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当众被甲方爸爸戳穿了包养身份,小狼狗觉得没面子,很不高兴的汪汪两声,直呼大名!

“喂!!!封帆!”

封帆停下查看电脑的手,缓缓抬眼看了一眼小狼狗,眼神严厉。

这狗崽子胆儿大了!

小狼狗没在怕的,人家是有合同的狗,脖子一扬,“合同规定甲方有义务保证乙方身心健康,你写的!”

覃韩坐在旁边:合同?帆哥的私生活真精彩!隐隐感觉有好戏看了。

封帆眨眨眼,好像是有这么一条,点点头,“对啊,怎么了?”

“我现在心理受到严重创伤了!被你伤害的!现在还在流血,怎么办?”小狼狗气愤。

封帆看了一眼旁边的覃韩,“说了一句包养就会伤害了?哪里有什么伤害?你本来就是被包养的。再说覃韩又不像你,不会出去乱说话的。”

覃韩立马认真的点点头,看着程煜,“不……不会的。”

小狼狗生气了,“我是说这个吗?我是说我刚刚给你打了十五个电话,你一个都不接!我都着急死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一路飙车回来的,这不是伤害吗?现在我的心还在噗噗跳。”

封帆:“……”

这狗崽子总是这么……甜言蜜语可爱的过分,让人想生气都生气不起来。

覃韩挠挠鼻子:说好的撕逼呢?明撕暗秀,不要脸!

封帆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点开,

封帆坐在客厅中间,左边站着小狼狗,右边坐着覃韩,这时候,三双眼睛齐齐的看向封帆的手机屏幕,

只见还未解锁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十五个未接来电,

来电人显示一张哈士奇狗头,

上面的称呼:狗崽子。

覃韩转头翻了个无语的白眼:你们两个!请停止撒狗粮好吗,这里还有个孤独的单身狗。

小狼狗:狗崽子?谁是狗崽子?这是什么称呼?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封帆一脸淡定的解释道,“刚刚开会,手机调静音了,没听到。”

小狼狗指着他的手机,“你这是给我备注的什么?你这是对我的二次伤害!”

封帆淡定关掉手机屏幕,“哪里写错了?你前些天汪汪叫的不是挺像的么?”

小狼狗气死了,“叫的像汪汪的是封泉!不是我!”

封帆看了一眼旁边被狗粮撑的一脸生无可恋的覃韩,跟小狼狗挥了挥手,结束这段羞耻弱智无营养的对话,“好了,我和覃韩还有正事要谈,你去给我们弄晚饭吧。”

小狼狗气坏了,刚刚伤害完我的心灵又想伤害我的□□?还要我给你和你的新乙方做饭?怎么这么臭不要脸呢!

鼻子一哼,脖子一扬,“我不去,饿死你们!”

然后转身蹬蹬瞪上楼了。

封帆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覃韩,“那晚上吃外卖吧,反正那家伙做的饭也不好吃。”

覃韩耷拉着生无可恋的眼皮:我觉得我已经饱了。

小狼狗是有骨气的,说一不二,说不做饭就不做饭!顶多晚上给他们叫了一家五星级的私厨外卖,吃着饭满心期待的等着覃韩吃饱了回家,自己好和金主爸爸理论理论关于自己心灵受到两次创伤的话题。

“今天晚上你别回去了,就在这改吧,改完了在客房休息。”金主爸爸对着覃韩说。

“那是我的房间!”小狼狗急了。

封帆淡淡,“你什么时候单独住过,你跟我睡一间。”

小狼狗恨恨的戳着碗里的鸡腿:好不要脸一男的,公然想要在家同时泡两只,心灵受到三次伤害。

“嗝~”

覃韩十分和时宜的打了个饱嗝,狗粮今天真的吃撑了。

工作中的封帆是十分严谨的,第三天的峰会上的报告十分重要,想要拿到第一轮的风投,全靠这个方案,因此晚上在书房跟覃韩一起讨论到很晚才结束回到房间,洗了澡,出来就看见他家狗崽子靠在床边一脸要找他索命的架势。

“哼!你怎么不去客房睡?让你的新乙方陪你啊!”酸柠檬说话了。

封帆抖了抖刚刚吹干的头发,掀开被子爬上床,淡定表示,“不同的乙方作用也不一样,覃韩那么聪明的脑袋,花钱让他暖床,那是暴殄天物。”

小狼狗黑着脸,“什么意思你,我的脑袋也很聪明!我就只是暖床的吗?这是你今晚对我第四次实施伤害了我告诉你!”

封帆淡淡勾了勾唇,摘了眼镜放到旁边的床头柜上,转头看他,开叉的眼角微微上挑,“来不来?现在让你伤害回来。”

小狼狗咬咬唇,“你……你能不能分分场合气氛,现在……现在干那个……适合吗?”

封帆往下躺了躺,盖上被子,闭上眼睛,“不来算了,一天应付两个乙方,我也挺累的。”

小狼狗气呼呼的双手过去撑开甲方爸爸的眼皮,“不准睡,你哪里应付两个了,你分明就只应付他了你,你这个负心汉!”

封帆抓着他的手,“讲讲道理,是你自己不要来的啊。”

小狼狗气愤的掀开甲方爸爸的被子,眯眼怒吼,“来!看我今天晚上干不死你丫的!”

……

第二天清晨,

小狼狗精神饱满的从床上醒来,看着睡在旁边筋疲力尽眼皮红红的哥哥,低头亲了亲哥哥的眼皮,

小狼狗砸么了两下嘴,美滋滋的看,美滋滋的想,哥哥哭起来真好看。

哥哥可能是真的累到了,被偷亲都没醒。

小狼狗偷偷拿起旁边哥哥的手机,点开,轻轻拽起哥哥的大拇指,解锁手机,然后程煜轻轻下床,小心翼翼的帮哥哥掖好被角,轻轻走进卫生间,关紧了门,

找到通讯录,迅速的找到那个狗崽子的通讯录条目,

他这么帅气怎么能叫狗崽子这种土名呢。

改了!改成——emmm……【好老公】

对应的头像也不应该是二哈啊,立马自拍一张帅气的舔屏照,换上!

这才好嘛!

做完这一切的好老公,蹑手蹑脚的把手机放回原来的床头,又迅速冲了个澡,出去给哥哥做早饭。

小狼狗本以为自己已经是个十分尽职尽责的乙方了,每天早上早早醒了自愿加班给甲方做早饭,合同都没写这一项。结果没想到刚下楼就看到另一个乙方已经起了,正在冰箱翻腾吃的。

小狼狗眉毛一蹙,觉得不妙。

这小子口条不利索,脑子确实挺好,还知道用美食勾引甲方爸爸。

“找什么呢?”

覃韩急忙转头,手上拿着一盒牛奶,结结巴巴的,“那个……那个我饿了……看看……看看冰箱……有什么吃的。”

程煜走过去,把里面的吐司鸡蛋培根拿出来,“会做饭吗?”

覃韩点点头。

“我要流心蛋,去煎吧。”小狼狗一点都不客气。

覃韩:“……”

我怎么说也是个客人吧。

没办法,昨天晚上也没怎么吃饭,就塞了一肚子狗粮,半夜就饿了,今天早上更是饿醒的,再不吃饭怕是要低血糖了,只好自力更生做早饭。

程煜倒了两杯牛奶放进微波炉,坐在餐厅旁边的桌子上,托着腮看着开放式厨房里正在锅边忙乱的二号乙方。

这么卖力?

“喂,你昨天晚上听见什么没有?”程煜皱眉开口。

覃韩手一抖,差点把铲子给扔地上。

拜托你们要点脸!!!

覃韩轻咳一声,老老实实,“没有。”

没有?叫那么大声都没听见?这小结巴,口条不好使耳朵也不好使了。

小狼狗秀恩爱的一号计划失败,眨眨眼,“那你觉得帆哥帅吗?”

覃韩把三个鸡蛋和好几条培根从锅里铲了出来,琢磨着这人看起来就是脑子不太好的亚子,估计是来找事的,于是小心翼翼的回答,“还……还行吧。”

这个回答小狼狗就不太满意了,“什么叫还行吧?帆哥人帅多金,成熟稳重,这么好的人,放眼整个京市能找得出几个来?”

覃韩点点头,“嗯,是……是挺好的。”

覃韩默默的把火腿鸡蛋还有吐司端上桌,程煜不客气的拿叉子叉了一块鸡蛋,“那帆哥这么好,你喜欢他吗?”

果然是个坑!覃韩聪明的摇摇头。

程煜轻哼一声,“一看你就不会撒谎,帆哥那么优秀,是个人都会喜欢的。你是怕我吃醋吧,其实我不会吃醋,我们是包养关系,不是恋爱关系,不会吃醋的,你说实话没关系。”

好吧,你说什么都对,就是别给我吃狗粮了,我饿。

覃韩自顾自的搞了一个三明治,咬了一大口,

“那帆哥喜欢你吗?”程煜又问。

覃韩鼓着嘴咬着三明治,看着眼前的人,又摇了摇头,“不……不喜欢。”

程煜看着他那样子,轻敲了一下盘子,“你呀,是搞研究搞傻了,他要是不喜欢你,能白白养你那么多年?给你建实验室,让你安心搞研究,你这么多年赔了他十几个亿他都没说什么,现在破产了还养着你,他肯定是喜欢你。”

覃韩微微蹙眉,眨眨眼,是这样的吗?

程煜继续发问,“这些年,他难道就没跟你表白过?”

覃韩努力的吞咽了嘴里的食物,“没……没有。”

程煜把牛奶递给他,“真的没有?是不是你这个小木讷听不懂啊,帆哥那么傲娇别扭的人,喜欢也不会亲口说的,肯定说的挺隐晦。”

覃韩努力想了想,“好像说过……就说过要包养什么的。”

小狼狗叉子咔哒一声掉了,惊了!惊得都结巴了,“包……包……包养?包养谁?包养你?”

覃韩眨眨眼,温和无害的笑笑,“不是你的……你的那种,是……是开……开玩笑的。”

小狼狗惊魂未定的眨眨眼,看着眼前其貌不扬的小结巴,觉得是不是自己有点轻敌了?

不行了不行了,必须要拯救一下了。

程煜把凳子移了过去一点,目光十分坚毅的看着他,语气严肃起来,“他要是跟你说这个,那你可要小心了!”

覃韩看着他眨眨眼,“小心……小心什么?”

小狼狗五官纠结在一起,一脸惊悚的样子,“小心帆哥啊,你一个搞研究的,太单纯了,你不懂这些有钱人的世界。”

覃韩侧头看着他:“嗯?”

小狼狗紧张的左右看看,“看你啥都不懂,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不过你可不准跟别人说啊,我是为你好。”

覃韩点点头。

小狼狗单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压低声音,“其实啊,有些人表面看着衣冠楚楚光鲜亮丽文化人一样,其实……啧啧啧!他背地里是字母圈的,还是个大佬,一夜过去你半条小命都没了那种!”

覃韩一口牛奶喷出来,“咳咳……咳……”剧烈咳嗽起来,整张脸都咳红了。

小狼狗悄悄猛地一掐自己的手臂,伸出来给他展示,“你看!上个月的印记到现在都下不去。”

咦……好惨一男的。

“所以啊,你以后离他远点,尤其是晚上,千万不要跟他单独在一起。男孩子在外面,最重要的就是要保护好自己,知道吗?”小狼狗语重心长。

覃韩惊魂未定,“那你……你也……保护好……保护好自己。”

“你们俩干什么呢?”身后忽然传来暗黑大佬的暗黑声音,

两只小可怜吓得浑身一僵。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热门: 诛仙 乾坤剑神 大主宰之灵路 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 爱伦·坡惊悚小说选 猫的复生 布谷鸟的呼唤 无敌剑域 心理罪·暗河 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