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黑暗中的夕鹤 2

上一章:第四章 黑暗中的夕鹤 1 下一章:第四章 黑暗中的夕鹤 3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忍耐着每走一步都会引发的疼痛,吉敷终于走到旅馆的门前。原本在大厅里的服务人员,此刻正好在外面的玻璃门旁,准备关门。吉敷来到可以看到服务人员背影的阶梯前,并且踏上第一阶楼梯了。他很想出声叫唤服务人员,但是叫不出声音。爬到第五阶的时候,那个服务人员终于发现他了,便很快的走下来。

“怎么了?受伤了吗?被车子撞到了吗?”服务人员立刻扶着吉敷。

“不,不是那样。”吉敷第一次感受被人扶持时的轻松感。他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和人打架了吗?”听得出服务人员的声音里有不耐烦的意味。吉敷很辛苦地才从口袋里拿出证件,以沾着血迹的右手出示。

“我不是坏人。我在前面的地方被攻击了。”

“能自己走到房间吗?”

“没有问题。”

“要不要叫医生?”

“医生都已经睡了吧?我没有问题。”

服务人员再度拿下外面门的锁。他熄了灯,才走回大厅。吉敷觉得暖和了,手和脸颊的刺痛感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麻痹的感觉。

左脚也是麻痹的。强烈的疼痛感虽然已经消失,却还是无法弯曲。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他几乎把全部的体重都放在这只脚上了。在没有拐杖的情况下,吉敷好像靠着墙也能走了。服务人员走过来,想扶他一把,但是他拒绝了。他独自慢慢地走到电梯口。明天也必须这样自己走才行。

在电梯里稍微喘一口气,休息一下之后,他才拖着左脚,走过铺着地毯的走廊,来到自己的房间前面。吉敷用钥匙打开门,进门后立刻开灯。好不容易才脱掉上衣,拿下领带,丢到床上。接着,他打开浴室的灯,进入浴室,站在镜子前面。

左眼的下方又黑又肿,鼻子下和嘴角都有血迹。血迹已经干了,但是用手摸摸,那还是软软的血块。这样的一张脸,实在不像人的脸。

他在水槽里放了热水,水蒸气上升,温暖了吉敷的脸。

洗脸的时候,他把热水含在嘴里,漱了好几次后再吐出来。结果变成红色的热水里,夹杂着黑色的小血块,从排水孔里消失。漱完最后一口,吐口水的时候,口腔里疼痛异常,大概是嘴巴里处处是伤口的关系吧!吉敷觉得想吐,蹲了下来,却没有吐。

从衣服上看来,无法想象吉敷所遭受的攻击。因为是在雪地上挨打的,所以除了衬衫上有血迹外,他的身上没有沾到一点点泥土,衣服上也没有任何扯裂的痕迹。脱掉上衣的上半身上,侧腹的地方黑了一大块,那是严重的皮下出血。手指头轻轻碰一下皮下出血的地方,就觉得痛得要命。吉敷根本不敢按那个地方,因为只是把手掌放在上面,就觉得痛了。

幸好房间里很暖和。他拿两条毛巾沾冷水,裸露着上半身躺在床上,将湿毛巾放在左眼下。

有人敲门。刚才那个服务人员带着急救箱来了。

“我觉得您还是擦擦药比较好。”那服务生说。

“谢谢。请把急救箱放在那里就好了。”吉敷说。

“我帮您擦吧!”服务生说。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来。”

“可是,还是有人帮忙比较容易吧?”服务生还是站在原地。

“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吉敷强调地说。

“那样吗?那我走了。”服务生说着,就出去了。

吉敷不想起来锁门,他一直在床上躺着。

以前好像也有过现在这样的感觉。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呢?想起来了,是高中的时候。吉敷高中时参加橄榄球社,经常会在学校的运动场里活动。可是学校的运动场很小,所以橄榄球社只好和棒球社轮流使用运动场。有一天不知怎么着,两社团竟然同时在运动场上出现。

当时他正好跑出中线,准备接球,却听到学长大喊“喂,危险”。吉敷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就感到左眼的部位疼痛得不得了。接着就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倒在泥土地上。打到他左眼下方的,是棒球社的人打击出来的一记平飞直球。

后来有人告诉他:幸好打击者与他相距五十公尺以上,如果当时的距离更近一点,那一球或许会要了他的命。被球击中后,他在两位学长的搀扶下,进保健室休息,并用湿毛巾敷左眼的部位,躺在保健室的床上休息。比较不痛的时候,他曾经拿掉毛巾,,可是左眼还是张不开,就算勉强张开了,眼前也一片黑,什么也看不见。

练习结束的时候,棒球社的候补球员来了,并且用脚踏车载他去市区的眼科医生那里。手臂上打了一剂让人痛彻心肺的针后,就被带进一间暗房里。医生拿着蜡烛站着,叫他看蜡烛的火焰。他勉强张开左眼,虽然看到火焰了,但是看到的不是一个火焰,而是两个,这表示他的左右两眼有落差。后来医生把蜡烛移开了,但是他的左眼上方依然有个火焰的影像;不管再怎么努力,再怎么修正,就是无法让两个火焰的影像合而为一。

他记得当时自己非常害怕,还以为这一辈子就这样完了。

吉敷觉得现在比那时还要严重。拿掉毛巾以后,左眼虽然勉强可以看得见,但吉敷心里还是想着:我的左眼怎么这样倒霉呀!

明天要怎么办呢?向牛越夸口说能找到通子,其实他心里一点把握也没有。明天自己到底要去哪里昵?必须有个目标才行。但是自己现在这样的身体,就算有了目标,也未必有信心能够到达那个目标呀!不过,如果让他知道通子十之八九可能在某个地方——不,只要有五成的可能性就行了,他就算用爬的,也会爬到那里去。

疼痛的感觉慢慢的减缓,身体比较轻松了,但是体温却渐渐的在上升。发烧了吗?吉敷自言自语地说。吉敷知道发烧的可怕。以前有一次,他因为打架而受伤,当天晚上就因为发烧而难过不已,呻吟了一夜都无法入睡。吉敷心想:此时此刻自己处于旅途之中,身边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今晚恐怕又要整晚呻吟,无法入睡了。

他试着回想被棒球打到的时候。那是很久以前的事,记忆已经不是那么清楚了,可是,那时好像没有发烧。这次比那次严重,不知能不能逃过发烧的命运。

要救通子!吉敷迷迷糊糊的脑筋里,最重要的就是这件事。

救通子的方法,大概有两个。一个是在一月六日早上以前找到通子,并且将她带到钏路署。

吉敷确信通子不是凶手。他认为通子一定有把柄落入藤仓兄弟的手中,才会被利用,并且听命于他们。通子应该知道真相吧?如果凶手真的如吉敷所想,确实是藤仓兄弟,那么,通子可能知道藤仓兄弟杀害他们的妻子的手法吧!而他们的不在场证明,是否会在通子说出真相时破功呢?

吉敷认定藤仓兄弟就是凶手,且不愿看到通子因为通缉令,而被当成杀人凶手,所以才会对牛越说,会把通子带到他面前。可是,就算通子知道凶手是谁,却不见得知道他们是怎么杀人的;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万一真是那样,那么通子还是可能被逮捕。不过,找到通子时,先把这个问题问清楚,就可以了。

还有一个方法。这个方法简单明快又确实。那就是吉敷自己解开命案的种种不可解之处,证明藤仓兄弟是杀人犯,这就行了。只要能证明他们兄弟两人是凶手,就可以洗脱通子的嫌疑。

吉敷闭上眼睛,移动一下双眼上的毛巾,心里想:我办得到吗?他知道证明藤仓兄弟是凶手,才是最好的办法。因为只是把通子找出来,案子还是不能获得解决。就算能在五日晚上以前找到通子,但是通子如果说:早把自己屋子的钥匙交给藤仓兄弟,并且离开钏路了,所以根本不知道藤仓兄弟做了什么事。

如果真是那样,那该怎么办?还是要硬带通子到钏路署吗?他知道自己不会那么做,反而会在苦思之后,让通子逃命去。或许还会担心通子钱不够用,而把自己身上的钱全部给通子。如果最后的结局是这样,那么通子仍然逃不了被通缉的噩运,自己也得为了帮助通子逃亡,而引咎递出辞呈。

想来想去的结果,吉敷觉得:承蒙牛越的帮忙,好不容易争取到的两天宝贵时间,应该利用这两天来破解三矢公寓的离奇事件,而不是用来寻找通子。但是——吉敷又想:办得到吗?这个案子非常棘手,实在是太过离奇了。吉敷因为深知通子,了解一些事情,才会把杀人犯的目标锁在藤仓兄弟身上,否则也会像牛越一样束手无策,最后只好使用最权宜的方法,设定凶手就是通子,然后祭出通缉凶手的手段。

虽然知道凶手是藤仓兄弟,但是要证明他们犯罪,却很困难。盔甲武士的幽灵和灵异照片等等事情,实在是太奇怪了。必须弄清楚这两个怪事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它们或许和整个案子有关吧?如果能解开案子之谜,或许就能了解那两个奇怪的事件是怎么一回事吧?

现在就是必须决定要采取哪一个方法的时候。这个决定十分重要,影响了明天开始的所有行动。到底要采取哪一个方法?选择哪一条路呢?怎么做,才能真的帮助到通子呢?

吉敷不知道,也就没有办法做决定。找通子和破解三矢公寓的谜团,对现在的吉敷而言,是同样困难的两件事。不管是哪一件,他都没有信心,都不知道要从哪里下手,也都没有任何线索。

如果选择破解三矢公寓的谜团的话,那么要从哪里着手呢?该做的事好像都已经做过了。这个案子和他以前所处理过的案子,本质上就不一样,不是用脚到处询问、调查,就可以解决的;何况,询问、调查的工作,可以说今天都做完了。如果要找人问话,并不是没有人可以找,只是吉敷觉得那已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因为问来问去的结果,会和今天一样。

吉敷的脑子里浮现三矢公寓的情况。他看过所有的现场,包括夜鸣石、公寓使用地内的小河、管理员室等等。他曾经从夜鸣石的旁边,抬头观察通子屋子的窗户;也从那个窗户俯视过夜鸣石。

他也隔着小河,看过对岸的三号楼,藤仓就住在三号楼里。人在三号楼里的丈夫,如何能够杀死人在一号楼五〇三室里的妻子呢?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太难解了!心里一旦有了这个念头的同时,放弃藤仓兄弟这条线的想法,也油然而生。但是回头再想,连一心想救通子的自己都这样了,何况是钏路署里的那些人。

还有,倒退着走路,只会出现在照片里的盔甲武士幽灵,又是怎么一回事?——吉敷没有信心解决这个问题。或许是现在身体的状况不好,所以觉得自己没有能力解决,更别说要在两日内解决了。

可是,牛越赌上个人的职务立场,挺身为他争取了两天的时间,他不能对不起牛越的诚意。

不管怎么说都不能浪费这两天的时间。可是吉敷的年假却就要结束了,就算他能在六日早上给牛越一个交代,然后立刻搭飞机回东京,六日那一天还是不可能回署里上班的。

吉敷这一组的工作,去年一整年都很辛苦,今年的过年能放到四日,已经可以说是奇迹了,实在很难开口再向主任请假;而且,现在和他搭档的伙伴小谷,如果听到他要请假,一定也会露出不高兴的表情吧!这个假实在太难请了,更何况吉敷还说不出要请假的理由。

但是,无论如何还是要早点让署里的人知道自己要请假比较好。看看时钟,已经十二点了,主任和小谷都已经睡了吧!

吉敷想到中村。中村和主任与小谷都很熟,或许可以请他代为讲情。中村也是吉敷和通子婚礼时的媒人,和吉敷的交情当然与一般不同。吉敷曾告诉中村:五日下午会回去署里上班。中村也对古敷说:正月三日晚上要在家里招呼客人,上床睡觉的时间会比较晚。

吉敷慢慢的从床上起来。如他自己先前想的,侧腹的疼痛因为起床的这个动作,马上就回来了。吉敷咬着牙,不顾疼痛地下床,每向前踏出一步,眼前就一暗。蹒跚前进的结果,吉敷的右肩还撞到墙,侧腹当然就更加疼痛,连左脚也激烈地痛了起来。

他的身体像滑行一样地滑过墙壁,来到门的前面,按下门把上的钮,把门锁上。接着,他护着侧腹,弯着身体,慢慢走到电话旁边。可是,当他伸出右手,拿起电话机的时候,电话机就跌落床上,听筒掉到地上,他只好蹲下去,捡起听筒。

蹲下去的时候,终于看到裤管卷起的左小腿伤痕。很严重。膝盖下面十公分的地方肿起来,好像有另外一个膝盖,而且是紫色的膝盖。紫色膝盖周围的颜色是暗红色的,愈往外颜色愈淡,一直红到脚脖子。

应该赶紧治疗的,但是,他还是决定先打电话。虽说是正月有客人来的日子,不快点打电话的话,万一中村也睡了就麻烦了。叫醒睡着的人,是很不好意思的事。另外,他也知道自己的体温一直在上升,很有可能陷入脑筋不清的地步。现在都无法把话说清楚了,吉敷根本无法预测二十分钟后的自己会怎样。

从旅馆的房间拨电话出去,必须先拨0,再拨东京的区域号码03,然后再拨中村家里的电话。中村的家在文京区大冢四丁目,吉敷记得那里的电话。他们做朋友的时间很久了。

因为是长途电话,所以花了一点点时间电话才接通。先听到喀嚓的声音后,才听到接通的铃声,不久就听到对方的电话被拿起来的声音。“喂,我是中村。”带着有点戏谑口气的熟悉声音。

看来他还没有睡觉。

“是我,吉敷。”吉敷听到自己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因为声音十分沙哑。

“啊,是你呀!你是怎么搞的,打了好几次电话给你,你都不在家。你现在在哪里?”中村的声音十分开朗。

“我在外地,现在正在旅馆里。”

“哪里的旅馆?”

“北海道。”

因为不想麻烦中村,想要独自面对责任,所以他暗自希望中村不要问太多。

“客人还在吗?”吉敷问。

“不,刚走了。你打得正是时候,我刚刚才把客人送出门。”

从这样爽朗的声音听来,他好像喝了一点酒。听到中村的声音,再想到自己的声音,这么大的落差让吉敷有种绝望的感觉。但为了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的状态,吉敷想让自己的声音像平常一样的轻松。可是,那样的话,恐怕他就说不出话了。

“是这样的,我想拜托你帮我多延长一天假。我在这里有一些事要处理,我想请假到六日。”

“你那一组最近很忙,不是吗?”

“是呀,我也知道很难请假。但是……”

“你为什么要请假?我猜猜看吧!”

吉敷觉得疑惑,一时说不出话。他认为中村当然猜不出来;但是,中村为什么会那么说?一旦有了不安的感觉,作呕的难过立刻涌上心头。他弯着身体,忍耐着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难过。

“该不会是为了通子的事吧?”中村的话,让吉敷差点怀疑自己是听错了。吉敷瞪大了眼睛,问:“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是不是?老实告诉你吧,是通子打电话给我了。打到我家里了。她说她打电话给你,总是找不到你,心想你可能在我这里,所以打到我这来。”

“什么时候?她是什么时候打电话给你的?”

“昨天。昨天晚上九点左右。”

“她有说她在哪吗?”

“没有。我问过她她在哪里了,但是她没有说。我们只有交谈几句而已,她说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她好像还是一个人吧?怎么样?你是为了她而请假吧?我没有说错吧?”

吉敷犹豫了一下,才说:“是。”

“发生了什么事吗?”中村这一问,吉敷更犹豫了。

“告诉你的话,或许会造成你的麻烦。”

“没有关系。”

“可是说来话长。”

“要不要从我这边打电话过去给你?”

“不,不是为了这个。”

“怎么了?你太见外了吧?我是你们的媒人呀!听通子说话时,我也觉得她的精神不太好,好像在哭的样子。如果你们有烦恼,我有义务帮助你们的。不能告诉我吗?难道我不能让你信任吗?”

“你说什么呀?除了你,我没有人可以信任了。和通子讲电话时,你觉得她很难过吗?”

“我是那样觉得啦。”

“那我就告诉你吧!”

“我打电话给你吧!你人在外地,不要把钱花在长途电话费上。”中村硬是从吉敷口中问出吉敷现在所住的旅馆的电话,立刻挂断电话。吉敷也放下电话。没多久,吉敷的电话响了。

“好了,我现在可以安心听你讲话了,讲到天亮也没有关系,慢慢说吧!我连椅子都准备好了。”

“你那里会冷吗?”

“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快点说吧!”

吉敷做好心理准备,下定决心之后,便从去年年底通子打电话来开始说起,将事情的始末细节说给中村听。中村很谨慎地听着,偶尔随声附和一下。他听得很认真。倒是吉敷一边述说时,一边偶尔还会发生神智突然迷糊掉的情形,所以说完后,他有点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讲清楚。不过,为了不想让中村担心,吉敷并没有说出自己遭受攻击的事。

“原来如此。”听完吉敷的话后,中村说:“不过,你实在太幸运了,竟然遇到牛越在那里当主任。”

“不错。”吉敷说话的时候,不断觉得很累,肉体上的疼痛一直没有减轻,太阳穴一带更是一跳一跳地痛着,偶尔还会发生耳鸣的现象,听不到中村的声音。

“所以我非找出通子不可。她现在孤单一个人,一定是既担心又害怕,又不得不到处躲藏。我一定要找到她,帮助她。她没有对你说她现在在哪里吗?或是,她有谈到什么地点性的暗示之类的话吗?例如说到那附近有什么东西?或者你听到列车或船的声音了?”

“嗯,听你的形容,那个案子确实很古怪。牛兄总是和怪案子特别有缘。”

“钏路署对这个案子可以说是举白旗投降了。”

“加吉敷竹史进去帮忙,也破不了案吗?”

“我不想让人知道我的事,所以不知道要如何插手进去。”

“要不要找人帮你?”

“不必了。我要自己来。”

“你认为通子绝对不是凶手?”

“绝对不是通子。她是无辜的。”

“嗯,既然你这么相信她,那你就好好地处理这次的事情吧!不过,你这一组最近非常忙,主任如果知道你要休到六日,一定大发雷霆,搞不好会开除你。”

“我已经有辞职的心理准备了。”

“你说什么?”

“他如果不让我请假,我就只好辞职了。”

“胡说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喂,吉敷,你怎么了?我觉得你怪怪的。从刚才开始,我就觉得你的呼吸很乱,声音哑哑的。你发烧了吗?生病了吗?”

“中村兄,请听我说。这件事我如果放着不管,那我就完了。从前我没有帮上通子的忙,这次如果我又不能帮她,那我永远无法当自己是男人,从此无法敬重自己。”

“我了解你的心情。但你的身体到底……”

“请再听我说吧!我现在的心情就是想考验自己,不想错失这次的机会。我这样做,不只是为了通子,也为了自己。已经决定了的事,我是不会放弃的。

热门小说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本站提供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章 黑暗中的夕鹤 1 下一章:第四章 黑暗中的夕鹤 3
热门: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天骄战纪 七宗罪13:碎尸疑云 七宗罪12:天台埋骨 战神无敌 宠魅 虫族进化缺陷 万古第一帝 不努力只好回家继承皇位 骸之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