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对陌生人突然站在你面前, 跟你说他们是你在这个孤独世界上的唯一血亲,你是他们失散了三十年的儿子,

听到这个震撼的消息, 坦白讲,封帆那一刻是蒙的。

即便霸道总裁如他,处理过多少棘手的商业事件, 也不知道此刻该如何处理现在的情况。

封帆其实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并非封家亲生的了,他也很早就知道自己具体是哪个孤儿院出来的,但他从来没有回去过,也从来没有去查证过。

即便后来找回了陈家乐,封家老爸把他的领养资料全部给了他, 说这些年也试图帮封帆找过父母,但是毕竟不敢大张旗鼓, 现在陈家乐回了家, 如果封帆愿意,可以去试着找找亲生父母。

但那份资料封帆拿回来连开都开过,直接扔到了保险柜里。

封帆不想探究过去究竟是怎么回事?是父母遗弃?是被人拐卖?是父母双亡?还是任何其他原因?

他不想去探究那个答案,因为找到没找到那个答案, 都不能给他安全感。

从小到大,封帆的安全感全都建立在自己身上, 他不问来路为何, 只问自己究竟能走多远?

走的越远,他便觉得越安全。

现在一对儿老夫妻哭天抹泪的在他面前,“帆帆, 你看这是你小时候的照片,你看,跟你长得多像。”

他们急切的展示着相册里那个陌生的小孩子,满月的、一岁的、两岁的,三岁之前的小孩子,能看出什么来?

这两位强行要给他当父母,封帆心里非常抗拒。

昏暗的路灯下,夫妻两个语速极快,仿佛就凭这些照片,就真能认定封帆是他们的儿子。

旁边博悦山庄的两个保安,也在凑过来看着老夫妻手里翻来覆去展示的照片和出生证明。

程煜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封帆迟迟未动,他不知道此刻封帆是什么心情,不过要是换做他,他也会挺懵逼的。

但小区门口人多嘴杂,传出去对封帆并不太好。

程煜轻声提醒,“哥哥,叔叔阿姨大老远的来了,你看天色这么晚了,甭管是不是,咱们先进屋里坐下说吧。”

封帆回过神来,看了眼旁边的保安以及路边的行人,在这里说这些确实欠妥,于是就打开了车门的门锁,

两个夫妻俩十分麻溜的就坐进了汽车后排。

封帆跟两个保安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摁上车窗,踩下油门,朝着博悦山庄内自己的别墅驶去。

程煜刚刚叫了声哥哥,被耳朵很灵的两个老夫妻听到了。

那女人急不可耐的擦了擦眼睛,从后排的探到前面来,瞪大眼睛看向了坐在副驾室的程煜,“这位就是封家的二少爷吧,哎呀,这些年多亏了你们家帮我们照看孩子,哪天我上你们家去,专程道谢去。”

程煜看着那女人突然笑靥如花的脸,又看了眼封帆的脸,笑着解释,“我不是,我只是封帆的男朋友,叔叔阿姨你们好,我叫程煜。”

那女人的脸色顿时不复刚刚那副讨好的表情,转头跟旁边的男人对视了一眼。

封帆也没错过这一幕,转头瞪了程煜一眼,“叫早了吧!”

程煜转头看着封帆笑笑,“嗨,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呗。”

程煜这话语意双关,封帆忍不住勾了一下唇角。

与此同时,方向盘一转,车子驶进了博悦山庄封帆家的超大的车库,

整整齐齐一水排了八辆超跑,场面极为炫目!

陈家乐前几天跟封帆签订了风投合同之后,就派人一股脑的把封帆的东西全扔回来了。

这一排超跑,这时候瞬间把这两夫妻的给震着了。

两人眼睛瞪得比铜铃大,仿佛进大观园的刘姥姥。

不管是不是刘姥姥,程煜看了眼两人,还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真是哥哥的亲爸妈,那如果是的话那就是未来的老丈人和丈母娘,不管怎么说都怠慢不得。

程煜下了车,转身给二位开了门,殷勤的像个小程子。

两位夫妻见识了自家儿子的真实财力,顿时对程煜这个妄图侵占自家儿子万贯家财的小bitch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叔叔阿姨这边走,这边有电梯。”

老丈母娘态度倨傲,绕过程煜,非常没有礼貌的,“我知道。”

程煜看了看自己伸出去空荡荡的手,哎,这要是真亲父母,帆哥也太惨了。

封帆站在电梯里,旁边的父母看着“儿子”满脸堆着满意的笑。

电梯只一层,一秒钟以后就叮咚开了。

开阔的客厅以及自动控制的屋内灯光哗的一下亮起来。

对面即是两米多高的一体落地窗,在灯光照射下十分漂亮,黑色漆光的钢琴闪着奢华的光芒,为整个家提高了两三个逼格。

刘姥姥和刘姥爷,张嘴哇了一下,然后激动的说,“帆,这是你的房?这都是你的?”

封帆看了一眼身后蔫头耷脑出来的程煜,又看看眼前的两人,

我的人是你随随便便能看低的?

封帆淡淡道,“不是,是他的。”

刘姥姥刘姥爷一愣,转身看向程煜。

程煜扬了一下眉毛,点头,“确实是我的,包括楼下的那些跑车,都是我的。”

两夫妻转头看向封帆,“你……你今天是来朋友家住了?咋不回自己家。”

程煜单侧勾起一个唇角,“他哪来的家?看不出来吗?你们儿子现在被我包养了。”

两夫妻:“……”

封帆不置可否,转身把钥匙扔到一边,走到了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下,“二位,把你们带来的资料给我看一下吧。”

老丈母娘还是不相信新闻里那个拥有万贯家财的儿子现在一无所有,“你……你你咋能被别人包养了?你骗妈妈的对不?这咋能不是你的呢?那新闻上说你不是。万贯身家呢?”

封帆抬眼看了她一眼,淡淡,“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抬手,“资料给我。”

男人把资料递给封帆,顺便又插了一句,语气似乎不高兴,”从封家出来,他们没给你钱是不是?欺负你一个人没人做主是不是?爸爸帮你去要。”

封帆接过他们手里的资料,低头看起来,话都没跟他们说。

其实所谓的资料,不过是一些儿时的旧照片,还有当时这个孩子的出生证明,派出所开具的人口丢失证明。

“你看,这鼻子眉眼,小时候就长得好看,眼睛像你妈,鼻子随你爸。”

封帆扫完了手上的这些资料,抬手掏出手机,面无表情的拨通了周希文的电话,“喂,半小时,来博悦山庄一趟,有急事。”

说完挂了电话,封帆把资料放在一边,对他们两人说。“你们先坐这里休息一会儿,律师等会过来安排你们去做DNA检测。”

然后不等两位说话,就朝着旁边给两位递水的程煜说,“金主,我先上去洗澡了。”

程煜一愣,做出一副大金主的架势,板着脸,“洗干净点。”

二夫妻目瞪口呆。

封帆黑着脸上楼了,有人唱黑脸儿,有人就得唱红脸。

万一真要是真父母呢,程煜坐到沙发上,翻看着那堆所谓的证据,万一真是哥哥小时候的萌照呢。

二夫妻还没从震惊中回过味来,暗自嘀咕,“不能吧,骗人的。”

程煜淡笑,“没骗人,他是从封氏集团净身出户的,一分钱都没拿到,不仅如此,这些年做生意还亏本了,还欠了我们家公司五千万的外债,我是看在封氏集团的面子上才借给他的,没想到他竟然是个冒牌货。穷的叮当响,所以才卖身给我抵债的,其实我也不想要他的,他毕竟都30多岁了,太老了,没意思。但是他欠我钱啊,又还不上,除了以身抵债我还真是没办法。”

程煜说完把资料放在一边,探身给二位加了一点茶水,“不过,现在好了,二位既然是封帆的爸妈,我的钱应该也有着落了。他陪了我小半年了,顶天算是两百万,还剩下四千八百万,这点帐要不叔叔阿姨看您这边方便的话帮我签了?”

程煜满脸堆着可爱的笑容,但是看起来真的挺渗人的,夫妻两人都没说话。

程煜一拍大腿,作势起身,“那行,都是痛快人,我去拿借条,这就清了帐,你们把人领回去。”

两夫妻急了,齐齐站起来,“别,别,我们也没钱,他……他欠的你应该找他们封氏集团要,他们有钱。”

程煜收了笑,“人家封氏集团的大少爷已经回来了,他这个冒牌货算哪根葱,人家凭什么管?”

两夫妻脸都有点白,“不管冒牌不冒牌,那也是他们养大的,养的儿子也是儿子,那也有这个……这个义务出钱。”

“封氏集团现在还觉得自己被骗了呢,害的人家正牌大少爷三十年回不了家,这些年吃人家的喝人家的,封家现在还到处找他呢!”

……

程煜正跟两夫妻白话的热火朝天唾沫横飞的,门口传来了门铃声。

程煜走过去打开大门,周希文站在门口,看着程煜,“哟,小狗狗,你家主人呢?”

程煜瞪了他一眼,怎么哥哥什么都跟他说,转头朝着二楼的方向发出金主的咆哮,

“楼上那个被我包养的大狗狗,给我下来!”

周希文站在门口:“……”

楼上那只大狗狗已经冲了个澡,穿着睡衣就下来了,看起来一副即将脱光了跳上金主的床伺候金主的样子。

封帆看着朝他露出一脸意味深长的笑的周希文,淡淡之指了一下客厅两人,“这两位叔叔阿姨说是我的亲生父母,现在你拿我们的DNA去鉴定一下吧,鉴定结果最快多久可以出来?”

周希文看了眼客厅中间局促的两人,十分专业道,“现在DNA鉴定结果一般最快三小时就能出来,属于加急的。”

程煜转身已经在厨房倒了杯红酒出来了,晃着酒杯一副富二代金主的样子,插嘴道,“先别说多久能出来,先说说这钱怎么算,每天吃我的喝我的,现在亲子鉴定费用不是都要我出吧,你看我像冤大头吗?”

周希文抿了抿唇,转向两位号称是封帆父母的人,专业的开口,“是这样的,亲子鉴定费用一次在2000~3000之间,要根据鉴定类型、鉴定人数、出报告的时间长短等多方面来定价的,根据我们三小时最快的时间,加上叔叔阿姨两个人的DNA样本,外加封帆的样本,三个人,加起来应该是九千块。”

夫妻俩脸都白了。

周希文还没说完,“当然了,此外,还要付我的个人律师咨询费用,我的咨询费是一小时一万五,加起来就是两万四,你们这里谁要付钱。”

封帆抱着双臂看这个程煜,一脸严肃,“我没有钱,你帮我付,大不了今天晚上多陪你睡一觉。”一副破罐破摔的样子。

周希文闷笑掐自己的大腿。

程煜晃着酒杯,皱眉转头看向那夫妻俩,“叔叔阿姨你们看看,就他这样儿的,对金主这个态度,活儿还烂,你说一晚上值两万四吗?”

夫妻两个脸色从惨白变成爆红。

程煜继续,“哎,叔叔阿姨,不是我不付这个钱,我是包养了个对象,专门让他陪睡的,他是不是你们夫妻亲生的,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啊?以前他是没爹没娘,我这个金主也算他半个爸爸了,出钱就出吧,现在呢,你这个当亲爹的还在这站着呢,我这个干爹再出这个钱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夫妻两个脸色从爆红变成了铁青。

“现在还不一定是亲的呢。”那男人辩解说。

程煜哼了一声,“哎呦,现在又不一定了?你们刚刚可是一口一个儿子,一口一个爸爸妈妈叫的亲的很,我又没聋,你们别给我装不认识,你们就是亲生的,所谓子债父偿。他的钱,这辈子肉偿都不够,要不然今天你们先给一部分吧,多少先还一点。”

一看要出钱了,两夫妻急了,气喘吁吁的捂着荷包,“我们……我们也没有钱,况且还不一定是亲儿子嘞,不能给这钱。”

周希文忍着笑,这时候抬手看了看表,及时的站出来,“我是律师,你们咨询的一个小时现在已经就剩下二十分钟了,等下要加钱了,我这是一小时一计价,等下就是三万了。我建议,要不咱们先去把这个DNA鉴定做了再说钱的事。要是结果是亲生的呢,叔叔阿姨你们就把这DNA鉴定的钱给出了,毕竟三十年了,儿子也没花过您二老一分钱。要是鉴定结果不是亲生的,那就让这小子晚上多卖点力,多陪他干爹睡几觉,您看行不行?”

那女人抬手皱眉吃惊道,“这你才进来多一会儿就一个小时了,你抢钱啊。”

周希文眨了眨眼,“我属于高级律师,从我出门起就开始计价的,包括等下送你们去鉴定中心,这些路上的时间都是要计费的。”

两夫妻急了,急忙摆手,“那还不快走,走走,先去先去。”

封帆坐在沙发上,抬手把自己刚刚准备的头发样本递给周希文,“那叔叔阿姨,我就先不去了,你们也看到了,我晚上还要加班,要不然付不起这鉴定费,期待你们带来的好消息,我就能解脱了。”

两夫妻推搡着抿唇忍笑的周希文,匆匆忙忙的出了门。

那风风火火的样子恨不能立刻摆脱封帆这个不学无术的儿子。

门咔哒一声关上。

封帆抬眼犀利的看向手里摇晃着红酒杯的小狼狗,“刚刚给谁当爸爸呢?”

小狼狗舔了舔唇,急忙殷勤的递上酒杯,笑嘻嘻的狗腿,“金主爸爸,酒给你醒好了。”

封帆接过酒杯来闻了闻,是刚刚好,淡淡,“刚刚叫谁大狗狗呢?”

小狼狗抿抿唇,张嘴利索的:“汪汪~~”

封帆轻抬杯子品了品酒,“谁一晚上不值两万四?”

小狼狗眨巴眨巴眼:“我,我这种小狗狗,一晚上就值两块四。”

封帆转头看向他,“你这么便宜?我没办法继续包了。”

小狼狗一拍沙发垫,“谁?谁一晚上两块四?没听到!反正我一晚上超贵的!”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热门: 我可以无限强化 棚屋 诛仙 抱走男主他哥 红色 虫族进化缺陷 臆想情人ABO 爱伦·坡惊悚小说选 重案追踪 最强上门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