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凌辱公主

上一章:第五百零九章 文澜风vs毕长春(四) 下一章:第五百一十一章 矢口否认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两巴掌挥出去,把一伙人给唬了一跳。

紫衣张了张嘴巴,还是头次发现师傅如此神勇,这可是天下排名第二的高手文澜风啊!师傅却敢随手抽他两巴掌,试问天下有几人敢这

做?

南明老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感情这家伙是属疯子的。连文澜风都敢抽,看来自己这打挨得不冤枉。

文澜风本人虽然没了动弹的力气,但人还是清醒的。前面给自己两嘴巴还说的过去,凭什么现在又来两下,还真当自己这脸能随便抽着玩啊!文澜风当即怒眼相向。“看什么看,不服气是吧?站起来打回来啊!你不是牛的很嘛!怎么?现在熊了?”弄竹没好气的一顿讥讽。瞧他那横眉竖眼不服气的样子。当即手又抬了起来,喝道:“信不信老子再给你两巴掌?”

“唉!够了够了”。南明老祖赶紧抱住他胳膊,文澜风又不是玩具,哪能让他随便抽着玩。

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弄竹气也消了不少。也不管文澜风愿意不愿意,把他揪起,扶他盘膝做好。双掌拍在他背后,注入真元到他体内,助他将溃散的真元重新导回经脉。凭文澜风的修为,只要把真元重新收敛起来,自我恢复起来应该很快。

一伙人就在边上面面相觑的守着。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打是亲骂是过,

毕长春瞬移回了岛上,冷眼扫了下。抬手指着芙蓉道:“你跟我来。”说罢缓缓朝岛中央的大屋走去。

芙蓉当即有些惊慌失措起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正在助文澜风导回真元的弄竹睁开一只眼睛瞧了瞧,突然歇手站了起来,对南明老祖说道:“你来,我领这丫头去

南明老祖点点头,坐在了文澜风背后。弄竹对芙蓉招了招手,俩人一并一后到了大屋。

进去后,毕长春依然是那副冷漠的眼神,芙蓉局促不安的站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弄竹指了指毕长春道:“快上去行礼拜见吧!这就是跃千愁的师傅,就是你男人让我带你来见的人。”

芙蓉战战兢兢的走了过去,跪下叩头拜道:“晚辈芙蓉,见过前辈。”

这一跪下去就不敢起来了,刚才那一战的场面,简直让她刻骨铭心。她没想到跃千愁的师傅居然如此厉害,心忤忤跳了个不停,紧张到了极点。连毕长春和弄竹都能轻易的听到她的心跳声。

直到毕长春叫她起来,她才畏首畏尾的站了起来。见她低个脑袋跟犯了错一样,毕长春漠然道:“抬起头来看着我。”

芙蓉哪敢不听话”慌忙把头抬了起来,只是那眼睛有点不听话,根本不敢直眼瞧他,慌乱的躲闪毕长春宛若实质的目光。

毕长春盯着她眼睛看了看,见她虽然慌乱,但那眼神干净清澈很单纯。不是个有乱七八糟心思的女人,这点在芙蓉身上尤为明显。再看她的眉心已荐散开,显然已经失了处子之身。

“你是跃千愁的女人?。毕长春的脸色和语气已经缓和了不少。

“是”。这点芙蓉不容别人质疑。

“你和跃千愁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在哪里认识的”为什么会在一起的?”毕长春问题不断的问道。

弄竹有些发懵的看向他,好像不认识了一样。随即站在一边捏个下巴腻味的偷笑,发现这场面有点像是俗世的丑媳妇见公婆。

芙蓉自然不敢有丝毫的隐瞒,除了一些跃千愁交待过的东西,其它的都竹筒倒豆子,稀里哗啦的全部交待了出来。

事后,毕长春放了她出去,冷眼瞅着弄竹,“哼道:“说说吧!杀不杀文澜风,和跃千愁有什么关系?如果说不出一个让我满意的理由来,文澜风照样是死人一咋”你再阻拦也没用,凡事不可再一再二又再三

弄竹神情抽了抽,看来不编出个让他满意的理由来,今天文澜风是在劫难逃。苦笑笑道:“老毕,你这又是何必呢!修真界本就尔虞我诈。想找几个真性情的朋友不容易。这文澜风虽然痴情的有点过头,但做朋友还是没得说的,你何苦要置他于死地。”

“这不是我要听的理由毕长春漠然道。

“没人性的家伙。”弄竹嘀咕一句,随即正色道:“我不让你杀他。固然有我念在朋友之间的私心。但同时也是为了跃千愁好。你想想。跃千愁在诸国行走,本就危险。假如有个文澜风在必要的时候出手相助,他是不是要安全得多?”

毕长春冷眼扫来,冷哼道:“你的意思是说,少了文澜风的保护。跃千愁就不安全了?”

“是,你厉害,只要你一出头,天下谁敢动你弟子。”弄竹抚住额头,无奈道:“你去了东极圣土之后呢?你觉得那帮老家伙还会安分守己?你觉得凭跃千愁现在的修为能镇得住妖鬼域?就算我鼎力相助,我和跃千愁也无法挡住那些人的野心。但是有文澜风在就不一样了,他现在的实力你也看到了,除了你之外。估计天下无人是他对手。如果以叭六被有麻烦,别人我不敢说“但把文澜风请来相助,我有出,把握的。你也知道,他这人心眼不坏。”

毕长春沉默了良夹,目光一直在闪烁,稍后缓缓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了。

弄竹暗暗松了口气,总算是说服了这老家伙,同时也佩服自己,怎么随口就编出了这么好的理由。看来是跟跃千愁那家伙呆久了,学!

大央国皇宫,热热闹闹的比武终于决出了胜负。不出意外,张鹏凭着强悍的身手,一路吹灯拔蜡,将对了个落花流水,无人能敌。由于他身手好的出奇,已经让人怀疑他是修士,然而经过皇宫内几位供奉的暗中鉴定,此人确实是凡夫俗子,并非修真界中人。

最终,张鹏哭笑不得的接受了头名第一的桂冠。碧宛国的文悠远和文拍同样是哭笑不得,那位跃千愁随便把自己手下的跟班扔出来。居然就摘了头名。文拍也看不出张鹏是修士。

让俩人郁闷的是,张鹏是挂了碧宛国籍的,真要做了大央国的驸马,以前报名胡编乱造的背景非得露馅不可。回去还得想办法给他圆谎。

当日,大央国皇帝赵恒决定设晚宴招待辛勤比试的各国俊杰。

是夜,大央国皇宫灯火通明、载歌载舞,沉浸在一片喜庆当中。前二十名比试的优胜者,获得了在皇帝御前就坐的殊荣。张鹏自然也在其中,他可谓是最热闹的一位,不断有人过来举杯恭贺这位准驸马。

张鹏那张脸一直在抽抽,落在别人眼里,还以为他是高兴坏了。

灯火阑珊,歌舞骗跹,好一派人间富贵的景象。酒过半旬,张鹏自己也不知道灌了多少闷酒进去,有点想自己把自己给灌醉的味道。

就在这时,一名宫女突然来到他身后,在他耳边低语道:“公主命奴婢领公子前往西宫别院一会,请公子随我来。”

张鹏闻言一愣,看了宫女一眼。暗忖:难道老子还没正式入赘,那骚娘们儿就忍不住了,要偷偷跟老子幽会?老子倒要看看那娘们儿到底想搞什么。

他也不怕,当即起身跟着那宫女悄悄离席走开了。御座上的皇帝赵恒瞥了眼,一眼就看出了那宫女是自己女儿的侍女,和身旁的总领太监相视一眼,无奈的微微摇头苦笑。

皇宫院深,警戒侍卫到处都有,宫女手持一面金牌,领着张鹏一路畅行无阻。张鹏也担心有什么猫腻,一路上默记着周边的地形。进了一处大院后,一股粉香幽幽,显然到了女子的居所。

宫女领他朝通明的屋里走去,临进屋前,张鹏抬头看了眼门顶上的匾额,写有“留香斋”三个鉴金大字。一进屋,便闻到缭绕扑鼻的熏香味。眼前是三个或站或坐、身着端庄白色宫纱的女人,眼光齐齐的盯在了自己身上。

宫女上前将金牌交给了其中年纪看起来较小的一位,张鹏心中明了。只怕这女人就是那个公主了。

赵沉香接过金牌挥手斥退道:“传话下去,不管听到什么声音,没有我的吩咐,谁都不许进来。”

“是。”宫女领命退下,门“略”的一声关紧了。张鹏猛的回头看了眼,心中暗暗警觉起来。

另两女肆无忌惮的围了过来。转着圈的打量张鹏。这屋里的三人正是大央国皇帝赵恒的三个女儿。老大赵容香看过后,指嘴对老二赵含香轻笑道:“是个精壮结实又魁梧的汉子。”

赵含香点头笑道:“便宜三妹了。”

老三赵沉香脸若冰霜,看不到一丝笑容,忽然娇喝道:“张鹏,见到本公主为何不下跪行礼。”老大和老二砸了砸舌,三妹在立威,她们也笑不出来了,赶紧退了回去。

“哼!”张鹏一声冷“哼,不动不摇道三“我非大央国臣子,为何要跪你?”

“你做了我大央国驸马,自然就是大央国臣子。”赵沉香厉声道。

“现在不是还没做吗?”张鹏冷笑道:“等真做了再说也不迟。”

“大胆!”赵沉香喝了声,身形“嗖”的弹起,冲着张鹏掠来,搅得人眼花缭乱的白色宫裙下踢出一双脚来,一阵连环踢腿,带着劲风直取张鹏脑门。

这瘦叽叽的娘们儿会功夫!张鹏微微一怔,身形左侧右晃,迅速避开。

“嘿!”赵沉香连环腿落空,纵过他头顶落下时,凌空又是一个鞭腿后甩,横扫他后脑勺。

招招狠辣,打的都是人要害。张鹏微微有些恼火,在这皇宫中,本不好对一个公主还手,但这女人未免欺人太甚。当即一掌隔去,直接砍在了她的脚保上,将那一腿挡开。

虽然没用什么力,但赵沉香一落地,脸上也是闪过一丝痛苦神情。然而她却咬牙硬抗,紧接着又是伏身扫腿,

张鹏不禁好笑,就算自己不是修士,凭自己的一身功夫,又岂是她能扫得倒的。于是下盘施压,干脆不动。站在那里让她扫。

“啪!”两腿相撞,赵沉香忍不住发出一声微弱的痛楚呻吟。张鹏本以为她现在该明白厉害了,谁知她一收眺,才午压弹。又扑了键来,十指扣成利爪,点都不凰卜刚疯狂抡爪,貌似要毁张鹏的容。

虽然让她来两下也不怕受伤,但脸上戴着面具,一抓肯定就要露馅。张鹏一声冷哼。这次不客气了,身形快速一闪。横身过去,挥掌拍在了她小腹上,直接将她扔回了软榻之上。

那一闪的速度快捷无比,落在其她两女的眼里,只是一道虚影闪过。二人皆露出惊讶的神情,这张鹏好厉害的身手,怪不得能在比武中夺得头名。“张鹏,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公主下手。”大姐赵容香喝道。

张鹏不理她,盯着赵沉香问道:“公主,不知在下什么地方得罪你了,要对在下下毒手。”

赵沉香手捂着小腹,银牙一咬道:“让你知道什么叫听话,让你知道不听本公主话的下场。”说着翻身一滚,拉开了榻上的一个长条形木匣,三把银白色剑鞘的长剑被抓起,分别扔了出去。赵容香和赵含香接住剑,面面相觑的看了眼。

赵沉香提了把剑蹦下软榻,娇喝道:“大姐、二姐,布剑阵教刮教他什么叫规矩。”

“呛呛呛”三把剑出鞘,三女翻飞如蝶,长剑“略唰”交织的来。

张鹏无语,这皇家的女儿怎么个个会功夫,也不知道这皇帝是怎么教女儿的。躲闪之间,发现那最小的刁蛮公主下手最是狠毒,剑锋居然好几次直撩向自己的下阴。

这下把张鹏彻底的激怒了,以对三女来说快愕不可思议的速度,弹指拨剑,三下五除二的直接将三女手中的剑给缴了。三女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全惊呆了。还没反应过来,又见人影闪过,皆感觉浑身一麻。都不能动了。

张鹏顺势点了三女的穴道,手中剑一甩“夺夺夺”全钉在了木梁上。

“别以为是公主就有多了不起。区区大央国我还不放在眼里。”张鹏很牛气的扔下一句话,本想调头走人,随即想到这宫中侍卫林立,加上有修真界高手坐镇,还真不能乱闯。

目光落在了榻旁小桌上的金牌上。吐了口胃里翻涌起的酒气,过去将金牌拿在了手上。回身与公主擦肩而过的时候,瞥见那刁蛮公主无限怨毒的眼神,微微怔了怔,停步上下打量起赵沉香来,发现还是个娇滴滴的美人,细腰隆胸很是诱人。

脑中微微一热,也不知道是酒精冲昏了头还是怎么回事,他现在想起了师傅要他早日把公主弄上床的话。

既然师傅都这样说了,我焉有不从之理!张鹏默念道。打仗出身。讲究的是利落,说干就干,转身将赵容香和赵含香挪了个面壁的方向。随后直接抱起赵沉香扔在了软榻上。

赵沉香不能言语,又不能动弹。满目惊恐的盯着张鹏,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嘶!”张鹏抬手就直接将她衣服给撕了,貌似不知啥叫温柔,几下就录出了一具白嫩的娇躯。那边的赵容香和赵含香两眼瞪得老大,张鹏没注意到她们的对面正好是一面梳妆用的铜镜,榻上的动静尽在其中。

两女亲眼目睹铜镜中的男人脱了衣服,重重的压了下去。两女要不是亲眼所见,简直难以置信,居然有人敢在宫中凌辱公主。

赵沉香瞪大了眼睛无声的流泪,承受着破瓜之疼,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会有如此大胆的人,结果生生气晕了过去,,

张鹏完事之后,自己也是微微一惊,发现有点冲动过头了,暗暗也有些担心。这样不会出事吧?

穿了衣服,扯了张锦被盖住自己糟蹋过的美人,拿了金牌二话不说调头就走。

他还真有大将风度,刚才还有点慌张,一打开门出去就恢复了冷静。随手把门关上,迎着过来的几名宫女亮出了金牌,沉声道:“三位公主有要事商量,特交代,没有召唤,任何人不得擅闯。”几名宫女应声退下。

他拿着金牌大摇大摆的闯了出去。顺着原路返了回去。等他回到宴席时,已经到了尾声,网好赶上散场,于是不声不响的随着着众人告退。

皇帝赵恒见张鹏是一个人回来的。居然连个引路的都没有,皇宫内怎么可能任由个外人擅闯。目露疑色,朝身旁的总领太监使了个眼色。

一出宫门,张鹏赶紧找到平心王文悠远辞行,说有事先走一步。他也知道事情闹大了,纸是包不住火的。找了条无人的弄子,迅速掠空而去,回到了使馆小院。

院子里跃千愁正和辛老三对月饮酒作乐,顺便聊着修真界的事情。张鹏的突然闯入,差点惊得辛老三出手,因为这段时间对跃千愁虎视眈晓的人太多了。待发现居然是张鹏时。辛老三更加吃惊,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个修士,而自己却一直没看出来。

“张鹏,你怎么了?”跃千愁也发现他神色有点不对。张鹏看了眼辛老三支支吾吾道:“先生,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热门小说修真界败类,本站提供修真界败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修真界败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五百零九章 文澜风vs毕长春(四) 下一章:第五百一十一章 矢口否认
热门: 九阴传人在都市 侯卫东官场笔记8 完美圈套 厌魅·附体之物 恋爱的贡多拉 真相推理师:幸存 玫瑰帝国·堕天使之心 继承遗产后我嫁入了豪门[穿书] 超级仙尊在都市 虫图腾1:迷雾虫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