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归来,引领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自从温暖做了浅宇总裁之后,占南弦再不肯回去投身于工作,无论她费尽唇舌,他始终有千百个听上去似是而非但她又反驳不得的理由,一次次说服她任他逍遥世外。

当他们的第一个儿占丞因出世时,两人有如下对话。

“南弦,你什么时候回公司上班?”沉浸在初为人父惊震与幸福交织情绪中的美男,因为喜得麟龙颜大悦而变得很好商量。

“宝贝,你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孩的娘全世界大,我都听你的。”

“真的?”温暖大喜。

“恩,不过有一点,能不能先让我过足当爸爸的瘾?”温暖笑,“没问题。”估计那种鲜感不用半个月就会过去。

“那好,我们说定了,等儿会叫爸爸之后我再考虑回去工作的事。”“什——么?!”某男振振有辞,“儿不会叫我爸爸,我怎么过当他‘爸爸’的瘾?”一只软枕劈头盖脸地砸来。

到占丞因懂得叫“爸爸”时,他们的二女儿占鸯格也已出世。

温暖又问,“南弦,你该回公司上班了吧?”“宝贝,你太让我难过了,我们的女儿刚出生,你就叫我离开她?”两三只软枕霍霍声连环袭来。

春去冬来,这年夏天他们迎来了小儿占晴北。

“南弦,你——”“宝贝,你难道不觉得我们有必要给三个孩公平的对待?我怎么能够独独抛下北北不管而回浅宇上班,那绝不是为人父所应该做的。”数不清的流弹轰枕。

再后来,当两人在临睡前又次谈及这个话题,他伸臂将她揽进怀里,唇弧微勾,“宝贝,你觉得在管理和决策上是你的能力强还是我的?”“当然是你。”否则她何必死心不息希望他重回浅宇?“再问你另外一个问题,公司和孩们,谁对你重要?”“这还用问?”“答我。”“孩。”她愿为他们付出一切。

“k,我的能力比你强,孩比公司重要,那么,让我来打理孩,你去管理公司,这不正是合适的分工么?宝贝。”温暖语塞,明知他是强词夺理,她却反驳不得。

经此一夜,温暖终于放弃游说,此后多年间仍是她日日回浅宇坐镇,做着这样或那样的展计划,而已闲云野鹤的占南弦,始终只对留在占宅里做一个乐奶爸倍有浓郁兴趣。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孩们逐渐长大。

一日,占丞因正在看书,鸯格和晴北在比划着买的武器,你来我往,大厅内一片刀光剑影。

玩得兴奋,边打边威胁,“等会我拿坦克炸你。”另一个反威胁,“我拿飞机炸你。”丞因受不了干扰,书一搁头一抬,浅浅一笑,“再吵,我一飞毛腿送你们两个到姨妈家去。”

时光飞,眨眼又已是三几年后。

这日,占宅的亲休闲室里齐聚着一家五口。

“南弦,我认为你还是回公司工作比较好。”说话声带有警告意味。

“我不是早回过了?”“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这次是惊奇和愕然。

“让我算一算。”占南弦执起身边人的柔荑,一只一只掰开她白玉青瓷般指尖,“今年丞因九岁,那应该是——十九年前,而且我一回就回了十年,从十八到二十八岁,那可是男人一生中宝贵青春无价的时光。”语气从对当年意气风的满含怀念,到后变成哀悼般沉痛和自我悯怜,“真想不通,我当初怎么会愚蠢到把人生虚掷给了浅宇。”“占、南、弦!从我怀着因因起你就赋闲在家,现在格格已经八岁就连北北也七岁了,你还没玩够吗?”“宝贝。”被质问的人显得委屈又无辜,“虽然你贵为浅宇总裁,但你也会说因因格格和北北都九八七岁了,可见这么多年来我在家相妻教也不容易,对不对?”“咳咳咳——”哭笑不得的人呛到了气管,后不得不化作一声长叹,“你天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不觉得闷吗?”“当然不闷,而且谁说我无所事事了?我每天都很忙的。”“你忙什么?”“白天忙着晒太阳,晚上忙着晒月亮。”怒气燃烧的小宇宙终于爆,美眸一冷,温暖脸上呈现出在浅宇浸练多年的威仪,“别以为我在公司就不知道,你在家天天教两个儿打暴力游戏,我疯了会让你和他们这个暑假都待在一起!”

手中软枕毫不客气当胸扫去,家庭教育必须得从丈夫抓起。

“哇!老婆你下手真重……啊啊啊!”某个为人父多年但嚣张不改的美男被厚实抱枕打得在原木地板上抱头鼠滚,“宝贝,冷静,千万冷静,需知父权乃天赐予——啊!好疼疼,呜呜呜。”

占丞因从书本中抬起头来,神色平静地扫了眼休闲室里抱枕四飞的混乱现场,复声色不动地低下头去,只口中说道,“妈,容我正一下,不是两个儿,和米虫老爸一起打不良游戏的是你的二女儿和小儿。”正在习画的小小占鸯格抬眸瞪他,“臭大哥,哼,我要把你画成犹大!”

一旁盘腿坐在地板上的占晴北正对着电视幕墙,两只小手操纵着游戏手柄,沉迷得忘乎所以,根本不知室内已经生家变。

“砰砰砰”的射击声听得温暖心惊肉跳,“北北!”从背后包抄狙击,啪地一声干掉后一个土匪的脑袋,占晴北这退出游戏,回过头去,很不以为然地对着被母亲拦腰压在地板上含笑不语的占南弦大摇其头,“爸你也真是的,从我认识你起就见你天天被妈欺压。”他此言一出,在场四人全部爆笑。

占南弦唇弧弯得极高,“儿,你确定——是从你认识我起?”温暖笑着瞥向占南弦,“恩?这就是你的相妻教?把儿教得语无伦次?”果然是丰功伟绩。

占南弦斜撑起身,手一勾把她拉入怀内,浅笑着在她额上印下一吻。

“爸!”占鸯格抗议,“我们还未成年!”“谁说的?我和你妈早就成年了。”“臭老爸!我是说哥哥、弟弟和我!”占南弦掉头看温暖,“老婆,你听见了?女儿说他们还未成年。”温暖警戒地看他,“你想说什么?”“宝贝,以后你得注意言行。”“那个人不应该是你对?”占丞因再度从书中抬起头来,“妈,爸的意思是,你别动不动就家暴他,这样容易给我们幼小的心灵留下创伤。”占南弦哈哈大笑。

占鸯格撇嘴,“大哥就爱和爸狼狈为奸。”温暖也笑,“丞因,我不是家暴你爸爸,我是调教他。”好让这个为父不尊的一家之主改邪归正。

占晴北马上站起来,“妈,我去给你拿道具!”“什么道具?”温暖奇问。

“你不是要调教爸爸吗?我去给你拿蜡烛和皮鞭!”“占南弦!”温暖尖叫出声,“你在家都教了他们什么东西?!”抄过软枕又是一顿狠砸,“你明天就给我回公司上班!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能和孩们单独待在一起!!”

“妈!”二儿一女同声抗议,没有父亲的暑假,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冷凌眼风往回一扫,温暖柔声问,“谁有意见?”两个小的脑袋缩了缩,只见占丞因浅浅地笑起来,“没有,完全没意见,只是想提醒妈控制一下力道,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爸爸今年三十七,正是含苞待放的年华,经不起太过分的摧残,所以,妈,记得辣手留情。”温暖张圆了嘴。

占南弦一手捂唇不敢笑出声来,另一手却捂着腹部,明显已憋到内伤。

这时周湘苓和欢姐出现在门口,手里拿着托盘。

“孩们,我们去花园里喝冰糖莲了。”占鸯格出一声欢呼,放下画笔奔出去,“爹亲娘亲都不如奶奶亲!”温暖失笑,一侧,迎上占南弦温柔无比的眸光,专注而宠溺,岁月未减分毫,情深一如既往。

占丞因起身,手中书本拍向占晴北的脑袋,“还不走?等着老爸一枪把你的脑瓜打爆吗?”

“嘿嘿,再过两年老爸就不会是我对手啦。”房门被占丞因带上,说话声渐去渐远。

占南弦躺向地面时手臂一带,温暖跌入他胸膛。

“宝贝……”浓情蜜意化为一声丝般吟唤,他轻轻在她鬓边耳语,“你给了我世上美好的一切。”她满足地合上眼,双手勾上他颈项,伏在他身上听着他胸口内规律的心跳声,唇边悄然逸出一丝美丽得出奇的微笑。

作者有话要说:觉我真的不会写番外。

写完回头复阅,觉得很难看……

番外和正文内容无关,亦不收入纸书。

本文至此暂告段落,需到出书一段时期后可恢复正文。

如无意外,纸书迟会在二月上市,然世事难料,一日未出,一日无法打包票。

谢谢大家,从启程陪我到达这里。

热门小说温暖的弦,本站提供温暖的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温暖的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归来,引领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神工 大耍儿之西城风云 重生之骄兰 升棺发财 男主暗恋了本座的马甲号 只爱陌生人 神偷化身 炮灰他不想回豪门(穿书) 死亡笔记 瑶池地宫