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哥哥,你还认识这是几吗?”两根手指在封帆面前晃晃。

封帆堂堂一个总裁被一个毛头小子奚落,忍无可忍一把拍开他的手,抓住那小兔崽子的衣领,

“呲啦……”

布料撕碎的声音在安静的包厢响起,

醉后的封帆没能控制好自己的力道,对方亮黄色的破洞T恤从领口处被他结结实实撕了一个大口子。

小兔崽子僵在当场,低头看看自己的“深V”T恤,

“哥哥,你……你也不用这么心急吧?”

封帆被那胸膛晃得失了神,急忙又放开他,跌坐回沙发上,揉了揉太阳穴,头好晕,心好累,摆摆手,“滚蛋!”

眼前出现一只手,

“赔我衣服。”

封帆皱眉不可置信的抬头,

小兔崽子拧着眉毛看着他。

封帆咬咬牙,摸出了一张卡,抬手扔给他,“以后离我弟弟远点……”

小兔崽子笑嘻嘻的接了卡,跟房卡装在一个兜里,不管封帆嘴里的嘟囔,直接抓住他的手臂,搭在肩上,

封帆整个人被带起来,感觉一只手自然而然的固定在他的yao上,少年手上的热度清晰而明显,

封帆:……

这兔崽子简直是在他愤怒的底线上跳舞。

“把你的手……拿开!”

鼻间全是少年身上青春阳光的味道,整个人七晕八素的挂在人家身上,嘴里的命令听起来一点都没有威慑力。

少年跟他差不多高,这个时候抿唇露出一只浅浅的梨窝,“走吧,哥哥,我送你回房间,我早就说过,在亿豪,就没有我不敢进的地方,你还不信?”

封帆咬牙:小兔崽子!

……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灿烂的阳光从套房的空中露台洒了进来,

封帆整个人躺在真丝床垫上,他浅浅的吸了一口气,鼻间是非常清爽的混合了柠檬海盐的香水味,十分具有青春气息。这味道不俗气,十星级的标准果然名副其实,客房的香薰很有品位,清晨从这样的味道中醒来,让人心情十分愉悦。

封帆轻轻一动,这种愉悦感迅速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四肢百骸的酸痛。

封帆皱眉睁眼,眼前出现了一张放大的狗脸。

眨着长而卷曲的睫毛,鼻梁挺直,乱蓬蓬的头发像个小奶狗,脸颊微微发红略带羞涩,一张嘴,笑出了一口天真烂漫的小白牙,扑面而来一股奶油味的甜香。

封帆眨了眨眼:看来还真没修图?

封帆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瞬间回神,猛地向后一撤,

浑身散了架一般的酸痛!

封帆闷哼一声。

这样一动牵扯的脖子上的皮肤也传来轻微的痛感,反手一摸,脖子上两个牙印。

这属狗的?还带咬人的?

这小兔崽子怎么在他床上?

脑子里瞬间闪过昨夜的片段……

封帆不可置信的咬牙,“你……你这个……”咬了半天牙,蹦出一句,“小小年纪,不知检点!”

程煜:……

程煜颇为无辜,“不是昨天你非要潜规则我的吗?”

封帆闭了闭眼,“我那是吓唬你你听不懂吗?”

程煜,“卡你都给我了,不就是想睡我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又没有外人。”

“我给你卡那是让你离开我弟弟!!”封帆出离愤怒,咬牙切齿!

空气凝结半晌,

小奶狗眨了眨眼,颇为无辜的小声开口,“那我怎么知道?你昨天那么热情。”

封帆扶额,他一定是禁欲太久了。

封帆脸上有点微红的尴尬,瞪了他一眼,翻开被子检查自己的伤势,

惨不忍睹……

就在这一低头的功夫,旁边传来了几声委屈的抽泣,

哭了?

封帆不可思议的抬头,

你特么哭个锤子啊!翻车的是我!我被你糟蹋成这样我还没哭呢!

只见那小奶狗低着头,脑袋上的卷毛蓬蓬乱乱的,肩膀微微发颤,垂下去的睫毛上已经湿漉漉的了,十分的惹人怜爱。

“昨晚,是我的第一次。”小奶狗嘤嘤。

典型的酒后失身现场。

封帆头有点疼,他揉了揉太阳穴,

天!他竟然把小弟的CP给睡了!

封帆骂了句脏话,想起昨天酒吧那杯失身酒,肚子里咕咕的一阵一阵的冒火!

封帆咬着牙,随手围了一个浴巾,忍着不适挣扎下床,视线在房间内搜寻,两人的衣服七七八八的散落一地,足见昨夜的激烈程度,他艰难的弯腰在衣服中翻找。

“你在找刀吗?”身后传来小奶音。

封帆起身,转头凶狠的瞪了他一眼,“对!准备杀了你灭口!”

这么凶!程煜抿了抿唇,给凶手递上凶器,“你手机没电了,我的手机借你吧,别杀我。”

封帆扔了手里的衣服,接过对方递上来的手机,瞪了他一眼。

插着腰怒气冲冲的拨了一个号码,

“喂,陈助理,是我!”

“给我马上!立刻!把俞然那兔崽子这些年犯的错全都打包交给他老爹!”

“停了封泉所有的信用卡!银行账号全部冻结!这两个月不准他出门!”

陈助理沉默半晌,小心翼翼的问,“封总,是不是小少爷又闯祸了?需不需要我去处理?”

据他所知,封总宠这个小他十岁的弟弟是毫无原则的,陈助理还是第一次看他发这么大的火。

封帆嘴角抽搐了一下,咬了咬牙,他何止是闯祸了,他简直就是坑哥!

但是,封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憋了一口气,硬声道,“不用!”然后气的摔了电话。

程煜看着角落里那个可怜的四分五裂的手机,眨了眨眼,“那是我的手机。”

封帆发了一大通火,视线终于落到眼前这小子的脸上,“哭啊?怎么不哭了?”

小兔崽子坐起身来,老老实实的,“不敢了。”

封帆转身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睡衣,哼了一声,“不敢?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昨晚下手多狠啊!那么大劲儿,yao都给他掐青了!

封帆系上睡衣的带子,一抬眼,看到了床上那小兔崽子,满身的红痕,也没比他好到哪去,半斤八两吧。

封帆脸上微微有些尴尬,撇开视线,硬声命令,“穿上你的衣服。”

视线不由的落在地上昨天被他扯烂的T恤上,只好气恼的扔给他一件酒店的睡袍,然后抄起旁边的固定电话让前台准备两套衣服送进来。

封帆穿上衣服,智商渐渐占领高地,

他睡了他弟弟的CP,这算不算是luan伦?

应该不算,他和封泉没有血缘关系,

不过小弟又不知道,当他是亲哥哥,怎么办?头好疼!

封帆皱着眉从地上的西装裤里掏出一盒烟,抽了一支出来,点上,走到旁边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深深的吸了一口,缓解一下紧绷的情绪。

亿豪酒店的客房是开放式的,他坐在沙发上,正好可以看到床上的人。

封帆磨了磨牙,十分具有威胁力的低沉嗓音穿过薄薄的烟雾,“干了封泉的哥哥,现在心里爽翻了吧。”

程煜敛眉低头系上睡衣带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还行吧,只不过第一次没经验,感觉发挥的不好。

“喜欢封泉?”封帆看他不说话,直白发问。

程煜系着睡衣带子的手一滞,抬眼不屑道,“谁喜欢他,我又没瞎!”

封帆气的手一抖,洒落了一撮烟灰,“我小弟那么帅!配你这个臭小子绰绰有余!”

空气突然安静了,

小兔崽子抬眸回视他,那眼神奇奇怪怪的,

封帆回神,闭眼捏了捏眉心,他在说什么?他都把人家睡了!“我都被你气糊涂了。”

“那封泉喜欢你?”封帆拧着眉毛。

程煜摇摇头,“没有,据我所知他是直男。”

封帆紧绷的情绪终于有所松懈,他和弟弟没有关系,还好还好,事情还不算最糟。

封帆继续拷问,“既然你知道他是直男,还在节目上总往他身上贴?”

程煜深深的看了一眼封帆,深色的眸子黑漆漆的,没说话。

这眼神?封帆琢磨了两秒,轻弹了一下烟灰,“想红?”

封泉节目人气最高,想捆绑蹭热度的多了去了,这兔崽子不是第一人,

娱乐圈里的小透明,不傍大腿的话怕是连出镜的机会都没有。

封帆前面之所以没管他,是因为这小崽子捆绑并没讨着过好,被全网骂滚出娱乐圈。但这家伙还是厚着脸皮一次又一次的贴上来,像个锲而不舍的小怪兽。这次封泉也是被气着了,才叫一帮弟兄要给他一个教训。

封帆目光落在小兔崽子身上,其实这小崽子挺好看的,完全没必要走这么讨人厌的黑红路线。

跟弟弟没关系,这事就好办多了,封帆吸着烟,琢磨着多少钱可以打发了眼前的小奶狗。

封家父母保守,封帆从未暴露过自己的性向,禁欲三十年,昨夜首次失身睡了只小狼狗,他还真没处理这方面的经验,要不要打电话给奚未扬问问,现在京市欢场都是什么行情?

正想着,门口响起了门铃声。

封帆一根烟燃尽,他把烟头捻进烟灰缸里,抬手指挥,“去,送衣服过来了。”

程煜过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手上提着两套西装,看着程煜的时候明显一愣,

程煜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唇,“给封总送衣服的?进来吧。”

陈助理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这不是小少爷昨天要打的那个程煜么?看那皮肤上的痕迹,感觉被打过,真闹出事了?

不明所以的陈助理提着两套衣服走了进来。

封帆目光正看着落地窗外的美景瞎琢磨,这时候听到声响缓缓转头,就与陈助理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封帆:……

陈助理:……

“你怎么来了?”封帆本能的嗖的一下站起身来,他从未在人面前暴露过性向,这时候突然见了一张熟人的脸,语气史无前例的有点慌张。

陈助理也吓得不轻,结结巴巴的,“封总,我……我问过俞然了,怕小少爷犯了什么错,就过来看看要不要帮忙,正好在门口碰到给您送衣服的服务员,就……”

封帆:……

有时候助理太能干了不见得是好事啊!

程煜从容的接过了陈助理手里的西服,“你们聊。”

卫生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陈助理哪里还敢聊啊,

“那个封总,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陈助理惊魂未定的冲出门。

咱什么也没看见,咱什么也不知道。

……

门一关上,小奶狗从卫生间里探了一颗头出来,“封总,你要洗澡吗?我帮你放水。”

封帆看着探出来的那颗脑袋,攥起拳头咬牙,“你胆儿挺大啊?”

小崽子抿抿唇走出来靠在卫生间门边,低头委屈的扣手手,“我有什么办法,你看起来一脸不想负责任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呢。”

封帆气的出了一口气,“我说不负责了吗?”

小崽子抬眼,眨眨,“那什么时候结婚?”

“你做梦!”封帆脱口而出,

小崽子耸耸肩,看了他一眼,轻声开口,“你看~”

封帆一愣,

头有点疼!他揉了揉太阳穴,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得了,都成精了!

接下来的局面持续在“事后负责”这个点上焦灼——

成了精的小兔崽子放了热乎乎的洗澡水,封帆皱眉泡了个澡;

成了精的小兔崽子点了可口的中餐,封帆嫌弃的吃了顿饭;

成了精的小兔崽子红着脸给他道歉,封帆尴尬的接受了;

成了精的小兔崽子怯怯的眼睛看着他,“哥哥,你会对我负责的吧?”

封帆舔了舔唇,堵在喉头的话说不出来,他这个人,一向都受不了这种软糯的生物。

说到底,酒是小弟点的,喝是他自己喝的,小兔崽子只是好心把他带回了房间,而且,人家还是第一次。

觉嘛、倒是可以再睡,但结婚是不可能结婚的!

“要不然,我养你吧?”

成了精的小兔崽子狡猾的弯起眉眼,笑出那一口标志性的小白牙,“好呀。”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3章
热门: 双重赔偿 分久必合 将夜 这重生好像带BUG 嫁给恶人夫君前揣崽/替嫁前有崽了 斗罗大陆外传唐门英雄传(终极斗罗前传) 我可以无限强化 宠魅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 永世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