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不,今天锦鲤了

上一章:第114章 今天咸鱼了吗?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男人酒气不重,更多的是属于他本身的味道,干净又清冽。

他浅浅品尝到了草莓蛋糕,比想象中的还要香甜;尤球球也得到了对手玩家的回馈,玩游戏讲究的是有来有往,这样才最有意思也最公平。

她给了草莓蛋糕,他回给了她葡萄酒。

是阳光下熟透的大葡萄。

盛时昀大脑是从来没有的清醒,清醒的可以看到外面的灯光透过落地窗,落在尤球球的脸上。

她脸颊上有小小的细细的绒毛,像枝头的水蜜桃。

她望着他,眼睛湿漉漉的,眼神中写着的是全身心的信赖。

心软的一塌糊涂,盛时昀问尤球球,“要不要摘掉眼镜。”指的是自己的金丝边眼镜,对尤球球发出了摘眼镜的邀请。

尤球球,“可以吗?”

她眼睛一亮。

盛时昀可以说洞察了尤球球的所有想法,她确实惦记着在派出所那次盛时昀把眼镜摘了下来,小盛的眼睛很漂亮,就是镜片挡住了大半的美貌,眼镜堪称半永久。

只是惦记归惦记,她还记得他高度近视,尤球球也就心里想想,没有为难对方。

谁知道小盛这次送上门来了。

“可以。”

盛时昀点头应允。

于是尤球球伸手试探的摘下了他的眼镜。

眼镜乍一摘下来,盛时昀还有点不习惯,眸子下意识地眯了起来。

在尤球球看来就是,这双好看的桃花眼重见天日了。

她继续对着盛时昀大胆发言,“我想摸摸睫毛。”

小盛的睫毛鸦黑,长长的,不过不是卷翘的长,很英气。

盛时昀应了一声,尤球球的手在就迫不及待的伸过去了。

有点扎人,触碰后指肚又有些痒痒的。

尤球球就跟在玩睫毛一样,盛时昀从来没有被这样对待过,因此也有点不习惯,不过还是温顺的让尤球球继续玩,像只大猫猫。

“你要是不喜欢我戴眼镜……那我抽空去做个激光手术。”

这是盛时昀思索过之后想出来的,他做个眼睛激光手术,就可以一直不戴眼镜了。

只要她高兴。

尤球球摇头,“没有不喜欢。”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没必要为了她的喜好就去做手术,要是影响他的生活就另算。

年轻力壮,在工作中一丝不苟,甚至有点冷面的男人,现在却被尤球球……这样子那样子的玩弄于股掌之间。(玩睫毛)

尤球球感觉自己快要膨胀起来了。

果然寿星最大是吗?

刚才小盛连跳舞都跳了。

那她……

尤球球跃跃欲试,“我想康康……大月匈肌。”

大月匈肌!大月匈肌!

盛时昀先是一怔,最后还是点头表示应允。

……

尤球球终于触碰到了她朝思暮想的大月匈肌,不过很快她发现前面的睫毛跟月匈肌只是甜头,大猫猫先是收敛起爪子跟牙齿,等她玩完之后,才露出了真实面目。

不过盛时昀还是询问了尤球球的意见。

刚才都是尤球球问可不可以,现在轮到了盛时昀。

尤球球没有拒绝,就是有一点她要事先声明。

“那个,我体力不好。”

运动废,大家都懂得。

尤球球体力不好,对手玩家好。

“球球,我没有醉。”男人温柔的给女人整理着发丝。

“还有……我爱你。”

吻落在尤球球的睫毛上。

盛时昀是个感情内敛的人,比起口头上的承诺他更喜欢用行动表达自己的感情,现在他想说,他爱她。

盛时昀确定他是清醒的。

尤球球却觉得自己醉了,她浑身都是葡萄酒的味道,这葡萄酒,有点上头啊。

男人吃到了心心念念的草莓蛋糕。

……

尤球球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瘫在那里,生无可恋,像条晒得不能再干的咸鱼。

仿佛身体被掏空。

她觉得确实自己需要来点肾宝片了。

皇帝不好当啊,蓝颜是祸水,她终于知道君王为什么不早朝了。

能起来吗?

很有职场竞争意识,想要从贵妃一举踏上皇后宝座的小盛真的很努力。

努力认证。√

还有,不劳,有时候也不轻松。

尤球球仿佛开窍了,变成了一个哲学家。

盛时昀不在房间里,他在厨房,不过尤球球刚醒没多久盛时昀就像是有所察觉,端着东西进来了,也打断了哲学家.球的冥想。

“醒了?”

“吃点东西吧。”

盛时昀穿着家居服,腰上还围着纯色围裙,本来就细的腰被围裙一围更细了。

细,却精悍。

尤球球不知道为什么脑子当中出现了这样的想法。

盛时昀看起来很愉悦,是眉眼都透漏着的愉悦。

尤球球却无精打采,一动不动失去理想,“没胃口。”

盛时昀拧了一下眉,人已经到了尤球球面前,“不舒服?”带着些紧张。

他用手背试探了一下尤球球的额头,没有发热,看起来也没有生病。

尤球球就是单纯的没胃口,再加上她累了。

盛时昀,“那我喂你喝,皮蛋瘦肉粥。”

尤球球继续美女摇头,“不……”拒绝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

好香。

尤球球爬了起来靠着床头坐着,用渴望的眼神盯着盛时昀……手中的碗,对方耐心的确定温度刚刚好,才送到尤球球嘴里。

粥炖的很粘稠,很软,皮蛋跟肉粒完美的掺杂在白粥里。

很好吃。

于是没有胃口的尤球球吃了一碗还要吃,连着喝了三大碗,并且附带肉包子油条还有小咸菜。

这种仿佛没有手脚需要别人照顾,张嘴就有吃的感觉棒极了。

尤球球快乐的连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我以后也可以这样吗?”

盛时昀虽然现在很温柔,不过想了想可行性,还是敲醒了尤球球。

“不太现实,你会胖成球。”照着这个吃法,会胖成真球。

“葛先导演是不会放过你的。”

就算为了角色,尤球球也不能这样一直瘫着让人喂。

尤球球:_(:з」∠)_

她还想再哲学哲学,不过哲学不动了,吃饱喝足,昨天睡眠不足,又困了。

打了个哈气。

盛时昀把人安顿下,给她盖上被子,唇角上扬,“睡吧。”他在旁边陪着她。

……

尤球球的生日过的充实又忙碌,跳舞也看了,大月匈肌也上手了,每天颠倒黑白,跟男朋友抱在一起,吃了睡,睡了吃。

很快乐,简直过上了向往的生活。

施静曾经找过尤球球,“不要睡,起来嗨!”

尤球球:……嗨不动。

并且给施静讲述了一下现在是多么快乐,连吃饭都有人喂。

施静猝不及防的被塞了一口狗粮。

她跟盛时昀也算熟人了,毕竟拍《欢天喜地俏厨娘》的时候盛时昀基本上常驻剧组。

看起来特别贵气,特别有老板的范儿,虽然后来也确实认证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但是施静压根就想象不到盛总贤惠人夫的模样,还给尤球球喂饭吃。

啧。

施静整个人都酸不拉几,不过还是祝福她的塑料姐妹花,当然嘴上还要调侃一句。

“你这么懒,怎么不在脖子上挂个大饼?”

尤球球不知道脖子上挂大饼是什么操作,施静就给尤球球讲故事。

小时候听父母说的,有一只小动物妈妈要出远门,就给它准备了一个月的口粮,因为小动物太懒,它妈妈就把饼给它挂在脖子上,小动物只要低头就可以吃到。

半个月,小动物吃完了面前的半张饼,但是因为懒得动弹,脖子后面的饼它懒得转过来,最后饿死了。

尤球球听完这个故事沉默了。

施静,“……你这个表情,是向往吧?”

尤球球确实露出了向往的神色,脖子上挂大饼什么的,躺着就可以吃。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

尤球球过得很快乐,就是她给盛时昀道,“小盛,也不用太努力。”

皇后给他了,太努力她扛不住,她这个皇帝应该也不会有其余美人妃子了,就这么一个就已经招架不了了。

还有跳舞真的不再来一次吗?

对方暂时装聋作哑,并且发出了你要去工作的通知。

“我给你把吃的打包好,在剧组拍戏也要照顾好自己,我会经常过去看你,有事情电话联系。”

努力……这种事情也控制不住。

盛时昀张开双臂。

他也想跟尤球球整天待在一起,只是不现实,尤球球还要继续拍电影。

尤球球没有再次看到男妖妃跳舞有些许的失望,不过还是抱了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

盛时昀低下头把额头跟她抵在一起。

……

《吾凰》这部电影备受外界关注,不过在拍摄期间愣是没有让媒体拍到有用的,只能拍到女主角尤球球的男朋友,草原王子盛时昀。

盛时昀经常去探班,而且每次探班都是大包小包,吃的喝的。

给女朋友带的,给剧组其余演员工作人员带的。

尤球球有时候也会出来迎接他,两个人见面第一件事儿就是抱抱,然后牵着手一起走。

他们的感情一直以来都很稳定。

是那种不添加人工糖精的甜,两个人没有特地的在公开场合去宣扬感情,秀恩爱,就像普普通通的小情侣一样。

盛时昀虽然长得帅,年轻,后面又被爆出来家境很好,自己也有本事,不过从来没有出现花边新闻。

两个人的cp粉队伍也不小,每天开开心心的等待狗仔喂投新的甜饼,狗仔每天蹲守想要蹲点大新闻,在他们看来最起码也是《吾凰》主演造型之类的,没想到啥都拍不到,最后不但原地化身柠檬精,还要变成甜饼输出商。

狗仔,“……”???

他们算什么狗仔!

不活了不活了,这个狗仔爱谁当谁当吧。

每次遇到尤球球就直接跑偏了。

不过尤球球跟盛时昀的cp粉们人美有会说话,彩虹屁拍的飞起,狗仔整天被骂,没想到有朝一日还会被夸,于是口嫌心正的说着不拍,每次还是会拍,也会把照片发出来。

星球已经在心中认下盛时昀这个女婿了。

低调不作妖,不得不说对球崽也是真的好。

而且……

盛时昀变女婿,那四舍五入,她们是不是也跟盛总爸爸一个级别了?

有牧场的畜牧业大亨,在富豪榜的那种。

想想就快乐。

没想到地位居然这么提升了。

……

《吾凰》终于迎来了杀青,在网友跟星球的翘首以待下制作,宣传,定档。

宣传片也放了出来,葛先导演对美的拿捏不用多说,巍峨的皇宫,妆容服饰华丽的宫娥,就连拍摄的镜头比例都有讲究。

尤球球在里面饰演的角色是女帝,不过看起来满是少女感的娇美女帝跟宫娥扑蝶,没有多少女帝的庄严感,反倒是崔建南饰演的皇叔稳重又看起来深不可测,邻国皇帝更是野心勃勃,邻国皇子看起来也有自己的算盘……

权术之间的争夺仿佛是男人之间的事情。

一个宣传片出来,就引发了诸多讨论的声音。

“感觉很好看的样子,是权谋剧吧!”

“演员的演技都在线,我太喜欢这种组合了!”

这是对电影感兴趣的评论,还有专门看向尤球球的网友。

“尤球球在里面是工具人?感觉线有点单薄,而且好像女帝有点恋爱脑的嫌疑,不会要坏事儿吧?”

“鼓吹尤球球演葛先导演女主的人去哪儿了,现在怎么说,感觉从宣传片里也看不出来多大的比重吧,就快吹上天去了,2333。”

当然后面带着点嘲讽不友善的评论,不用星球反驳,其余人就帮忙反驳了。

尤球球演的是女主,这点毋庸置疑。

没得嘲。

不过其实就算星球看完宣传片,也以为尤球球在《吾凰》当中饰演的是一个道具人,推动剧情用的。

毕竟稚嫩的女帝在一群有城府的男人们当中完全不够看,而且人设看起来确实好像有点恋爱脑。

在宣传片中,尤球球饰演的女帝要跟邻国皇子成婚,一心想要嫁给他,已知邻国跟女帝所在的国家是敌对状态,而且邻国老皇帝想要兼并女帝所在的国家。

不管怎么样,尤球球能出演《吾凰》对星球来说已经是一种惊喜,这意味着演技球得到了肯定。

至于人设是不是恋爱脑,又或者是不是戏份没有那么多的推动剧情的工具人,这对星球来说都不重要,那是编剧安排。

能跟这么好的导演,这么好的班底,以及优秀的前辈们相处这么久,对球崽来说已经是一种巨大的收获;而她们就会在屏幕当中收获一个美美的女帝球。

有人嘲尤球球戏份估计不多,有人说尤球球演的这个女帝疑似恋爱脑让人爱不起来,但就是没有人说一句尤球球不好看。

恃美行凶,说的就是她。

明黄色常服扑蝶的女帝球好看,殿堂上穿着华贵的女帝球也好看。

评论吵的沸沸扬扬,《吾凰》上映。

星球不会说太多的话,她们用行动——买电影票,拉上周围的一群亲朋好友,去电影院支持她们的球崽。

盛时昀也化身成安利狂魔。

在朋友圈怒刷若干条,整个公司包裹公司员工亲朋好友的电影票也被他承包了。

盛时昀的律师朋友都不需要他专门去找,就已经发过来了预定的电影票截图,作为证据。

“会去看的,放心!”

所以真的不用手动按头安利了。

上次盛时昀按头安利是真的把他给吓到了,不过他也不算是被盛时昀逼着去的,因为……他也挺想看。

被洞察想法的盛时昀:面不红心不跳。

看就对了。

在盛时昀眼中,女朋友演的电影,就是zui吊的!

这次盛时昀没有在跟之前女孩上映那样,想要约尤球球看电影,跟她隔了几排座位,拥有几十个电灯泡,在一起并且公开的情侣就是这点好,可以正大光明的去影院,并排坐在一起。

两个人专门选择了《吾凰》首映,盛时昀帮尤球球拿着爆米花跟可乐。

有人认出来这对颜值过高的情侣,不过大家认出来归认出来,并没有去打扰她们,露出了善意的笑容,让她们好好的度过这次约会。

盛时昀察觉到了,他冲着她们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

吕薇也专门蹲了《吾凰》第一场,作为最先粉上尤球球的几十个成员之一,她在很早的时候就是尤球球粉丝后援会的管理员,现在已经成为了管理层。

吕薇自己也没有想到当时只是因为觉得漂亮又有趣而关注的沙雕艺人,居然可以走到这么远,不到两年时间迅速崛起,现在已经在葛先导演的电影中当女主角。

这真的有一种养成的成就感。

看女孩的时候吕薇是自己来的,单身,这次看《吾凰》她是跟男朋友一起来的,男朋友也是星球,两个人在讨论球崽的时候认识的,发现居然还是同城,一来二去就见了面,相处了几个月确定了关系。

男朋友各方面条件都很好,跟吕薇很般配,主要是两个人都粉尤球球。

电影开始,整个现场都暗了下来,吕薇也跟男朋友停止了交谈。

影片一开始飞快的讲述了人物关系。

宁国有明君,百姓安居乐业,国家飞速发展,年轻的宁国君王斗志昂扬,想要带着宁国更上一层楼,却在在巡查的路上不幸遇刺,宁国国君当场身亡,只留下了怀有身孕的皇后。

宁国君王没有子嗣,皇后诞下一个公主,也因为伤心过度没有多久撒手人寰。

还是婴儿的公主,就是宁国君王最后的血脉。

宁国君王直系只剩下了女婴,兄弟却还有一个弟弟,由崔建南饰演的贤王,贤王跟宁国国君一样,有才学,有才干,是宁国国君最得力的助手。

有朝臣想要拥护贤王弟承兄业,却被以帝师、左相为首,拥护正统的老臣反对。

贤王便顺势应下太后的请求,愿当贤臣,辅佐兄长之女坐稳皇位

十几年下来,女帝从只会张嘴哭的婴儿,变成了窈窕淑女,漂亮又机灵,每天皇叔前皇叔后,贤王总说她不端庄,没有女帝的风范。

女帝,“在皇叔面前还要什么风范,皇叔是亲人。”摇着贤王的袖子撒娇,贤王看着她一个劲儿的摇头,但是神色分明是宠溺。

这对叔侄关系极好,贤王对女帝来说,亦师亦友。

“陛下,快来,这里有蝴蝶。”

远处宫娥朝着女帝喊了一声,刚才还在撒娇的女帝已经飞奔出去了。

开始的基调很欢快,女帝活泼天真,贤王对女帝疼爱有加,然后女帝刚刚跑开,贤王带着无奈的笑看着他,密探来报。

出事儿了。

有百姓在河边挖出了一块巨石,上面撰写着类似宁国亡,之类的不详字样。

天降警示,谣言四起,百姓开始变得惶恐起来,贤王一边让人镇压这种谣言,一边紧急联系本朝祭祀。

祭祀推算出。

“这是祖宗给我们宁国的警示,宁国即将有大难,如果不主动化解可能真的要亡国。”

旁边人问出,“那怎么破解?”

祭祀,“联姻……女帝联姻。”还是跟敌国皇室联姻。

所有重臣都看向稚嫩的少女女帝。

贤王留下一句胡闹,带着怒气甩袖离开。

他一向为人和善,即使身份尊贵,身居高位,又是女帝的亲叔叔又手握重权,一直以来却很少发脾气,像这样暴怒的情况极少。

重臣们都被吓到了,女帝追了过去。

贤王对女帝讲,“我答应过皇嫂皇兄,会好好照顾你,你是我宁国女帝,天生尊贵,怎么可能去跟敌国联姻,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他是不可能让侄女去联姻的。

女帝迟疑,“但是,大臣跟百姓……”

灭国言论传的沸沸扬扬,如果不按照祭祀说的去做,如何平息他们的恐慌。

贤王告诉女帝,放心交给他,他有办法。

凭借着这么多年的威望,贤王确实暂时让灭国言论压了下去,不过还是不少人会看着女帝欲言又止。

中元节,女帝想要趁着热闹出宫探听一下百姓对她的评价,是否真的像皇叔说的那样乐观。

她在街上遇到了帮她拿下喜欢花样灯的男人,男人一袭黑衣,十分英俊。

“姑娘拿好。”

他对她笑了笑,付了钱,走入人群中。

女帝拿着灯看着男人的背影失了神。

观众知道她是对他一见钟情了。

很快,女帝再次看到了男人,这次男人是以敌国皇子的身份出现在大殿的。

宁国跟乌雅国一直处于敌对状态,天降不祥征兆,祭祀断言女帝要跟乌雅国联姻,而这个时候乌雅国却开始跟宁国交好。

来的敌国皇子在乌雅国并不受皇帝待见,女帝却对他着了迷。

主动地找上了贤王表示她想要嫁给他。

贤王,“你是女帝,你怎么可以嫁给他,那怎么像话?”

女帝,“那我就娶他!”

“皇叔,我喜欢他,第一眼看到他就喜欢他,他本身也不受乌雅国皇帝待见,那把他养在我后宫,又有什么影响呢?”

“我是女帝,你说过的,我想要什么,都可以。”

“而且这也算联姻了。”

向来听话的女帝,这次却格外的执着倔强,甚至要朝着贤王跪下。

上一章:第114章 今天咸鱼了吗?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妻为上 石榴小皇后 空降结婚现场[快穿] 一仙难求 爱如繁星 全界公敌 系统之传奇缔造者 穿书后,女主把我搞到手了? 女主她弟[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