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黑暗中的夕鹤 6

上一章:第四章 黑暗中的夕鹤 5 下一章:第五章 奇迹的翅膀 1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吉敷在黑暗中张开眼睛。心里想着:这里是哪里?身体的疼痛也在他醒来的时候同时苏醒。疼痛一阵一阵地袭来。他感觉到有人在拉他。这里是雪地上,他的双手被举高到头的位置,有人正在拖动他。

“等一下……等一下……”他说了好几次,但是声音嘶哑,根本不成话。

“等一下,好痛!”终于说清楚了这一句,被拖拉的感觉立刻就消失了。他的双手被轻轻地放在雪地上,有人走到他的身边。

“竹史。”随着这个声音,他的头被抬起来,身体被轻轻抱住。是通子。

“对不起。”通子说。“真的很想见你。可是又不能见你,所以想能够听到你的声音也好……这样连累到你,真的很对不起。”

“不要说这些。”吉敷一边喘,一边说:“这里是哪里?过多久了?”

忍耐着骨头嘎吱响的声音,吉敷坐起上半身,看了一下周围。这里好像是白山竹丛的附近。

“这里吗?是刚才的附近。你问过了多久?”通子说:“没有多久,才五分钟左右吧。”风声中的通子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在哀鸣。

“那就糟了。藤仓兄弟如果发现刚才是被我唬住了,或许会再回来看。我们必须快点离开这里。”

“你受伤了?”

“嗯。我不能再受伤了。扶我一下,我要站起来。”

靠着通子的肩膀,吉敷终于又站起来。痛又回来了,但是麻痹的感觉不变,也没有想吐的感觉了。踩着白山竹的落叶,他们往国道的方向走去。

“接下来要怎么办?”通子问。吉敷因为疼痛而一直皱着眉头,过了一会儿才说:“通子,你会开车吗?”

“如果是自排的车子的话……”

“太好了。我的车子停在国道上,是自排的车子。我的身体已经没有办法开车,你来开车。不过,前车窗的玻璃不见了。”

“前车窗的玻璃不见了?”

“是呀,一定会变得很冷吧!”

在痛得几乎无法呼吸的情况下,竟然还可以开玩笑。吉敷的身体状态没有改变,但是得到了意想不到的胜利,他的心境改变了。现在再想,刚才的车祸对他来说,竟是一件好事。那一撞,让他对自己的身体进入完全绝望的境地,他才有那种反正要死了的觉悟,而豁出一切。如果他对自己的身体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一定会挑战那两个兄弟,最后的结果是简单地就被打倒在地。

他的车子还在原地,但是白色的SEDAN已经不在了。吉敷指着驾驶座,问通子:车子的钥匙是否还在?刚才他离开车子时,并没有拔掉车子内的钥匙。藤仓兄弟逃走时,很有可能顺势拿走他的车钥匙。

“在呀!”通子说。

“把椅子上的玻璃碎块扫掉,发动车子的引擎。”吉敷说完,便靠着车子,等待通子完成他的指示。不久,他听到引擎发动了的声音。这时他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他想:通子会发动车子的引擎了,她真的长大了。

“副驾驶座上的玻璃碎块也扫掉了。接下来呢?”通子问道,然后探头看着车子里面,打开车内灯。

“检查车灯。刚才的车祸可能把车灯撞坏了。如果两边的灯都坏了,就只好放弃这辆车子,想别的办法离开这里了。打开车灯看看吧!”

前面的雪地亮了,车灯好像没有坏,看来还有希望。吉敷不想拖着现在这样的身体,在路上拦车、搭便车。

通子从驾驶座上下来,绕到车子的前方,说:“只有一边是亮的,另一边坏了。”

“只有一边吗?有点麻烦。那就慢慢开吧!”吉敷说完,就慢慢地爬进车子里,坐在副驾驶座上。

“很冷呀!把暖气开到最大吧!”吉敷说。

“已经开到最大了,但是还是冷。对了,我有透明的塑料布。”

“透明的塑料布?”

“嗯。不过,只有包袱巾那么大,没有办法把前车窗全部盖住。可是,我没有胶带。”

“后车厢内有胶带,马上贴起来。贴你那一边好了,我靠近你一点就行了。”

吉敷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通子把透明的塑料布贴在前车窗上。不能帮通子的忙,让他很难过。因为有风,所以通子独自贴得很辛苦。弄了一阵子之后,通子终于完成了一辆古怪的车子。如果不是现在这样的身体状况,看到这样的车子时,吉敷一定会捧腹大笑。

“这是一辆破破烂烂,别出心裁的补钉车。”

“嗯。和现在的我一样。你看得见前面吗?”

“没有问题。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通子,我想问你一件事。”吉敷护着侧腹,忍着疼痛,看着通子的眼睛,说:“你杀了藤仓市子和房子吗?”

“我没有杀她们。”通子也直视吉敷,并不闪躲吉敷的眼神。

“很好。那我们去钏路。”吉敷很干脆地说。

“你要让我被逮捕吗?”通子悲伤地说。

“你要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成为阶下囚。”吉敷看看手表。现在还不到八点,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三个小时。只要在明天早上九点以前解开三矢公寓的奇怪命案之谜,通子就可以脱罪了。

可是,万一无法解开谜团,就得面对最不想面对的结果。那样的话,还不如没有找到通子。

三矢公寓的命案谜团很棘手,若是平常的话,吉敷不会下这么危险的赌注。可是,现在有通子这张王牌在手,三矢公寓命案的真相,她应该多少知道一些。因此,他觉得这个赌注是有胜算的。

车子上路了。虽然有塑料布做的前车窗,但风很大,还是很冷,风声更是咻——咻地从耳边扫过。

“知道路吗?”吉敷一边发抖,一边问。

“嗯。”通子点点头,然后说:“很冷吧!”又说:“你的伤是车祸造成的吗?”

“车祸只是其中之一,我受了很多伤。”吉敷回答。

“还是先去医院看你的伤势吧?”

“没有时间去医院了,我们的时间只到明天早上九点。我不要紧,可以忍耐到钏路。”

“骗人,你的脸色非常不好。”

“那是因为太冷了。不说这个,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吧!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你。首先,你为什么那么听藤仓兄弟的话?”

“这件事说来话长……”通子手握着方向盘说。

“你就慢慢说吧!反正开到钏路还很远,而且只有一只眼睛的车子也不能开快。”

“可是,我现在不想让你讨厌我。”

“这是什么意思?那你什么时候可以告诉我?”

“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们好不容易再见面了。刚刚见面,所以……再等等吧!”

这样吗?女人的心思就是这样的吗?吉敷如此想着。可是,这个问题是这个命案的核心,他不能等呀。

“那个理由和你五年前离开我有关吗?”

通子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动了一下脖子,说:“嗯。有,所有的事都有关。”

“所有的事?”吉敷追问:“包括你那些奇怪的‘毛病’吗?害怕小瓶子、害怕飞蛾、害怕盛冈家里有鬼面具的那个房间等等的‘毛病’吗?”

通子叹了一口气,说:“是的。”

“你的意思是所有的事情都和藤仓兄弟有关?”

“是的。但是,我现在不想说那些。”通子有点歇斯底里地说:“刚才你拚了命地救我了,不是吗?”

“嗯。”

“我们好不容易见面了,我不想一见面就谈这些事。”

吉敷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寒冷和疼痛让他把自己的身体缩成一团。

“冷吗?我的外套给你盖吧?”

“说什么!那你怎么办?”

“你受伤了嘛!”

“没关系,我不要紧的。”

“可是……”

“我不要紧。”

两个人都沉默了,只听到咻——咻——的风声。

“没想到这样开车还满舒服的。”通子先开口说:“好像在骑摩托车。”

“通子。”吉敷说:“你长大了,现在是真正的大人了。”

“是呀!一个人独力经营一家店,必须面对很多事情,不长大不行。”

“刚才很抱歉。”

“我骂了你,说你比废物还不如什么的。刚才我太激动了。”

“不用道歉,我很高兴你那样说我。”

“高兴?”

“因为没有人会那样说我了。”通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轻微颤抖着。她是因为冷而发抖吗?

“我觉得我完蛋了。从前我就是个没有用的人,近来这种感觉更是愈来愈明显。我的个性很不好。”

“是吗?你只是比较好强而已。”

“那叫逞强。连我自己都讨厌我自己。”

说话也让吉敷感到痛苦了,他沉默下来,意识渐渐模糊。

突然觉得有人在摇动自己的臂膀,吉敷一下子醒过来。刚才好像睡着了。他的额头上有一只冰冷的女性的手。“你发高烧了,最好去看医生。”

“没有关系,不要停车。”吉敷指示道。

刚才睡着的时间虽然很短暂,但是已经很好了。得到意外的胜利,又和通子重逢的喜悦,让他的心情比较开朗,紧张的心情也随之松懈,所以才能安心地睡着。可是一醒来,疼痛和高烧所带来的不舒服感,立刻统统回来了。他觉得疼痛加剧,高烧也更严重,说话变得更辛苦。

“钏路也有医生。”

“现在应该以你的身体为重。”

“不让你成为有罪的人,才是最重要的。听我的,否则明天早上九点以后,你就是通缉犯。”

吉敷一直在发抖,牙齿都无法咬合了。因为高烧的关系,他觉得说话真的很累。

“要通缉你的文件,明天早上就会被送出去。为了挡住这份文件,我们必须在明天早上九点以前解开三矢公寓奇怪命案之谜。这是不让你成为通缉犯的先决条件。我的身体可以以后再治疗。这里叫不到计程车吧?”

“这里叫不到计程车。”

“没办法,那就继续开车吧!”

“去钏路吗?”

“我不知道……”

“通常你们见面的地点是哪里?”

“在店里,而且是白天的时候。”

“在‘丹顶’吗?”

“是。”

“和你见面的人是谁?”

“大都是弟弟,次郎。”

“他对你说了些什么?”

“他说:你最近看起来很累,要不要去东京旅行,散散心?他说得非常体贴,我也觉得工作得很累,真的很想出门旅行。那时我的工作正好遇到瓶颈,又很想去东京,所以虽然觉得他的行动有点奇怪,还是搭着列车到东京了。”

“为什么那么轻易就听了他的话?”

“他带着坐到札幌的火车票来,还给我饯行。”

“他也给你钱了?”

“嗯。”

“你没有想到这是一个陷阱?”

“当时没有想到。后来看到报纸还吓了一跳,觉得很可怕。”

“然后你就到了东京?”

“嗯,我很害怕,心里很想找你帮忙。可是到了东京,又不敢去找你……”

“为什么不立刻打电话给我?”

“因为我已经被怀疑是杀人嫌犯了,你又是警官,所以……”

“因为我是警官,你不是更应该打电话给我吗?”

“我怕麻烦到你。”

“那你干嘛在走的时候还打电话给我?”

“因为我很想听听你的声音。”

“你每次都这样。后来去阿寒湖的时候,也打了那样的电话吧?”

“对不起,我只是想听你的声音。我喜欢你的声音。”

吉敷苦笑了,说:“喜欢我的声音吗?只是我的声音啊!”

“啊,对不起,不只是声音。我是怕说了,会让你觉得麻烦。其实你的一切我都……曾经很喜欢。”通子略微犹豫了一下,用过去式说明自己的感觉。

如果会觉得麻烦的话,就不会让自己受伤到这种程度了。吉敷想这么说,却没有说出口,而且,今后也不会说出这句话。

“给我电话之后,你就搭了‘夕鹤九号’。”

“嗯。看到你来月台时,我很高兴。”

“后来,藤仓令子到A卧铺想杀你?”

“是的。”通子说这句话时,全身发抖。

“以前你见过藤仓令子吗?”

“以前在钏路时,曾经在路上见过几次……竹史,我必须老实告诉你,我做了很可怕的事。”

“嗯,你杀死了藤仓令子?”

“你知道了?”

“当然,我的职业和杀人的事情有关。”

“是呀!”

“你睡觉的时候,她突然出现,并且想杀死你?”

“对。”

“那时快四点了吧?”吉敷又说:“她拿着刀子来杀你,可是你一手抓住她拿刀子的手,就在推拉的过程中,刀子割到令子的脖子动脉。”

“没错,就是那样。好可怕。”

“逃离现场的时候,你在紧张的情况下,把令子的行李也一起带走了。”

“嗯。”

“或许是吧!”

“他们果然复制了你屋子的钥匙。”

“嗯。”

“离开盛冈的‘白杨舍’以后,你去了哪里?”

“你果然去‘白杨舍’了。我想你可能会去‘白杨舍’找我的。你看了那封信了吗?”

“看了。”

“果然……我现在很希望你没有看那封信。”

“没办法,已经看过了。”

“你带着那封信来钏路吗?”

“嗯。”

“还给我吧!”

“为什么?”

“因为那里面写的都是谎话。”

“那封信现在不在我身上,在钏路市的寄物柜里。”

“那你以后还给我。”

“如果我没有忘记的话。好了,刚才我问你,你后来去哪里了?”

“我到处走。因为很想死,所以我去了陆中海岸的鹈巢断崖,可是到了那里又觉得很害怕,所以……”

“所以你就来到北海道,去那四个湖看看。”

“竹史,你真的很厉害。”

吉敷想:原来通子现在才知道我的能力。以前在一起生活的时候,通子并不了解他的工作,他也不会把工作上得意的事情拿回家里说。

“因为我知道你有这种感性的一面。你到了阿寒湖后,住进天花板和挂轴上都有斑点、污渍的湖畔便宜旅馆,并且坐在房间的窗边,看着被夹在两栋楼房间的湖面。那时你的心情很坏,所以又打了电话给我。”

“为什么你连这个都知道?确实如你说的。”

“可是我不在家,因为我出来找你了。于是你猜想我可能去中村家,便打电话去他那里。没想到你还记得中村的电话。”

“因为他家的电话很好记嘛。”

“接着你去了屈斜路湖的和琴温泉,并且在今天下午三点过后,打电话到钏路的‘白色’。结果藤仓兄弟就跑来这里杀你。对吧?”

“对。”

“你为什么要打电话给藤仓兄弟?”

通子不看吉敷,也不回答,只是继续开车。

“唔,为什么?”

“不只是今天,我平常就会定期性地打电话给藤仓兄弟。告诉他们我在哪里,接下来要去哪里。”

“为什么?”吉敷瞠目以对,愤怒的情绪让他呼吸困难。不过,这股怒气却让他的力气苏醒。

“原来如此。难怪藤仓令子知道你会在‘夕鹤九号’列车的A卧铺。”

“嗯。”通子悲伤地点点头。

“你真傻!哪有人像你这样自找死路的?你明知被他们陷害成杀人嫌犯了,还让他们知道你在哪里,好让他们派人去杀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通子没有回答,只是叹气。

“今天又打电话给他们,结果他们就亲自来动手了。”

“今天的电话是因为我没有钱了。”

“没有钱了?你想接受像螳螂一样的家伙的金钱接济?”

“不是那样的……”

“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找不到你呀。”

“因为找不到我,所以才找藤仓兄弟吗?”不只身体,吉敷连精神都感到疼痛。每一条神经都好像被针刺一样的痛。

“不是的,我没有想过要拿他们的钱。”

“那么是为什么?”

“不要这样说话,否则我说的都是谎话。”

吉敷沉默了,他不再说话,只是等待通子开口。

“因为我觉得我已经不行了,所以才打电话给他们。”

又是沉默。但是吉敷心里很烦躁。

“什么事情不行了?你打电话给藤仓兄弟要钱,没有想到他们会藉此来杀你吗?”

“我想到了,我当然会想到这种事。毕竟之前已经有令子的事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打电话给他们?”

“因为我想死。在旅途中,我一直在想要怎么死,我希望死前可以再听听你的声音,所以才打电话给你。在东京时打的那通电话,也是这么想的。”

“打那通电话时,你就已经想死了?”

“嗯。可是我很没有用,一个人死不了。”通子说着奇怪的话。

“所以你想找藤仓兄弟帮忙你死?”

“因为你绝对不会帮我这个忙吧?”

“当然!”

“所以我只好找他们。”

“你的话很奇怪。既然你想死了,那么藤仓令子去杀你的时候,你为什么还要反抗?”

“因为我不想被女人杀死。”通子的声音又激动起来。

吉敷实在不了解通子的逻辑。“不想被女人杀死,却可以被藤仓兄弟杀死?”

“因为这是有原因的。死于他们的手中的话,我也没有什么话可说。因为不管他们有任何要求,我都不能拒绝他们。这种情形从和你在一起以前就这样了,我只是没有办法告诉你而已!这是有原因的。”

“原因?和我刚才说的你的那些‘毛病’的原因一样吗?”

“是的。”

“明知道自己在三矢公寓的房子被拿来当作杀人的场所,还出门去旅行;知道自己可能被当成杀人犯了,还听从他们的话,四处逃亡;也是因为那个原因吗?”

通子稍微犹豫了一下,才说:“是的。”

“我想问你底是什么原因。但是,你还是不想说吗?”

“不,我想说。我真的希望你能听我说。但是,我怕你听了以后会讨厌我,会瞧不起我。”

吉敷不说话,他想到:如果自己变得瞧不起通子了,那该怎么办?自己的这一身伤,不就是一个笑话吗?

平日里,吉敷确实有些瞧不起大多数的女性犯人,有时简直不把她们当成人看,或者可以说是把她们当成次等人看待。他想到:万一自己也对通子产生轻蔑的心情,那会是多么难堪的事呀!为了她而遍体鳞伤的身体,肯定会痛上加痛吧。

可是,不把那个原因问清楚,或许这个案子的谜就解不开——

“藤仓令子对你有恨吗?她有杀你的理由吗?”

“嗯,有的。”

“五年前你要离开我的时候,并没有说出真正想要离开我的原因吧?”吉敷再三考虑后,又说:“不,或许你说了,但是我没有听到?你真的说了吗?”

通子摇头。

“那么,离开我的理由也是那个原因吗?和藤仓令子想杀你的原因一样?”

“对,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那个原因。那也是我想死的原因。”通子的声音变得很冷漠。

“还有,你的户口没有迁入钏路市,也和那个原因有关?”

“是的,也是那个原因。”通子悲哀地点头。吉敷下定决心了。

热门小说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本站提供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章 黑暗中的夕鹤 5 下一章:第五章 奇迹的翅膀 1
热门: 心理罪·画像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 斗罗大陆(斗罗大陆原著小说) 死光 强撩 全星际都爱我做的菜 破窗 高一零班 心理罪·城市之光 七宗罪12:天台埋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