一边状似无意的随口问,“什么时候下班?”

小哥哥舔了舔唇,“现在就可以。”

周希文仰脖干了杯中酒,杯子放到吧台上,“走。”

说完迈步出了酒吧,他今晚倒要看看,这玩意究竟有没有那么好?

小哥哥擦擦手就往出走,旁边一个侍应生,“老板你去哪?”

小哥哥拍了他肩膀一下,“看好店。”然后就朝着周希文走出去的门口匆匆跑出去了。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热门: 离婚协议请查收abo 大主宰之灵路 雪中悍刀行 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天官赐福 红色 相公是男装大佬 消失的人 交错的场景 绝世战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