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母狼

上一章:第五百零六章 摘剑 下一章:第五百零八章 全面打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那天晚上,提白麟剑出宫的珍妃在茶爷绸缎铺子门口连斩数人,韩唤枝这般老成持重的人都吓的魂飞魄散,那是贵妃娘娘啊,贵妃娘娘怎么在大街上提剑杀人?

可不敢拦。

以前在留王府的时候,后来到了长安陛下和珍妃独处的时候,陛下总是叫她小蛮。

陛下说,小蛮是蛮横讲理的蛮,不是蛮不讲理的蛮,所以什么时候她压不住了提剑杀人,那一定是杀的该杀之人,陛下也没办法。

所以韩唤枝有什么办法?

他可是在留王府里听到过不止一次陛下叫她小蛮。

韩唤枝拿了人当然不能当场格杀,他是廷尉府都廷尉,廷尉府也是办案的不是直接处决的,所以人还是要拿住押回去审问,然而珍妃到了。

韩唤枝只是进了铺子看了看茶儿姑娘有没有事,出来的时候珍妃已经站在那了。

那一身宫装的珍妃,让韩唤枝恍惚看到了当年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马帮小当家。

韩唤枝俯身一拜,说娘娘这些人还不能杀,得审。

珍妃说......你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审什么?

韩唤枝说,按照大宁法度,必须带回去审问才行。

珍妃说,你想审我不想,我只想杀。

剑落,人头落。

“我从来都不是大家闺秀。”

她说。

大家闺秀才笑不露齿,大家闺秀才矜持稳重,大家闺秀才温柔秀雅。

大街上廷尉府的人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哪里敢让过往的百姓看到珍妃杀人的样子,虽然寻常百姓也不认识珍妃什么模样,就算是看到了也不知道那是谁。

可那是皇家的体面,大宁的体面,陛下的体面。

珍妃杀人之后提剑前行,直奔东城后族。

韩唤枝第一次感觉自己要吓哭了。

“娘娘,不能去啊。”

韩唤枝赶紧追上去拦住低着头说道:“娘娘若是杀去了后族,陛下如何维护娘娘?为了娘娘为了陛下,臣是不会让娘娘过去的。”

珍妃看了看韩唤枝的佩剑:“你可拦得住我?”

韩唤枝不能。

他知道,自己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就算有也不敢。

珍妃缓缓道:“我视茶颜如己出,所以你应该理解,天空上的上苍鹰看到了地上的鸡崽,总是想扑下来叼走吃掉,母鸡会张开翅膀将它的孩子挡在下边,不是它能打得过苍鹰,它自然知道自己的弱小,也可能被苍鹰叼走的是它,可它无惧,因为它是母亲,我草莽出身,自视不是苍鹰,但我还能做那只张开翅膀的母鸡,苍鹰敢来,我死,也啄瞎它一只眼。”

说完这句话后珍妃转身而行。

茶爷冲出来要拦,拦不住就是大事。

珍妃看了茶颜一眼,嘴角带笑:“你出剑的样子我看过,楚皇剑果然名不虚传,可你现在不是我对手,你也拦不住我,若那位授你剑术的楚先生在,或许能拦一拦。”

茶爷跪下来:“不能去。”

珍妃摇头:“你不懂。”

半个时辰后,珍妃提剑入后族。

禁军出动,澹台袁术亲自带兵,三千禁军将后族那好大一片宅子围的水泄不通,另有三千禁军封锁了过往所有路口,任何人不得靠近不得随意走动进出。

百姓们议论纷纷,说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后来听说,当夜里不知道哪里来的许多飞贼闯进后族行凶,一口气杀了二十几个人,百姓们自然不知道被杀的是谁,当时在后族大宅里的人却知道,死的都是和皇后走动密切的人,其中有几个是当初还曾常住在留王府,他们自己可能都忘了,在留王府的时候陛下不在,皇后让人按住珍妃跪在那连抽了十几个耳光。

“若非我忍了,你们当年能制得住我?”

珍妃说。

剑剑落人头。

那一刻,她可能已经疯了。

连皇帝都不知道为什么珍妃如此失态,好像一头被威胁到了狼崽子的母狼,露出獠牙,谁靠近就咬谁,那天夜里后族的人自然不是不敢反抗,就算那是珍妃可这般直接闯进来也不行,然而没有人挡得住珍妃的剑,当然,还有那么多廷尉府的廷尉随行,珍妃提剑向前,两边廷尉府的人好像两堵墙。

韩唤枝心里唯有一个念头了......这都廷尉便是不要了也不能让珍妃娘娘出什么事,那是陛下最在乎的女人。

这二十年来,韩唤枝见到的珍妃都是那个温婉亲善的珍妃,从不曾发过脾气,对谁都好,与谁说话都轻声细语,他几乎都忘了珍妃发怒的样子,而显然今夜珍妃太不正常,哪怕是和当初那个横行江湖的马帮小当家比起来,也不正常。

杀气太重。

戾气太重。

没人见过这么狠的珍妃。

珍妃一把揪着后族那位主事人,当今皇后的亲哥哥杨彦年的脖领子进了书房,进门之前回头说了一句,进来者死。

除了珍妃和杨彦年之外,谁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书房里。

珍妃一脚将杨彦年的踩在地上,脚踏胸口。

“我为了是珍妃,你妹妹当年抱走我的孩子我忍了,所以我痛苦二十年,后悔二十年,现在的我可以不是珍妃,你妹妹也就不用觉得我威胁了她的位置,可你应该记住,你们还敢去伤害茶颜伤害沈冷,我会再出宫,出则不回,若让我下次拔出此剑,你杨家上下,必有满门与我同下地狱。”

说完这句话大步出门,出了正堂之后一甩手,白麟剑化作一道流光飞出去,砰地一声戳进杨家正堂正门上挂着的匾额正中,白麟剑半截刺进去,剑身嗡嗡的摇摆。

珍妃回宫。

陛下眼巴巴的等着,他毕竟是不好亲自去后族那边的,以为珍妃回宫会第一时间来找他,哪想到珍妃根本就没有来,而是直接去了皇后宫里。

砰!

皇后延福宫的宫门两扇都飞了出去,一脚踹飞两扇门的珍妃直入延福宫,大步走进内堂,在皇后惊愕的眼神之中,一把将皇后抓着衣领提起来,然后重重往地上一摔,这一摔把她摔七荤八素三魂七魄都摔没了一大半。

“给你脸了?”

珍妃的第一句话。

“你可再试试。”

珍妃的第二句话。

“若非陛下在乎你,我会忍你?”

珍妃的第三句话。

“我豁出去的时候,你必死于我前。”

第四句。

“再生事,我以你家做我白麟剑的剑冢,一剑镇在那,我看谁敢入轮回。”

第五句。

说完之后转身就走,吓得一群人不知所措。

东暖阁。

陛下在搓手,当然不是因为冷。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皇后一直骂珍妃是狐狸精,可她总是会忘了,狐狸精会勾引人,可首先她是狐狸精,这不是一句废话,因为狐狸精想杀人,比人杀人要快的多。

“都做了些什么?”

皇帝搓了好一会儿手后问站在那脸色发白的韩唤枝。

“杀了好些人,茶儿姑娘的绸缎铺子外面杀了五个,臣拦不住,然后进了后族,杀了二十六个,若非臣跟进去的快可能死的还会更多,对了陛下......娘娘的那把白麟剑还在杨家正堂匾额上插着呢,要不要拿回来?”

“插着吧。”

皇帝还在搓手:“拿回来她万一生气,朕也降不住。”

韩唤枝:“......”

皇帝:“这句话不许传出去。”

“是。”

“去了皇后宫里?”

“是,一脚踹飞了两扇门,陛下,这怎么办?”

“怎么办?”

皇帝想了想:“明天找几个工匠来把门安回去。”

“啊?”

韩唤枝心说就这样?

“算了,换两扇新的吧,就说是年久失修坏了,给延福宫的人传话,谁说出去,诛三族。”

“是。”

应了一声的是代放舟,这句话只能是他应一声。

“杨家那边呢?”

韩唤枝小心翼翼的问:“毕竟死了那么多人,这事开国以来都不曾有过......若是杨家的人执意追究,怕是......”

“进了贼,禁军是去抓贼的。”

皇帝一边搓手一边来回走,哪里有空去想什么杨家:“总不能让她怎么样,她这些年收敛性子已经不容易,偶尔发一次脾气,朕得护着她,朕不护着她谁护着她?”

韩唤枝恍惚了一下,忽然间发现了一件事,自己竟是现在才反应过来。

陛下和珍妃当年,乃至于现在,自己总觉得在其他什么地方见到过,此时此刻方才醒悟那不就是沈冷和沈茶颜现在的样子吗?所以韩唤枝不由得傻在那,因为自己想到了这一点而有些不敢相信,陛下和珍妃当年如此,沈冷和沈茶颜现在如此,真的......是巧合?

“皇后那边没什么反应吧?”

代放舟连忙垂首回答:“还没有人过来禀报,应该是没什么事。”

怎么可能没什么事,皇后是真的吓傻了而已。

皇帝在东暖阁里来来回回踱步:“气也生了,人也打了,怎么还不来见朕?”

“陛下,珍妃娘娘好像又出宫去了,应该是去了夏蝉亭园。”

皇帝心说这是去见自己爹娘了,那还好那还好。

韩唤枝想着陛下不冷静,自己可不能不冷静,这事若是处理不好就是大宁立国数百年来最大的丑闻,也是最大的笑话,于陛下来说,更是会被人说三道四,大宁百姓若都知道了,会怎么说陛下?会怎么议论大宁法度?

“杨家那边总得解释一下,也安抚一下。”

“为什么?”

皇帝看向韩唤枝:“给他们脸了?”

韩唤枝低头不语。

皇帝也忽然想起来什么:“沈冷呢?那个傻小子别再干出来什么傻事!”

韩唤枝也一惊,心说这下坏了,只顾看着珍妃,竟是忘了那个家伙。

珍妃一怒,毕竟还有分寸。

就在这时候有内侍急匆匆的跑进来:“陛下,巡海水师提督沈冷和夫人沈茶颜在宫门外求见,宫门已禁,是不是让他们回去?”

“让他们进来吧。”

皇帝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心说总算是没再去杀一通。

不然怎么说,又进去贼人了?

后族真忙。

禁军也得忙。

沈冷去了,但没去成。

皇帝拦不住珍妃,可若是皇帝做什么珍妃一定拦得住,沈冷拦不住沈茶颜,可沈冷要做什么沈茶颜一定拦得住。

揪个耳朵的事。

多大点事。

热门小说长宁帝军,本站提供长宁帝军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长宁帝军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五百零六章 摘剑 下一章:第五百零八章 全面打
热门: 逍遥小书生 神印王座 沈浪徐芊芊 绝品强少 凤逆天下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夜天子 绝世武神 大魏宫廷 恰似寒光遇骄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